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324章 孤注一掷

正文 第324章 孤注一掷

    “应堂主,宗门内,谁对我这么恨之入骨呢?或者说,我碍了谁的眼呢?”

    应森蹙眉,“要说恨你入骨,宗门内该没有,要说碍眼……”应森沉吟了下,将宝船上的人都过滤了一遍,“简大小姐做了什么事,要碍眼呢?”

    要说姜还是老的辣才对,简若尘还只是想要套话,应森就能直接问出来。

    简若尘摇摇头道:“应堂主,我只知道凶手是个女修,宝船上女修有限。”

    应森笑了,“简大小姐不要转移话题,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得罪人在哪一个方面,虽说修士以修道为主,以修炼提升修为为最终目的,但是在修为被禁锢到结丹期不能再提升的情况下,修为就已经不是唯一目标了。”

    简若尘眉毛扬了下。

    “你简大小姐的修为才在练气期,不也就涉足多方面了么?不要说咱们宗门,整个郑国,能够沉心修炼不问外事的,又有几人?”

    简若尘呀然了会,道:“应堂主指的是……”

    “我身为外事堂的堂主,要是这点眼光都没有,还怎么做个堂主?简大小姐种种所为,可以说是光明磊落,普通修士只能看到听到部分传闻,但我们做堂主的,不说历历在目,总也要心中有数。”

    简若尘笑了,她本来也没有成心隐瞒支持六皇子的事情,见应森隐晦地点出来,就坦然道:“所谓无心插柳,本来,也只是为了赚取修炼的灵石,形势逼人,有时候,不是你想不想做的,形势总是将你推倒了风口浪尖上,不得不做。”

    应森点头:“不错,所以才有所谓机缘一说,我想,简大小姐最初也不是为了权利、地位,以简大小姐的慧根来说,一切,都仿佛是水到渠成。”

    简若尘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相信机缘的说法了,想当初加入宗门,成为宗门的外门弟子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逐渐深入到主题,颇有些敞开心腹。

    “如此说,简大小姐得罪的人,范围就广了起来,除了碍眼,还有嫉妒,只是,嫉妒到这个份上的修士,难道不怕种下心魔?”应森摇头道。

    “应堂主,我只听说心魔,却不知道心魔要怎么解除?”简若尘问道。

    “种下心魔容易,解除心魔并不容易,除非达成所愿,而要达成所愿,简大小姐,你以为会如何呢?”应森问道。

    “这个不是我以为的问题吧,每个人达成所愿的方式都不同,就说这个嫉妒,是人之常情,遇到比自己优秀的,谁能不嫉妒呢?——羡慕也是嫉妒得一种吧。”

    应森点头表示同意。

    “但嫉妒呢,也有两种,一种是恨不得伸手将对方拉下来,比如在悬崖峭壁上攀援,便是想一手将在自己头顶之人拽落,最好掉到谷底,摔个粉身碎骨。

    而另一种的,却是要想方设法地攀援上去,赶上头顶之人,然后回首,以胜利者的姿态望着对方,或者干脆就不回首了,一路勇往直前。”

    应森拍手道:“简大小姐比喻的真是恰当,想简大小姐的心胸,定然是后一种的后一种。”

    简若尘微微一笑:“人只有向前看,才能不断地进步,修为、权利全是如此。”

    应森点头,“是的,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如此心胸,想要将峭壁上超越自己的人拽落的,大有人在,解决心魔,也就无外乎这几种:超越,或者毁灭。

    毁灭,也无外乎两种:身败名裂,或者殒命。”

    简若尘笑道:“或者,先身败名裂,再殒命。”

    应森哈哈一笑:“不错。”忽然神色一正道:“简大小姐会因此身败名裂吗?”

    简若尘也是一笑:“应堂主,我简若尘,会是肯吃如此大亏的人么?”

    应森凝视着简若尘,忽然爽朗地笑了起来,“简大小姐,你怎么以为,我就不是那暗中想要毁了你的人?”

    简若尘正色道:“应堂主想要毁掉我,自然有万般手段,却断不会用上这般下三滥的手段,且,应堂主也是宗门外事堂的堂主,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大修士,断不会因为我这个才筑基的小修士,种下心魔。”

    应森笑容渐渐收起,微微点头,“不错,这手段太过下三滥,不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做法,且残害同门弟子,必然是心思阴毒之人,难成大器。”

    简若尘也点头。

    “简大小姐,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宝船所有修士的材料吧。”应森忽然问道。

    简若尘却摇摇头:“不,我是想听听应堂主给我介绍下宗门。”

    应森面色显出呀然:“你怀疑堂主?”

    简若尘笑了,“怎么敢?”

    “那为什么?”

    “我只是想,我对宗门一直不很了解,要是了解,就该从上层开始。”简若尘缓缓说道。

    应森看着简若尘,简若尘也坦然回望着应森,好一会,应森才道:“你不知道,每一位结丹修士,都有自己的隐秘么?”

    简若尘徐徐点头:“知道,但我也想要知道,我的宗门,可否值得我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这四个字在应森的心里咀嚼了一会,他不能不想到外门大比给天道宗带来的转机,也不能不想到简若尘与六皇子之间的关系,更不能不想到天道宗也在借势,借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的势。

    更是想到了简若尘仅凭几句话就几乎毁了剑宗。

    简若尘就是一把利剑,利用的好了,可以所向披靡,而若是没有利用好,会反噬己身。

    他沉吟良久,反复盘算,临行之前与宗主的密谈,宗门堂主之间的争论反复出现在脑海里,他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只是如此,便是要在简若尘这里孤注一掷。

    简若尘太会抓住时机了,区区一个弟子的死,便让她在他这里探明宗门的动向。

    如果简若尘只是一个普通修士,他绝对不会两难,会毫不犹豫将她毙于掌下,但她不是,外面有岭南城主,皇城内有六皇子和大皇子,他两模棱两可都做不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