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87章 共乘板砖

正文 第287章 共乘板砖

    板砖做飞行法器,范安贵看着就新鲜,可看了一会,就觉得也蛮不错的,虽然没有飞剑闪亮那么气派,可简若尘站在上边,却觉得很般配。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a

    看了好半天,便看明白般配的原因了,简若尘不同于一般女修的服饰,筑基了还是灰色的外门长袍,腰带松松地在腰上挽着,挂着同样简朴的储物袋,头上也没有什么装饰,连对耳环都没有,踩在这个同样低调的方砖上,可不是般配么。

    简若尘见范安贵不住打量,奇怪道:“你在瞧什么?”

    范安贵摸摸下巴,“我奇怪你一个仙子,怎么不打扮自己?”

    简若尘笑了,点点头,从善如流,“记住了,不过咱们天道宗的修士,不都要穿宗门的长袍吗?”

    范安贵眉毛挑挑道:“谁说宗门修士的长袍要千篇一律,不是正式场合,不需要一成不变的,难不曾离开宗门了,也要穿着天道宗的服饰昭告天下我是天道宗的?难道穿着这长袍的就一定是天道宗的修士?”

    简若尘视线在范安贵身上落了下,这么一看,果然就看出点区别来,范安贵也是一身月白长袍,但长袍样式和天道宗内门服饰全都不同。

    两个人随意说着几句,范安贵顾及简若尘的灵力,估摸着她御砖而飞消耗的灵力差不多了,就要落下休息,简若尘却摆摆手,正常飞行,只要不是有意提速,这个灵力她消耗得起。

    简若尘不愿意在赶路中消耗时间,范安贵也知道简若尘不是冒险之人,当下两人继续飞行,直到天色黑下来,范安贵先受不了了。

    脚下正是荒林,他们已经错过了前后住宿之处,范安贵当先落下,收了飞剑,释放出神识查看了,才不客气道:“简仙子,我需要打坐补充灵力了。”

    简若尘点头,好意道:“我这有聚灵阵阵盘,你用用?”

    范安贵眉毛一扬,拒绝道:“那玩意太耗灵石了,我打坐两个时辰足够,然后换你。”

    说着就地一坐,给自己布置了个简单的禁制。

    简若尘耸耸肩,走到十几米开外也坐下。

    这么一天的飞行,简若尘对这板砖真是有些喜欢了,灵力消耗巨大对别人是难题,简若尘却不在话下,当下稳坐下来,只是简简单单运行灵力。

    两个时辰不到,范安贵结束了打坐,撤下禁止,简若尘便站了起来。

    “你不用恢复灵力?”范安贵奇怪道。

    “刚刚已经补充了。”简若尘道。

    “啥?你那块方砖不是很耗费灵力?”范安贵没有明白简若尘的意思。

    “只要速度不那么快,消耗得还可以。”简若尘的回答就模棱两可了。

    “简仙子,你该知道,你离开药王谷的消息要是传出去,会遇到什么,灵力最好时刻都在八成之上。”范安贵正色道。

    简若尘已经将剑宗和水云宗大大得罪了,连剑宗的宗主都言明,他不会报复简若尘,但也不会阻止门下弟子。

    其实要细算起来,也不仅仅是剑宗,就简若尘身怀灵石这一项,就足够所有偶遇她的修士杀人夺宝了。

    简若尘点点头:“我明白,不过赶路的时候速度不快,我也是一边消耗一边补充了,板砖还稳,又有你在身边,我就是一边飞行一边补充灵力。”

    范安贵眼睛睁大了点:“你一边赶路,一边修炼?一边驾驭你那个什么板砖,一边还能补充灵力?”

    心里却说,自己将那块东西叫做方砖也没有错,这下是统一称呼了。

    “难道不可以?”简若尘狐疑道,想着自己这么做,也没有什么不适。

    “不是,你怎么做到的?”范安贵问道,怕引起误解,补充道:“寻常我们驾驭飞剑,是无法再修炼的。”

    简若尘回忆了下,一下子就明白原因在哪里了。

    她驾驭板砖,消耗的是金系灵力,但一边消耗着,她一边以土系灵力补充金系灵力,也就是说,她同时运行的是土、金两系法术,以土生金。

    她这一沉吟,范安贵就知道自己的问话让简若尘为难了,修士修炼,都有自己的方法,当下立刻就就要说声抱歉。

    简若尘却回答了:“我驱使板砖用的是金系灵力,土生金,我是以土灵力补充金系灵力。”

    范安贵收回要说的话,想想,觉得自己明白了。

    简若尘是五灵根修士,大约就是金系灵力筑基,可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但不对,他也没有再询问。

    此时正是半夜时分,两人继续赶路,见范安贵祭出飞剑,简若尘就道:“三公子若不介意,你我同乘我这块板砖如何?”

    在简若尘以为,这般邀请很是正常,两个人一起赶路,若是有宝船当然要一起乘坐宝船,法器也一样,自己这块板砖完全可以扩大好几倍,她也正好试试载人能力。

    这邀请实在是新奇——同乘飞剑范安贵不觉啥,但简若尘这块板砖?范安贵几乎没有犹豫就收起了飞剑。

    简若尘祭出板砖,板砖在范安贵的注视下增大,一直到比之前扩大了一倍。

    长宽扩大一倍,面积就扩大了四倍,眼看着板砖的厚度又薄了几分,二人站上去并肩,倒也不拥挤,至少要比在飞剑上一前一后宽敞许多。

    板砖还是落在地面一个台阶高度,简若尘先站上去,做个邀请的手势,范安贵就站上来。

    板砖缓缓上升,简若尘似乎在控制平衡,范安贵玩笑道:“简仙子,你不会飞到半空中忽然一个倾斜,将我甩出去?”

    简若尘笑道:“这不我在试试么,怎么避免你说的那种。”

    说是这么说,板砖始终是安安稳稳的,两个人各自祭出护罩。

    范安贵站在板砖上始终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修士若是二人共乘飞剑,驾驭飞剑的人一定站在前边,后边乘坐的就会抓住前人的衣摆或腰——自然是非常信任的修士才可以邀请别人搭乘同一柄飞剑——可他这么并排和简若尘站着,无遮无拦,也没有任何可以扶手的地方,简直比自己驾驭飞剑还要紧张。

    当然他能保证,如果简若尘忽然将脚下的板砖缩小,他也能及时将飞剑祭出来落在脚下,但就是这种不确定才让人不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