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77章 本来有事

正文 第177章 本来有事

    范安贵头一次遇到简若尘这般敢明目张胆威胁他的,还是动作上的,惊诧之余瞪大了眼睛,竟然忘记了生气。

    她简若尘怎么敢做出这样的动作?论修为,他是筑基中期,简若尘是练气九层;论地位,他是三公子,简若尘是外门弟子,简若尘凭什么敢摆给他威胁的样子。

    这么一怔,眼神里的不规矩竟然就收敛了,就见到简若尘笑笑,转回身,铁锤扬起,狠狠地砸在烧红的生铁上。

    范安贵的心跟着烧红的生铁同时颤动了下,这一刻他毫不怀疑,如果他真有不规矩的举动冒犯了简若尘的话,她真会像打铁一样抡着铁锤砸在他的身上。

    气势这个东西,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范安贵震惊之下忘记了生气,也忘记了伪装,不觉就露出了欣赏的表情来,不仅仅是欣赏简若尘矫健舒展的动作,还有什么,怕是他自己都没有觉察。

    左毅一直在暗暗观察着范安贵,见到范安贵眼神的变化,心不由跳了下,同是男人,他太了解那种眼神的意义了。

    他装作不经意地再看看简若尘,她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生铁上,一锤锤落下来,与之前的任何一天都没有变化。

    左毅垂眸,一时竟然有些期待简若尘看到范安贵眼神之后的反应,可惜,简若尘一直专注在打铁上。

    一连四十九锤,简若尘才停下来,身体完全依靠肌肉的活动被拉抻,强烈的体力运动之后,她的额头也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灵力流转,这一层汗珠很快就发散了,简若尘瞧眼被冷水浸了又送回到火炉里的生铁,才状似不在意地侧头看看范安贵。

    “这么,很愉悦?”范安贵先开口发问。

    注视着简若尘打铁,他心里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从简若尘的动作上,他看出简若尘不是敷衍,真的是在用这么强烈的体力运动在淬体。

    在过来之前,他也翻阅了淬体的锻炼方式和心得,处在他的位置上,能得到的资料也要比简若尘多多了,他也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将能找到的资料都查看了。

    说实话,他并不认为淬体与他们修士有何用处。

    淬体术修炼到上乘,肉身是具备强大的力量,但力量再大,也不可拔山,比照修士,差得不是一分半分。

    通常修习淬体术的,也都是没有灵根的凡人,用不断加强的体力运动,强制提升体质,不断挑战身体的极限,将肉身的力量提升到一个不可能的程度。

    如果能配合武技,实力就会更强大了,那时若是近身修士,一击就能让修士全身骨骼肌肉尽碎,但只要修士足够警醒,实力足够强大,一个护体灵盾也足以抵挡了。

    最主要的是,淬体非一日之功,不但需要不间断的锻炼,时间还要逐渐增加,修士自身要学习的东西就很多,怎么可能做这般无用功呢。

    可在亲眼看到简若尘的打铁之后,他被微微震撼了,从简若尘的动作和表情上,他看不出一点勉强。

    简若尘是发自内心地去做,并且就如修士修炼般,从中得到了乐趣,所以他才想到了愉悦这个词。

    “谈不上。”简若尘摇摇头,“每天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不够。”

    简若尘真为时间犯愁。

    以前,在上个世界的时候,她就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不用睡觉,现在倒是不用睡觉了,可时间还是不够用。

    “你其它时间呢?全用在修炼上?”范安贵好奇了。

    “原本要安排一个时辰的时间练习法术,现在要大比了,就要练习操纵法器了,时间也要相应增加,剩下的上午时间就不多了,制符的时间也要压缩,幸亏有赵前辈给的聚灵阵盘,修炼的时候能事半功倍,不然,真恨不得一天能有二十四个时辰。”

    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她也从来都没有觉得勤奋需要隐瞒。

    范安贵眼睛微微眯了下,简若尘竟然如此勤奋,这一天十二个时辰全不休息?

    大多数修士都有时间不够用的感觉,所以才会闭关,所谓的闭关,就是不理任何外边的事情,只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修炼、炼器、炼丹等等,简若尘这般不是闭关,可与闭关并无两样,甚至更甚。

    就是闭关的时候,也会在长时间的修炼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只是不受外界打扰而已,简若尘这分明就是每天都在闭小关。

    这几句话的时间,左毅将烧红的生铁再放回到台面上,简若尘再抓起了铁锤。

    虽然范安贵之前说要做助手云云,简若尘也在打铁之前询问过,但真动手了,简若尘就像忘记了般,范安贵也没有再提做助手的事情,偌大的工棚内,只有铁锤落下单调的声音。

    这一点也让范安贵很是佩服,少有人这般知进退的,也知道给人留有余地。

    简若尘是那种任何时候都可以专心下来的人,范安贵一旦安静下来,她也就很快不再注意他了。

    休息的时间间隔一直没有变化,但简若尘除了用灵力将汗水蒸发之后,一直没有温养肉身,到多半个时辰时候,双臂明显疲劳了,落锤的速度都慢了许多,简若尘还是再坚持了数次之后,才用灵力温养肉身。

    简若尘照例一个时辰的打铁,范安贵就站在旁边安静地看了一个时辰,开始简若尘休息的简短时间,他们还有几句交谈,后来就没有了,整个工棚都是异样的安静。

    终于,最后一锤落下,简若尘舒展下发麻发酸的手臂,向左毅点点头,然后转身对范安贵道:“三公子可是找我有事情?”

    范安贵可以陪着站了一个时辰,简若尘也就不能装作没有看到了,更难得的是,范安贵没有再摆出无赖样子。

    “本来是有事的。”范安贵一说话,眉梢不由又挑起来,“可简大小姐的时间那么紧张。”

    “可以给你……”习惯性的,简若尘抬抬左臂,做出一个看手表的东西,想要看看可以给范安贵多少分钟的空闲时间,猛然看到自己的长袍,不觉苦笑了下。

    再抬头,笑容已经收敛了,“三公子屈尊降贵,就借用下左管事这里的房间,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