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82章 求之不得

正文 第182章 求之不得

    就与范安贵不过才第三次见面,第三次打交道,简若尘对范安贵的印象竟然就有了三次改观,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表象的那般。

    或者,他是根据需要,随时都在以不同的面孔示人。

    “听说今年练气修士大比和以往不同,是六皇子提出来的,不过,禁地的安排可没有六皇子的份。”范安贵道。

    范安贵的话,不好回答,可不回答,又很失礼,简若尘斟酌了下道:“皇室的安排,自然有皇室的道理。”

    “看,我就说简大小姐你身居高位过嘛。”范安贵略微得意地一笑。

    简若尘也是一笑,“三公子想听什么样的回答?”

    “简大小姐的本色,说实话,这宗门内无聊透了,整个郑国也无聊透了。”范安贵说着,忽然打了一个口哨,一条分叉的小路上正有两个女修结伴说笑着,听到口哨脸色一白,急忙避开。

    简若尘轻笑了一声。

    “真不知道她们怕什么?我身边明明有简大小姐这般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还能对她们做些什么?”范安贵虽然这么说着,视线还是一直追着那两个女修,神识也释放过去一点,两个被纠缠的女修加快速度离开。

    简若尘笑道:“很有趣吗?”

    “简大小姐不是该义正言辞地斥责我?”范安贵斜着眼睛道。

    “呵呵。”简若尘用了一个经典的拒绝回答语气。

    “还是简大小姐也很享受这些?”范安贵不想放过简若尘,这话简直说得是没脸没皮。

    若简若尘真是这个世界里土生土长的练气女修,真是毫无背景毫无见识,就要恼羞成怒了,要么义正言辞显示自己的清高,要么退避三舍以求得自己清白。

    不过,这般言词,对简大小姐来说,连调戏都算不上——之前她纵然是总裁的身份,也是女人,必然要适应某些场合的氛围,更何况范安贵所有的不礼貌都没有针对她。

    “享受身边有三公子这样的修士相伴?”简若尘若有所思地看着范安贵,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毕竟,三公子刚刚做了很好的助手,往内门的路程又不近。”

    “哈哈。”这次是范安贵笑起来,“简大小姐给我的印象再一次改观,肯在我三公子眼前说实话的,少有。”

    范安贵笑了一会,斜眼看简若尘道:“信不信,今天晚上,就会有我范安贵心仪外门简大小姐的传闻,再过一两天,说不得就有向简大小姐说媒的?”

    简若尘笑笑,“若是别人,大约是如此吧。”

    “怎么?”范安贵眉梢一挑。

    “三公子想要什么人,还要用到别人说媒?”简若尘稍微拖了些长音。

    “我以为你说的是自己,”范安贵有些郁闷道,“你怎么就不会脸红?不会气愤?”

    简若尘失笑道:“有什么好脸红气愤的?——差点忘记了,三公子,我想要到内门藏书阁瞧瞧,不知道可以不?”

    “藏书阁一向只有内门弟子可以进入,还要限定时间,你一个外门弟子,要……”范安贵琢磨了下,“我老爹这个身份的同意才可。”

    “那,要是请一位传功弟子呢?”简若尘接着问道。

    “请什么传功弟子啊?你面前的我三公子,还指点不了你简大小姐?”范安贵傲气十足。

    “三公子知道,我只在修炼之初进过传功学堂,之后就少有进去了,虽说修炼到练气后期了,许多该了解的常识可能都不清楚。”简若尘诚恳地说道。

    “好说,若是我三公子做不了你简大小姐的传功弟子,那整个天道宗也就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了,只是,我不会白指点你的,总要有条件的。”范安贵斜眼瞄着简若尘。

    “有三公子指点,求之不得,不过我一个练气后期修士,能满足三公子什么条件?”

    “欠着吧,简大小姐知道欠我一个人情就好。”范安贵笑起来,连眼角都向上弯着。

    简若尘也笑起来,她不怕欠谁一个人情,不是有那句话吗,欠钱的才是大爷。

    连钱都不怕欠的,害怕欠人情?三公子拿这个世界的规矩要求从上个世界过来的自己,怕是打错了算盘。

    身为总裁,第一要素是学会借钱生钱,从坐在总裁的位置上,就是在债主和欠债者的身份转换,早已经如鱼得水,钱都欠得起,何况人情?

    人情又是什么?不就是用钱来抵偿的吗?哦,这个世界是灵石,那又如何呢?能用灵石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范安贵也笑着,他范安贵的人情可是那么好欠的,他开始在心里预计起来,要简若尘拿什么还他的人情。

    总要物超所值的,简若尘再精明,也不暗修仙界的规矩,不知道修士最怕欠人情的。

    两个人各自心中盘算,都觉得占了对方绝大的便宜,一时竟然将本来也不多的抵触全都忘记了,全都是满面春风,再路遇女修的时候,范安贵竟然忘记了吹口哨调戏。

    真是让范安贵说中了,他和简若尘才进入到他洞府内,流言就迅速传播开来,大公子第一个听说范安贵带了外门风头正盛的简大小姐进了洞府,当下就愣住了。

    一起打铁,一起回到内门,还一起回到范安贵的内门洞府,范安贵这是要做什么?

    对范安贵,安维谨极为瞧不起,却也很是佩服,一个能志力在纨绔子弟的道路上坚持不懈的,总有要人佩服的一面。

    范安贵纨绔别人,安维谨自然不在意,可纨绔到简若尘头上,他不得不琢磨了一会。

    简若尘是这次练气修士大比的关键,天道宗不是损失不起一百个练气弟子,但再也损失不起名声了,大比是天道宗一个转折的存在,是就此重新恢复在郑国的强势,还是任凭打压,可以说是在此一举。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次大比的改变是简若尘的主意,但既然是叶非向郑皇进谏的,就与简若尘脱不了干系,简若尘此举已经是明明白白表示要支持叶非夺取太子之位了,天道宗不管愿不愿意,也被迫绑在了一起。

    既然要和大皇子对上,天道宗就必须要强势起来,大比的胜利,就是第一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