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80章 步步紧逼

正文 第280章 步步紧逼

    色厉内荏,简若尘见过很多了,凭借声音就知道母刀空间里的黑雾是真的惧怕了,但她并没有因此放松,虽然送进去的只是两点神识。

    “给我一个不祭炼你的理由,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简若尘的声音并不如何严厉,却透露出一个她的坚决。

    “我是一个修士。”黑影道。

    精血向前飘了一步的距离。

    “我是炼制这把飞刀的修士!”黑影气急败坏地补充道。

    精血站住了。

    “现在可以了吗?”黑影几乎要恼羞成怒了。

    精血再无声地向前了一步。

    “你!”黑影怒气冲冲道:“你站住!你特么地到底要干什么?你以为你一滴精血一点神识就祭炼了我?”

    精血再上前一步。

    每一步缩短的距离其实不多,但却带给黑影深深的压迫感。

    简若尘是做什么的?她其中的一个职业是总裁啊!总裁是做什么的?是管理人的啊!管理人要掌握什么?心理战术啊!说好听点,这个心理战术几乎成了简若尘的本能;不好听点,简直就是职业病。

    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潜意识,简若尘的言谈举止中都会习惯性地想要掌控对方,在她决定买下这柄玄铁母刀之后,就已经决定要祭炼它了。

    所以,她先让玄铁母刀一点点熟悉她鲜血的味道,然后再一点点地让母刀习惯鲜血的喂食,而忽然,这种喂食中断了。

    对于一个嗜血的刀来说,习惯了每天的数滴鲜血忽然没有了,那种抓心挠肝的滋味一定可想而知,接着,忽然食物再次出现,在它刚刚觉得庆幸的时候,食物的质量忽然得到了质的提高,从普通的鲜血一跃到精血。

    若是在持续的喂养中忽然出现精血,这母刀内的灵智一定会警惕的,但它毕竟已经饥饿了一个多月,且之前喂食它血液是练气期修士的,现在却是筑基修士的。

    很容易的,这个灵智就会认为这滴精血是对它长久没有得到食物的补偿,也是喂食者在显示自己的修为,哪怕它心有疑惑,也会在精血的刺激下选择假装遗忘。

    任何生灵都会有侥幸心理的,尤其在口腹之欲下。

    简若尘就是这么一步步地将玄铁母刀的“心理”掌控住,而现在,在充分显示了决心之后,简若尘继续施加的,就是绝对的心理压迫了。

    这个黑雾若不是修士,她也就无须如此了,既然是修士,就难逃这种压迫。

    “你站住,站住……你特么真要祭炼我,大不了我就魂飞魄散,我告诉你,我宁肯魂飞魄散也不会被你祭炼。”黑雾的声音说不出是威胁还是绝望,抑或两者都有。

    这一次,精血不但再飘了一点,简若尘也说话了:“这柄刀不过花了我十八中品灵石。”

    “什么?十八中品灵石!”黑雾忽然咆哮起来,声音震得简若尘的精血都颤了下,“我一个堂堂元婴修士炼制的飞刀,只值十八中品灵石?”

    “元婴?”简若尘疑惑道,“你不是结丹?”

    “只有你们这些没有见识的混蛋还认为我是结丹修士!我要是结丹修士,怎么能吞噬别的结丹修士的元神?”黑雾好像要跳起来一般。

    见到精血没有再动,简若尘也没有吱声,黑雾越发地气急败坏起来。

    “我当初炼制这套飞刀,是要将飞刀炼制成我身体的一部分,就好像我能延伸出去的五只手臂一样,我祭炼了这柄母刀,不仅是神识,是用我的元婴直接祭炼的,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这样的飞刀,怎么只值十八中品灵石?明明应该十八上品灵石!上品灵石!”

    黑雾再叫道,然后声音忽然停止,只有黑雾起起伏伏,仿佛气愤得喘着粗气一般。

    “那又怎么样呢?你还是成为你自己炼制祭炼的法器的器灵。”简若尘毫不在意地道。

    “前辈!我就算是器灵,也是元婴前辈,你懂不懂规矩,你要称呼我前辈!”黑雾继续喊叫道。

    “称呼你一声前辈也无妨,只是你看看你,哪一点有前辈的样?动不动就咆哮。”简若尘道。

    黑雾仿佛被噎住了,忽然向后一躲,简若尘虽然在与之言语,心神却半分都没有放松,黑雾一动,她就如骨附蛆追了过去,距离并没有过近,但这反应,足以给黑雾再深一次的压迫。

    简若尘的这滴被神识包裹的鲜血之所以可以追及黑雾这么容易,就是因为这半年的喂食和刚刚的那滴精血,黑雾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不再移动,而是站在原地。

    “你又哪里有筑基修士的样?有这么不尊重元婴前辈的筑基修士吗?”黑雾的声音虽然还大,语气里已经不知不觉带上妥协了。

    “好吧,前辈,既然我从你这里得不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祭炼了你的好,祭炼能解决的事情,还是不要口头上来来去去的了。”说着,精血极快地动了下。

    “等……等等等!”黑雾急速地躲开,“我魂飞魄散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能得到什么?你不过是想要有一个强大的法器,我完全可以满足你!”

    精血犹豫了下站住,“可只要前辈没有魂飞魄散,只要我祭炼成了,同样可以得到一个强大的法器,还能得到一个完全服从我的器灵。”

    “你……”黑雾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简若尘又及时道:“不过,前辈在这里反正也出不去了,其实祭炼不祭炼了也没有大关系。”

    “对对!”可算得到一句松口的口风,黑雾忙不迭地赞同。

    “只是,我这个人吧,得不到好处的事情一贯是不想做的。”

    简若尘叹了一口气,拿出实实在在的语气道:“前辈,我可以实实在在地跟你说,我今天可以拿祭炼来威胁你,明天也可以,以后也可以,如果哪一天我觉得得不偿失了,我还会祭炼你的。”

    黑雾也安静下来,两个人在黑暗的空间内,以无形的视线对峙着,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先一步屈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