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乌云低垂,旌旗摇曳。

    矗立在冰天雪地中的燕城好似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岛,被大梁的将士们团团包围。

    为首的年轻将军银甲裹身,腥红披风招展于身后,手一抬,吐出比冰雪还要冷的两个字:“攻城!”

    随着这两个字吐出,顿时就是一片杀声震天。

    早已摇摇欲坠的城墙上一阵骚动,紧接着传来北齐将领的冷喝声:“邵将军,你瞧瞧这是谁,再下令攻城不迟!”

    话音落,一个女子被人押着立于城墙之上。

    那女子鸦黑长发拢在耳后,露出一张光洁素净的面庞。北风如刀割着她柔嫩的脸,使唇更红,脸更白,犹如一朵封存于寒冰中的玉芙蓉,虽素净,却格外灼人眼。

    场面顿时一静。

    年轻俊美的银甲将军神情没有一丝动容,手再次抬起——

    城下大军又上前一步,那压抑却势在必得的气势迫得城墙上的人心惊胆战。

    北齐将领一把扯过女子,推到身前,气急败坏喊道:“邵将军,你看清楚,这可是你婆娘。只要你退兵,我保她安然无恙,如若不然,你婆娘可就要没命了!”

    年轻将军一愣。

    身侧一位下属低声道:“将军,那确实是您夫人。”

    年轻将军勒着缰绳,深深看了城墙上的女子一眼。

    原来,这就是他的妻。

    似是感受到男子的目光,城墙上的女子眸光微转,与他遥遥对视。

    北地屡被齐人肆虐抢夺,而今竟还被夺了城池,不知洒下多少将士的血才有了今日的收复之战,又怎会因她一人而停下脚步?

    她虽是女子,这点民族气节还是有的。

    而那个令齐人闻风丧胆的年轻将军,今日她才第一次看清模样的夫君,亦不可能因她放弃收复山河的机会。

    女子嘴张了张。

    天太冷,又许久不曾开口,一时间竟吐不出一个字来。

    念头才闪过,她的视线中一支利箭由远及近攸地放大,紧接着就是剧痛传来。

    她下意识垂头,就见胸前鲜血喷薄而出,热血带来的暖意在寒风中很快凝结消散。

    这混蛋,竟连一句大义凛然的话都没给她机会说出来!

    迎接死亡的那一刻,女子恨恨地想。

    “将军——”

    年轻将军身侧的下属忍不住喊了一声。

    年轻将军神色平静收回弓,垂眸遮去眼底的歉疚,冷冷吐出先前说过的两个字:“攻城!”

    ……

    明康二十五年初春,大梁燕城收复。靖安侯次子,北征将军邵明渊受封冠军侯,凯旋归京。

    而他的妻子乔氏,一腔热血永远留在了燕城城墙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