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66章 你有办法

正文 第166章 你有办法

    简若尘慢慢点点头,“确实,宗门说是大学,却没有严格的授课制度,也没有交流的学术氛围,更没有所谓的学成毕业,仅凭借对修仙的渴望,弟子们是在努力,却很难将宗门当做自己的母校尊敬;

    若是将宗门说是公司,这样一个互相都没有约束的所在,师门不要求弟子一定要做出什么成绩,弟子也不要求宗门给予回报,只有你这种亲传弟子才能享受宗门的福利,自然更谈不上忠诚了,这是个体制问题。”

    “也是社会环境造成的,还有就是修仙者的良莠不齐,宗门太大了,顾此失彼。”洛凡道。

    简若尘乜斜了洛凡一眼:“说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勉强可以,说是修仙者的良莠不齐就是借口了,至于说宗门太大了,那更是无稽之谈。

    上位者从来没有很好地给宗门一个定位,或者不如说上位者心底也没有对宗门的归属感,门下弟子又何来同样的感觉?”

    洛凡看向简若尘,简若尘接着道:“一个宗门,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修士进阶到元婴,就离开宗门到了二级文明国家,就好比上个世界的大学毕业生留学国外,这对宗门来说,应该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反而让宗门因此衰败了呢?

    说来,就是这个留学的学生只从宗门索取了,没有给宗门一点点付出,更不用提回报了,所以,这是一个根本问题,所有修士,确切地说,所有宗门弟子,由上而下,都将宗门当做跳板。

    筑基无望,或者仅仅能勉强筑基,就积攒些家业回到家族,成家立业;能借助到宗门提升身份,稍有实力和人脉,就到皇城加官进爵;还有一批,将宗门当做自己最后归宿了,也不过是在宗门可以多赚取些灵石,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

    而宗门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那些收刮了宗门所有资源进阶之后,抛弃了宗门,并未给宗门带来半分好处的元婴修士了。

    这还能归于社会环境吗?归根结底,是稍有实力的弟子全都抱着同样的想法,而对宗门的付出,全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说白了,就是任意索取,宗门再家大业大,也禁不住。”

    简若尘的分析不说一针见血,也指出了大部分宗门的现状,这些现状其实大家每天都能看到,但是看归看到了,却没有再往深处思索,简若尘如此说来,洛凡也不觉点头,下意识问道:

    “宗门已经如此了,怎么才能改变现状?”

    简若尘挑一下眉毛,问道:“改变?”

    “你既然都这么说了,不是有改变的方法?让宗门摆脱现在的尴尬地位?”洛凡问道。

    “我就是习惯性地分析下,你可以当做职业病好了,宗门又不是我的,这样的环境对我这样的修士来说,正是如鱼得水,为什么要改变?”简若尘笑笑。

    洛凡呀然了下,仿佛没有理解简若尘的话,忽然又追问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简若尘坦然道:“只要找到问题的所在,想办法解决就好,管理是我本职,真要改变,虽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也不难,但洛警官,你也知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洛凡看着简若尘,眼神里好像闪耀着光彩,简若尘笑笑道:“这些话,出我嘴,入你耳,我们私下里说说就好了。”

    “其实,我很怀念以前的世界。”洛凡沉默了一会道,“无论曾经有多少不如意的地方,总有种家的感觉,这里,”洛凡抬眼看看擂台,“就是过客。”

    “这样也不错。”简若尘轻笑了一声,“不必背负着责任,不用考虑着义务,不是很好么?”

    “真不考虑责任义务?”洛凡重新审视着简若尘,“如果真不考虑,你何必非要进入到大比?”

    简若尘哼笑了一声:“我这个人嘛,护短,见不得别人欺负我身边的人,好歹,我也是天道宗的弟子。”

    洛凡就也笑起来:“就说你心软。”

    “还真不见得——到我的了。”简若尘说着,看到前边的比赛结束,该到她了,就往前走着。

    “喂,你真不露一手?”洛凡在身后追问了句。

    简若尘回头道:“露什么?说真的,我觉得我应该给自己雇两个保镖。”

    简若尘一跳上擂台,擂台下的人群立刻就安静下来,简若尘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等候,直接激发了玉符护罩,拿出了一沓符箓。

    她瞟了一眼洛凡站立的地方,不出意外看到洛凡在笑。

    “简道友,你每一场比赛都要拿出这么多符箓来,你让别人怎么挑战你?”擂台上作为裁判的内门修士无奈地道。

    “师叔见谅,好像没有规矩说不得使用符箓的。”简若尘口里恭敬得很,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

    “你靠这招能进入大比,可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在大比中你也靠着符箓和护罩?”内门弟子问道。

    “不可以吗?反正我护罩多,符箓也多,练气修士都打不破,大比中也没有筑基修士吧。”简若尘直言道。

    那位内门修士无语地看了简若尘一会,又看看擂台下的众人,众人也被简若尘这豪言壮语惊呆了,除了仰望,谁也不愿意跳出来碰壁,半刻钟之后,宣布简若尘晋级。

    简若尘下来的时候,洛凡已经离开了,后边的比赛,简若尘也没有看,与洛凡的对话,让她对大比的期待完全没有了,甚至怀着森森的恶意。

    皇位的争夺,必然要付出鲜血,但天道宗本来是无辜的,而这些练气期弟子更是无辜,他们中甚至有人都不知道朱雀堂的叶非就是郑国的六皇子。

    简若尘一向信奉的是冤有头,债有主,若说天道宗是叶非的后盾,如此打压也算这些练气弟子倒霉,但叶非还未成气候,天道宗也未见就是叶非的后盾,如此,过了。

    并且,连她都被利用起来,成为打压天道宗打压叶非的工具,这要是都能忍耐,她也不是简若尘了。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待玄铁母刀照例饮了自己的一点鲜血后,简若尘抓着母刀好一会,才忍下祭炼的想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