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10章 众生百态

正文 第110章 众生百态

    忽然,山腰处传来哄笑,却是阵法内一名男修正急吼吼地掀起长袍,脱去衣裤,好像在做那不可描述之事。而那宗门的长辈则是面红耳赤,恨不得下去揪他出来,可不知为何,他都做到如此程度了,幻阵却并没有将他踢出来。

    终于,他所在的小阵法一亮,仿佛也不堪忍受般,刹那间,他连同脱离了身上的衣物一同被移除出来,跌落在地,落地刹那,他脸上一阵迷茫,师门长辈急忙赶来,兜头一件衣袍遮住他赤|裸的身体。

    哄堂大笑再次传来,观望的修士们谁也不肯放过对失败者的羞辱,毕竟,这般丢人现眼的状况难得一见,足够他们回味咀嚼了,并且谁都知道,这个修士的修炼生涯到此就是结束了。

    谁还会在意一个修炼生涯截止的修士呢,问心幻阵就是如此残酷,既能够让人度过心魔,成就修炼的康庄大道,也能毁了一个修士的问道之心。

    这之后,就有修士接二连三地被弹出幻阵,有的离开幻阵后就一阵懊恼,却也有人被弹出来后立刻就地而坐,仿佛有所感悟,后者虽然较早离开幻阵,却也因为立刻感悟,想必之后会有所成就,但即便有所成就,也是有限,山腰之人的注意力仍然在阵法之内。

    在十几个修士被先后弹出来之后,幻阵内暂且安静了一会,山腰观看众人纷纷注意到,最先吐血最不被看好的简若尘,在吐了一口血之后,就一直安安稳稳地闭目坐在幻阵中,一动不动。

    议论声再一次出现,但很快,众人的视线就落在了水云宗女修的身上。

    水云宗弟子以女修为主,修炼的功法也与其它宗门不同,她们修炼的功法中都带有媚功,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带着诱惑之意,这让她们平日里就妩媚多姿,在幻阵中,姿态更为好看。

    大约是因为修习了媚功的原因,对幻阵的适应更强,二十女修在幻阵内有的翩翩起舞,有的做小儿女娇羞状,还有的摆出的是冷若冰霜的模样,但不论哪一种,都透着美,透着媚。

    可渐渐的,那些翩翩起舞的也动起手来,娇羞的也横眉立目,唯有冷若冰霜的还冷若冰霜,众人如看戏一般如醉如幻,每看到一个水云宗的女修被弹出来,如梦初醒的样子,都禁不住惋惜,实在是巴不得多看几眼。

    也有人注意到剑宗的修士,那位与简若尘定下赌注的徐林,开始还安静地坐下一动不动,可在数分钟后,表情就生动起来,先是惭愧,然后是决绝,接着是期望,虽然他一直安坐着,可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深入到幻象内了。

    半个时辰之后,幻阵内只余下了不足十位弟子,简若尘赫然还在其内,这一幕引发了不小的惊诧,谁能想到,这个最先吐血的五灵根女修,竟然坚持到了这等时候。

    同样坐在幻阵之内的还有洛凡、徐林、兰魅儿,御兽宗的孙长久,三清宗的厉胜,散修李宗阳和药王谷的一位小女孩。

    这八人已经是在幻阵中坚持时间算是很久了,山腰处观看的众人再一次议论起来,纷纷猜测下一个被阵法弹出来的会是谁。

    “应该是那个徐林,我一直关注着他,他先前表情惭愧,似乎是做了亏心之事,跟着就是决绝狠辣,显然是心硬到底了,接着面露期望,分明是将过去的一切抛下。

    按说既然如此,必定是抛却内心惭愧一幕,也抛却心魔了,可是他额头却一直流汗,眼神也不断闪烁,显示他内心波折,所求未满,我看他幻象就是现实中未了之事,纠缠多年,求而不得,且内心极为不自信,坚持不了多少了。”

    “道友所言甚是,这个徐林能与五灵根的女修打赌,可见也不是心智坚韧之辈,听说之前天灵根的洛凡想要与他做赌,他竟然是不敢。”

    “那他就输定了,我等修士修炼,首先就要对自己有信心,信心不足,道心不稳。”

    话音才落,好像为了印证这几句话似的,徐林所在阵法忽的一闪,端坐的他被弹出阵法之外,他迷惑地望着阵法之内一会,忽然看到了简若尘的身影,面色一白,接着一口鲜血喷出。

    剑宗丰智鸿急忙赶上去,将手抚上其后背,山腰众人皆微微摇头,已经在幻阵坚持了这么久,离开幻阵之后却不能立刻明悟,反而对自己的失利耿耿于怀,其后的神识修行必难得一帆风顺。

    徐林一口鲜血吐出,被丰智鸿安抚,随即就反应过来,当下就地盘膝,开始明悟,但他虽然闭上双目,神态却一时难以平静,不久之后竟然再一口鲜血喷出,围观众人再一次摇头,感叹不已。

    洛凡从进入到幻阵内,就陷入了幻象,同简若尘一样,上个世界的经历一幕幕展现在眼前。

    他从未与简若尘说起他的过去,在作为网警之前,他是一个特种兵,一个精通搏击、射击、网络电子、经历过深入战场、战友死亡、卧底考验的特种兵。

    特种兵的生涯,是他最为骄傲也是最不堪回首的生涯,从他退伍转为网警之后,他从不回忆那段过去,只将过去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可是进入幻阵,这段过去便被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直接进入到最为残酷的一幕。

    在一场抓捕罪犯的伏击过程中,他们错误地估计了对手的实力,这场伏击,以牺牲三人,重伤二人的惨胜结束,也是这场战斗中,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队友腹部被炸开了口子,而他在炮火的压制下,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伸手为他包扎伤口,眼睁睁地看着战友的身体翻滚着,再被流弹击毙。

    他不止一次后悔,如果时光倒流,他一定要冲过去,哪怕是自己死掉,也要救得战友,这一幕第一次出现在眼前,他当做幻象,不予理会。

    可这个记忆实在是太残酷了,一直挣扎在他记忆深处,让他懊悔,如此,便就一次次在他的眼前重复上演,而每一次上演,都更加真实,更加清晰,更加让他懊悔得如内心被噬咬、撕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