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84章 十年之期

正文 第84章 十年之期

    “简大小姐?”两人视线堪堪对上,柳随清就先开了口,接着笑呵呵地抬抬手,指着客座道:“早就听说简大小姐的大名,今日有幸一见,请坐。”

    简若尘拱手招呼了才坐下,水慕言——也就是那个精致的少年就奉上一杯灵茶,简若尘道了一声谢,端起灵茶,茶香袅袅,不由就凑到唇下,先轻嗅了下,一缕香气就顺着鼻翼钻到了肺腑里,不觉沁人心脾。

    “好茶。”简若尘在心里赞了句,接着小饮一口,茶水在口中停留了一会,才徐徐咽下。

    “好茶。”这一句简若尘就赞到了实处。

    “哦?简大小姐也喜欢饮茶?”柳随清问道。

    “是啊,为了喝到可口的茶,还专门学过茶艺,可惜,我已经好久没有喝过茶了。”简若尘再品了一口,将茶杯就放到旁边的茶几上。

    “简大小姐可否说说,这灵茶好在哪里?”柳随清很有兴趣道。

    “形如雀舌,色翠味甘,茶汤嫩亮,待品到口中,就如雨后的翠山,雾气中的垂柳,那种勾人到肺腑的香,却又看不清,品不明,待到茶入肺腑,便才是云开雾散,悠然回味。”简若尘说着,望向水慕言,夸赞道:“柳总管的小管家,有一手好茶艺。”

    柳随清眼睛一亮,好像看到了知己一般,神情不由有些热切,“我这茶就叫做雨雾灵茶,皆是雨后雾气似散非散之时采集的茶尖,简大小姐的形容深得我心。”

    简若尘笑了笑,再捧起灵茶,一口口抿了,柳随清的笑容就更甚了。

    灵茶尽数入腹,同时进入到肺腑之内的还有浓郁的灵气,简若尘不知道柳随清是怎么炮制出来的灵茶,这灵力虽然浓郁,却全无半分肆虐,也辨不清是何种灵气,经脉灵力自然而然地流转,将灵力缓缓吸收。

    “这还有一种茶,简大小姐尝尝。”柳随清向水慕言摆摆手,水慕言走到另一侧茶几前,摆出茶具,双手一拢,那水便是在半沸中,手指轻点,沸水飞出,如涌泉般将茶杯都淋了一遍。

    接着茶杯一震,其内的沸水就回到茶盘中,也没有看到水慕言如何动作,一小片茶叶就飘在了茶杯中,沸水再次注入茶杯,这一次却如出海蛟龙般只有一道水柱,不多不少,正好将茶杯注满。

    少年身材极好,面貌也清秀可人,尤其是一双手白皙修长,抚摸在茶具上,别有一种美感,如此茶香人美,极为赏心悦目。

    简若尘在前世学的茶艺,是将第一注茶水要丢掉的,这里,却是相反,灵茶已成,水慕言捧着灵茶送到了简若尘面前,简若尘端起灵茶,还是先嗅了下,可随即微微蹙眉,抬眼看了看柳随清,见柳随清正似笑非笑定睛望过来,就放下了茶杯。

    “好汤色。”简若尘笑容微微收敛,淡淡道:“只是,这灵茶只轻轻嗅来,就觉神思恍然,仿佛人在旷野,四周俱是不知名神树,如此,不敢品。”

    “难不曾我一个结丹修士,还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你一个练气期弟子?”柳随清面露不悦,只是他天生的笑模样,即便不高兴,脸上也带着笑。

    “柳总管言重了,品茶本事风雅之事,但若是因此失态,就坏了一份心情,这茶,该是与一两个知己,或在和煦春风中,或在明月之下,或在斗室中,才可以熏熏然,眼下,这茶品得不是意境。”简若尘眼眸垂下,再抬起,波澜不惊。

    柳随清凝视了简若尘好一会,简若尘并不回避柳随清的眼神,柳随清的眼神或许带着压迫,但这般压迫对简若尘来说,恍若不觉。

    好一会,柳随清才摆摆手,水慕言上前,将灵茶收回,接着侍立在柳随清身边。

    “简小姐秀外慧中,到显得我小人了,只是,简小姐不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这话,上个世界简若尘不但听得多了,自己也说过多次了,每一次都自然有每一次的道理,但今天,回顾曾经做过的事情,简若尘不得不承认,柳随清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了。

    “收益和风险也总是并存的。”简若尘回答道。

    柳随清眼皮撩撩,竟然是赞同地点点头,“很多人不肯彰显自己的优秀,简小姐的做法让人耳目一新,不仅仅是因为这两笔生意。”

    简若尘知道柳随清暗指的是她提升修为。

    果然,天道宗重视门下弟子的修为实力超过了赚取灵石的能力,或者,天道宗以为,她这灵石的赚取,是在宗门的默许之下。

    “简小姐在外门的时间想也不会很多了,这之后,我猜想简小姐也要闭关了?”柳随清意有所指道。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简若尘轻笑了下,“本来,我也以为我要闭关的。”

    “嗯?”柳随清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还有后续收尾的事情,分身乏术。”简若尘无奈地摇摇头。

    “这个好说,我把水慕言借给你。”柳随清将下巴向水慕言歪歪。

    “多谢柳总管。”简若尘道声谢之后,却又道:“我听说问心幻阵下个月就要开启了。”

    柳随清的表情一下子就沉下来,冷然道:“简小姐,不要得陇望蜀。”

    简若尘不为所动,眼神都不曾躲避,“我不想错过进入问心幻阵的机会。”

    这句话就说得重了,不想错过问心幻阵的机会,岂不是说,十年之内,她有把握结丹?饶是柳随清一贯稳重,也诧然了。

    水慕言一直面无表情地侍立一旁,此刻也随着柳随清一起露出诧异的表情,他们好像都才认识了简若尘一般,不,是不曾认识简若尘。

    “简小姐可知道自己说得是什么?”柳随清的声音有一丝不稳,同样不稳的还有他微微抽搐的嘴角,连天生的笑容都好像不能维持了。

    “有这么一笔灵石,十年,我若还不能结丹,也真愧对了我所冒的风险。”

    不是任何时候都适合含蓄的,该强势的时候就该强势。

    柳随清惊讶得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知道简若尘胆大,心思沉稳,也知道简若尘必然有不为人知的修炼方式,可向来没有一个人敢如简若尘这般,敢定下十年之期结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