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72章 太彪悍了

正文 第172章 太彪悍了

    那修士手指虚点飞剑,飞剑再次向简若尘冲来,简若尘是不打算暴露自己本事的,本来她那一句话,已经是给三公子台阶了,谁料三公子竟然是不依不饶,眉头一皱,手一翻,一张火系火弹符就落在手里。

    “简大小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不过是外门弟子之间的切磋,我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在这里,自然可以保双方没有大碍,但是用到了符箓,可就离开了切磋的范围了,就是械斗了。”范安贵带笑不笑道。

    简若尘的手一顿,飞剑已经到了眼前。

    简若尘被范长贵的话气得几乎要失态了,她步步退,范长贵步步紧逼,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在练气修士面前怎么就能摆出了这等无赖架势?

    眼看着飞剑落在眼前,简若尘怒气忽然上扬,这一张符箓直接就拍在了飞剑上。

    “轰!”这一张符箓简若尘随手摸出来的就是上品,与飞剑亲密接触被激发,四五十个火弹直接就在飞剑上爆炸,而简若尘扔出符箓的刹那,身形急速向后退去,身上却是红光一闪,这一次,是给自己布上了火系护盾。

    “啊!”那修士忽然惨叫了一声,身形一晃,简若尘冷哼了一声,在四五十米开外站下,冷冷地看着那把飞剑。

    被上品火系符箓直接攻击,想必是飞剑上的神识受到了攻击,而那个飞剑的主人没有及时断开与飞剑的联系,受到了神识反噬。

    飞剑神识被抹杀,剑身上也被烧出一片黝黑,在半空中悬浮片刻,倏然坠落到地。

    “你!你敢毁我飞剑!”那修士飞剑被毁,心痛之极,甚至都不顾自己神识些微损伤,冲上去拾起飞剑,看着损毁的飞剑,痛不欲生。

    一个外门修士,能有一把下品飞剑,已经是难得的了,哪怕是练气九层,想必这飞剑应该是他唯一的法器了,这修士大约也进入到小比进入前百名,这飞剑就是宗门的奖励。

    简若尘已经有了柳随清帮她购买的品质极为上佳的飞剑,因此并没有太注意宗门发下来的下品飞剑,只是随手就扔到储物袋里。

    她不在意飞剑,别的外门弟子可不是如此,他们穷尽外门时期积攒的所有灵石,也不足以购买一柄下品飞剑的,如果不是小比之后的大比,可能在整个练气期都无法拥有一柄真正的飞剑。

    心中略有歉意,可是这歉意很快就转为对三公子范安贵的厌烦中。

    “虽然是切磋,可刀剑无眼,不过师兄也不用这般难过,既然是三公子要你出手的,飞剑损毁了,三公子自然是要包赔的,难不曾只要手下卖命,不给手下一点福利?”简若尘冷冷道。

    “难怪能抢了我的风头,果然伶牙俐齿的。”三公子哼笑着道,跟着对那抱着飞剑痛不欲生的修士道,“抱着飞剑嚎什么嚎,就该把你们都丢到妖兽森林里去,才知道怎么护住自己的法器。”

    “三公子,符箓就这么丢到法器上了,谁能反应过来,你看那火弹符还是上品符箓。”另一练气弟子凑过去道。

    “把飞剑撤回来啊,神识是怎么用的?”范安贵摇摇头,叹口气,“好容易有个现成的陪练,要修为有修为,要实力有实力,还不怕浪费符箓玉符。”

    那弟子眼睛一亮道:“三公子,那我试试?”

    范安贵就斜眼瞧着简若尘道:“简大小姐,我这几个不成器的师侄实在是缺乏历练,简大小姐不介意赔他们玩玩吧。”

    简若尘气得笑了起来,这三公子吃错了什么药,无缘无故地找她麻烦,偏偏这里还在外门之外,平时少有修士过来——就算有人过来,知道三公子到这里耍无赖,怕也是避之不及吧。

    “陪他们玩玩?好说。”简若尘手在储物袋上一摸,就又是一沓符箓,“既然是陪,我也就专业点,尽职尽责些,不过损失的这些符箓,还有防护玉符怎么算?还有我的时间。”

    范安贵勾起下唇,轻轻向上吹了口气,凌乱的发丝飞扬,邪气地瞄着简若尘,“玩玩么,干嘛那么认真,非要用到符箓?简大小姐可以用法术嘛,还可以用上护体护盾,至于时间,你打败了他们,我这个筑基师叔也可以陪你玩玩,我的时间,比你简大小姐的时间珍贵得多吧。”

    在厚脸皮上,简若尘终于甘拜下风。她冷笑了一声,语气也放森严道:“这么干巴巴地玩,我没有兴趣。”

    “哦?”范安贵也被挑起了兴趣一般,扬眉道:“简大小姐想玩个刺激的?”

    简若尘一旦决定下来,就不会被对方的言词左右,哼了一声道:“总要有个彩头。”

    范安贵笑起来,“好啊,不过你要和我赌上千八百块灵石,我可赌不起。”

    瞧着范安贵无赖的样子,简若尘真想把手里的符箓全摔到他的身上,不过她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生气,反而点点头道:“千八百块的灵石,我还看不上眼,彩头么,就这几个人好了,输了,人就归我了。”

    范安贵诧异了下,上下打量着简若尘几眼,不相信地道:“虽然女修也有养几个……那啥,侍夫的,可简大小姐也太彪悍了吧。”

    简若尘再好的涵养,也要被范安贵的这话气吐血了,亏得范安贵想起这个词,也亏得他就敢大模大样地讲出来。

    “我尊你一声三公子,看在的是范堂主的面上。”简若尘面上仿佛罩着一层寒冰一样,“三公子也该想想自己的身份。”

    范安贵邪性地笑笑,“好说,简大小姐不喜欢这个称呼,就不提它,心照不宣而已。哈哈,哈哈。”

    简若尘沉着脸,不去理会范安贵的胡言乱语,只看着那三个还没有出手的修士道:“同是外门弟子,三位师兄该知道我简若尘的秉性,输给我,人也就一起输给我,至此之后,奉我为主,做我的仆役,与这位三公子再无半分瓜葛。”

    那三人脸上都露出愤怒加不安的神情,其中一人愤愤不平道:“你用防护玉符和上品符箓,已经是不败之地了,还好意思这么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