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章 鸭戏图

正文 第8章 鸭戏图

    少女轻咬贝齿,面色苍白,唯有眉梢那一点殷红越发分明,仿若杏子林里簌簌而落的杏花,茫茫如雪掩盖住初绽时的娇红,无端惹人怜惜。

    偏偏池灿这个人最缺的就是怜香惜玉的情绪,他斜睨着乔昭,没好气道:“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用?”

    “池大哥不方便说?”乔昭随意牵了牵嘴角。

    这人来拜访父亲,以他的身份、年纪推断,定然不是公事,那么十有八九还与他三年前来访的目的有关。

    若是那样,她或许能替他达成心愿。并非逞能,只为报答对方的搭救之恩。

    至于这人阴晴不定的脾气……咳咳,她和一个变态计较什么。

    乔昭说池灿是变态,真算不上骂人。

    她对京城中人了解有限,池灿却是个例外,一方面是因为池灿来拜访过祖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父母的事迹太出名了。

    长容长公主是当今圣上胞妹,年少时颇受太后与皇上喜爱。到了可以婚嫁的年纪,长公主千挑万选,亲自挑了个俊朗无双的寒门士子。

    用长公主当年的话说,寒门士子比之勋贵子弟少了几分浮夸,为人更踏实可靠。

    许是验证了长公主的话,婚后二人举案齐眉,一晃十来年下来别说吵架,连拌嘴都很少。公主尊贵,这其中当然少不得驸马的包容忍让。

    一时间,这对神仙眷侣不知惹来多少人艳羡,那些当初不解长容长公主选择的公主们,更是不止一次佩服她的明智。

    谁知生活总是比戏本还要精彩,驸马意外过世,长容长公主正悲痛得死去活来之际,一个女人带着一双子女找上门来了,居然是驸马的外室。

    更让长公主接受不了的是,外室那双子女竟比独子池灿小不了多少。

    十来年的幸福与得意,越是甜蜜羡人,那耳光越是响亮,狠狠抽在了长容长公主的脸上。啪啪啪,脸肿得让长公主连悲痛都剩不下多少了,偏偏那人已死,让她连发泄都没个地方。

    不久后,长容长公主公然养起了面首,长公主府夜夜笙歌。

    年纪尚幼的池灿面对这一连串变故和那些掩饰得虽好却饱含着各种恶意的人,性情越来越乖戾。加之他相貌随了父亲,越是长大风华越盛,长公主对这个儿子时冷时热,京城的小娘子们却疯狂追逐,让他脾气更加古怪。

    这些都是乔昭嫁进靖安侯府后偶尔听来的闲话,她收回思绪,看向池灿的眼神不免带了一点同情。

    比起他来,她的父母是多么正常啊!

    池灿格外敏感,被少女莫名的眼神刺了一下,冷冷道:“有什么不方便!”

    他从上到下扫了乔昭一眼,轻视从上翘的嘴角都能溢出来:“和你说了有什么用!”

    乔昭性情疏朗开阔,换做往常或许会随意说笑几句缓解尴尬的气氛,可她家人才遭大难,再怎么豁达此刻也没有闲谈的心思,见他没有说的意思,便不再坚持,淡淡“哦”了一声,捡起池灿丢回去的棋子,接着残局自己与自己下起来。

    池灿本来还等着她接话的,结果只等来一声“哦”小姑娘就自娱自乐起来了,当下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里,上不来下不去,一张俊脸都黑了。

    “哦”绝对是最讨厌的回话,没有之一!池灿咬牙切齿想。

    朱彦看不过去,以拳抵唇轻咳一声:“拾曦,抱歉,若不是我想看乔先生的画,那画就不会被毁了,也不会害你千里迢迢白跑一趟——”

    对好友池灿倒是格外宽容,摆摆手道:“现在说这个没意思,我再想别的法子就是了。”

    “我父亲手里还有一副韩大家的‘五牛图’——”

    池灿打断朱彦的话:“我母亲对那些前朝大家的画都没兴趣,她只稀罕乔先生的画。”

    乔昭眸光闪了闪。

    长容长公主稀罕祖父的画?

    她心思玲珑,很快便想到池灿三年多前找上门来求祖父指点他画技的事。

    世人都知道,祖父晚年身体弱,早就没精力教人了,莫非此人求祖父指点画技是假,讨要祖父的画才是真正的目的?

    以祖父在文坛的名望地位,当年池灿若直接求画,很可能被一口回绝的。可这人打着求教的名头死死纠缠祖父,最终缠得祖父拿一幅画把人打发了。

    乔昭不由深深看了池灿一眼。

    那一年,这人不过十五六岁吧,果然不是个简单的。

    再想到那些传闻,乔昭更是疑惑。

    不是说池灿与长容长公主母子关系僵硬吗,他又怎么会因为长公主稀罕一幅画费这么多心思?

    乔昭不自觉琢磨着,就见杨厚承一拍脑袋,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我父亲那里收藏着乔先生一幅画,是早年太后赏赐的。”

    杨厚承乃留兴侯世子,而留兴侯府则是杨太后的娘家。算起来,杨厚承该称太后一声姑祖母。

    池灿斜了杨厚承一眼,似笑非笑道:“才想起来?”

    杨厚承挠挠头:“这不是想着能求乔大人临摹一幅,就不用打我父亲的主意了嘛。那可是太后赏赐的,又是乔先生的画,我父亲宝贝着呢,要是知道被我偷了去,非打断我的腿——”

    “可是乔大人不善作画。”乔昭终于忍不住插口,惹得三人目光立刻扫来。

    “你怎么知道?”池灿嫌她插口,不耐烦问道。

    少女眼睛微微睁大,语气很是一本正经:“我仰慕乔先生啊,一直临摹他的画,还留意着乔先生的事迹,并没有一星半点乔大人擅长作画的事迹传出来。”

    话音落,三人不由面面相觑。

    好像是这么回事,乔大人在京城做官多年,从没有画作流传出来。他们只想着乔大人是乔先生之子,就一定擅长绘画,却是当局者迷了。

    “我能看看那副被毁的画吗?”乔昭问。

    池灿看了朱彦一眼。

    那幅画是他三年前为母亲求的,好友想看他便取了出来。画毁了,自然也就没了价值。

    朱彦苦笑一声,转回船舱,不久后转回来,手中多了一个长匣子。

    他一看就是惜画之人,打开匣子后用洁白帕子垫着把画取出,小心翼翼在乔昭面前展开来。

    一池碧水晚霞铺展了半面,小桥矗立与倒影相伴,七八只鸭子活灵活现,仿佛一挥动翅膀就能从画中游出来,只可惜一团墨迹污染了画作。

    乔昭眸光一深。

    果然是祖父送给池灿的那副画。

    祖父早年以画鸭成名,因为画鸭有童趣,她最开始学且画得最好的,也是这个。

    乔昭心里有了底,便道:“这个我可以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