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9章 归家

正文 第19章 归家

    西大街杏子胡同口,停下一辆青帷马车。

    一个常随模样打扮的年轻人快步走到挂着“黎府”二字门匾的大门前,扣了扣门上的兽形铜环。

    不大一会儿出来一个门子,目光飞快把年轻人扫了个遍,客气问道:“什么事?”

    当门子的都有一双毒辣的眼,眼前的年轻人虽是下人打扮,可那气势比他见过的不少公子都强,由此可知轿子里的人物定然非同一般。

    年轻人不卑不亢,朗声道:“我们先生送贵府三姑娘回家。”

    “三姑娘?”门子一愣,下意识反问,“哪个三姑娘?”

    年轻人同样一愣:“这不是黎府?”

    “是黎府啊。”

    “你们府上的三姑娘没有走丢吗?”

    门子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好一会儿猛然跳了起来:“啊,你等等!”

    他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一阵风般冲了进去,边跑边喊:“三姑娘回来了!”

    消息如插了翅膀,很快传遍黎府。

    青松堂里,邓老夫人吃了一惊:“三丫头回来了?”

    她沉下脸,问前来禀告的人:“在哪儿呢?”

    进来报信的婆子欲言又止:“还在大门口……门子说是由一位先生送回来的……”

    “先生?”邓老夫人勃然变色,腾地站了起来,“那还不让人进来!杵在外面丢人现眼呢!”

    三丫头竟然是被男人送回来的,以后——

    邓老夫人胸中气血翻腾,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保持着不失态,吩咐道:“快去翰林院把大老爷叫回来!”

    黎府上下一阵兵荒马乱,门子得到吩咐,把侧门打开:“请进来吧。”

    青帷马车没有动静。

    门子一脸疑惑。

    站在马车一侧请示过的年轻常随走过来,清清喉咙开口道:“先生说,请府上老爷来接人。”

    “大哥不是开玩笑吧?我们老爷上衙去了。再者说,就算大老爷在府上,哪有来门口接人的道理?请你家先生随小的进去就是了。”

    年轻常随冷笑一声:“贵府书香门第,我们先生千里迢迢送贵府姑娘回来,这就是贵府的待客之道?”

    门子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谁知道是不是来骗钱的啊。”

    再者说,三姑娘失踪多日,主子们想不想她回来还难说呢,三姑娘本身又是个猫嫌狗厌的……

    他这样想着,忽觉头皮发麻,就见那年轻常随冷着脸,目光仿佛能把人穿透了。

    门子腿发软,忙道:“小的再去禀告一下。”

    “来人真这么说?”等在客厅里的邓老夫人沉着脸,让人瞧不出喜怒,站起来道,“去大门口。”

    她并不是看不起人,无论三丫头怎么样,人家能把人送回来,该有的谢意是不会少的。只是她原想着让来人低调进府,省得引起四邻八方的注意,不然三丫头被男人送回来的消息传扬开来,那名声就更臭了。

    对方这样大张旗鼓,是什么意思?

    邓老夫人抬脚匆匆往外走,才到门口迎面撞上一个妇人。

    妇人二十八九岁的模样,穿了件豆绿色提花褙子,下着浅咖色马面裙,显得身姿窈窕,美丽动人。

    “老夫人,是不是我的昭昭回来了?”妇人显然是急匆匆赶来的,气息急促,满脸是泪,一把就揪住了邓老夫人的衣袖不放。

    邓老夫人目光沉沉从妇人揪着自己衣袖的那只手上扫过。

    粗俗!

    老太太不动声色抽回手:“何氏,你且莫急,三丫头就在大门外,你随我——”

    话未说完,何氏已经一溜烟跑了。

    邓老夫人嘴角抽了抽,又在心里添了“无礼”二字。

    何氏提着裙子一口气跑到大门口,惹得一路上遇到的仆从侧目亦不在意,刚刚站稳就问:“姑娘在哪儿呢?”

    察觉四邻八方躲在不远处看热闹,门子擦了把冷汗,小声道:“三姑娘在车上呢,大太太您——”

    何氏绕过挡路的门子,奔到马车前。

    “夫人请留步!”两名护卫跨步上前,挡住何氏不让她靠近马车。

    两名护卫面容普通,可眉眼间的煞气能把人逼退三丈。

    何氏大惊:“你们是谁?不是说把我女儿送回来了吗?嘶——莫非是强盗,找上门来要赎金的?”

    门子扶额。

    马车里,李神医眼神复杂问乔昭:“那真的是你娘?”

    他这摆着架子想替小丫头撑场子呢,好昭告世人小丫头是白胡子神医送回来的,这位当娘的居然嚷嚷强盗上门要赎金?

    这是生怕黎丫头名声太好吧?

    乔昭一脸淡定颔首:“是亲娘没错。”

    小姑娘黎昭的记忆里,一直很嫌弃这位出身不高的母亲,认为是母亲的出身害她被人瞧不起,对亲娘一直冷冷淡淡的。乔昭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梳理黎昭的记忆,却看得出来何氏对女儿是真心疼爱的,就是……才智方面有些着急。

    乔昭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她的母亲是真正的大家贵女,幼时她感受最多的是母亲的严厉,偶尔才流露出些许温情,等她随着祖父母常住后,那就更淡了。

    “娘,我在呢。”李神医拦着不让乔昭掀起窗帘,她就在马车里说了一声。

    何氏一愣,哽咽道:“昭昭,我的昭昭啊——”

    她再也顾不得护卫们散发的寒气,就要去掀车门帘。

    乔昭听了,心中轻叹。

    她的母亲啊,从来没有像何氏这样,喊“我的昭昭”。

    “何氏,你过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传进马车里,“老身听说先生送我孙女回来,万分感激,还请先生入府一叙。”

    四周静了静,就连四邻八舍都探头踮脚盯着那辆青帷马车。

    一名年轻常随上前挑开车帘,从中走出一位老者。

    老者瞧着有六七十岁了,须发皆白,腿脚却很利落,下车后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邓老夫人。

    看清老者模样的瞬间,邓老夫人大大松了口气。

    太好了,这位先生够老,老得足以堵住四邻八舍的嘴!

    很快又是人影一闪,从车里跳出一个十四五岁的粉衣丫鬟来,不卑不亢向郑老夫人行礼:“婢子阿珠,给老夫人请安,给大夫人请安。”

    阿珠行完礼,转身伸出手:“姑娘,请下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