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76章 消受不起

正文 第276章 消受不起

    上个世界简若尘就知道,一味的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但面对莫小言的时候,总是会因为她的表象将她当做妹妹,不由就宠溺起来,直到现在。

    简若尘也是第一次对莫小言严厉起来,虽然不至于声色俱厉,但是也难得用上了教训的语气,说了之后,她还预备等着莫小言的脾气,可莫小言看着她,却满脸委屈。

    “我不是想要对你动手的。”

    简若尘一下子怔住了。

    “什么?”

    莫小言委屈地看着简若尘,“我是把他们当做朋友了,只要他们不对我做过分的事,我也没有想要对你动手,我只是喜欢你,你不也喜欢我吗?我从来没有伤害你的想法。

    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以后,我结丹的时候,会要怎么将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的,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伤害你?”

    莫小言不管不顾地说了出来。

    简若尘惊讶极了,她从来不曾想到莫小言会直接问出来,她一时忘记了回答,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怎么可能?且不说自己想象的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单说那种“将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的做法,就是伤害。

    从上个世界过来的人,一向都是将自由看得最重要的,忽然间就有人以我要对你好,我喜欢你的名义剥夺了你的自由,任谁也不会认为这是真的对你好吧。

    可偏偏莫小言就以为这就是对对方的好,是真正的好。

    “你以为我会伤害你?”莫小言的声音里满是失望。

    简若尘无言地望着莫小言,终于道:“那么,你打算现在就告诉我,你想要对我做什么吗?”

    莫小言睁大眼睛使劲地点点头,“本来,我是想要给你个惊喜的,可是,你,”她又摇摇头,“你却在怀疑我,简师妹,我很难过。”

    莫小言的手抚在心口上,仿佛心脏在抽搐般,“我怎么会伤害你呢?”

    简若尘并不怀疑莫小言所言的正确性,因为在莫小言的世界里,她的爱和伤害,与旁人并不一致。

    “要是能够,要是可以,我现在就想要施法,将我们两个的灵魂炼制到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简师妹,你说,我怎么会伤害你?”

    “什么?”简若尘下意识问道。

    “等到我结丹的时候,我会结出两个灵丹,丹田内是我自己的金丹,识海内,我会将你的灵识也炼制成金丹——你的身体内已经有我的精血了,只是不够,我会每年都补给你精血,一直到我结丹。

    以后,你和我就会共用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也可以交给你掌握,甚至,我们两人,一个可以主宰身体炼丹制符,一个可以修炼提升身体的修为,而等到凝婴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凝结出两个元婴,你和我。”

    简若尘呆住了。

    她只以为莫小言会将她炼制成什么东西,却没有想到,莫小言竟然想要她和她一起掌控她的身体。

    这该是多么疯狂的脑袋和执念才能想到这么可怕的主意?

    这世界竟然还有人愿意与他人一起分享自己的身体。

    莫小言热切地望着简若尘,她以为她会看到简若尘被感动,会立刻像以前那样走过来**着她的头发,会轻言细语地告诉她她会等着那一天尽早到来。

    可是,她只看到了简若尘目瞪口呆的面容,仿佛……无言以对。

    简若尘真的无言以对。

    莫小言不明白简若尘为何会不说话,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她。

    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心里,她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简师妹,你不愿意?”莫小言极轻极轻地问道,声音轻得好像没有发出来,但简若尘听到了,就算没有听到,也从她的口唇中读了出来。

    “我很意外。”简若尘实事求是地道:“意外之后,我……很混乱。”

    莫小言好像得到了某种保证般,立刻道:“那就是你并不反对?”

    简若尘摆摆手道:“莫师姐,你来给我讲讲,你刚刚说的那种,如果成立了,那么,你在哪里?”

    “我?”莫小言惊讶地道:“我就在这里啊?”

    简若尘摇摇头,组织了下语言,“我的意思是……好,这么说,你觉得我们人,修士,是由什么构成的?身体和元神?”

    莫小言点点头:“对啊。”

    “元神进行思维,并主宰我们身体的活动?”

    “对啊。”莫小言继续点头。

    “那,你是要将我的元神祭炼了过去?”简若尘说着只觉得有些不可能,这个世界修士的元神,该是上个世界的人所说的灵魂,人,是有灵魂的吧?

    “不仅仅是元神,还有你的修为,我结丹,用的是我自己的灵力,强行帮助你结丹,就是因为你的灵根里融入了我的精血,你的元神会和你的灵力一同结成金丹,以后才会修炼成元婴。”莫小言解释道。

    简若尘明白了。

    可正因为明白了,她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三观不合,她要怎么给莫小言解释,你以为的对她好,并不是真的对她好?

    她完全理解莫小言的想法。

    就在前几天莫小言还提过,她以为简若尘只是一个拥有废灵根的修士,在莫小言以为,她已经为简若尘牺牲了很多——她将自己的精血送入简若尘的身体内,她肯和简若尘一起分享她的身体。

    试问,全天下还有谁会有此大方?还有谁会为另外一个人做到如此程度?

    她已经从莫小言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心里的想法:我对你多好啊,我这么对你好,你要是不接受,就太辜负我了,太对不起我了。

    可,这种好,她真的消受不起。

    简若尘以手扶额,从进入到这个世界后,她头一次生出无力的感觉,不是为了未来将要面对的事情,而是不知道怎么样说服莫小言,怎么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地对人好。

    有一种好,是急人所急,想人所想,是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是雪中送炭。

    而有一种好,是以为的,是强制的,是忽略了对方也是独立的个体,而这种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演变成了伤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