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304章 大皇子排除了

正文 第304章 大皇子排除了

    ( )执法队果然追丢了人,只知道凶手是跑向了内门方向,还不到内门就隐匿起来,之后内门并没有修士飞行,也没有发现有形色匆匆的修士。

    许坤和孟嫣然都再次被叫去问话,简若尘因为是内门修士,外门执法队不敢造次,内门执法堂堂主贾宏程一大早不到就被吵了出来,听说是简若尘的事情,便知道得亲自询问。

    简若尘便将自己一晚上两次来回的原因都说了,并无隐瞒。

    简若尘所言与许坤和孟嫣然所说都是一致,外加得知凶手是一名女修,修为要在筑基中期之上。

    天道宗的女修人数不多,筑基中期之上就更是不多了,凶手的范围一下子就缩小起来,只是贾宏程和简若尘一样不明,一个内门筑基中期的女修,为什么要杀外门修士呢?

    而那女修是从郑强的房间里跑出来的,是郑强的主动邀请还是被迫?

    郑强应该是被迫的——修为高低相差悬殊,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许坤和孟嫣然显然是吓坏了,两个人再也不敢住在原本的小院里。

    从凶手杀人的过程来看,很有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执法堂安排他们暂时住到执法堂里,也只是暂时之举。

    简若尘单独再见了许坤和孟嫣然,二人也说不出更多的——简若尘离开之后,他们在郑强和许坤共用的客厅内坐了半个时辰,才都回到自己房间。

    也就是说,如果外边偷窥的是凶手,她是等到几人分开,都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才翻过禁制进入到院子里的。

    只是这禁止如果被叩响了,院子里的三人便会全都知晓的,但许坤和孟嫣然并未察觉,就是说,凶手是单独联系了郑强,郑强亲自打开了禁制放凶手进入的。

    郑强难道不知道这么做自己非常危险吗?还是与凶手已经有了交易,并不觉得自己会有危险?

    看着受到惊吓还是面色惨白的两人,简若尘也只能在心里叹口气,就是她亲眼看到了郑强的惨状也是难受,何况他们两人。

    她只能再询问道:“事情不仅关系到为何道友和郑道友报仇,还可能关系到你们二人的性命,所以,你们还是好好想想,可还有何疑点?”

    许坤欲言又止,简若尘耐心地等待了一会,许坤才迟疑着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疑点,就是,何师姐和郑师兄在一起的时间多点,但我们闭关以前也是这样。”

    何雨春与郑强年龄接近,大过许坤和孟嫣然好多,二人在一起的时候多些,实在是不算什么疑点。

    “我也觉得,有几次,何师姐有事情不想让我知道。”孟嫣然也道。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何师姐出事之前那个晚上,早早就说要静一静,所以我们也都早早就回去了。”

    “那天晚上,就和昨天晚上一样,你们就一点禁制被打开的响动也没有感觉到?”简若尘问道。

    许坤和孟嫣然对视了一眼,都再思索了一遍,摇摇头。

    许坤忽然道:“何师姐的储物袋都空了,什么都没有,进出院子的玉符也不见了。”

    简若尘的心砰地跳了下,这么明显的事情她竟然没有想到,她沉吟了下道:“这么说,那个凶手拿了何道友的玉符进入到院子里的,怪不得我这次过来,没有发觉禁制有何改变。”

    接着又道:“你们是一起回到房间内的?”

    “不,我和郑师兄先送了孟师妹回房间,然后我回到自己房间的,我回去的时候,郑师兄还在客厅内坐着。”许坤道。

    “这么说,有可能是凶手忽然从院子里走进来,只有郑道友发觉了,那,他是没有来得及惊动你们,还是原本就不打算让你们知道?”

    许坤和孟嫣然再互相看了一眼,许坤迟疑了下道:“我感觉,可能,两种原因都有。”

    孟嫣然也点点头。

    看他们二人现在的样子,对简若尘是很相信的了。

    离开执法堂,冯阳还等着简若尘,两人互相看看,都无奈地叹口气。

    “应该和你无关吧?”冯阳不确定地道。

    “你做乙庄管事这么些年了,谁和内门修士有没有联系还不清楚?”简若尘摇摇头,“不管是不是我的原因,总是有牵连的,只是奇怪了,我和内门,也就是洛师兄和范师兄还熟悉些……”

    简若尘心下奇怪,难道是因为她与他二人熟悉些,惹到了哪位暗恋他们的女修?可是,真要是如此原因,大可以找到自己的,何苦要牵连外门这两个无辜修士?

    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与大皇子无关。

    回到内门,天色已经大亮,简若尘心情不佳,坐到客厅内,手指在额头上按着,那个黑袍女修曼妙的身形和一双黑亮的眼睛徘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对视的那一眼,在那双眼睛里她看不到任何情绪,那个至少是筑基中期修为的女修,究竟为什么要接连杀死外门两个修士?

    就因为何雨春、郑强与她曾经有过交恶?

    但那时候的事情,她真的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就是当时,也只是感叹下。

    田鼠交易的内幕,具体,也只有柳随清了解得清楚,不过若是有心,也不难知道的。

    正在思索,范安贵登门了。

    因为范安贵三公子的身份,且前一天进来得到了允许,这一次杂役并没有通报,直接就让了范安贵进来。

    简若尘微微蹙眉,却也没有说什么,挥手让杂役下去,范安贵就扔给简若尘一枚玉简,“这是我能知道的所有人的消息了——听说又有一个外门弟子被杀了,你还差点堵住了凶手?”

    简若尘接过玉简,先抵在额头,将玉简上的内容都刻录都脑海里,才回答道:“不错,一个女修,身着黑袍黑色兜帽,只露出一双眼睛,修为在筑基中期。”

    范安贵皱皱眉,“筑基中期的女修,宗门也就百十来个吧,一个个排查都有可能了,交手可用到什么法器?”

    “没有,不过这女修胆子很大,在外门竟然敢飞行,我也是没有想到,一时不查,竟然让她跑掉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