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57章 提点

正文 第157章 提点

    简若尘解决了在天道宗可能出现的麻烦,正是一身轻松,大皇子赏赐的那套暧昧首饰,根本就不放在她眼里,什么贵不可言的身份,不但没有吸引力也没有威胁,至于想法,她倒是有,可跟什么贵不可言的身份,就半点关系也没有了。

    “莫小前辈呢?”简若尘不想提没有意义的事情,问道。

    “估计现在在你外门住处吧。”昨天莫小言就忍着发脾气的面容了,此刻在外门,不足为奇。

    莫小言确实是在外门,和她一起的,是赵春秋,还有大公子。

    大公子安维谨一早就被莫小言抓住,要他领着道外门招简若尘去,本来莫小言要抓的是洛凡了,不巧一出门先看到的是大公子。

    安维谨对简若尘也有耳闻,尤其是昨天,安山回到洞府,就和他细细讲了简若尘的事情,父子两个分析了下,都觉得不论简若尘身份如何,都暂不能动。

    而一大早,又传来简若尘再提升一层修为的事情,所以,一早他就拖着莫小言去,估计着简若尘到了内门,他们也才到了简若尘的外门住处。

    简若尘不在,安维谨便领着莫小言和赵春秋到砍伐银松的山坡处,领着他们看运送银松的索道,算来,这个索道也是天道宗的一大景观了。

    赵春秋和莫小言自然新奇,安维谨介绍了一通,说是简若尘设计,自然让赵春秋和莫小言更是新奇,转了一圈回去,简若尘也正好回到了外门。

    见到简若尘再提升了一层修为,赵春秋和莫小言都是大吃一惊,安维谨上前自我介绍身份,顺便恭喜了简若尘,丝毫看不出有何特别,赵春秋还记着简若尘的顶撞指责,只冷冷不吱声,倒是莫小言欣喜地恭喜了好几句。

    安维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告辞,简若尘只好请赵春秋和莫小言到自己院子小坐,她这里一切从简,实在是从准备了院子之后还是第二天住下,也真就是请他们二人坐下来。

    赵春秋看到简若尘提升修为,再想到安维谨一早的偶遇,就明白简若尘这是从哪里回来了,上下打量,见简若尘若无其事,心平气和,就知道她这一趟,该是无惊无险。

    他对简若尘了解虽然不及柳随清多,也算是不少了,脑袋一转,就能想到天道宗对简若尘的怀疑,对简若尘可以安然无恙,就好奇起来。

    “简小仙子,你们宗主怎么就放过你了。”赵春秋乜斜着简若尘,毫不掩饰他准备落井下石或者幸灾乐祸的心理。

    赵春秋这么一问,简若尘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自家宗门已经摆平了,有莫小言在这里,赵春秋都明目张胆地问了,自然不会有其它做法,况且,这是在天道宗,赵春秋做客这里,怎么也会注意自己身份的。

    就笑道:“晚辈进阶,宗主叫过去询问一二,何来放过不放过之说。”

    赵春秋啧了一声道:“若不是看我家小言的面子,你这么回答,我就是责罚你了,你们宗主也说不出啥来。”

    莫小言一听这话,就急道:“师伯,简师侄进阶,你不给个贺礼就不对了,还要责罚?”

    “给个贺礼?小言你长长心吧,天道宗没有将她当做邪修处理了,她就偷着乐了,还送贺礼?你问问你的简师侄,这个上午,她出了多少冷汗?”

    赵春秋如此直言,简若尘反而生出了几分好感来,这话听着难听,但其中的关切之意却不少。

    莫小言闻言,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简若尘,见简若尘笑吟吟的,便不肯信赵春秋的话,叫道:“师伯就知道吓唬小辈。”

    简若尘抿嘴笑笑道:“就是啊,哪里有赵前辈说得那么吓人。”

    这话,也是没有否定了。

    莫小言却呆了呆,好像听到了万分吃惊的事情回不了神来,转头却是问赵春秋道:“师伯,就因为简师侄她一夜进阶?”

    赵春秋瞧着莫小言叹口气道:“小言啊,不是哪个宗门都与我们药王谷这般,容得下像你在谷里那般胡闹的弟子,天道宗曾经是郑国一流宗门,出过不止一位元婴前辈,是最正统的,你这位简师侄若不是这一连串的机缘,现在也就坐不在你面前了。”

    “可简师侄,她哪里像邪修了?天道宗太过分了。”简若尘还不觉如何,莫小言气得脸就红了,对简若尘道:“简师侄,你离开天道宗到我们药王谷吧,我要我爹收你做亲传弟子,反正你也是外门弟子,不算正是拜入天道宗的。”

    简若尘真是哭笑不得,她安抚着莫小言道:“莫小前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只是宗门有些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接着瞧着赵春秋,站起来拱手施礼道:“赵前辈,之前是我误会了前辈的好意,多有得罪,还请前辈大人大量,不要与我计较。”

    简若尘是从不肯说小话的,这番赔罪,却是实心实意的,赵春秋口里这么说,却毫不掩饰他的关切,就算是爱屋及乌,这份情她也是心领了。

    赵春秋哼了一声,面露得意之色:“我这是看在小言的份上。”

    在柳随清面前,赵春秋完全是结丹修士前辈模样,怎么没有了外人,就和莫小言一般了,简若尘无奈地笑笑。

    赵春秋才神色一正道:“简若尘,我刚刚所言不虚,就你这般做法,放到我家小言身上,谁也不会说什么,放在天道宗大公子身上,也会博得一片赞扬,但落在你自己身上,你看不到其中的凶险?”

    简若尘神情一肃,赵春秋这是拿出了长辈的语气,在提点了。

    “我们修士容得下互相击杀,容不得夺舍之人,是因为被夺舍之人的元神会被夺舍之人的元神吞噬,就不得转世,夺舍不仅仅是杀人夺命,还是占人躯体,吞人元神进补,毁人来生,所以,夺舍之人才被不容,只因为已经不能用心狠手辣来形容,完全是心思狠毒。

    而我观你,行事坦然,进退有度,虽说大胆了些,却也不是轻狂之辈,更不是心思狠毒的邪修,不然,就算天道宗为了利用你不灭了你,难道我就能容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