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319章 高玉之死

正文 第319章 高玉之死

    不能嫁祸,剑宗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天道宗交战的,这么贴上来是什么意思。

    说白了,剑宗只是和简若尘有仇的,天道宗最多是包庇自己宗门弟子,但只要是当日在场的,或者是完完整整听说事件本身的,也不会全都将罪责推倒田雨辰身上的。

    应森回头看了看田雨辰,她正蹙眉站在船尾,回过头来,见到范安贵也蹙眉望过去,旁边的肖林呵呵笑道:“应堂主,连剑宗都如此大动干戈了。”

    应森转回头道:“剑宗这是要做什么?肖城主也在宝船上,丰道友不会这么没有深浅吧。”

    肖林也皱皱眉,他也弄不清丰智鸿究竟有什么打算,可被这么一船修士盯上,他也心有惴惴,如果剑宗宝船上有两个结丹修士呢?

    显然应森也想到了这点,若剑宗宝船上真有两个结丹修士,他们这一船人肯定是全军覆没的。

    但,剑宗真要是这么做的,这一场大战就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剑宗也就再也无法在郑国存在了。

    就在这种完全不明的状态中,两艘宝船距离不到千米,并排而行。

    高玉不顾田雨辰皱着眉头、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靠过来:“简师妹,你可太厉害了,整个剑宗都要为你倾巢而动了。”

    简若尘正脑海里没有理出头绪,被高玉这么一说,面色就是一沉:“抱歉,高师兄,我想要静静。”

    高玉漂亮的脸蛋显出惊讶,看着简若尘冷冷的样子,后退了一步,“好好。”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带着极度的不快,转身就走开了。

    简若尘盯着高玉的背影看了一会,只觉得高玉的行为举止很是奇怪,仿佛上杆子讨她厌烦似的,眼角不经意地就看到四周修士的神情,分明将先前一幕都看在眼里。

    两艘宝船无声地前行,后半夜落在一处荒岭上,大家跳下船,两个宗门的人都被约束着分开活动,但很快,就有打斗的动静传来,剑宗的几个修士和天道宗的几人只不过是狭路相逢,口角了几句,就动起手来。

    双方修为相当,本来从实力上剑宗要占上风的,但不巧天道宗这边多了两个修士,所以堪堪打个平手。

    范安贵虽然是领队,可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上前只能管住自己宗门修士,却管不了剑宗的,还是应森上前震慑了剑宗修士,丰智鸿却不干了。

    “应道友这是做什么?仗着自己是前辈么?”丰智鸿好像就等着这个把柄似的,跟在应森的身后就出现,讥讽道。

    “丰道友也算是前辈高人了,不约束自己门下弟子,反而要放纵不曾?”天道宗本来就与剑宗关系紧张,应森也与丰智鸿没有私交,说话自然一点也不客气。

    “放纵?哈哈,真是好笑,说起放纵,还有谁比天道宗更放纵门下弟子的?啊对了,我还听说,曾经得罪过你们那个女修的四个外门弟子都被人杀了?你们宗门至今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丰智鸿看着应森黑下来的面孔,幸灾乐祸道,“好了,咱们也回去,就等着看热闹就可以了。”

    黑暗的另一面荒野里,高玉轻巧地站在范安心前边,面庞上露出特别吸引人的笑意:“范师姐,你看我做得够不够?”

    范安心温和地笑着,温婉地道:“难为高师弟了。”

    “不难为。”高玉摆摆手,“我说的也是大家心里都好奇的。”

    “要是让简仙子知道你是有意的,就不好意思了——简仙子,你怎么在这?”范安心温婉的面容上忽然露出惊诧,向高玉身后看去,高玉吃了一惊,下意识就要一转身。

    才一回头,就觉得胸口一痛,同时丹田又是一阵剧痛,灵力急速从丹田经脉流逝,他怔怔地低下头,只看到两截雪白的手臂,一个伸进了胸口,一个伸到了丹田。

    心脏猛地一转,他的视线落在熟悉的温婉的面容上,他张张嘴,想要问一句为什么,可是只发出啊啊的抽气声,视野跟着就被黑暗遮盖了。

    范安心将两只手从高玉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后退了几步,手心忽然升起灵火,瞬间就将双手的血迹烧得干干净净。

    接着给自己的身上接连用了两张扫尘符,然后悄无声息地隐藏到黑暗中。

    丰智鸿回到宝船上,肖林和涂刚就前来拜访,面对岭南城主,丰智鸿收起了对待应森的那一套,只以平辈相待,肖林和涂刚先对剑宗修士的遇难表示了哀痛,接着又表示一路追击凶手到天道宗的,不管简若尘是不是凶手,也都要一并到皇城查明真相,务必给剑宗一个交代。

    丰智鸿也明白这是肖林在暗示他不要在半路找简若尘的麻烦,简若尘不说是皇城亲自点名要的人,也必须要安全到皇城的,心里憋屈,也只能答应。

    才说不上几句,天道宗修士修士那边忽然再次传来骚动,听骚动的动静比先前还要大,丰智鸿和肖林面色都是一变,丰智鸿是担心自己门下修士,肖林却是担心简若尘出了麻烦。

    这一路,肖林涂刚虽然在船舱里的时候多,可每次下船,两个人的神识都不离开简若尘左右,也就这么一会时间,三人急忙从剑宗宝船上飞起,人还没有到,神识前释放出去。

    丰智鸿也不顾与天道宗的过节,神识迅速覆盖过去,半路上却被应森的神识截住,两方神识碰撞了下,丰智鸿不得不收住自己神识,人也站在外边。

    肖林告声罪,和涂刚一起飞过去,黑黝黝的山林已经被月光石照亮,他们二人走过被让开的通道,迎面看到地上一个年轻修士血淋淋的身体。

    那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年轻修士,哪怕是死亡的惊惧也无法掩饰他美貌的容颜,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眼睛里是深深的恐惧和吃惊。

    他的左胸和丹田全都破开大洞,鲜血还没有干涸。

    肖林认得这个修士,只因为他注意过接近简若尘的每一个人。

    他忽然打了一个冷颤,他记得这个修士最后接近简若尘的时候,简若尘面上的厌烦。

    他也同样记得,天道宗那四个外门弟子,据说也是曾经得罪过简若尘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