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33章 让人心疼

正文 第233章 让人心疼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简若尘笑着,伸手在莫小言的鼻子上点了点。

    “为什么你就不和我一样?”莫小言说了一句,忽然抓起简若尘手里的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真是个孩子啊,或者,这个世界的修士们从小都是这样生长的——他们的父母若是修士,就要修炼、炼丹、炼器,若是宗主、堂主,还有忙不完的事务。

    就好比上个世界的那些官员,身为官员,人便不是家里的了,家里的任何事情都是由秘书去办了,连一家团聚吃次饭,都不是很容易的了,当然,那些官员的身份要高些,和这里的宗主、堂主相当。

    莫小言的父亲既然是宗主,母亲的身份和修为也绝对不能低,这般,莫小言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就可想而知了,他的父母不闭关也不忙于宗门事务也不指点她修炼的时间,定时屈指可数,所以将莫小言宠成现在这个样子,很自然。

    “莫小前辈怎么会是孩子呢?筑基后期、中级炼丹师,很快就要成为结丹大修士了,就是年龄,也要比我大百多岁,怎么是孩子呢?不过看看这张脸,也真是年轻,真像一个小女孩。”

    简若尘笑着道。

    “简师侄筑基之后,也会变年轻的。”莫小言嗯了一声,翻身就躺在了简若尘的腿上,“我第一次这么躺过,父亲母亲一直告诉我,只有和自己的道侣在一起,才能这样,还是要双修之后。”

    说着就睁着大眼睛看着简若尘,“可我躺在你身上却很安心,简师侄,你不走了,就陪着我好吗?”

    简若尘凝视着莫小言的眼睛,那双眼睛纯净得就像是冰泉的水一样,但也深得像是冰泉的泉眼一般。

    莫小言的单纯,是因为她是药王谷宗主的女儿,而同样,她看不清的内心,也缘于她是药王谷宗主的女儿。

    “就像那朵花一样,被收到玉匣里那般吗?”简若尘还是宠溺地看着莫小言,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让她这么心疼了。

    无论如何,莫小言对她的好是单纯的好,只是,她不懂得怎么才是好。

    莫小言意外地没有吱声,只是看着简若尘,眼睛里的微醉正在一点点地消失。

    简若尘笑了,她还在微醉的状态下,也还能控制住自己心软,如果她的心不软下来,大概会……会做什么呢?

    这个世界和上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同,都是看实力说话,实力就是她现在,连莫小言一个手指头都对付不了。

    能动口的就不要动手,能用钱摆平的就不要用权,这本来是她惯用的。

    “花终究要枯萎的。”简若尘轻叹一声。

    “不,我不会让你枯萎的。”莫小言执着道。

    贫穷抑制了对富有的想象,同样,凡人的思维也抑制了对修士能力的想象,简若尘凝视着莫小言的眼睛,她相信莫小言是出自真心的,但也相信,莫小言没有打算她们之间永远如此相处。

    她对她,必然要如她待那朵美艳的花一般——那花的名字并非冰山雪莲,而是直接叫做冰莲。

    简若尘没有试图说服莫小言。

    向来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简若尘对莫小言的了解,只是流于表面,而想要说服一个土生土长百多年的修士,必然要完全了解这个世界关于修炼的知识才够。

    余下的时间内,她们就这么安静地一坐一躺,偶尔喝上一口灵酒,简若尘没有再提留下和离开的话题,她们就像上个世界的闺蜜般。

    只是,这般相处略微突破了闺蜜相处的界限,但在简若尘以为,她就像是宠溺着自己的妹妹,而莫小言也很享受这种相处时候的安宁。

    柳随清到药王谷内,惯有一圈寒暄之后,回到住处没有见到简若尘也没在意,可第二天也没有看到简若尘,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也没有多想,只是趁着还安静想要问问简若尘。

    他想要问简若尘的事情多着呢,天道宗完全被简若尘牵扯进来了,简若尘的手段,他是见一次惊艳一次。

    就算莫小言与简若尘交好,一夜也该放回来见他这个堂主了,问了一遍,竟然是还留在莫小言那里,而莫小言那里,他却是不方面去的。

    托人带了话,说要见简若尘,可是一直到傍晚人还没有见到,柳随清终于觉察到出问题了。

    药王谷这是要扣下简若尘了?

    简若尘不是一般的练气后期修士,她在郑国已经大出风头,连剑宗整个宗门都视她为仇,这个时候留下简若尘,要不是无法化解的理由,是说不过去的。

    待晚间看到刘安的时候,柳随清的神色就沉下来。

    “柳道友,我也没有办法了。”不待柳随清发难,刘安先说道,“简仙子是莫小言留下的,莫大小姐的洞府,未经莫大小姐同意,也只有宗主和大公子可以入内,我已经和大公子说了,柳道友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说着简单,柳随清又怎么可能不着急,现在一个简若尘是给他一个筑基修士都不肯换了,堂堂天道宗的弟子被药王谷的大小姐扣下算什么,柳随清的脸更黑了。

    “刘道友,我们一行托庇于药王谷,对药王谷自然是感恩不尽,也是我柳随清做事欠考虑了,还请刘道友将人还给我,我带着门下弟子立刻离开。”

    这话说得就有些重了,刘安的脸上也一时挂不住,可却没有生气的道理。

    简若尘是谁啊,现在整个郑国,还敢有人不知道简若尘吗?他也有些不解,莫小言何以就要扣下简若尘呢?

    当日莫小言追着简若尘到天道宗,他也只当小孩子心性,有个谈得来的女伴,心下却不以为然,修为太不对等了。

    可了解了简若尘之后,对莫小言的行为举止更是不解,好好的,将这么个人弄到药王谷算什么,药王谷到并不怕担事,问题是,从简若尘做事的手段上看,这个人绝对不会怕事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