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章 不信

正文 第9章 不信

    “你可以画?”池灿盯着乔昭,他眼尾狭长微翘,哪怕是丝丝嘲弄之意从中流泻,都难掩容光之盛,“然后呢?你莫非要替我画一幅,让我回去交差?”

    杨厚承站在乔昭身后,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小姑娘别乱说话。

    真惹恼了那家伙,他可不管男女老幼,照样赶下船去的,到时候小姑娘岂不可怜。

    朱彦温声提醒道:“学过画的人都会画鸭,可这‘会’和‘会’是不同的——”

    乔昭弯了弯唇:“朱大哥,我懂。”

    她说完,又看向池灿,语气平静但满是诚意:“我给池大哥画一副鸭戏图,就当答谢池大哥的援手之恩。”

    池灿本就心烦,乔昭的诚意落在他眼里,就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

    他紧紧盯着她,不怒反笑,语气却是冷冰冰的:“那好,你画吧。”

    他顿了顿,接着说了一句:“若是让我交不了差,等船中途靠岸你就给我下船去!”

    “拾曦——”朱彦轻轻拍了拍他,“这是不是有些……”

    不近人情?

    朱彦到底没把这四个字说出口。

    三人是自小玩到大的,他当然明白好友的脾气。

    长公主与驸马的事让池灿性情改变不少,但那时还不至于如此偏激。随着池灿年龄渐长,风姿越发出众,麻烦就越来越多了。

    他还清楚记得,有一次池灿好心救了一位被恶霸调戏的姑娘,那姑娘死活要跟池灿回府,池灿自是拒绝,没想到转天那姑娘就在长公主府门外的树上上了吊,还留言生是池灿的人,死是池灿的鬼。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此事瞬间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到后来谁还记得池灿救人,都在议论定是他勾了人家姑娘,结果不认账,才害那姑娘寻死的。

    那年池灿才十三岁,人言可畏,如一座大山压得少年喘不过气来,而他的母亲长容长公主则拿起鞭子,赏了儿子一身鞭痕。

    自此之后,池灿性情就日渐乖戾起来。

    说实话,那日黎三向好友求救竟没被拒绝,他都觉得惊讶。

    朱彦轻叹一声。

    罢了,黎姑娘若真被赶下船去,大不了他暗中关照一下,总不能让小姑娘真的没法回家。

    “你们都别掺合,这是她自找的。”池灿冷冰冰道。

    女人就是这样,从三岁到八十岁,贪婪、虚荣、狂妄、没有自知之明……

    池灿心中瞬间划过十几个形容词,娴熟无比。

    乔昭眨了眨眼。

    这人和她印象中不大一样。

    那时候他明明只是脸皮厚,看不出这么刻薄小气呀。

    “原来池大哥施恩不图报。”乔昭说了一句。

    池灿眯了眼,一时有些不解她的意思。

    朱彦旁观者清,略一思索便听明白了,不由低笑一声。

    杨厚承拉朱彦一下,低声问道:“打什么哑谜呢?”

    朱彦摇头不语。

    池灿看了二人一眼,再看表情波澜不惊的乔昭,忽然明白过来。

    小丫头是说,他本来就答应带她回京的,她出于报恩替他作画反而有了被赶下船的风险,可见他不求她报答。

    所以,这其实是在讽刺他为人刻薄吧?

    池灿不由狠狠瞪了小姑娘一眼。

    这丫头有十三岁吗?现在就这么一肚子弯弯绕绕的心肠,说句话都要人琢磨半天,以后还了得!

    乔昭颇为冤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望着池灿。

    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又招白眼了?

    池灿别过眼,冷笑道:“现在后悔也晚了,爷等着你画呢。”

    乔昭现在尤其听不得“爷”这个字,压下心中不悦道:“我祖父早已过世啦。”

    池灿一怔,随后大怒,伸手指着乔昭:“你——”

    “你”了半天,见她眼圈泛红,愣是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朱彦和杨厚承听出乔昭有意埋汰池灿,偏偏埋汰得巧妙,让人有火发不出,忍不住低笑起来。

    池灿听了更生气了。

    乔昭脸皮素来不薄,此刻又顶着一张青涩的脸,就更无所谓了,淡定问道:“船上可有笔墨颜料等物?”

    “都有,我带你去吧。”朱彦怕气氛太僵,主动领着乔昭进了船舱客房。

    这艘客船本来能载客十数人,三人财大气粗,出手包了下来,便腾出一间客房专门充作书房。

    乔昭随着朱彦进入,环视一眼,屋内布置虽简单,该有的书案、矮榻等物却一样不少。

    “这些笔墨纸砚你都可以随意用。”朱彦一边领着她往内走一边道,“只是这些书不要乱翻,不然又要惹得拾曦生气。”

    “多谢朱大哥,我知道了。”乔昭冲他福了福,表示谢意。

    “那我就先出去了。”

    作画之人一般不喜人在旁干扰,此外,毕竟男女有别,独处一室不大合适。

    乔昭微微颔首:“朱大哥请自便。”

    见少女已经端坐于书案前,铺开宣纸,素手轻抬开始研磨,朱彦脚步一顿,轻声道:“不要担心,拾曦他嘴硬心软。”

    乔昭抬头与朱彦对视,有些错愕,转而牵了牵唇角:“多谢朱大哥,我不担心。”

    池灿嘴硬心软是假,这位朱大哥心挺软倒是真的。

    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等还了欠人家的恩惠,以后与这三人应该不会有任何交集。

    少女语气太平静,神情太镇定,朱彦一时有些讪讪,冲她点点头,抬脚出去了。

    听到脚步声,池灿回头,似笑非笑道:“怎么出来了?”

    朱彦走至他身旁,抬手轻轻捶了他一下:“这是什么话?”

    池灿垂眸一笑,望向江面。

    春光大好,两岸垂柳把曼妙的姿态映照在水面上,宛如对镜梳妆的少女尽情展露着柔美婉约,只是船经过带起的涟漪把那份静美破坏。

    “没什么,只是怕你无端惹麻烦而已。”容颜比春光还盛的男子慢悠悠道。

    朱彦一怔,随后哑然失笑:“拾曦,你想多了。”

    他脑海中掠过那个身姿挺得比白杨还要直的小姑娘,笑意更深。

    那丫头,恐怕巴不得双方两不相欠呢。

    船徐徐而行,日渐西斜。

    杨厚承目光频频望向船舱。

    “小丫头已经在里面呆了大半日,连午饭都没出来吃。该不会画不出来,又怕被拾曦赶下船去,不敢出来了吧?”

    池灿与朱彦对视一眼。

    似乎很有可能!

    “我去看看吧。”朱彦轻声道。

    池灿拦住他,冷笑道:“我去。看她要躲到什么时候!”

    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三人闻声望去,就见乔昭走了过来。

    池灿目光下移,见她两手空空,不由扬眉:“画呢?被你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