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93章 很讲道理

正文 第193章 很讲道理

    “不想杀我?”那修士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似的,“你定下了悬赏令,悬赏剑宗弟子,反而说你不想杀我?”

    “我本意不想杀人,但这个大比,就是我不定下悬赏,杀人也是常态吧。”简若尘道。

    “那你还不动手?难道等着我自己把玉符给你?”那修士冷哼一声,手不觉更紧地握住了长剑。

    “咱们商量下,”简若尘看了眼他的手,心平气和道,“你看,我刚刚说了,我有护体玉符,你的法器打不破,就算打破了,我还有。”

    那修士眉毛动了下,简若尘接着道:“你想要杀我或者伤我是肯定做不到了,我呢,你看看,我还有一叠符箓,总可以让你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的。”

    简若尘说着,手里就多出一沓符箓来,那修士看过来,眼神就有些变化了。

    “不瞒道友,我是个制符师,这些符箓都是我自己画的,储物袋里还有,不怕消耗。”简若尘继续安然地道。

    那修士不仅眼神变了,面色也变了。

    “所以,我至少可以将你灵力全都耗尽了。”简若尘总结道。

    “在这个鬼地方,灵力耗尽是很不妙的,不说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妖兽,就是遇到www.youfa8.com修士,都很危险的,毕竟,还有悬赏令。”简若尘的语气意味深长。

    “简道友别忘记了,你也值十枚中品灵石。”那修士的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厌恶,他根本就不加掩饰。

    “没有人能打破我的护身玉符,所以悬赏令对于我来说没有用。”简若尘不在意地摇摇头,顺手将符箓都收了起来,轻轻笑道。

    “这样吧,咱们商量下,两个条件,一,你留下来,我不伤你性命,二,你离开,但要答应我,必须救一个天道宗弟子。”

    “什么?”那修士怔了下,好像没有明白简若尘说的什么意思。

    “你要是留下来呢,大比的玉符自然是要归我了,之后我们算是合作关系,你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抢了别人的玉符和我交换你自己的,我们若是合作,收获对半分。这样的优点是在我身边安全,缺点是,遇到你们剑宗www.youfa8.com弟子,说不清。”

    简若尘停了下接着道:“按照第二点,你离开我,当然就不用向你同门弟子解释了,但是接下来你面临的肯定是追杀,所有遇到你的修士,除了你们剑宗的,都要杀了你得了你的大比玉符,还有用你来向我换取一千下品灵石。”

    简若尘的话是实实在在的,从这个剑宗弟子一见面并没有马上出手和逃走,她就知道,她说的这些,这个剑宗弟子全想到了,她不过是在给对方一个台阶。

    她也没有忽略这个修士眼睛里的厌恶,不是痛恨,是厌恶,好像将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因此才无比厌恶。

    “我的意思,相见就是缘分,不如合作一把如何?就算你用你的大比玉符从我这里买你自己的一条命好了。”简若尘觉得最后这句话说得有些艰难。

    “你知不知道你很让人恶心。”那个修士握着利刃的手都发白了,“你发布了悬赏令,又在这里假惺惺地示好,不过是为了离开大比的时候,给剑宗一个深刻的打击,剑宗弟子为了活命,背弃自己的宗门。”

    简若尘惊讶了下,然后点点头道:“那又如何,是你们的丰师祖先惹了我的。”

    “呵呵,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丰师祖捏死你就和捏死蝼蚁一样简单,丰师祖惹你?怕是丰师祖不在,你也会想办法惹得丰师祖对你如此吧。”那修士的眼光,简直想要将简若尘撕碎了。

    “不一定是你们剑宗,不过是你们丰师祖运气不好而已,”简若尘摇摇头,“我们的时间不多,你作何打算?”

    那修士低低地哼了一声,从储物袋里两枚玉符,扔给了简若尘。

    简若尘扬手接住,看着身份玉符,眉头扬起来,“周启明,周道友,我会信守承诺。”

    收起身份玉符,简若尘辨明了下方向,他们都会被传送到药谷禁地的外围,眼前这个水塘并非禁地中的显著标志,她将玉牌拿出来看看,玉牌上只有她所在这么一个红点。

    “周道友,你们剑宗弟子有没有互相联络的东西,就想我手里这个?”简若尘对周启明晃晃手里的玉牌。

    “什么意思?”周启明问道。

    “剑宗弟子只有遇到我才安全。”简若尘直截了当道。

    周启明明白简若尘的意思了,脸上显出丝呀然,“你不怕剑宗弟子多了,杀了你?”

    简若尘笑笑,“你看,你也是很讲道理的嘛,你我无冤无仇的,被扔到这么个鬼地方,美其名曰试炼,谁知道最后的目的是什么?在外边说的那些话自然是在外边说的,我们干嘛要拼个你死我活的?

    说实话大比第几和我没有一点关系,那点奖励你觉得我能看在眼里?”

    周启明盯着简若尘,不由也有些疑惑,简若尘与他说听说的,不大一样。

    上一次问心幻阵结束之后,剑宗的弟子就都听说简若尘的名字了,徐林得罪了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逼得丰师祖在皇宫动手,连带他回来都做不到。

    他们只知道,徐林是为了剑意符箓,为了剑宗的脸面,但具体真相如何,谁也不清楚,不是没有人怀疑其中有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只要是为了剑意符,怎么做都不过分。

    但现在,他不可避免有些怀疑了,从见面起,平心而论,简若尘所做的没有一件过分的事情——悬赏令是因由丰智鸿而起的,丰智鸿明明知道他们这些弟子在买进大比入口的一刻,就再无活着回来的可能,却仍然将他们扔了进来。

    从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决定放弃剑宗弟子的身份了,不能庇护弟子的宗门,不值得他效忠。

    他心底仍然是对简若尘止不住的厌恶,但在简若尘最后这几句话中,厌恶稍稍少了点。

    简若尘看到周启明表情的变化,心中微喜,她可不愿意和一个惦记着她性命的修士同路的,见周启明听进去她的话,便叹息一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