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29章 我跟你去

正文 第129章 我跟你去

    没有人再同情徐林,连他自己同门弟子都是如此,而水云宗的兰魅儿更是羞愤之极,她竟然是被如此心思的人追求良久,所幸她道心坚定,没有动摇。

    柳随清的视线轻飘飘扫过徐林,哼了一声,“这等不义之徒,剑宗也要留下?”

    一个宗门,将修士培养到筑基后期,所需要耗费的灵石、精力不知道几许,但没有人为徐林求情,柳随清就是心存不忍,也无法再留下徐林了。

    洛凡冷眼看着,心里也没有任何不忍,就算在上个世界,蓄意杀人,也要判死刑的,更不用说蓄意杀人不成,反而诬陷。

    简若尘也根本没有将徐林的生死放在眼里——她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了,剩下的,自然有人去做。

    但她仍然奇怪着,为什么徐林出去了一次,回来就性情大变呢?

    他想到了,洛凡也想到了,两个人的视线对视到一起,又好像只是无意中对视,接着若无其事地移开。

    不管是有什么原因,都不是他们能过问的了,这里是皇宫,在场的还有二十几位结丹修士,难道别人就没有发现疑点?

    丰智鸿一掌击去,徐林摇晃了下,口鼻流出血来,委顿在地,他的双眼仍然怒睁着,怕是到死,他也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丰智鸿叹息一声,扯过徐林身上的储物袋,弹出一点灵火,刹那,徐林的肉身就化为了灰烬。

    徐林的死,并没有打消宴会中人的兴致,宴会依然在进行,简若尘和莫小言仍然坐在一起,虽然有人也想凑过来和简若尘说上几句,但都被莫小言瞪着眼睛给瞪回去了。

    “简师侄,天道宗对你很不好。”莫小言低声肯定说道。

    简若尘笑着道:“怎么这么说?”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个洛师叔就是在坑你的。”莫小言瞪了洛凡的后背一眼。

    简若尘有些失笑,她自然知道洛凡不是坑她的,却不好和莫小言解释,只要温言道:“我们都是天道宗的弟子,在那样情况下,怎么也不能看到宗门受辱。”

    莫小言点点头,她虽然表面看着天真烂漫,却不是真的不聪明,见简若尘不欲多说,也就不再提了。

    忽然就转了话题道:“你不肯跟着我到药王谷,你五灵根需要的灵丹又那么多,这样吧,我跟你去你宗门吧,我给你炼丹,你快点把修为提到筑基,就可以和我回药王谷了。”

    简若尘真的诧异了,这个莫小言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她出门一次,还能把药王谷谷主的宝贝女儿拐回天道宗了,这,药王谷的谷主还不得立刻就道天道宗抢人了?

    莫小言却觉得自己的提议真是太好了,兴奋得脸上都笑出花来:“就这么说定了,有我在你身边,天道宗还敢对你不好了?看这些人还怎么拿你五灵根说话。”

    简若尘有些感动,她不过是和莫小言认真地说几句话,莫小言就如此真心待她,连自己药王谷谷主女儿的身份都拿出来给她用,一心一意地为她着想,她再要拒绝,就说不出口了。

    “等到宴会结束了,我就去坊市逛逛补点灵药,师侄,你五系灵根以哪一系修炼为主?”莫小言兴奋道。

    不等简若尘回答又道:“算了,不管哪一系,我都准备些,皇都给了你五系的筑基丹,我也给你炼制五系灵丹,到时候你想筑基哪一系就筑基哪一系,五系全都筑基了,咱也筑基得起。”

    简若尘只能点头道声好,眼神里孕育着感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实在不习惯有人这么对她好,从十六岁那年开始,她就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从那一天起,她就坚强起来,知道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也不会再有任何人照顾她,而之后,她习惯了照顾他人。

    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要仰仗着她,更不用说助理、副手,她早就习惯了遇到事情独自处理,下了定论,不论是多么艰险的问题。

    到了这个世界,更是如此,她独自在外门,一点一点摸索着与众不同的修炼方法,在众人的嫉妒中平衡着各种关系,忍受着背叛,算计着别人也算计着自己。

    而忽然,有个人对她说:不管是哪一系的灵丹我都给你准备着,你想筑基哪一系就筑基哪一系,五系全筑基了,咱也筑基得起。

    这心中的滋味,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宴会一直到最后,皇和太子也没有再回来,结束之前,周城主和贾明这些身居皇城要位的结丹修士都到简若尘这里转了转,将简若尘大大赞扬了一番,又赠送了见面礼,都是灵丹,也都声明了,灵丹是练气期修士适合服用的。

    以至于到后来,几个宗门的结丹修士也都过来,他们手里少有适合练气修士服用的灵丹,干脆就拿出来灵石,简若尘收礼也是熟练工,自然来者不拒——修为高过她两个大层次,真要论资排辈,都是师祖级别的,拒绝也拒绝不了。

    同一时刻,太子听着侍从将正厅内一幕一一道来,在听到徐林被一掌打死之后,哼了一声“废物”。

    所幸,这个废物在死之前,还做了点有用的事情,他的六皇弟之后,还能那么安稳地躲在天道宗的庇护下了吗?

    同一时刻,皇也听着侍从的报告,在听到简若尘对贾明问以“何为道心”和简若尘的回答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可同时,也微微蹙眉,太子还是不放心啊。

    同一时刻,叶非和叶水泉也一起听到了正厅内发生的一切,在听到简若尘以退为进的一番话后,两个人都笑起来。

    叶非挥手让侍从退下,对叶水泉道:“也就是简若尘才有这个胆量,太子这是挑错人了。”

    他二人当然能看出来徐林为何这般冲动,敢在皇城动手脚的,也只有皇和太子了,皇是不会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的。

    “这种手段,也只有简大小姐能这般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叶水泉笑着道。

    这话,就有些奉迎了,叶非自然知晓,不过,他很喜欢听。

    22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