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214章 舆论导向

正文 第214章 舆论导向

    简若尘并不大在意她组织的这场大比,大约是上个世界的经历,她很少对已成定局的事情有多少兴趣,如果可能,她更愿意修炼,练习法术,温养法器,甚至是制符,只是在这个大比内,任何事情都难以做到隐秘。

    她这个人,是极不愿意别人完全了解她的,这大概是高位者共有的想法,也是,在这个大比内,几乎没有人见过她的出手,也没有人想过要她在大比内上场。

    简若尘还是不大满意,在大比内,还有数百修士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这就是修为、布局匆忙的影响了。

    不过,简若尘不相信这七八百人中,就真没有人与外边那些修士联系。

    但无关紧要,到现在为止,她行事全都光明磊落,这些人与外边的暗通曲款,对她本人没有坏处,唯一烦恼的是没有找到邪修。

    她也没有指望在她组织的大比比赛中发现邪修,要是她上场,也不会施发全力,且那两个邪修,也并不一定上场。

    大比之内的一切,都在以外界修士没有想到的走向发展,大比之外这一个月,可以用热闹纷呈来形容了,大比入口一封闭,所有结丹修士立刻转身,只余下朱雀堂几个人,在入口处安安静静。

    大比入口发生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扩散出去。

    剑宗简直是气急败坏,在丰智鸿回到宗门的当天,就向天道宗递交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书信,指责天道宗御下不严,门下弟子简若尘心思毒辣,挑动郑国修士残害剑宗弟子,并明言,一旦大比结束,剑宗弟子在其内若是有所损害,全要算在简若尘和天道宗的头上。

    接着又有结丹修士赶赴水云宗,求见水云宗宗主,却被告知,水云宗宗主正在闭关,说起两宗合作之事,却是被不痛不痒地推诿了。

    紧接着,天道宗便向全郑国各个宗门和有名的世家还有皇城递交了书信,先是简若尘心思纯良,才在大比入口之外与朱雀堂定下赎金之事,接着就是丰智鸿对简若尘的神识镇压和诋毁,然后就是对剑宗的谴责。

    一时,郑国几乎所有修士都在猜测,大比之内究竟会发生什么,修士见面,几乎两句话之后就要聊到大比,而简若尘在大比入口前不惧结丹修士淫威,不远连累自家宗门,宁愿退出宗门的说法,也被传得沸沸扬扬。

    朱雀堂再一次开出赌局,赌得是剑宗弟子在大比中幸存人数,还有天道宗弟子的幸存数量,甚至还有大比内局势的预测,赌局不单单是设立在大比入口之前,还在郑国各大城市全有设立。

    天道宗和剑宗之间越发剑拔弩张,甚至出现两家弟子在坊市相遇,冷嘲热讽之后在坊市外大打出手的事件,更有修士发现,一贯和剑宗交好的水云宗,这一时间极少有门下弟子离开宗门。

    传言更加沸沸扬扬,舆论导向一概对剑宗不利,简若尘当日在大比外定下赎金一事再次被宣扬起来,大家纷纷猜测,天道宗一个练气弟子,何以有胆气敢当着全天下的面,说在大比之内要救人。

    这次大比,到底会发生什么?

    也就是大比开始的七八天后,就出现了关于大比的分析,对将如此多练气期弟子封闭到一个没有高阶修士看护的场所,到底会出现什么后果列举出一二三四。

    开始,还只限于相熟的修士之间,忽然就有一天,仿佛全郑国的修士全都知道了,大家开始热衷于讨论,这次大比究竟是怎么演变成如此的,是谁提议的。

    六皇子叶非先被推到波谷浪尖上,叶非在天道宗内修炼本也不是秘密,也被一并提了出来,而简若尘也是天道宗的,那简若尘此举,是否因为这次大比是六皇子提出来的呢?六皇子在其中又起到什么作用?简若尘和六皇子之间又有着怎么不可不说的秘密?

    但很快,大比由皇城一手安排的事实也被宣布出来,参与大比布置的高阶修士名单本也不是秘密,也一并流露出来,这些修士都是结丹修士,哪里能是一个刚刚筑基的六皇子所能操控的?大比究竟缘何如此?目的究竟是什么?

    大比真的便是要这些个宗门、世家练气后期修士自相残杀?

    便更有了不同的呼声,呼吁尽快开启大比入口,将这些“各宗门未来的栋梁之才,修士们未来的希望”解救出来,更有人开始分析,为何会是这些练气后期修士成为了这场“可能的屠杀”、“有可能出现的自相残杀”的牺牲品。

    关于练气修士不受个宗门重视,平时缺少历练总总事情被提了出来,但很快,这种不受重视的呼声被压下去了,转为成为不能让筑基修士在未来也要受到如此不公平待遇的呼声。

    至此,在才二十天的时间内,事情已经扩大到传出了郑国,皇城再想要不理睬已经不可能的了。

    皇宫之内,郑浩然来回踱了几步,才坐回到宝座上,冷冷地看着叶真道:“还没有找到幕后的推手?”

    一个大比,就算是出现了天道宗与剑宗的争执,也不可能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郑国,想要压都压制不住,这中间要必然有幕后指使,推波助澜,让事件不断攀上一个不可控的高峰。

    叶真的脸色黑沉,恭谨地对叶浩然道:“父皇,已经查下去了。”

    叶浩然冷哼了声:“查?大比已经二十天了,你还有几天的时间,有没有想过大比结束的时候,怎么面对大比中幸存的修士?”

    “幸存”两个字落入到叶真的耳里,如五雷轰顶般,他一下子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微微错愕的表情。难道,父皇已经知道他打压天道宗,要毁灭掉天道宗的事情?

    叶浩然望着他的长子,心里不能说是不失望的。

    他不介意叶真对皇位势在必得,皇位必然要传给有手段、有实力的儿子,但他介意叶真的手段,以毁掉一个曾经辉煌的宗门为代价来保证太子之位,代价太大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