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50章 木秀于林

正文 第150章 木秀于林

    中秋节加更。

    洛凡到是不反感陪同莫小言,只是莫小言未必就是要他陪同的,他看一眼柳随清,然后苦笑道:“师尊,怕是弟子没那个福气。”

    柳随清适才也只是捡了与天道宗有关的重要事情说,赵春秋和莫小言已经到了,是奔着谁到的暂时算不上重要的,当下就对洛凡道:“洛贤侄,你把简若尘邀请到你那里,莫小言自然也就到你那里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众人就都奇怪地看着柳随清,洛凡就和雷松明先行告退去招待药王谷这二位,洛凡自然是简单扼要地将莫小言跟来的事情与雷松明说了,这边柳随清才有时间将其余旁支补充了。

    旁支,就几乎都是与简若尘有关的了,最后柳随清道:“回来的时候,简若尘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制作出了中品符箓,傅堂主,我看简若尘在制符上颇有天赋。”

    傅言,是天道宗制符堂的堂主,为人极为沉稳,听柳随清这般说,就明白柳随清的意思了。

    略一思索,缓缓摇头道:“简若尘拒绝了天道宗总管之位,未见就看得上制符堂堂主的位置。”

    “傅堂主,夸张了吧。”种植堂堂主卫景晨不以为然道,“想进入你门下的弟子能排到外山门去,也不是进入你门下就要接掌制符堂的。”

    外事堂应森也应声道:“不错,傅堂主,柳总管,你们想得是不是太远了?”

    大家都看看傅言和柳随清,柳随清摇摇头:“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放在哪个修士身上都可以的,除了她自己走出问心幻阵这一点外,甚至这一点都可以算作机缘,但细细想来,哪一次都是机缘吗?

    在外护佑宗门名声,宗门弟子,却不是用徒劳的分辨;在皇城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也没有诋毁任何人;我旁观她和药王谷的莫小言相处,也没有半点谄媚,这些事情,对她而言好像就是身边小事不足一提似的。”

    他说着,再摇摇头,“我说她没有看上我这个天道宗总管的位置,不是她瞧不起天道宗,她只是……”

    柳随清的眼神有些飘忽,“只是好像不愿意我把这个现成的位置给她似的,这就是我的感觉。”

    大家都莫名地看了柳随清一眼,执法堂贾宏程忽然说道:“柳总管,你没有发觉,你对简若尘太重视了吧,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外门弟子。”

    柳随清怔了下。

    他对简若尘太重视了?

    他是从何时开始对简若尘这般重视的?

    “柳堂主,给我的感觉,你没有将简若尘当做练气弟子,甚至也不是筑基弟子,好像……”安山停顿了下,“你好像将她当做结丹修士般平等看待了。”

    柳随清望着安山,想的却是简若尘在他面前虽然恭敬却无拘谨的样子,就好像自己与宗主和www.youfa8.com堂主在一起。

    他瞠目结舌了一会,竟然无法否定。

    “柳总管,到底是简若尘哪里出众了,让你如此高看她?”贾宏程追问一句。

    柳随清皱皱眉头,犹豫了下终于道:“给我的感觉,她的身体里住着的不应该是练气期修士的魂魄,只要相处久了,她身上自然就流露出大气的感觉,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似乎与你我一样,不觉……”

    “你说她是被夺舍的?”贾宏程“蹭”地站起来,面色森严。

    夺舍,自来是不被允许的,更不用说是夺舍之后拜入其它门派了,贾宏程这架势,就是柳随清只要微微一点头,立刻就会将简若尘抓来毙命。

    柳随清一惊,马上就摇头否认道:“她是与洛贤侄一起来的,要是夺舍的,怎么会放弃洛贤侄的身体?”

    这确实是一个能最好庇护住简若尘的答案,除非,洛凡也是被夺舍之人。

    “当日,他们说是被一修士从妖兽森林内送出来的,而他们在妖兽森林内的时候,确实有元婴修士出入。”应森忽然说道。

    他是外事堂的堂主,信息上就知道得较多了。

    “应堂主的意思是,有可能,他们两个都是被夺舍了的?”安山沉声说道。

    “击杀鬼修,怎么可能是两个凡人能做到的?”贾宏程说了一句之后,忽然想起洛凡的身份,急忙住嘴,但这句话,谁都听出了他的怀疑。

    “可能,如果其中一人是简若尘,就绝对可能。”柳随清看着贾宏程道:“贾堂主,我也曾怀疑她是被夺舍的,但是,退一步说,就算她是夺舍的,她从到天道宗以来,做过对不起天道宗的事情吗?”

    贾宏程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目眦欲裂般,大声道:“夺舍之人,无不是邪修,她现在不曾做过对宗门不利之事,只是因为她还弱,做不到,而现在,她也未必没有做,柳总管,你堂堂结丹修士,不也被一练气修士欺瞒了吗?”

    柳随清心里本也怀疑,只是这些天来与简若尘相处,心中升起了诸多复杂念头,如今被贾宏程这般说来,一时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语言,他甚至也怀疑起来,难道简若尘真的是夺舍的修士,二世为人,神识强大,才不觉迷惑了他的感知?

    “是不是夺舍,只要搜魂就知道了。”贾宏程冷笑一声,“宗主,我这就将简若尘抓来。”

    他心中已经是认定了简若尘是被夺舍的,当下就要离开。

    “等等。”安山出声道。

    “宗主?”贾宏程回头。

    “第一,我们不能因为门下弟子的出色,就怀疑她是被夺舍的,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不能对弟子搜魂。”安山伸手制止了贾宏程的冲动道。

    “宗主说的有理,如果因为门下弟子出色了,我们就要怀疑她的来历,以后,还有谁肯为宗门出力?”傅言跟着道。

    “第二,马上就要宗门小比,之后就是大比,天道宗,已经禁不起任何来自内部的折腾了。”安山的视线从所有人身上掠过。

    “可……”贾宏程咬牙道。

    “第三,郑皇和太子,已经将天道宗推到众矢之的位置上,我们也不能给皇宫留下任何把柄。”

    贾宏程慢慢坐下来。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柳随清忽然想起他对简若尘说过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