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祸害修仙界 > 正文 第13章 惊吓到了

正文 第13章 惊吓到了

    天才壹秒記住搜搜看『 ”  </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个人开始在记忆里查看关于鬼修的知识,接着互相沟通了,张梦遥记忆里关于鬼修的了解要多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鬼修是修士的一种,只要不是拿出特别的法器,施发特别的功法,与平常修士并无特别之处,所谓鬼修,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借助魂魄练功,为了获取足够的魂魄,自然也就只有杀人一途了。

    “我们不能马上离开这里。”洛凡只简单思考了片刻就道。

    “如果我是村长的话,会创造让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的条件。”简若尘沉吟着道,“越少有人知道我们越好,我们越早离开就越方便他动手。”

    洛凡点点头:“嗯,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反过来杀掉他。”

    “杀一个修士?”简若尘反问道。

    “为什么不能?”洛凡边说边在记忆里寻找着,“修士的弱点在丹田上,只要破了丹田,或者一刀扎在心脏上就可。”

    简若尘古怪地看着洛凡,黑暗影藏了她的眼神。

    “怎么了?”洛凡反问。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简若尘淡淡地道。

    “我不会坐以待毙,也不会虚伪地在这里谈什么法律,人的身份总是在变化的。”

    简若尘懂得洛凡的意思,他在说他现在并不是警察,不会将上一个世界的法律强行用在这个世界上,如此,甚好。

    “你不会心存怜悯,认为我的想法丧心病狂吧。”洛凡还是确定了句。

    “他看到我的时候,我正抱膝缩在这里。”简若尘指了指之前她缩在那里的墙角,如果真的是关心他们夜半来探望,绝对不会对她这种无助的样子听之任之的。

    简若尘没有提及她心内毛骨悚然和那种危险近身、生死悬于一线的感觉,但只要一回想,还身临其境一般。

    洛凡笑了,“没有看出来简大小姐还有演戏的天赋。”能执掌世纪大厦十二年,洛凡不认为简若尘是一个胆小怕死的人。

    “有计划吗?”简若尘问道。

    “暂时没有。”洛凡收起了笑容,沉默了会道,“不早了,先休息吧。”

    看着洛凡无声无息地离开房间,简若尘的眉头蹙起,村长是修士在她意料之中,但是个鬼修,对他们图谋不轨,就在意料之外了,刚刚他进入到这个院子还释放了鬼修的威压,就更奇怪了,显然是为了给他们施压,让他们对这个地方恐怖之极的。

    只还有半个夜晚不到,简若尘没有再继续引气入体,而是回到床上扯开被子躺下,虽然这一天的经历让她心绪繁杂,但简若尘仍然是强迫自己暂时忘记这些,躺下不久很快就睡着了。

    洛凡没有睡,他靠在床头,再一次梳理脑海里的记忆,了解得越多,面色就越是发沉,修士对凡人是压倒性的存在,凡人想要杀死一个修士,简直是不可能的。

    修士是有弱点,就是在丹田和心脏处,可一击毙命,可这两处弱点也是修士重点防护的部位,当然,头也是重点。

    天才蒙蒙发亮,简若尘就醒了,睡了不过三四个小时,起来的时候却精神得紧,端着木盆出去打了水洗漱了,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响动,接着洛凡走出来,见到简若尘正擦着脸上的水珠,就端详了下道:“你昨夜受了惊吓,脸色很是不好,这会该在床上躺着吧。”

    简若尘楞了下,她自觉精神的很,洗脸之前也瞟了眼盆里的倒影,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何不妥,就见到洛凡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立时就明白了,擦脸的动作停了下,然后仍将脸上的水汽擦了,也将一头秀发整理了,才瞟着洛凡道:“我的手包没有跟着一起过来,妆容上……”

    洛凡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也不用细化,厨房还有些锅底。”

    简若尘沉思了一下,忽然嘲弄地看了洛凡一眼,转身就回了房间,洛凡将简若尘用过的水泼掉了,再换了一盆新水,洗过了走进去,却见到简若尘瞧着手指一点黑灰在发呆。

    这房间四处都没有镜子也没有玻璃,对着一盆水想要画出个谁也看不出的妆可不容易,洛凡走过去审视了简若尘的脸色,见她肤若凝脂,眼神刚毅,与昨天大多数时间又是不一样,这才是他印象里的简若尘,心下钦佩。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昨夜还能睡得很好。”洛凡摇摇头,“可见你简大总裁心智坚韧。”

    说着伸出食指在简若尘指尖的黑灰上沾了下,再在手掌上抹匀了道:“也不用多化,就是有个黑眼圈,脸上的红润抹去了就可。”

    简若尘就仰着脸,眼神却不复之前的嘲弄,冷着脸打量着洛凡,洛凡只做不知,将简若尘的眼帘和两腮都抹了淡淡的黑灰,却见简若尘的嘴唇还是红润的,怔了下道:“你这精神劲,嘴唇也红润着,怎么也不像生病了。”

    病人,那要是从内到外透着萎靡的,简若尘的脸颊抹了淡淡一层黑灰,可没有抹到黑灰的皮肤还是白皙着,确实不像是有病。

    简若尘瞧瞧指尖的黑灰,想想,转身出了房门,洛凡跟过去,就见简若尘在地上抹了把,双手搓搓,将手背和手腕互相抹了抹,再拍拍,再抹再拍,对着光亮处看看,皮肤隐隐透着暗黄,接着又用同样的办法在脸上脖子上抹了,果然就黄里透着青黑,只是嘴唇的颜色还是鲜亮了。

    “嘴唇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今天不喝水也不吃东西了。”简若尘好像自言自语般转身回了房间。

    洛凡跟了回去,将简若尘支开透气的窗扇合上,室内暗下来,简若尘坐回到床上,直接掀开被子躺下,洛凡回头时,简若尘就隐在阴影中了,这么看起来到真像是生病了。

    “但愿他们是真不在乎凡人的生死。”本来是对修士与凡人地位的不公,这时候就巴巴地希望修士真不将凡人的生死放在眼里,因为不论是怎么化妆,只要修士来看看,那是百分之百露馅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