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88章 练气中期

正文 第88章 练气中期

    叶非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看到叶管家走进来就站住了,脸上慢慢显出恼怒的神色来。

    叶管家陪伴叶非多时了,一见到叶非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就笑着劝慰道:“少爷有什么恼火了,总算给人留下来了,再说,少爷也不差那几个灵果。”

    叶非气哼哼地哼了一声,下巴在桌面的纸张点点:“这东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看,这女人太可怕了,每一步都藏着后招,偏偏还挤兑着人不得不应下,我真担心只要看了这张纸,就不一定还要被弄走什么了。”

    叶管家笑出了声道:“少爷,说句公平的,这也怨不得简小姐,是我们先做下手脚的,虽说,简小姐打少爷灵果的主意,也肯定不是一天半天的了。”

    叶非瞪瞪眼睛:“我不是舍不得那几枚灵果,只是我给的是我给的,被算计的是被算计的。”

    叶管家点头道:“那是自然,不过一夜进阶,想必简小姐也遭了不少罪,现在又应下了十日的期限,就是借助灵果修炼,也肯定好受不了,再说了,那可是十日,还是从练气初期进阶到练气中期,是个小境界的提升,以简小姐的聪明,也算是逼不得已了。”

    叶非的表情缓和了些,可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道:“逼不得已?我看她高兴得紧,说不定正在静室内偷着乐呢,从我这里算计的灵果,在宗门那里得到参加问心幻阵的实惠,她才完成引气入体多久?进阶练气二层不是我们逼的吧。”

    叶管家点头道:“简小姐若是真十日进阶,就坐实了修炼奇才,奇怪了,她确实是五系灵根不假,这修炼速度怎么赶得上天灵根了呢?”

    两人互相对视下,接着视线不约而同落在桌面的纸张上,叶非犹豫了下,伸手拿起纸张,只看了一两行,神色就郑重起来。

    匆匆看了一遍,接着又看了一遍,接着抬头看着叶管家,将手里的纸张向前一送。

    叶管家接过纸张,只看了几眼,就神色微变,待从头到尾都看完之后,拿着纸张的手都微微抖了下。

    两个人互相对视,谁也想不到简若尘的修炼方法这么简单,可细想一下,这方法又怎么算作简单呢。

    他们二人都是生长于皇室的,接触到的秘闻要比普通修士多得还要多,早就知道上古时期五灵根的修士才被称作天灵根,也知道正是因为修炼资源的减少,才导致五灵根的修士进阶困难——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条件,也是不可缺少的条件。

    “难怪,简小姐会这么迫不及待地赚取灵石,甚至不惜如此高调地提升修为。”好一会,叶管家喃喃说道,“这次她先将这法门送上来,就是吃准了少爷能拿出灵丹。”

    “难怪她急于参加问心幻阵,她这是有十足的把握十年之内结丹的。”叶非跟了一句。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叶管家道:“十年结丹,修炼神识,淬炼身体,赚取灵石,修士能做的不能做的,能兼的不能兼的,她全都做了,她真的只想提升修为,做一个修士?”

    “不止这些,你看她赚取灵石的手段,恩威并施,手法老道,明着吃亏,暗里得利,还能审时度势……”叶非的视线落在叶管家手里的纸张上。

    “简小姐肯拿这功法交换灵果,还肯在这里闭关,就是存了与少爷交好的心思,少爷,其人若是利用得好……”叶管家的话没有说完,但叶非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柳随清得到简若尘进入到朱雀堂后就没有再出来的消息之后,沉吟良久,他猜想出来简若尘进阶需要灵丹了,也想过简若尘还会换取什么灵丹,可现在看来,简若尘需要的不仅仅是灵丹那么简单。

    同朱雀堂猜想的一样,柳随清在心里将简若尘细细地分析了一遍,也觉得心惊,忍不住生出一个想法,简若尘这般修士,天道宗能控制住吗?

    静室内,简若尘经脉饱胀突破了第一次的极限之后,开始反过来压缩灵力,灵力与经脉好像在争夺战场的胜利一般,在鼓胀与压缩中交替循环,五枚灵果蕴含的药力和灵力足以让寻常练气初期修士直接进阶到练气中期,甚至再提升一层,简若尘有意控制着灵力的吸收,待灵力足够压缩之后再放开。

    五行功法全部放开,五行灵力不断增长,在经历了数次压缩之后,简若尘忽然放开了灵力吸收,灵力汹涌进经脉内,又是一个苦楚与煎熬的过程,简若尘已经适应了这般痛苦,只当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

    很快,灵力饱胀的有一个极限来临,在汹涌的灵力挤压中,经脉终于再拓宽了,简若尘成功进阶到练气四层。

    即便如此,五枚灵果的药力和灵力仍然还在,还在汹涌地涌入到经脉中,练气中期的修为来不及温养巩固,经脉内的灵力就继续增加起来,初始很快,一直到经脉内的灵力完全充盈,几乎要再次撑起经脉饱胀,灵丹的药力和灵力才缓缓减弱。

    灵力再循环一个周天,简若尘才缓缓吸了一口气,收了功法,只觉得吸入的一口气极为怪异,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睁眼看来,灰色长袍上斑斑点点,散发着怪异的味道,手臂抬起,袖口滑落,手臂上竟然覆着一层暗黑的东西。

    境界才提升了一小层,就已经将身体内部的杂质逼出一些,难怪气味如此,简若尘将所有的扫尘符全摸出来,一股脑地扔在自己身上。

    肌肤和长袍恢复了本来面目,可简若尘就是觉得鼻端还是一股难闻的气息,带着这间静室也不堪忍受起来。

    她却记不得闭关的时间,想来也在十天之内,就站了起来,触及禁制,打开了房门。

    阳光倾泻过来,她微微眯了眯眼睛,阳光和新鲜空气驱散了鼻端的异味,忽然感觉到全身发热,身体轻盈舒适,好像打了两个小时的跆拳道后,舒舒服服蒸了个桑拿一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