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220章 完结篇:给你最后的爱

正文 第220章 完结篇:给你最后的爱

    或许时光荏苒,或许曾经错过。

    曾忆雅此刻很珍惜和傅靖泽在一起的日子。

    不是因为傅靖泽有多抢手,有多少女人爱他,而是……

    她爱他。

    虽然没有婚礼,她觉得无所谓了,傅靖泽不再提婚礼的事情,每天上班,忙完之后,总是想着她,回到家里也是第一时间粘着她。

    就如她母亲说的,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很是甜蜜。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已经一个月。

    进入初秋,天气微凉。

    傅靖泽最近因为有急事,所以出差了好几天。

    曾忆雅每天回到家里,就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家感觉很是寂寞,开始几天还一个住,后面几天就回家里跟爸妈一起住。

    结果她爸妈也是节目丰富,到处游玩了,经常回到家里,佣人说两人又去哪里自由行,开车游玩去了。

    曾忆雅突然很是羡慕这些中年人的生活,可以那么悠哉。

    站在日历面前,曾忆雅看着上面的时间。

    距离她生日还有两天,傅靖泽为什么还不回家?该不会忘记了吧?

    或说,这么多年他都不再为她庆祝生日,想必已经忘记。

    曾忆雅叹息一声,无奈的拿出手机,可能是太忙了,连电话都少,很多时候都是她主动发信息给傅靖泽。

    夜,深了。

    曾丹和穆纷飞还没有回家,曾忆雅吃过饭后,坐在沙发上,给父母打电话。

    手机那头是曾丹接通的。

    “小雅,什么事吗?”

    听语气很是开心,心情不错的感觉,曾忆雅感到欣慰,浅笑着问,“爸,今天你们还回家吗?”

    “不回去了,我跟你妈在冰城这本的度假村游玩,现在准备去泡温泉,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好好带你们去度蜜月,后来有了你也一直没有机会两人出去好好度假,现在有时间,想多带你妈妈出去。”

    “好,爸爸,你们玩得开心一点。”

    “你没别的事情吗?”

    “没有,就想问问你在哪里而已。现在知道了,也就安心,你们尽情玩吧,记得多照相留念。”

    “好的,一定会。”

    曾忆雅离开家,走向傅家大宅,按了门铃,开门的是春姨。

    春姨脸容暖和,“雅小姐啊,进来坐吧。”

    曾忆雅没有进去,先问:“阿姨在家里吗?”

    春姨摇摇头:“都不在呢。”

    “都不在?”

    “嗯。”

    都不在家,曾忆雅跟春姨客气几句,就没有再逗留下来,转身离开傅家。

    走在花园外面,感觉大家都很忙,都不在家,唯独她挺闲的,下班回家,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生活,而她,空虚的想着傅靖泽。

    曾忆雅漫步在花园里,拿出手机,给傅靖泽拨打电话。

    这个时间,他应该不会忙了吧?

    结果,打去的电话,被立刻中断,而返回来的却是一条信息:正在会开,有空回复你电话。

    曾忆雅无奈的叹息一声。

    这个时间,竟然还在开会?

    深呼吸一口气,曾忆雅漫步回家。

    又是一个寂寞的夜晚。

    傅靖泽这次出差,已经一周了,具体工作内容曾忆雅没有问他,也觉得没有必要问,因为相信他真的是很忙。

    次日清晨。

    晨曦洋洋洒洒,薄雾刚刚散开,大地正在苏醒。

    因为是周六,曾忆雅的闹钟没有响,而她昨晚上因为一直睡不着,而早晨显得疲惫。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傅靖泽托着皮箱轻轻走进来,动作十分细微。

    他不敢发出声音,而把皮箱放到边上,扫视了房间一圈,看到大床上的曾忆雅还没有醒来,他开始脱下外套,坐了一晚上飞机,现在显得很是疲惫。

    傅靖泽的动作很轻盈,脱下外套,然后进入卫生间。

    十五分钟出来,洗澡过后,白色休闲睡衣裤,把头发吹干后,看起来清新怡人。

    他走向大床,轻轻的侧躺在曾忆雅的身边。

    小别胜新婚。

    离开的几天,他快要想疯了这个女人,可是又因为有些事情,迫不得已的冷落她,连电话都没有时间跟她多谈。

    傅靖泽一边手撑着脑袋,珉着唇,眼神如痴如醉看着曾忆雅甜美的俏脸,睡着的她像个睡美人,很甜很温婉,干净白嫩的肌肤,满满的是胶原蛋白的质感,粉嘟嘟的,小巧挺直的鼻子,樱桃小粉唇,很是诱人,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像个天然的洋娃娃。

    让他看呆了,让他忍不住想亲她。

    可是她睡着了。

    他不忍心吵醒她。

    他轻轻地伸手从她脖子下穿过,曾忆雅感觉有些动静,朦胧中转了身体,在傅靖泽看着她要背对自己睡的时候,他伸手,一把拉住她的身子,把她转得往自己这边的方向。

    曾忆雅顺着他的姿势,钻入了他的怀抱中,傅靖泽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钻入他的胸膛,那一刻,他的臂弯成了曾忆雅的枕头。

    傅靖泽搂着她,把脸贴到她的头上,心里甜甜的搂紧着,闭上眼幸福的入睡。

    一缕暖阳从阳台射进来,曾忆雅感觉到怀抱暖暖的,很结实很舒服。

    她眯着惺忪的眼眸,缓缓的睁开眼眸,而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棉睡衣,而她能感觉到自己被一道温热的胸膛搂着,她轻轻仰头,发现了傅靖泽的睡脸,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心情异常的激动,可是曾忆雅更是疑惑,她昨晚上很晚才睡,这个男人也没有回来,难道是早上回来的?

    曾忆雅歪头,瞄了一下衣橱那边的位置,果然,墙角还放着他的行李箱。

    他回来,还洗澡,自己竟然不知道?

    看着外面的太阳,很显然已经不早了。

    可能是飞机坐累了,才回来就睡着。

    曾忆雅轻轻的把他的手放到一边,然后从他身体起来,慢慢下床,踩着轻盈脚步进入卫生间洗漱打扮。

    傅靖泽睡得朦胧中,发现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他眯着迷离的眼眸,扫视一圈,喊了一句:“小雅……”

    “我在卫生间呢。”

    因为卫生间的门没有锁住,所以曾忆雅听到他的声音。

    傅靖泽笑了笑,再闭上眼睛,转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床上。

    片刻后,曾忆雅从卫生间出来,洗漱过后,整个人都精神清爽,头发也梳得整齐。

    她走到大床,训着傅靖泽的背部,整个人趴到了他的背后。

    “靖泽……”

    撒娇的语气呢喃着他的名字,傅靖泽不由得珉唇笑了笑,感觉到曾忆雅柔软的身子趴到他的背部,整个人都压了上来。

    “嗯……”傅靖泽磁性的嗓音应答。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没有多久,因为你还在睡觉,我就没有吵醒你,陪你一起睡了。”

    “哦……”曾忆雅应答。

    傅靖泽眉宇间溢满了幸福的笑意,似笑非笑的俊容温和从容,呢喃着轻声细语:“有想我吗?”

    这样一句很温馨的话,让曾忆雅羞涩得不敢回答,把头埋在他的脖子内,不吭声。

    “我出差这么多天,到底有没有想念我?”

    曾忆雅含羞:“那你呢?”

    傅靖泽反手,一把拉住她的手,将曾忆雅从他背后拖下来,俯身压上。

    曾忆雅脸蛋有些绯红,羞涩的眨着眼睛看着他,心里话不敢说出口,更多的是害羞。

    “我想你……”反而傅靖泽倒是很直接的细声说:“每天都想,想快点把手中的工作完成,回来见你。”

    还以为他不回来了呢,因为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她想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都要跟他过。

    曾忆雅眨了眨长长的睫毛,灵动的眼眸像会说话似的,让人痴迷。

    傅靖泽深情的凝望,忍不住低头吻上她的唇,拉来后面的被子盖上,手脚并用,用行动告诉她,他有多渴望她,多想念她。

    温暖的早晨,剧烈而热情的晨运,在小别多时的两人之间蔓延着。

    满房春色无边。

    浪漫的周末。

    傅靖泽把家里的佣人都放假了。

    家里只有他们两人。

    两人牵着手出去逛超市买食材回家煮饭,而让曾忆雅觉得奇怪的是,傅家的人都不在了,而自己爸妈也出去旅游了。

    明天就是她生日。

    像以为,即便傅靖泽不在,www.youfa8.com人都会给她一个热闹开心的生日派代的。

    虽然有些小失落,但是一想到傅靖泽在她身边,她就觉得其人都无所谓。

    傅靖泽像个缠人的孩子,家门没有佣人,就一直缠着她,在厨房做菜的时候,他总是搂着她的腰,看着她切菜做饭。

    觉得他在厨房碍事,曾忆雅把他推开,过一会,他又靠近,把下巴窝在她的肩膀上,“让我陪你做。”

    曾忆雅觉得他很碍事,哪里是陪她做?动不动就伸手乱摸她,她根本没有办法专心做好美食。

    曾忆雅不耐烦的转身,拉着他的手,推着他往边上站:“就不出去就站在这里看着,安安分分的,别动我好吗?”

    “不好。”傅靖泽回答。

    曾忆雅眉头紧蹙,“如果不好,那就给我出去。”

    “那好,我看着,不动。”傅靖泽极度认真的回答。

    无奈之下,曾忆雅只好让他在这里继续呆着。

    过了片刻,傅靖泽又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曾忆雅的腰,憨笑着说:“我来帮你做好不好?”

    曾忆雅手里拿着勺子,无奈地问:“你这么变得这么缠人了呢?”

    “因为太久没见了,很想你。”

    “那我们现在不是见到面了吗?”

    “所以,你就陪陪我……”说着,他的吻往她的脸颊上磨蹭。

    曾忆雅深呼吸一口气,生气的放下勺子,再这样下去,这顿饭煮两个小时都不可能完成了。

    曾忆雅生气得转身,推着他的身体往外面走:“你现在必须出去,你这样我根本没有心思做饭,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靖泽突然捉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倒墙壁上,俯头吻上。

    “嗯……”

    曾忆雅大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在男人的脸颊上闪扑了几下,被深吻得不知所措。

    这……

    她明明是要做饭的,连这点时间都不给她吗?

    但是抵不过男人的温柔攻势,最后还是沦陷在他的深吻当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顿饭还是能吃上,因为她把傅靖泽留在厨房里,让他来做,自己跑出去躲着。

    要不然这个男人这么闲着,总是在想撩她。

    幸福的时光,过得特别的快。

    两人吃过午餐,在花园的大树下乘凉,一本书,以地为坐,曾忆雅靠在傅靖泽的胸膛里,享受着两人的幸福时光。

    曾忆雅想到明天的生日,想提醒一下这个男人,明天陪她过,可是想想,他周末休息在家里,当然会陪她过,主动提醒就没有意义了。

    想着,曾忆雅便忽略了这件事情。

    次日,清晨一大早,曾忆雅就爬起来,傅靖泽还在床上睡觉呢,一晚上的缠绵悱恻,男人估计累坏了。

    曾忆雅起来为傅靖泽准备了爱心早餐。

    放在裤子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小雅,忙吗?”

    来电话的是闺蜜于倩倩,曾忆雅心情特好,“不忙呢,怎么了?”

    “生日快乐……”于倩倩开心的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没有忘记吧?”

    “没有忘记呢。”

    “准备如果过?要不要我过去陪你一起庆祝。”

    曾忆雅回头,看向厨房门口,心里想着傅靖泽,会心浅笑,“谢谢你,倩倩,今天我跟我老公一起过生日呢。”

    “原来,今年的生日,不用我跟你过了?那还要搞派对吗?”

    “我想应该不用了,就两人一起开开心心的过,我已经很满足了。”

    “哇,想着像个小女人一样,真幸福。”于倩倩羡慕不已,“结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倩倩,我不跟你说了,我正在做早餐呢,做完早餐我有空了再跟你聊。”

    “好,今天我是你的备胎哦,随时等候你的吩咐。当然,可能没有我的机会了。”

    曾忆雅还是觉得很感激:“谢谢你,倩倩。”

    “我们是好朋友,好闺蜜呢,说什么谢谢呢?傻瓜。”

    曾忆雅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

    跟于倩倩聊了几句,就中断了电话。

    她把早餐做好,从厨房出来,准备上楼去叫傅靖泽起床吃早餐。

    而这个时候,傅靖泽已经从楼上下来,西装革履,风姿卓越,而且行色匆匆。

    看起来有重要的事情似的。

    “靖泽,你要去哪里?”

    傅靖泽下楼,边整理着衣服边说:“我刚接到白莎的电话,好像出了点状况,我过去一下。”

    白莎?状况?

    曾忆雅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

    诺诺的看着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急问:“白莎她怎么了?”

    “不知道呢,好像很急,让我过去一趟。”

    “去她家吗?”曾忆雅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傅靖泽走向门口,说:“不是,她在出差呢,在边城,有点路程,今天我可能回不来了,你一个人好好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晚上不用等我门了。”

    听到傅靖泽的话,曾忆雅急忙跟着他的脚步,心里很慌,很是委屈,“靖泽,可是今天……”

    她说着,欲言又止。

    不知道白莎这样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她老公约出去。

    而傅靖泽却如此紧张。

    一想到这里,曾忆雅心情就异常难受。

    跟着傅靖泽来到地下车库里面,傅靖泽拿出钥匙开了锁,回头牵住曾忆雅的手,揉着她的掌心,温柔的哄着:“别送了,回家去吧,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很快就回来。”

    “靖泽,能不去吗?”曾忆雅此刻难受得有些焦心。

    傅靖泽疑惑着蹙眉,“怎么了?”

    “今天,我……”曾忆雅说着,欲言又止。

    这样用生日来留下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或许他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呢?

    但是,越想就越是觉得委屈,原来他真的忘记了。

    她还奢望着他会记得。

    “今天你怎么了?”

    顿了好片刻,曾忆雅依依不舍说:“我没什么,白莎让你过去,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你去吧。”

    “好,那我走了。”傅靖泽双手捧着她的脸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转身上车,启动车子。

    曾忆雅连忙后退两步,让开路。

    虽然不爽,但是还强颜欢笑看着傅靖泽的车子离开车库。

    心情,一下子掉入了谷底。

    他都说了让她晚上别等他门,是不是表示今天都不会回来了?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曾忆雅回了家里,一个人吃的早餐。

    吃完早餐,无所事事,脑海里一直在胡思乱想。

    但终究不是办法,期待的日子,想和傅靖泽过,也落空了。

    坐在沙发上,她给穆纷飞打电话,穆纷飞却说,“宝贝,生日快乐,今天你跟你老公好好过,我跟你爸爸在外面玩,赶不及回去陪你了。”

    曾忆雅无奈得只好说:“爸妈,你们尽兴,我今天会过得很开心的。”

    刚刚跟母亲通完电话,童夕的信息来了:小雅,生日快乐,今年想要什么礼物呢?今天先欠着,等我回家了,再给你补上。

    之后的时候,信息不断,都是朋友发来的祝福啊、

    最多的一句:生日快乐、

    傅靖泽都不在,她快乐什么?

    越是这种特别的日子,就越是心塞。

    最后,曾忆雅还是拿出手机,给她的“备胎”于倩倩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她委屈的说:“倩倩,今天靖泽很忙呢,就我一个人过生日,你不是说为我随时准备着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于倩倩浅笑着说:“好啊,刚好我已经为你安排了很丰富的节目,我们一起过吧。”

    “好。”

    曾忆雅回房,随意打扮一下,就背着背包出门。

    跟于倩倩约好的地方是冰城购物广场。

    曾忆雅不知道她说的丰富节目是什么,坐车去的一路上,心情都很难受。

    还一度乱想着,傅靖泽的心里,难道白莎比她更加重要吗?

    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她甩掉,因为这样想,不正好中了白莎这个女人的坏心思了吗?

    虽然不开心,但要百分百相信自己的老公。

    曾忆雅刚刚下了出租车,于倩倩迎面而上,“小雅,你来了?”

    “倩倩。”曾忆雅挤着微笑,然后扫看四周,问:“我们今天要逛街吗?你不是说有丰富的节目吗?”

    于倩倩摇摇头:“不逛街,走吧,跟我来。”

    曾忆雅一头雾水,被于倩倩牵着走进一家美容院。

    两人在里面装身打扮,做完美容还换上了漂亮精致的短裙轻装婚纱。曾忆雅疑惑的问:“我们穿那么漂亮,去做伴娘吗?”

    “你猜对了,我有个朋友今天要结婚,我们去给她做伴娘。”

    “谁啊,我认识的吗?”

    “认识。”

    于倩倩牵着曾忆雅的手出门,出到美容院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在外面等着,崭新的豪车看起来很是气派。

    两人上了车。

    司机启动车子延长而出。

    在车上,曾忆雅一直很好奇的问:“今天是谁结婚啊?”

    于倩倩总是说一句话:“去了你就知道……”

    问了几个问题,于倩倩总是不回答,显得神秘,曾忆雅就不问了。

    车子一路行驶,曾忆雅从包包里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样子,头发盘起来,点缀着名贵的钻石珠花,精致的妆容,还有这白色短裙婚纱,而于倩倩的却是淡紫色婚纱,这做伴娘的不都应该统一颜色吗?至少不应该是白色。

    带着各种疑惑。

    车子在一处旅游胜地停下来了。

    下了车,曾忆雅个于倩倩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冰城最有名气的古堡,上世纪的历史产物,这里是供人旅游的地方,很多人拍婚纱照,度蜜月,旅游都会进来这个。

    而此刻,很显然,古堡承包下来。

    城堡的入口,铺满了玫瑰花,而天空都是氢气球,用绳子绑在古堡周边的围墙上。

    曾忆雅和于倩倩都不舍得下脚,因为地面都是五颜六色的玫瑰花瓣。

    城堡外面有一位管家,很有绅士礼节的做出请走的动作。

    于倩倩牵着曾忆雅的手,踩着玫瑰花瓣一路走向城堡。

    进去后,又是一番美景。

    鲜花漫天飞舞,从她们的头顶飘落,美得让人窒息,用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一路走向大城堡广场外面,突然出现一个很大很美的舞台。

    在曾忆雅走进,心里一直在惊讶,谁的婚礼如此浪漫?

    但是,四处空无一人。

    “倩倩,人呢?”

    于倩倩这时候才笑着说:“你等等……”

    说完,曾忆雅突然看到前面走来了两个人,是她的爸妈。

    两人着装隆重,打扮得体,她爸爸穿着军装,威严帅气,她妈妈也穿着紫色礼服,大方得体。

    直到曾忆雅发现她妈妈手中拿着一束鲜花,一个白色头纱,那一刻,她才震惊得热泪盈眶,激动得心脏在颤抖,用手捂着嘴巴,快要哭出来了。

    这些人,都瞒着她,原来……

    她生日这天,给她安排的惊喜是婚礼?

    穆纷飞把鲜花递到曾忆雅的手里,为她带上白色头纱,含着泪水呢喃道:“小雅,我的女儿,你长大了,妈妈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一天能看着你出嫁,看着你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此刻,曾忆雅紧紧攥着鲜花,让穆纷飞为她带头纱,而站在一边的曾丹,此刻却双手用力的擦眼泪,那样子,像失去了心爱的人似的,无声的哭泣,泪水流得像个孩子一样可怜。

    于倩倩也很是感动,从包包里拿出纸巾给曾丹:“叔叔,你擦擦眼泪,等一下你还要牵着小雅进去城堡里面,把她亲手交给她的老公的。你可是今天最帅的男人,可别被他老公比下去了。”

    曾丹擦着眼泪,很是认同的点点头:“对。虽然我把女儿交给靖泽这个小子,但是我女儿最爱的男人,依然是我……”

    听到这句话,曾忆雅眼泪更加肆意,在眼眶滚动,却不敢让泪水流出来,怕弄花了妆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