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24章 宗主问责

正文 第224章 宗主问责

    王安飞身落地,先向叶勤所在紧走了几步,拱手施礼,客气了几句,这才对在场所有结丹修士抱拳道:“王某近日闭关,一出关才知道发生了这么许多事情,还好,来得不算晚。”

    丰智鸿就赶过来,低声将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王安面无表情地听着,只是在中间一瞬,视线向简若尘望去,那一眼极为扎心,饶是简若尘早就锻炼出来的喜怒不显于色,竟然心脏也重重地跳了下。

    心内不由警觉,这王安,可不是丰智鸿那般角色。

    能坐上宗主之位的人才是真正成大事的人,行为举止对事情的判断绝对非寻常人可比,剑宗宗主亲自赶来,绝对不是之前那么三言两语可以推诿过去的。

    简若尘打足了精神,王安却只是瞟了简若尘一眼之后,视线就落向了柳随清,向柳随清微微点点头,最后看向的却是剑宗那几十位弟子。

    简若尘的心微微一沉,她自然知道,剑宗宗主亲自过问,这些练气弟子的心里会是有何感动,这些她煞费苦心想要留在身边的人,估计是不好留了。

    “各位道友,大比之事,王某也是刚刚清楚,此间事情,到现在为止,应该就是敝宗与天道宗之间的事情了。”王安说道。

    “王宗主这么说有点说不过去吧,总是在大比之内发生的,大比可是我们所有宗门都参加的了。”刘安作为地主,先开口道。

    “哦?刘堂主若是这么说,那我也想知道,我剑宗弟子沦为悬赏令的牺牲品之后,贵宗子弟可有接了悬赏令的?”王安心平气和道。

    在场之人,除了剑宗的一个宗主,所有的都只是位列外事堂主而已,刘安先以宗主的称呼对王安,王安自然也礼尚往来,还以职位称呼,这一个宗主一个堂主,虽然不是一家的,身份便也高下立判了。

    王安却也只是心平气和的言语,但是言词却自然咄咄逼人,尽显宗主本色。

    “大比之内发生了什么,王宗主也可猜想到,这么问又是什么意思?”刘安的脸色很是不好。

    “刘堂主误会了,大比,本来就是对这些练气修士的试炼,规则上也只说明了以夺得大比玉符数量多者为胜,却没有说明不得伤人性命。

    我想,在场的都是大修士了,不会不清楚在没有裁判在场的情况下,抢夺大比玉符会发生什么后果。”王安心平气和道。

    大比试炼的后果,在大比的规则公布之后,大家就都想到了,只是,不仅仅是剑宗想要借此做出什么,可以说大多数宗门都有自己的打算。

    因此哪怕是知道一定会受到多方伏击的天道宗,都没有提出异议,更何况在郑国地位与御兽宗并排的药王谷了。

    “那么,既然其内不禁杀伤,其内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必要拿出到外边说话,但悬赏令不同,这是对剑宗弟子恶意谋杀,哪怕悬赏令的主人其后救人,也不能掩盖曾经的残忍。”

    王安看了眼简若尘,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厌恶,“一言不合,就信口开河,剥夺了百名修士的生命,更在其后,以性命为要挟,迫使人成为其附庸,还说什么违背誓言。”

    王安冷声道:“柳堂主,贵宗简仙子之前已经发布了赎金,这时候,为什么又不允许我剑宗这些幸存弟子用赎金来获取自由了?”

    王安先以貌似针对药王谷,实则针对的是所有在场宗门的问话——我剑宗弟子沦为悬赏令的牺牲品之后,贵宗子弟可有接了悬赏令的——来堵住了这些结丹修士帮助简若尘说话的可能。

    真要是追究,那个宗门敢保证门下弟子没有参与过对剑宗弟子的杀戮?大比之内情形那般复杂,别说这些弟子没有主动击杀剑宗弟子,剑宗弟子又会相信谁?

    再说剑宗弟子主动伤人都说不过去,不是人死为大,而是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跟着王安就提出“大比之内的事情,无须追究”来安抚大家,让所有人心里都暗暗松口气,然后矛头就对准了简若尘,只说悬赏令和赎金。

    确实,一言不合就悬赏百名修士的性命,这是悬赏剑宗的,换位思考,真要是悬赏自己宗门的,谁能忍受?

    而最后又提出了不许剑宗用灵石赎取这些幸存剑宗修士的事情,一句句条理清晰,直接就将简若尘先前营造出来的形象彻底颠覆。

    而王安问责的语气,竟然还不是针对简若尘——区区一个练气修士,根本不配他问话,他问的就只有柳随清。

    从简若尘开口为她自己辩护之后,柳随清就一言未发,他知道简若尘的心思敏捷,也不会对天道宗不利,但王安点名问话他却不能不应答,简若尘也毕竟是天道宗弟子。

    可王安这问话,却也不好回答,只要他应答了,简若尘的个人举动就变成了天道宗的指使,可公开声明,简若尘是个人行为,他也丢不起这个人。

    柳随清微微一笑道:“这个原因嘛,我想,是因为先前说这话的是丰道友,简仙子对丰道友不信任的原因。”

    说着柳随清转向简若尘道:“剑宗宗主问话,你可实话实说。”

    柳随清这么一说,就是既表面了简若尘是私人行为,他和天道宗都不清楚,又有给简若尘撑腰的意思,便是将他自己在这事上撇得干干净净。

    简若尘自然明白,朗声道:“是,晚辈自然是不信任丰前辈,至于原因,也就不必再一一反复讲述了。”

    不信任。

    就这三个字,足够人遐思的了,一个外门子弟,为了剑宗几十修士的性命,敢对剑宗结丹修士说一声不信任,不论此事是真是假,也足以抬高简若尘的身份了。

    丰智鸿差点要面红耳赤,他已经丢尽了面子,也知道在口舌上不是简若尘的对手,干脆就将一切都交给了王安。

    王安还是看着柳随清,眉眼间露出不赞成的表情,“柳道友,你也是天道宗的堂主,难道做不得门下弟子的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