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93章 背后是谁

正文 第293章 背后是谁

    心念的速度超过手的速度,灵力的速度也快于手势,板砖抵着玉符护罩急速扩大,巨大的力量将那修士连同身上的护罩推了出去。

    那修士符箓已经拿到了手里,板砖却已经化作剑身薄厚,他举起了手里的符箓,板砖开始旋转。

    符箓离手飞向半空,板砖旋转的速度加快,他的身体再向后退去,连自己的飞剑都不及收回,可板砖旋转着贴着他的护罩,发出渗人的声音。

    “轰!”符箓激发,扬起漫天火海,简若尘和范安贵急速后退,范安贵看着火海,再看看简若尘,简若尘气定神闲。

    半空的闪亮飞剑光华内敛,安静地悬浮着,范安贵伸手召回。

    火海燃烧,熊熊烈焰热气逼人,两个人凝视火海片刻,简若尘忽然一抬手,火海的顶部,忽然徐徐升起一片阴影。

    那阴影徐徐飞起,飞到火海上空,向下压来。

    火焰被压缩压扁,在范安贵目瞪口呆中,被压倒了地面上消失。

    两人谁也没有吱声,一起极快地打扫战场,远处仿佛有人出现,两人站在板砖之上,板砖被催动到极致,瞬间远去。

    接连两天,每一天范安贵对简若尘的认识都在被刷新,他隐隐觉得,简若尘还有没有显示在他面前的能力,所有的摆在他面前的,其实都是他见过的。

    五行飞刀是他父亲炼制的,淬体,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锻炼的,这个板砖的威力自然巨大,可谁知道简若尘的储物袋里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器。

    是了,还有大皇子赏赐的那些,谁知道还有什么。

    范安贵连飞到哪里都懒得管了,他满脑子都在想,简若尘到底是怎么长大的,这头脑,这反应能力,这布局谋划,遇到生死交战的反应,她还是个人吗?

    简若尘这一次的灵力消耗并不大,根本就没有打算休息,见范安贵失魂落魄了一会才回过神,才道:“你看看他们储物袋的东西。”

    范安贵哦了一声才拿出一个储物袋,神识扫视了片刻道:“不是剑宗的,应该是杀了剑宗弟子假冒的。”

    简若尘边飞行已经边检查储物袋了,这三人还有一个明显的漏洞就是出手不是重剑,而是法器。

    “他们手底下也不差灵石,何苦来惹我。”能用到玉符护罩的修士,哪里会缺少灵石,可见人心不足蛇吞象。

    但简若尘还是觉得不那么简单。

    “你在大比太招摇了,就你那个赎金,只要给你算算,连我都想要抢你。”范安贵道。

    简若尘摇摇头,“我还是觉得不是这个理由,你看,拦着我们的修士修为未免太高了吧,我在药王谷筑基,貌似,只有我们四个知道。”

    话一说完,脑袋里却微微轰了下,怎么是他们四个,明明还有许多人。

    范安贵也望过来,两个人想到的却不是同一些人。

    “六王子那边知道吧。”范安贵道。

    简若尘想想,点点头,“三公子,我们尽快回到山门吧。”

    范安贵点点头,见简若尘不想要提到叶非,也没有再言语。

    简若尘想要绕远,可一是不熟悉地形,而是飞行中绕远,说不定还会撞到什么人,她是艺高人胆大,打定了主意不论什么人一律杀人灭口。

    储物袋里的东西翻检了,还是只捡了书册类的东西留下,其它也不管什么,全推给了范安贵,倒是范安贵不好意思,知道简若尘修炼需要灵丹,翻检了一通,将提升灵力的灵丹都捡出来给了简若尘。

    简若尘更是不吝啬了,捡金系灵丹就扔嘴里,补充操纵板砖消耗的灵力,就这么样,也不敢将板砖速度驱使到极致。

    实在是这灵丹补充灵力的速度都不及消耗。

    再到黑夜降临,两人还是落在荒僻之处,简若尘先闭目恢复灵力,范安贵心里烦躁。

    他飞行的时候已经将消耗的灵力补充完整了,然后就想起后一拨拦截的三个修士,储物袋里看不出三个修士的身份,不是有意隐藏,就是散修了。

    散修,哪里来的消息能知道简若尘的行程呢?

    他相信莫小言不会泄露关于简若尘任何消息的,开始他的怀疑对象是六皇子叶非的人。

    简若尘到碧云谷的时候见过叶水泉管家,和他简单地聊了几句,以叶管家的老奸巨猾,不会猜不到简若尘会在药王谷进阶,他还记得叶管家给了简若尘些东西,好像是装着灵丹的玉瓶。

    而且碧云谷内还有叶管家送来的几个筑基初期修士,说这么人是碧云谷的了,可谁知道会不会暗地里传递出什么消息?

    简若尘和叶非联手,叶非不见得要加害她,但叶非在皇城,皇城现在还是大皇子的天下,还有三皇子。

    范安贵蹙蹙眉,看看简若尘平静的面容,又想到天道宗。

    会不会是宗门里的人?

    可宗门又有什么理由加害简若尘?

    这般人在任何一个宗门都该是要保护起来的,范安贵相信,宗门要是知道简若尘的实力,不用全部知道,就是现有的一半,也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她的。

    或者是剑宗?雇佣了散修,为了是不得罪天道宗。

    可范安贵马上就否认了,剑宗还不至于这么敢做不敢当。

    简若尘恢复灵力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接下来的时间,她也细细想了。

    那个筑基中期修士明显是要托住范安贵的,感觉和范安贵交手的时候,开始没有下杀手,那两个筑基初期修士才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要对付自己的人对自己略微有了解,知道自己身上有护身玉符,但再多的玉符也是有使用次数限制了,自己刚刚筑基,几乎没有和人交手,全靠符箓,如果一出手就压制了自己,腾不出手来激发符箓,很容易就殒命的。

    两个筑基初期修士围攻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怎么看都是十分胜算,尤其是哪个蝶状法器,显然和自己这块板砖有某些异曲同工之处,真要是近身,说不定就能割破玉符护罩。

    谁呢?

    她先排除的是六皇子叶非,那么就只剩下大皇子和天道宗的修士。

    只是,大皇子该不清楚她给叶非出了若干主意……可能吧。

    天道宗里会不会有大皇子的人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