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22章 徐林醉酒

正文 第122章 徐林醉酒

    莫小言还真的对简若尘念念不忘。

    看着莫小言眼巴巴的表情和目光,简若尘觉得她很可怜。

    但简若尘是不会因为别人的可怜就滥施自己同情心的,她笑着道:“我才练气四层,还不到学炼丹的时候。”

    简若尘和莫小言的聊天,还可以看做两个女修无聊坐在一起,可柳随清和赵春秋也坐在一起聊上了,大多数人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皇和太子刚刚对天道宗表示了点另眼相看,药王谷的人就和柳随清促膝长谈,难道,药王谷已经看出来天道宗没有被www.youfa8.com宗门看出的实力?

    不是因为一个天灵根的洛凡?

    皇和太子一直在高位就坐,也该到了他们离场,让这些宗门的修士和皇宫官员交谈联络感情的时候,当下趁着众人对柳随清和赵春秋的注意,悄无声息地离场。

    当然,谁的注意力也不会离开皇的,但皇既然不想让大家觉察,至少表面做出了这个姿态,也就没有人会故意让人厌烦,果然,皇和太子离开之后,这宴会就再次热闹起来。

    剑宗弟子因为徐林败给了简若尘,一直就看简若尘不顺眼,不是剑宗输不起,是徐林的败相太难看了,还是败给了一个练气修士。

    败也就败了,若是论失败,所有人都败给了简若尘,也没有什么难为情的,可是在他离开幻阵之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是败得肝胆欲裂,失了道心,就为人不齿了。

    就没有看到同为天道宗的洛凡离开问心幻阵是什么样子的吗?一个天才的天灵根筑基期师叔,在知道自己并非停留在问心幻阵最后,立刻就地感悟,这才是道心坚定,不为俗事所累。

    也有少数人知道徐林和简若尘赌局的细节,知道徐林不但自己输给了简若尘,还连累到了水云宗最有天分,最被宗门宠爱的兰魅儿,更是对徐林大摇其头。

    所以这宴会皇和太子的赏赐结束后,大家彼此交谈,互相奉迎,各宗门弟子就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徐林,而剑宗进入到正厅的弟子偏偏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座位处就立刻显得冷清了。

    好在,冷清的不仅是他一处,简若尘作为胜利者,同样冷冷清清的,他心里也说不清什么滋味,总算是好过些,可随后,药王谷的莫小言竟然坐过去,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还拿着灵果把玩,接着药王谷的结丹修士也过去,显然是对简若尘青眼有加。

    徐林更加忍受不了了,心底的嫉妒与愤恨都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可他理智还在,知道这里是什么皇宫,不是他能任意施为的地方,只端起面前的灵酒,一杯一杯往口里灌着。

    微醺了,就用灵力化解了,再喝到微醺,再吸收化解,他就算是剑宗筑基期最有实力的弟子,平时也做不到将灵果当水喝的程度,就也不知道,灵酒喝多了,即便是用灵力吸收了其中的灵气,化解了酒力,酒力沉淀下去,也有醉酒的时候。

    修士都是有自控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有些事情似乎是本来就该知道的,更何况剑宗的修士几乎都是男子,修行之路又是以大开大合为主的剑道,讲究悟性的,这等饮酒的小事根本就不会与门下弟子耳提面命。

    因此,当徐林忽然感觉到腹内鼓胀,需要解手的时候,他实际已经是微醉了。

    他还没有知道自己醉了——微醉的人若是没有对比,少有知道自己醉酒了——只是有些恼火,正厅内的气氛让他坐不下去了,他站起来,立刻就有侍者上前,引导着他从侧面的小门离开。

    皇宫的侍者,本来就不是普通之辈,能在这正厅侍奉的,更是伶俐之人,这个侍者也是练气后期了,一直关注着他负责的几个桌面上的事情,徐林醉酒是他预料之内的,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不再给徐林添酒,换上灵果汁了。

    徐林一站来,他就知道徐林要做什么,心里甚是鄙夷,侍候过多少场宴会了,不是没有中途离场方便的,可这位,在幻阵里败了,没有得了教训领悟,竟然就这么坏了道心,可惜了进入幻阵的名额。

    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领着徐林到了方便之处。

    皇宫内的方便之处,也就是房间里放着几个石桶器物,小解的深点,大解的讲究点,可以坐下,里面还有些轻灰树叶等物,可以让不雅之物直接沉底,遮住味道。

    方便之后,自然有负责打扫的侍从将这些东西一把灵火烧了,不过更多时候这些事情都是由方便之人顺手为之,毕竟都是修士,燃一把灵火很简单的,再有,东西毕竟不雅,少有人有那个嗜好,愿意被人看到自己不雅之物的。

    侍从引了徐林进去,自己就守在门外,百无聊赖,就看到另有一人,穿着剑宗服饰,脚步微浮,也走过来,侍从警觉地看了眼他的相貌,不自觉就打探了下修为,修为不是他能看得清楚的,显然至少是筑基期的。

    面貌很是陌生,也不是正厅坐着的修士,显然是剑宗的一开始就被问心幻阵送出去的弟子了。

    心里又是一阵鄙夷,这剑宗的弟子也真上不了台面,到皇宫里参加宴会,都能憋出尿来,还是依着规矩施礼,却不用出声。

    那修士连手都不抬,直接就走了进去,侍从才想起里面已经有一人在方便了,可忽然一想,都是他们一个宗门的,自然就不会介意了,便心安理得地呆在外边。

    却不知道,在后一个修士进入到房间里的刹那,飞快地将剑宗长袍脱下来,露出里面御兽宗服饰,接着手在面上一拂,剥下了一张面具,脸上立刻就笑呵呵的,带着三分醉意,闯入到更里的一个房间。

    这如厕的所在,自然是有阵法的,外边之人不会看到听到里面的任何响动,也没有人会窥视这个场面吧,这后来的御兽宗修士就直接闯了进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

    “唉,真没有好命,我若是有个天灵根的师叔,不也能在问心幻阵里坚持到最后,也坐到正厅里了?”

    2157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