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73章 哪个是真

正文 第173章 哪个是真

    简若尘冷笑道:“我有防护玉符和符箓,为什么不用?是你们来挑衅我的,莫非还要我束手束脚任你们为所欲为?没有从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

    那三个练气修士都呆住了,他们跟着三公子,那是跟着筑基师叔,更何况三公子还有一个做堂主的爹,可跟着简若尘做仆役算什么?

    谁也没有想到,潜意识里,他们已经认为他们是必败的了。

    “不敢么?”简若尘轻轻拍拍手里的符箓,“既然不敢,就让一边去。”

    范安贵轻轻咬了咬下唇,雪白的牙齿咬在鲜红的唇上,连同他眯着的眼眸,让整个人都带着邪性,难得的,他没有再说什么,眼睁睁地看着简若尘拂袖而去。

    被三公子这么一打扰,简若尘什么兴致都没有了,直接回到了外门住处。

    一肚子的闷气,却一点发泄的地方都没有,这个范安贵简直就是个无赖,彻头彻尾的无赖,范长利怎么就能容忍这么个儿子在宗门里横行霸道?

    可细一琢磨,简若尘又微微蹙眉,这三公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她动手,言词中也只有“侍夫”那词不甚雅观,而从做派上看,无赖是无赖了,却也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简若尘很多时候都忘记了她是一个女人,总是站在决策者的角度看待问题,一想到三公子做派中的疑点,便将自己放在了第三者的角度上。

    一旦冷静下来,简若尘就找到了其中的问题,三公子的做派,更像是查看她的底细,而貌似无意的,也指点了她和那几个跟班几句。

    大约有先入为主了,然后就是范安贵有意摆出的做派。

    简若尘思索了一会,摇摇头,不管范安贵打的什么名堂,暂时,她只能退让。

    很快,简若尘就将今天的遭遇抛到脑后了。

    范安贵目送简若尘离开,瞧着还抱着几乎作废了的飞剑沮丧的修士,撇了撇嘴,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把飞剑扔过去,“看到自己不如人家了吧?还以为人家真是靠着符箓和防护玉符取胜的?”

    郑耀辉欣喜地接过范安贵扔过来的飞剑,道:“多谢三公子。”

    王亮羡慕的眼神随着飞剑落在郑耀辉的身上,却道:“我们的眼光自然是不如三公子了。”

    范安贵得了这句恭维脸色并未好看,哼道:“一个练气八层的女修,就能将住你们,你们连问一句她若是输了会怎么样都不敢问——别告诉我是没有想到,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怕了。”

    王亮不服气地道:“明知道会失败,为什么要应下,我们怎么也是练气九层了,真要是输了,难不曾还真给她做了一辈子的仆役?再做了侍夫?”

    范安贵被王亮的话说乐了,不屑地瞧着他们几人道:“就你们,还妄想侍夫?能做简大小姐的仆役,都是人家抬举你们。”

    说着伸指点点他们:“你们傻了不是?她手里有多少灵石不知道,三枚防护玉符就那么不声不响的用掉了,她皱皱眉头没有?跟着那人,人家手指头里露出点灵石,就够你们享用不尽的了。”

    接着重重地哼了一声:“我怎么就挑中了你们几个?”

    那四人被范安贵说得俱是一愣,刘华叫道:“三公子,您打算把我们送给那个简大小姐?”

    范安贵眼睛一瞪道:“怎么会?我在旁边,难道就能眼睁睁地看你们输?真是气死我了。”

    郑耀辉才将飞剑收到储物袋内,插言道:“三公子,我们修士比试,还是修为灵力为主,简大小姐宁肯消耗玉符和符箓,也不肯动用灵力,她是不是要掩饰什么?”

    范安贵点头道:“终于有个聪明的了——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吧。”

    范安贵扔下他这几个跟班,直接回到了内门,从进入内门起,他就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浪荡劲,看起来像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内门弟子了,不过那一双眼睛,和他一本正经的表情实在是不搭配。

    他径直向炼器堂走去,在遇到几个内门女弟子的时候,眉眼一下子就生动活泼起来,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和语言,只是撅起嘴唇吹了一声口哨,活脱脱一副无赖的模样。

    许是这等表情他做得多了,也被看得多了,在他调戏的目光下,几个女弟子都是匆匆离开,范安贵晃晃悠悠地进了炼器堂,熟门熟路地找到他老爹的炼器室,瞧着门上的禁制,伸指点了下。

    禁制无声地荡出水波纹来,他迈步走进去,水波纹随即消失,禁制重新封闭了炼器室。

    “父亲。”进入了炼器室的范安贵忽然就像换个人似的,眉眼之间的懈怠与无赖气色全都消失了,从发髻中垂下来的发丝给他平添了危险的气息,而他,也确实是带着些许的愤怒,望着坐在蒲团上的炼器堂堂主。

    “回来了,如何?”范长利对范安贵的愤怒视而不见,或者说是因为见得多了,不在意了。

    “父亲,让您的儿子做一个无赖,调戏女人,欺侮弱者,很光彩吗?”范安贵怒道。

    “没让你做过分了吧。”范长利皱皱眉,“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不是不明白为什么。怎么,一个小小的练气期女修,就让你受不了了?”

    范安贵的眼前好像再出现简若尘嘲弄和清冷的视线,他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下暴躁的心情,“有很多方法可以试探,父亲,再这么下去,您的儿子可能真的就成为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了。”

    范长利哼了一声道:“我范长利的儿子,永远不可能是废物,你知道,我也知道。这么多年,你都已经习惯了,也适应了,却让一个简大小姐给刺激到了,早让你出关,非得等到现在。”

    范安贵反唇相讥道:“父亲一个结丹修士,不也是同样拿她没有办法吗?我又能如何做?”

    “还用我教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她的潜力,别等到她羽翼丰满之后后悔。”范长贵道。

    范安贵意外地沉默了一会,一撩长袍后摆,盘膝坐在范长利对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