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4章 分别

正文 第14章 分别

    “咳咳咳。”杨厚承猛烈咳嗽几声,清醒过来。

    他茫然四顾,看到屋里多出的三人脸色大变,拔剑冲过去。

    池灿拽住他后背的衣裳,凉凉道:“别玩命了,没咱们什么事了。”

    杨厚承收住身形,更加茫然:“什么意思?”

    池灿冲乔昭的方向抬抬下巴:“人家要和神医走。”

    杨厚承一见乔昭醒了,眉宇间尽是真诚的喜悦,拔腿走过去道:“太好了,丫头终于醒了。”

    骤然而来的欢喜中,他忘了客气称她黎姑娘。

    乔昭当然不介意,望着他微笑:“醒啦。”

    她声音低哑,让杨厚承皱了眉:“嗓子都哑了,还不舒服吧?”

    “嗯,还有些头晕。神医说我病有些重,让我和他一起走,方便医治。”

    杨厚承愣了愣,随后露出笑容:“原来是这样,有神医照顾你,确实比跟着我们好。”

    池灿紧紧抿了抿唇,没吭声。

    门口传来男子温和的声音:“黎姑娘要随谁走?”

    众人望去,就见一位温润如玉的年轻男子走进来,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个丫头,十五六岁的模样。

    杨厚承飞快给朱彦解释起来。

    听他解释完,朱彦看乔昭一眼,意味深长道:“你说得对,黎姑娘和神医一起走更好。”

    他说完冲李神医深深一揖,朗声道:“那就拜托神医了。”

    见两位好友都如此说,再看小姑娘没心没肺的模样,池灿心里气闷更甚,有种自己路上随手捡的白菜被猪拱走的感觉。

    虽说那棵白菜他不稀罕,可白菜宁可跟着猪走也不在乎他,这滋味还真酸爽。

    “那就赶紧收拾东西吧,好走不送。”池灿冷冷道。

    他生得好,这样冷着脸依然漂亮得惊心动魄。

    朱彦深深看了好友一眼。

    总觉得某人在赌气。

    他忍笑把紧跟在身旁的丫头推过去:“黎姑娘,回京路途遥远,你一个人多有不便,买了个丫鬟给你。”

    乔昭有些意外,看那丫鬟一眼,见她眉清目秀,众目睽睽之下虽然有些紧张却不瑟缩,可见是精心挑选的,不由心中一暖,诚心感激道:“朱大哥费心了。”

    朱彦冲她莞尔一笑,转而对李神医道:“这船被我们包下了,还有不少空房。既然都是回京城,神医何不与我们一道?”

    杨厚承拍拍头:“对啊,大家一起走就好了,我一时紧张居然忘了。”

    朱彦用眼神表达疑问。

    好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紧张什么?

    杨厚承无奈摊摊手。

    眼前站着的这位神医随手撒把绣花针都能把他毒翻了,解药的辛辣味令他毕生难忘,能不紧张吗?只是众目睽睽,这么丢脸的事就别拿出来说了。

    池灿没有开口,耳朵却动了动。

    乔昭却面色平静,她知道李神医定然不会同意的,原因么——

    李神医摆摆手,吐出一句话:“不行,我晕船!”

    众人:“……”

    李神医全然不在乎众人怎么想,转身交代乔昭:“赶紧收拾东西吧,我在码头上等你。”

    “嗳。”乔昭乖巧应了。

    等众人都出去,只留下乔昭与新买的丫鬟二人,她便温和道:“麻烦你了。”

    “嗳,姑娘折煞婢子了。”丫鬟利落收拾起东西,心中纳罕新主子容貌娇柔却是个冷淡寡言的性子。

    她却不知乔昭此刻身心俱痛,当紧绷的弦松弛,哪里还有开口的欲望。

    乔昭的东西很有限,丫鬟收拾完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用,拎着个小包袱对斜倚在床榻上假寐的乔昭道:“姑娘,收拾好了。”

    乔昭睁开眼,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点点映照进光彩,强撑着起来:“扶我出去吧。”

    她烧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靠自己是走不动的。

    丫鬟上前一步,扶住乔昭胳膊。

    主仆二人走出去,就见朱彦与杨厚承二人等在外面,却不见池灿的身影。

    不等他们开口,乔昭便松开丫鬟的手,屈膝一礼:“朱大哥,杨大哥,这些日子多谢你们照顾,将来若是有机会,我必当回报。”

    杨厚承忙摆摆手:“不用不用,你能平安回家就好。”

    朱彦目光下移,落在少女光洁的额头上,上面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可她冲二人行礼的身姿优雅又端正。

    朱彦心中一叹,开口道:“黎姑娘,在下……朱彦,若是回京后遇到难处,可以托人去泰宁侯府寻我……”

    乔昭微怔。

    告诉了她身份和名字,这是真的把她当朋友看了。

    杨厚承诧异看好友一眼,跟着道:“杨厚承,留兴侯府的,小姑娘别忘了你杨大哥啊。”

    他以为,朱彦那样的性子是不会轻易把真实身份告诉一位姑娘的,没想到却抢在了他前面。

    “自然不会的。”乔昭嘴角一直挂着笑,可冷汗早已顺着面颊往下流,她却不以为意,大大方方问,“池大哥呢?”

    池大哥……

    朱彦与杨厚承默默对视。

    那家伙最近好像有点抽风。

    杨厚承打哈哈道:“他啊,见你要走肯定是伤心欲绝,躲起来哭鼻子去了。”

    自然没有人把这话当真,乔昭便道:“那就麻烦两位大哥替我向池大哥道别了。”

    她再次屈膝,随后扶着丫鬟的手,转身往等在码头旁的马车行去。

    朱彦二人默默看着她上了马车,一直没有回头。

    “这丫头还真是说走就走啊。”忽然少了一个人,杨厚承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是啊,以后我日子可难过了。”

    “嗯?”

    “又要被拾曦拖着下棋了。”

    二人说笑着正要转回船舱,就见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帘子忽然掀起,丫鬟从车上跳下来。

    二人脚步一顿。

    丫鬟转眼已经跑到近前,先行一礼,随后把一个白瓷瓶递过去,匆匆道:“这是姑娘从神医那里求来的金疮药,给池公子的。”

    她把白瓷瓶交到朱彦手里,再次冲二人行礼,然后一溜烟走了。

    “那丫头还真有心。”眼看着马车缓缓启动,杨厚承嘀咕道。

    朱彦笑了笑,握紧了手中瓷瓶转身,就见池灿正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他新换过衣裳,已经看不到肩头的血迹斑斑。

    朱彦扬手把瓷瓶抛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