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26章 横加指责

正文 第126章 横加指责

    简若尘微微躬身,算是对所有前辈都施了一礼,带正厅连同偏厅所有视线全都在她身上落稳了之后,才轻启朱唇:“晚辈也是当事者之一,当日三宗弟子数十人在场,各位前辈随意指认一人,自然不敢隐瞒。”

    简若尘这话一说,连柳随清都不禁点头。

    谁不知道,同样的事实,只要是用不同的语气说出来,效果是完全不同的,那修士分明给了简若尘一个很好的自辩机会,她却想都不想的拒绝了,分明是不肯自己言论主导众人。

    就这份胸襟气度,也胜出徐林不是一筹半筹。

    丰智鸿犹豫了下,看看水灵儿,柳随清却已经开口道:“还是烦劳剑宗弟子,将当时情形说上一说。”

    其实,不论哪一位开口,都不敢隐瞒的——当日在场的不仅仅是三宗弟子,还有散修,还有那个矮个修士,当日发生的事情不知道都要传到何处了,在场的结丹期修士,也必然有人了解了,说谎不就是找死吗。

    更何况,修士言语少有欺骗,就是不想为自己种下心魔,再说了,不是还有搜魂么,想要知道真相,方法多得是。

    当下就有剑宗弟子上前,口齿伶俐地将当时之事一一道来,连矮个修士说过什么话,兰魅儿怎么出头质问,简若尘连分辨都没有分辨,只一句话“那就再赌”,说得清清楚楚。

    剑宗弟子说完之后,随即退下,众人就都拿眼睛看着洛凡和简若尘,意思是询问可有偏差——当然不可能有了。

    洛凡开口道:“一字不差。”

    众人的脸色就都耐人寻味了,将心比心,简若尘那几句话着实可恶,真是逼着徐林和兰魅儿不得不应下赌注。

    就有修士开口了,“事实如此,到也没有啥见不得人的,徐林,明明是你受不得激将,怎么说洛小道友毁你道心?”

    “如果不是她简若尘得了什么可以全身而退的宝物,她怎么能还没有进入问心幻阵,就自认可以胜了我?”徐林再不清醒,也知道不能直说,只要暗示了就可以了。

    周城主微微蹙眉:“你是说简若尘处心积虑要毁了你了?难道你们有仇?”

    他不说徐林和洛凡有仇,因为洛凡在天道宗闭门不出大家都清楚,可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也能和徐林有仇,就更不可能了,除非是天道宗想要做些什么,可天道宗要对剑宗下手,拿徐林开刀,也太过儿戏了。

    这话,徐林回答不了,可兰魅儿的神情忽然就有些奇怪了,众人的视线在这三人中来回看了看,就见到简若尘再微微躬身道:“之前还有些许事情,不妨烦劳刚刚那位师叔再说一遍。”

    这话出口,变色的不仅是水云宗众人了,只有徐林毫不在意,他的脸面早就没有了,再丢点也没有什么。

    剑宗那修士不敢隐瞒,干脆就从三宗修士遇到开始,徐林挑衅,接着水云宗的女弟子也不断讥讽嘲笑,到最后干脆撕开脸皮。

    剑宗修士说着,柳随清的面色就越来越黑,他早就知道了其中的细节,也知道剑宗和水云宗一直在打脸天道宗,可被这么众目睽睽地说出来,他心里的怒火可想了。

    而偏偏,提宗门出气的竟然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还只练气四层,他这个结丹修士都只能忍着躲着水云宗和剑宗,当下心里的滋味,真是打破了调料盒一般,五味陈杂。

    事实全都清楚了,剑宗和水云宗弟子欺人太甚,简若尘自然要出手报仇了,但现在,大家的目的反而是和徐林一致了,简若尘怎么以为一定能赢了徐林的?

    “呵呵,柳道友,天道宗真有个好弟子,肯为宗门……”周城主这话再说了一半。

    “不管是不是为了宗门,这般从问心幻阵全身而退,不仅是毁了自己的道心,也辜负的皇的期望。”

    说话的是欧阳三变。

    欧阳三变原名欧阳欧,可他最富盛名的是修补损坏的法器。

    炼器之道,只要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练出来合适的法器不难,可要修补,就不是容易的一件事情了,欧阳欧却有这个本事,不论损坏多严重的法器,只要是符合他修为的,就能够修补好。

    真要请教修补的方法,他又说不出来什么,只说那么法器都是有灵魂的,只要细细体察,就告诉他破损在哪里,实际不是他在修补法器,是那些法器在教他怎么修补的。

    这话原本是不被相信的,可这欧阳欧只会修补法器,自己炼制的法器就一塌糊涂了,时间久了,也由不得人不信,且他修补法器的过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总要反复三次,还非是要法器的原主人祭出来使用使用,更像是某种幻术,所以到后来,原名少有人说,都称呼他欧阳三变。

    别人,或可顾忌些什么,欧阳三变却一点顾忌都没有,这郑国最不可得罪的人之一就有他一个,或者有人不需要他修理法器,可有很多人需要他啊。

    所以,他毫无顾忌地就把丰智鸿和某些人想要说的话说出来。

    柳随清面上怒气蓦地涌出来,强行忍下,不敢对欧阳三变说什么,只把怒气全释放在剑宗丰智鸿身上,“丰道友,你从何处以为,我天道宗作弊了这次问心幻阵?”

    他说了这话,不由得一阵心虚,简若尘这般从问心幻阵全身而退,他也觉得怀疑啊。

    “我也想知道,简小仙子是怎么躲过问心幻阵的问心之路的。”丰智鸿不说简若尘作弊了,但不说和说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柳道友,不算是违规吧,我们可以不问简小仙子的心魔,只是简小仙子离开问心幻阵的方法不同寻常,我们也算是和简小仙子请教了。”

    柳随清无话可说。

    徐林却死死地瞪着洛凡,他还是认为是洛凡毁了他的道心。

    “难道,只要是不同寻常的方式,就一定是作弊了?如此,岂不人人为求自保,事事循规蹈矩,不敢创新,只能追寻前人脚步,不敢越雷池一步?”

    22157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