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51章 不受激将

正文 第51章 不受激将

    简若尘嘴里说着抱歉的话,眼睛迎着朱和的视线,神态安和,她明明没有任何威胁人的举动,也没有任何威胁的言词,甚至她的修为在朱和面前都是那么不起眼。

    但,她的神态与眼神显示出来的气质,却好像她才是那个练气五层的,朱和是那个练气一层的。

    叶非没有吱声,只是冷然地看着朱和,面色一点点沉下来。

    桌子上灵餐的热气渐渐消散,不远处传来杂役们的哄笑声,朱和额头慢慢渗出细密的汗珠来。

    “简道友送了我这一份大礼,我感激还来不及,给简道友效力是应该的。”效力两个字,朱和说得咬牙切齿,称呼也终于变了。

    他被叶非威胁他认了,谁让他修为不足实力不够,能攀上叶非的大腿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可简若尘算什么?她以为她也攀上叶非了?

    简若尘身子微微向前倾下,朱和立刻就感觉到压力,他死死地盯着简若尘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里的自己,满是愤怒。

    “如果我是你,要么立刻翻脸动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么就忍下去,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选一个,亏你还是个管事,竟然也沉不住气。”

    简若尘慢慢撤回前倾的身体,瞧着朱和额头上一滴汗珠滚落下来。

    “你呢?”朱和从紧咬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翻脸和忍之间还有个词,叫做合作,只要你有可让人利用的东西,就有了合作的资本。”简若尘轻描淡写道。

    朱和怔住了,忍不住侧头看向叶非,叶非的眼睛好像深不见底,冷冷地望着简若尘:“我可以给你利用什么?”

    “大树底下好乘凉。”简若尘轻轻一笑。

    “你知道我是谁?”叶非的眼睛威胁似的眯了下。

    “现在还不知道。”简若尘的视线带着玩味,“不过,连朱管事都不敢提及的叶少爷,至少在外门还算棵大树吧,并且这棵大树足够聪明,还有成长的空间。”

    “你又有什么能给我利用的?”叶非盯着简若尘。

    “大树的成长需要空间,也需要养料,还需要将树身上缠绕的无用的藤蔓甩掉,有时候,为了成长得更加强大,还要将多余的枝杈砍掉,这些,大树自己怕是做不到。”简若尘慢慢说道。

    三个人都静默了一会,叶非的表情里什么也看不出来,朱和已经有些傻了,只有简若尘嘴角微微勾起。

    叶非只喝了一杯灵酒,桌上其它的东西一口未动,朱和握着灵酒的手一直抖着,却一口也没有喝,简若尘叹口气,也推开了灵餐,坐回到铁条旁边研究怎么合理地运用灵火。

    最后朱和动手收拾了灵餐,却再呆坐了好一会才开始打坐恢复,倒是叶非和简若尘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一直在各做各的。

    半夜时候,简若尘已经打坐了两次恢复灵力了,终于再摸出养气丹送到口里,叶非只看到她服下养气丹,却不知道她吃了五颗。

    天亮的时候,简若尘的脚边也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支架底座,虽然只有十几根铁条,叶非也炼制出了半斤精铁,朱和在下半夜的时候似乎想通了,精神了些。

    一个晚上,简若尘对炼器的兴趣还不大,对控火可是生出浓厚的兴趣,一道火焰在她指尖上简直要被玩坏了,从正常的一朵到笼子到筒子到会爬的怪物一般,简若尘唯有感叹修为低灵力不足,不能玩个痛快。

    简若尘打个招呼,就自行上山,不多时叶非就追上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前个晚上和今个早晨都没有跑步,就觉得身体沉了点,简若尘不觉就加快了速度。

    上山终究不是走平地,但也将身体活动开了,一直到了目的地,叶非还是跟在后边。

    “你不准备再说些什么?”叶非看着简若尘拿出斧子,忍不住道。

    “还不知道你要什么。”简若尘实话实说,“所以,现在最需要的是沉住气。”

    叶非觉得简若尘每句话都有深意,就好像她这个人,他所了解的看似不少了,可一接触,才发现这个人深藏不露。

    “你这么说不怕我恼羞成怒?”叶非哼了声。

    “怎么可能?我要连这点看人的本事都没有……呵呵。”简若尘笑了笑,“叶少爷不准备亲自完成任务了?”

    叶非冷眼看着简若尘,“我只要砍够十棵银松就可以了,不必自己运下去。”

    简若尘点点头,“自然,还是托我的福。”

    “你怎么想到索道的?”叶非早想要问了。

    “我做凡人的时间比做修士的时间长,所以,习惯性地不会忽视弱小的力量,就如修士会借助法术,凡人如果有合适的工具……”脑海里忽然想起洛凡对镖局的注意,心底渐渐升起了一个特别的念头,不觉笑笑。

    “一个筑基期修士就能杀灭数千数万凡人,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可以轻易毁灭一座城池。凡人永远只是凡人,哪怕要建筑索道,也要依靠修士的力量。”叶非不屑道。

    简若尘不想纠正叶非的观点,她的习惯是以事实说服人,在事实没有摆在眼前的情况下,她也很少能被人说服,因此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找了一棵银松,再活动活动身体。

    叶非瞧了好一会,简若尘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般,旁若无人,还是九下就调息一会,明明有余力十下甚至更多。

    “为什么?”看了足有一刻钟,叶非忽然问了句。

    “任务足以完成,就不必全力以赴了。”简若尘轻松道。

    “就不考虑意外?”叶非逼问了句。

    “我一向不受激将。”简若尘睨视了叶非一眼,见叶非呆了下,想想,这句话没有什么额外的意思吧,却不知道她刚刚那一眼,轻松平静之下的眼波,带出了别样的风情。

    中午的时候,简若尘见到了朱雀堂的管家,当然也是看不出修为的中年人,他看着叶非的眼神很是慈爱,当然态度上绝对摆正了自己管家的位置,看着简若尘的眼神么,就有些微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