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44章 你破费了

正文 第44章 你破费了

    “我也接了砍伐银松的外门任务,反正也没有事,就和你一起先去炼器堂吧。”叶非无所谓地道。

    朱和吃了一惊,脑袋里刷刷转了几转,他看了外门的赌注,就算简若尘赢了,朱雀堂也是大赚一笔的,简若尘一个小小女修,怎么惹得叶非亲自出手了?

    可他朱和一个外门小小的管事,哪里敢管叶非少爷的闲事,半张着嘴吃惊了下,被叶非勾着嘴角似笑不笑地看两眼,除了“好”字,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朱和到炼器堂是要换取铁器的。

    制作索道的支架一共七座,只要普通的生铁稍加炼制就可以,朱和准备换取现成的铁条,再找几个又火灵根的修士一起就在工棚那边制作了。

    一则是节约费用,二则换取铁条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三就是,没有那么大的储物袋装成品。

    图纸并没有精确到每根铁条的长度宽度,但只要看着图纸,大约就能计算出该要什么样的铁条,尤其是朱和这种对银松的重量和运输比较了解的。

    生铁炼器堂决定不缺,但合乎要求的生铁条却不多,朱和还要求稍微精炼下,就是去除生铁中的部分杂质,费事的是长索,炼器堂还没有炼制过这么长的铁索,还是十几股细铁丝拧成一股的。

    出于礼貌,叶非没有跟着朱和,自己在炼器堂转了一圈,百无聊赖,不多时朱和出来,脸上很轻松。

    朱和心里其实不轻松。

    他需要的简单锻炼的生铁量太大,一天时间出不来,不过锻炼的生铁他还需要加工到一起,也不是一天的活,约好了明天一早过来取一半,他琢磨着再找谁一起做,抬眼看到叶非,就又担忧起简若尘来。

    叶非心内烦躁,表面一点也看不出来,晃晃悠悠的样子也不像个修士——哪个修士一天天地不闭关修炼,整天外门里晃悠不务正业呢——明明练气后期巅峰了,还偏偏接一个砍伐银松的任务。

    “叶少爷,工棚那边都是凡人杂役,凡人么,一点规矩也没有,干活的时候都是赤着身的,没得污了叶少爷的眼。”朱和试探着道。

    “怎么?一个外门女修都能完成的任务,朱管事认为我完不成?”叶非没有留情面,直截了当道。

    叶非没有必要给外门任何修士留情面,别说外门了,就是内门筑基期的修士见到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修士以实力论高低不假,但实力二字,包括的范围可就广了。

    果然,朱和的面色微微变了,叶非这话分明就是知道他也参与到赌局中去的,虽然他没有自己去下赌注,可下注的是一个卡在练气三层的女修,还足足下了五十二枚下品灵石的赌注。

    一个练气三层的女修,哪里来得五十多枚灵石,别说叶非了,就是他朱和,稍加打听,就知道那女修和简若尘说过几次话,还有洛凡竟然也买了同样的赌注,傻子也猜出来那女修下注的灵石哪里来的了。

    朱和急忙道:“哪里哪里。”可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平时巧言令色的,此时竟哑口无言,不知道再说些啥好。

    叶非乜斜了朱和一眼,哼了声道:“提前三天,我倒是想要知道,她怎么提前三天完成的,也让我心服口服。”

    朱和只是呵呵笑着,这话,他没有办法往下接。

    两个人脚程都很快,回到工棚的时候还不到中午,朱和给叶非走了正常流程,明知道叶非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敢阻拦叶非上山,好在叶非的人品是信得过的,不会暗中对简若尘做手脚。

    但还是陪着叶非上山,介绍着哪里砍树的人少些,也就仿佛很随意地提到简若尘砍树的地方。

    两个人到山上的时候,简若尘刚放倒了一棵银松。

    简若尘找到了些砍伐银松的窍门,对力量的掌控也得心应手起来,她以前虽然没有砍过树,可是跆拳道黑带不是白练的,全身肌肉一旦调动起来,就能够将力量全集中到双臂上。

    如此,这棵银松的树身上就没有一下多余的斧痕,斧头每一次落下,都几乎是平平地扎到树身,朱和和叶非正看到倒地的银松,上面光滑的切面正对着他们。

    “简师妹,你……”朱和跳过去,盯着银松的切面看了会,如果不是银松无属性的特点,他简直以为这创面是法器造成的。

    “怎么样?”简若尘难得有孩子气的一面,瞧着叶非,上下打量下,反正几乎所有外门弟子的修为都比她高,看不出修为的高出来就不止两个层次了,也就不在意修为到底是多少了。

    “厉害!厉害!”朱和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心里盘算了下,这创面要是他能不能做到,不觉就摇摇头,纯肉身力量,他也有把握斧头都砍在同一个位置上,但这么节约力气的做法,不是三两天就练出来的。

    回头见简若尘望着叶非,忙道:“简师妹,我给你介绍啊,这位是叶非叶少爷,朱雀堂就是他创办的。”

    简若尘挑了下眉毛,拱手笑道:“失敬,赌局是叶少爷开的啊,不好意思,要让你破费了。”

    既然是朱雀堂的堂主,那上到这山里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真人面前没有必要说假话,简若尘也没有认为自己购买赌注有何严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能猜出赌资的来源,更何况朱雀堂的人了。

    叶非呀然了下,从见到简若尘之后他就有些吃惊,简若尘这一开口,吃惊就变得有些欣赏了。

    原本他以为简若尘该是一个傻大憨粗的形象,至少也是看上去像凡人粗实女子那般健壮的人,不然怎么能抡得起斧子砍得起银松。

    可一上山来,见到简若尘这瘦瘦弱弱的仿佛弱不禁风的样子,先让他吃惊了下,接着看到银松的创面,让他再佩服了下,再听到简若尘的这句话,就知道,面前的女修绝对不是一般人。

    不是有绝对自信的人,是不敢这般面对比她修为高的修士,这般直接承认是她买了那一赔九十六的赌注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