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45章 有点介意

正文 第45章 有点介意

    “愿赌服输,赌局么,开了就是为了赌,不过简道友现在言胜,为时过早吧。”叶非笑着,仿佛一点也没有以为简若尘会赢。

    简若尘点点头,仿佛没有听懂叶非话外的意思道:“也是,还有七天呢。”

    这话,分明就是直白地告诉叶非,她简若尘赢定了。

    “简师妹,叶少爷也领了砍伐银松的任务,我这还要陪着叶少爷选址。”朱和急忙插话道。

    简若尘眉毛扬扬,重新看眼叶非,那眼神里明明白白带着些诧异,然后忽然嘴角向上勾勾,这笑容看得叶非很不舒服。

    “不急,我看这棵银松的创口如此平滑,想要与简道友请教一二,不知道可否方便?”叶非眼角略微向上挑起,桃花眼也带着笑意,好像真心实意请教一番。

    朱和怔了下,修士之间的互相请教,哪里是这么随随便便就开口的,自来请教这两个字,要么是对师尊、担负着传功的师兄,要么就是挑衅的代名词,再有,也没有高阶修士向低阶修士请教的。

    叶非可以这么说,简若尘无论是怎么回答,答应不答应,严格说来都是得罪人的。

    “叶少爷说笑了,不过是一把力气而已,还是沉水石炼制的斧头锋利,嗯,话说,您二位怎么说也是强壮的男子吧,看着我这个女子抡斧头,就没有啥心理障碍?”

    简若尘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后句话就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了。

    “你介意?”朱和还没有来得及拽叶非离开,叶非已经开口了。

    朱和面露苦相,背对着叶非给简若尘使眼色,可这眼色到底是啥意思,他自己也说不好,总归是想让简若尘退让一步,不要得罪叶非的好。

    “嗯,其实是有点介意的。”简若尘认真道,叶非和朱和都意外了下,简若尘竟然会这么说。

    “怎么说我成为修士之前也是大家闺秀,如今沦落到要靠使把力气才能站稳脚跟,心态一时半会转变不过来也正常。

    不过路是自己选的,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最主要的是,我好容易找到这等取巧的方法,也正好有二位前来,不炫耀一把,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呢。”

    说着弯腰拎起斧头,扭头看看周围,选定了一棵银松就走过去。

    围着银松转了一圈,简若尘忽然站下,双手握住斧子,腰背向后伸展,双手举起的一刻,右臂、右侧腰身和右腿形成一道完美的流线。

    黑色的斧头划过一道黑影,平平地落下,“咔”一声脆响,斧头嵌在树身上,简若尘右手一用劲拔出斧头,她双脚微动,第二次举起斧头,与前一次一模一样,斧头再落在,正巧衔接上一次痕迹。

    明明是高高举起,但是在落下的时候,半空中却换了方向,斧身也从倾斜转变为平行,两次落下衔接紧密,力道也几乎一致。

    而叶非和朱和也看得分明,简若尘每一下都是将全身的力量调动起来,将腿、腰、腹部的力量都集中到双臂上。

    这,哪里是大家闺秀该掌握的技巧,分明是常年浸淫于此术,才能如此熟练的。

    简若尘一连挥动了七下斧头,正好将银松的树身完整地砍出了半弧创面,每一下她都是不惜力气了,这七下下来,面上带着微微的红晕,气息也不是很稳,她放下斧头,微微活动了下双臂和腰身。

    叶非和朱和瞪着眼睛看着简若尘,难以想象,简若尘看似瘦弱的身体内竟然隐藏着这般力量,他二人看得清清楚楚,简若尘半分灵力也没有使用,凭借的全是肉身的力量。

    “简……师妹。”朱和不相信地上下打量着简若尘,他见过不知道多少次凡人杂役砍伐银松了,自己也因为无聊操刀上阵过,可谁也没有简若尘刚刚几下子使得漂亮。

    凡人杂役中不是没有人有如此力量,甚至杂役中的强壮者力量要比简若尘高出许多,但如此流畅地将全身的力道一点没有浪费的集中到斧头上,他还真头一次见过。

    他在脑海里模拟了下,忽然就跃跃欲试起来,也想要尝试一把,可还是忍住了。

    “你这……怎么想到的?”朱和将要说的话补全了。

    “熟能生巧,还有就是,自己买的赌注,怎么也要自己赢回来。”简若尘以最认真的语气,说着全是玩笑的话。

    如果不是叶非在身边,朱和一定要伸出大拇指说声“佩服”了。

    “可赢了赌注又如何,那里的赌资你自己能有多少,而你五灵根的资质,修炼了两年半才进阶练气一层,这力道的使用再技巧,也不过是凡人之力。”

    叶非哼了一声,不客气道,并下了一个评语,“你赢得了再多灵石,这一生注定难以筑基。”

    叶非不是想要给简若尘难堪,他是在评论简若尘,可心底何尝不是在说他自己,他不也是一样吗,手里有大把的灵石,也只能卡在练气后期上迟迟不能筑基

    朱和有些尴尬地看着简若尘,站在修士的立场上,叶非说得完全正确,可简若尘正在为他赢得灵石,并且还刚刚送给他一个天大的好处,他却只能眼看着她被叶非奚落。

    不仅仅因为叶非说得有道理,还因为叶非的修为,在外门的地位。

    简若尘笑笑:“多谢叶少爷的教导。”那笑容风淡云轻,就好像是长者瞧着胡闹的孩童般容忍。

    简若尘瞧着叶非,确实是将他当做个胡闹的富二代看待。

    修士被称作少爷就是个暗示,而叶非的这种说话方式和态度,上个世界里简若尘也见得多了,大概唯一不同的,这样的话上个世界没有人敢对她说。

    叶非甩袖走了,朱和歉意地对简若尘笑笑,转身追上去,简若尘只当这是砍伐银松中的小插曲,自然不放心上。

    朱和却在心里对自己的行为暗自奇怪,他刚刚竟然忽略了简若尘的修为,没有将她当做个练气一层的存在。

    奇怪了,练气一层修士见到他和叶非这样的高阶修士,不是该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吗?简若尘说话举止是对他们尊敬,可是尊敬中又带着丝天然的傲气,好像她并不比他们低下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