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章 归家

正文 第5章 归家

    “你和我下棋,居然睡着了?”池灿淡淡问。

    乔昭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手起棋落,发出一声清脆响声。

    “你看错啦。”少女声音娇软甜美。

    她只是打个盹而已。

    “我看着,你刚刚是闭着眼呢。”池灿笑眯眯说着,语气却让人头皮发麻。

    “不信你看,我可有下错?”少女手指白嫩如玉,轻轻点着楸木棋盘。

    隐居时光慢慢,下棋正适合打发闲暇时间,能与祖父对弈的她对上眼前这人,确实是闭着眼都不会走错的。

    这样一想,好像有些欺负人。

    池灿目光下意识追随着少女手指落处,看到对方落下那一子后他又损失惨重,头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这丫头刚才大概、应该不可能睡觉吧?

    “别下了,快收拾东西,马上就要靠岸了。”杨二忍笑打断二人交谈。

    不多时船靠了岸,果然如杨二所说并没有进城,池灿轻车熟路找到城外一处马圈,挑选出三匹健马来。

    他拍了拍马背,对乔昭道:“我们三人谁都不方便与你同乘一骑,等会儿我先带你进城寻一家客栈住下。”

    “我会骑马。”乔昭道。

    池灿怔了一下,居高临下打量着身高还不到自己腋下的小姑娘,牵了牵嘴角,又挑出一匹马来:“既然会骑,那就带你去。”

    “谢谢。”乔昭松了一口气,露出大大的笑容,走向那匹枣红马。

    杨二忍不住低声对朱彦道:“拾曦怎么突然变得好说话了?”

    朱彦瞄着乔昭的身量,不厚道猜测道:“大概是觉得小姑娘骑不上去,想看她笑话吧。”

    “我觉得拾曦恐怕要失望了。那丫头挺玄的,才这个年纪下棋就能赢了你,说不定马术比我还要精湛呢。”

    朱彦直直望着前方,表情奇异。

    杨二顺着方向望去,正看到那匹枣红大马把小姑娘甩到一旁,施施然跑了。

    小姑娘吃了一鼻子土,猛烈咳嗽着。

    “果然是骑术精湛。”朱彦大笑起来。

    望着跑走的马,乔昭有些懵。

    她确实是会骑马的……

    “你在客栈等我们吧。”池灿微笑着,毫不掩饰眉梢眼角的愉悦。

    这人就是恨不得甩下她吧?乔昭垂眸想。

    她倒是不会抱怨什么。

    她于他们三人,本就是萍水相逢,人家愿意伸手救她一把已经该感恩。

    可这一次,她只能“恩将仇报”了。

    “我想和你们一起。池大哥载我——”

    “不成,男女授受不亲!”池灿断然拒绝。

    这丫头,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

    “我不在意。”

    池灿翻了个白眼,不客气道:“我当然知道你不在意,可我在意!”

    不要怪他说话无情,他要是性子再温柔点,在京城恐怕都不敢出门了。

    听到池灿如此直白的话,乔昭反而轻笑起来。

    那一年,这人在她祖父面前就是这般厚着脸皮纠缠的,而今换她缠上他,真有点因果轮回的意味。

    “你笑什么?”池灿蹙眉。

    这丫头有些邪门,他无法把她当成寻常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

    “我是笑,你们这一趟若不带上我,恐怕难得偿所愿呢。”

    池灿眼神陡然凌厉起来,迎上对面少女似笑非笑的眼,呵地一笑,嘲道:“小丫头就喜欢故弄玄虚,以为这样我就会带你去?呵呵,要带你去也无妨,除非你说出我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拾曦,你就别逗黎三了。”杨二有些不忍。

    朱彦跟着道:“是呀,不然我带着她吧。”

    池灿挑了挑眉。

    朱彦乃泰宁侯世子,身份尊贵不说,还才华出众,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他平日里瞧着性情温和,实则很有几分自傲,如今居然愿意带一个小姑娘,真是稀奇了。

    朱彦被池灿看得不好意思,轻咳一声道:“别多想,我只是觉得带上她也无妨。”

    棋品如人品,会大刀阔斧赢过他的女子,应该做不出攀权附贵的事来。更何况,这真的还只是个未长大的小姑娘呢。

    “杏子林乔家。”乔昭启唇,吐出五个字来。

    三双眼睛猛然看向她。

    “你怎么知道?”杨二脱口而出。

    乔昭心下微松。

    赌对了!

    池灿三年多前来拜访过她祖父,而今祖父虽已不在,父兄他们却回了嘉丰。她实在想不出,堂堂长公主之子不畏奔波之苦来到嘉丰会是单纯游玩。

    他们很可能是来拜访父亲的。

    她若猜对了,池灿无论出于好奇还是防备,定然会带上她。

    若是猜错了——

    如果池灿三人去的不是她家,她当然就没必要非跟着去了。

    说到底,语出惊人之后,她没有任何损失。

    那三人眼神却变了。

    池灿甚至忘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把抓住乔昭手腕:“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

    “我猜的。”乔昭微笑,“我是京城黎修撰之女,住在西大街杏子胡同。”

    说到这,乔昭微怔。

    杏子胡同……

    她家在杏子林,小姑娘黎昭的家……在杏子胡同。

    这样的巧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池灿再一次认真打量乔昭。

    第一次这样打量,他只是感慨这个小姑娘有几分小聪明。

    而这一次,他觉得这丫头……真他娘邪性!

    乔昭眨眨眼,把小姑娘的纯真无邪展现得淋漓尽致:“没有池大哥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

    她顿了一下,接着道:“我只是万分敬仰乔先生,所以才猜测三位大哥来嘉丰,是去乔先生家。”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数十年前就能让天下读书人公认是第一才子的乔拙先生,当然当得起所有读书人的敬仰。

    有那样高超的棋艺水平,站在三人面前的小姑娘自然也是会读书的。

    “乔先生……已经仙去了。”池灿语气莫名。

    乔昭心中一痛,抬眸与他对视:“是,但乔大人还在。”

    乔大人,便是她的父亲,前左佥都御史,祖父过世后携家人回到嘉丰丁忧。

    与祖父的潇洒不羁不同,父亲性情严肃,论琴棋书画,真正说起来,是不及她的。

    但天下人不知道。

    “你真是因此猜出来的?”

    “嘉丰没有名山乐水,三位大哥从京城来这里,缘由没有那么难猜。”

    池灿直直盯着乔昭,良久,再问道:“你又怎么笃定,不带上你,我难得偿所愿?”

    他来嘉丰,当然有所求。

    乔昭嫣然一笑,侧头俏皮道:“等到了杏子林,池大哥不就知道啦。”

    池灿翻身上马,向乔昭伸出一只手:“上来。”

    乔昭把手递给他,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落到了马背上。

    风驰电掣行驶中,耳畔尽是呼呼风声,男子低沉慵懒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他们两个明明比我好说话,先前你怎么不求他们带?”

    咳咳,虽然他长得俊是最重要原因,但还是希望能听到一点新意。

    乔昭笑盈盈回道:“自然是一事不烦二主。”

    她是知恩图报的人,欠池灿的恩情已经记下,总不能再欠另一个吧。

    池灿脸一黑。

    敢情是紧着他一个人使唤啊!

    他就说,这丫头一点都不可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