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11章 幻阵关闭

正文 第111章 幻阵关闭

    洛凡知道一切都是幻象,可心底,他更期望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样他就可以重新救得战友,哪怕为之付出自己的生命,终于,在最后的一次幻象中,他忍无可忍,冒着枪林弹雨伸出了手。

    每个人,在心底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堪回首的一幕,而逃避,或者面对,或者改变,都是心路历程,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选择中,走出自己的道路。

    问心问心,就是拷问内心,坚定意志,从来没有固定的标准答案,不同的阅历,决定了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感悟。

    手掌的触感是那么真实,洛凡甚至感觉到了战友指尖因为失血过多的冰凉,感觉到生机正在从战友的身上消逝,在他握住了战友手掌的一刻,战友的生命彻底消逝了。

    如果战胜心魔就是要他一次次面对战友的死亡,如果修炼的康庄大道就是以冷血为代价,他宁愿断了自己的修炼之路。

    洛凡的意志坚定起来,他知道他还在幻阵内,他等待着幻象重新开始,而这一次,他没有等到战友的腹部被炸开,在子弹射来的前一刻,他扑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命,挡住了射向战友的子弹。

    山腰上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就看到安然而坐的洛凡忽然跳了起来向前一扑,好像要将谁扑到按在身下一般,跟着身影就一闪,被幻阵送了出来。

    呀然惋惜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都以为能坚持到最后的是洛凡,谁料竟然还有几人在幻阵中,他就被幻阵送了出来,却少有几人注意到洛凡离开幻阵与他人略有不同。

    他是被送出来的,而他人是被弹出来的,虽然,这个送与弹并不好严格区分。

    洛凡一离开幻阵,就立刻端坐在地下,这一刻他内心一片祥和,长久以来内心的煎熬就此消失,他这才是真正经历了幻阵,度过了心魔,从此之后神识修炼一路平坦安康。

    接下来是御兽宗的孙长久,他也是面带微笑,一离开幻阵就就地打坐,向来在幻阵中他也解决了困扰颇深的问题,然后是药王谷的小女修,她一直在做着炼丹的动作,离开幻阵后嘴里还念念有词,很快也沉浸在感悟中。

    一个个修士被幻阵送了出来,直到幻阵内仅余一人。

    简若尘。

    幻象内,父母蒙难的一幕早就过去了,简若尘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任何解脱,她清楚地认知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象,是早已经消逝的,时光不会倒流,一切都不可能回到初始,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挽回。

    父母的蒙难,是她心头的刺,她能理智清醒地明白,哪怕她已经亲手报了大仇,可永远也不会对之释然,忘却。

    这,并非问心幻阵所要达到的目的,问心问心,就是拷问幻境内修士的内心,或者醒悟,或者坚守,或者迷失,而这幻阵内生出的一切,在简若尘的眼里一直就是幻象,她既没有迷失,也没有从中醒悟什么,就如一个局外人一般清醒。

    这是任何人在幻阵内都不曾遇到的。

    无法问心,幻阵就再无任何作用,渐渐的,简若尘的周围重新成为黑黝黝灰蒙蒙的,她就端坐在黑暗中,而黑暗,正可以让她沉思。

    过去的永远都过去了,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弥补,所以最重要的是做好当下,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十二年的总裁生涯,已经将简若尘的心智锻炼得无比坚韧,这也是问心幻阵为何只接受练气期和筑基期修士的道理,只因为进入到结丹期之后的修士必定阅历颇深了,心智也锻炼坚韧了,问心幻阵就难以拷问其内心了。

    幻阵对简若尘失去了功效,她坐在黑暗中,如同局外人一般,她能看到自己的过去,可过去正在一点点远去,她并不懊悔过去的离开,也不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心存侥幸。

    渐渐眼前重新黑暗,任何幻象都不再出现,内心就一片安宁,安宁得几乎要入定般。

    无所事事之下,灵力蠢蠢欲动,修炼已经成为她穿越之后的常态,大约,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问心幻阵内修炼的修士,不是在幻阵的幻象中修炼,而是真真正正地修炼。

    灵力流转间,周围的黑暗忽然消退,露出石林,简若尘诧异地停止修炼,观看着石林内的一切,端坐的她被石林挡住了视线,无法看到幻阵中的一切,她干脆就站起来,踱了出来。

    山腰上围观的人惊呆了,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幻阵内自行移动的,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简若尘在幻阵内走了一圈,眼珠和头随着简若尘身体的移动而移动。

    所有人看得都是分明的,简若尘不是迷失在幻阵中,她是清醒的,清醒着在问心幻阵内移动。

    然后,就在寂静和目瞪口呆中,简若尘抬头环视山腰,她的面色平和,视线波澜不惊,好像做的事情极为简单、平常,然后,她仿佛看到了山腰环视的所有人,接着将视线移到阵法外打坐的数人身上。

    她好像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外走来,每一步都是轻盈的,但每一步落下,阵法外的修士都感觉到那脚步落下,就好像踩踏在自己的心上。

    简若尘就在寂静与目瞪口呆中,旁若无人地走出了问心幻阵,在她离开问心幻阵的一刻,幻阵的护罩蓦地消失,问心幻阵正式关闭。

    周围寂静极了,所有的视线都落在简若尘的身上,好像在看着一个怪胎,简若尘的视线却望向赌局。

    结束这个寂静的是叶水泉,他代表赌局,高声宣布了赌局的结果,简若尘与徐林的赌局,简若尘胜出,同时,简若尘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幻阵的修士。

    除了压在简若尘身上的赌注,再没有任何人赢得了赌注,这一次,最大的赢家就是朱雀堂和简若尘,而实际上,究竟谁在问心幻阵里获得最大收获,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可能有最后结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