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8章 相亲

    曾忆雅轻轻敲响白莎的办公室。

    “进来。”

    白莎埋头在文件堆里,认真的看着文件,曾忆雅推门进来,洋溢着淡淡的浅笑走向白莎。

    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内,摆满了鲜花,曾忆雅扫看了一眼,感觉白莎的追求者也不少,到处都是一束束的鲜花。

    不可否认白莎也是美人一个,而且能力比男人都要强。

    白莎抬头,看到曾忆雅进来,立刻放下手中的笔,靠在椅背上,凝望着曾忆雅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曾忆雅靠近,往她面前的椅子坐下来,毫不客气的说:“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我觉得挺好,我跟靖泽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也懒得找伴娘了,你既然想做我的伴娘,那就你来吧。”

    语气中没有半点温和,生硬而淡漠。

    白莎很是疑惑的看着她,跟上一次不一样,曾忆雅的脸上没有半点难过的表情,反而是轻松愉悦的。

    “你真的让我做?”白莎眯着眼眸,脸色深沉。

    曾忆雅浅笑着,双手像个三好学生似的搭在桌面上,“当然,你是我老公的前女友,我不让你做让谁做?你这么衷心的祝福我们,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白莎苦涩一笑,双手抱臂,“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之前说的话是骗你的了。”

    曾忆雅脸色一沉,心里腹诽,这个女人真的聪明,但是为什么这么聪明又大胆的女人,做坏事还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好不知羞的呢?

    曾忆雅沉默着没有作声,白莎挤着僵硬的微笑,问:“你跟傅靖泽闹过吧?”

    “你觉得很好玩?”曾忆雅愤怒的火焰充斥着胸膛,目光沉冷下来。

    白莎耸耸肩,摊开手表示无奈,“我当然知道这些谎言肯定会被戳穿的,我这样说是让你们夫妻之间多点情趣,例如吵架,或者打架。”

    曾忆雅嗤之以鼻,不屑的冷哼一声:“打架?你是什么心态?”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我追了傅靖泽好几年了,一度认为他是个gay呢,没有想到原来是败在你手中,当然要出口气。”白莎淡定从容的说着,好像做过的事情无关痛痒似的。

    当然,的确没有造成太大伤害,但是曾忆雅对她的印象完全破灭。

    曾忆雅平复了一下心情,还是很大度的说:“记得哦,我伴娘的位置还来给你留着,我结婚的时候,记得穿漂亮一点,随时欢迎你。”

    说着,曾忆雅站起来,跟白莎说最后一句:“你也是个有眼光的女人,会喜欢上我老公,就凭这一点,我不跟你计较之前的事情,但是最好以后别耍什么花样,因为下一次不是跟你聊天这么简单了。”

    抛下话,曾忆雅转身走向门口,白莎在后面说:“如果再有下一次,那也只表示你们两人之间的爱情并不是那么的坚固。”

    曾忆雅脚步戛然而止,气得五脏六腑都在沸腾。

    该死的女人,是还想从中作梗不成?

    曾忆雅沉默了片刻,转身冲着她说:“很抱歉,即便你这样说,我是吃醋了,但是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打架,可能我老公会比较累一点,晚上还得在床上讨好我,很是卖力呢。”

    白莎脸色霎时间沉了下来。

    曾忆雅不害臊的说着刺激白莎的话,要是这句话被傅靖泽听到,她都不想活了,但是此刻必须得好好气气这个女人,灭灭她的嚣张。

    曾忆雅双手抱臂,笑着讽刺:“当然,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可以忽视我的话,但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即便是打架吵架,都是一种情趣,就不劳你费心给我们出难题了。”

    说完,曾忆雅走向门口,狠狠的甩上办公室的门。

    震耳欲聋的响声让整个办公室都像震动似的。

    白莎咬着下唇,生气的把文件给甩到地上。

    七窍生烟地站起来。

    她明知道傅靖泽宁愿被人说了六年的gay,也从来不碰女色,她当然知道自己没戏。

    只是想出口气而已,现在倒是给曾忆雅气得她快要疯掉。

    曾忆雅刚刚走了没多久,白莎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她从办公室里面拿出手机,看着屏幕,是傅靖泽打来的电话。

    白莎深呼吸一口气,心情更加烦躁不安了。

    曾忆雅才刚刚气了她一顿,现在又是傅靖泽的电话。

    缓过气,白莎接通傅靖泽的电话。

    “喂,靖泽。”白莎放温和的语气说。

    傅靖泽淡淡的语气疏离冰冷,带着一丝怒气,“对小雅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她跟你说了?”

    “如果不说,你是想让她一直误会着我,对我有芥蒂吗?”

    白莎嗤笑一声,毫不犹豫的说:“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很显然夫妻之间的沟通,我这种谎言不堪一击。”

    “说说你的目的。”

    “就是想气气小雅而已,没有什么目的,我永远也达不到我的目的,不是吗?如果我能得到你的心,老早就成了,也不用等你成为别人的老公,才来做这种事情,我智商还没有这么弱。”

    “既然知道,就不要在弄这些事情了,老婆和朋友之间,是没有可比性,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白莎苦涩一笑,“知道,我连跟你老婆比的资格都没有,这点我懂。”

    “好了,这次也无伤大雅,不要再惹小雅。”

    “知道了。”

    傅靖泽说了一句,“挂了”就立刻中断电话。

    白莎把手机抛到桌面上,气恼得撑着腰间,感觉是自作自受的。

    曾忆雅从白莎的办公室出来,直接回到办公室里面。

    还是如常的上班,但是很明显,办公室里面的同事都对她恭恭敬敬的,唯独她的朋友于倩倩,还是一如既往的把她当成朋友,相处依然融洽。

    于倩倩拖着椅子,靠近曾忆雅,轻声问道:“小雅,你是不是在准备结婚的事情了?”

    曾忆雅歪头看着于倩倩,眨眨眼睛,摇摇头,“还没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靖泽他没说。”

    “不会吧,你上次不是说去试婚纱了吗?”

    “嗯嗯,试婚纱了,要去照婚纱照。”

    “那应该快了,到时候一定要记得让我去当你的伴娘哦。”

    曾忆雅双手捧着于倩倩白皙的脸蛋,眨眨大眼睛,小声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有你的份,白莎说想做我的伴娘,其实我看准她没有这个勇气来的。”

    “为什么?”

    “她喜欢我老公。”

    于倩倩惊讶的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曾忆雅点点头,很是肯定。

    两人叨叨碎碎的在聊天,别人都在上班,总监经过了也不敢作声,当做看不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两人聊了很久。

    突然,办公室门口出现一道声音,“小雅……”

    曾忆雅仰头,真好看到童夕从门口走进了。

    童夕一身淡雅的休闲套装,优雅不失大方,端庄而成熟,韵味十足的知性女性。

    “阿姨?”曾忆雅站起来,走向童夕,办公室里的人见到童夕进来,个个的站起来,鞠躬打招呼。

    曾忆雅迎面而上,童夕牵住她的手,便紧张的拖着往外走:“小雅,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你现在下班跟我走吧。”

    “可是,我还在上班。”

    童夕眉头紧蹙,淡淡的说:“公司我儿子的,你想什么时候下班,还有人敢管你?”

    曾忆雅顿时无语。

    “走吧。”

    曾忆雅推着她的手,“你等等,我去拿包包。”

    “好。”童夕立刻松开她的手,显得很迫切。

    曾忆雅拿来包包,跟着童夕一起离开公司。

    两人边走边聊着,走向停车场,“阿姨……”

    童夕眉头一皱,生气的问:“你还要叫我阿姨叫到什么时候,换个名称,跟果果一样称呼我。”

    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法律是已经是一家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曾忆雅羞涩的冲着她喊了一句:“妈……”

    “这就对了。”童夕笑容可掬。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曾忆雅疑惑着,走到车前,开门上车。

    童夕上了车,拉好安全带,笑意盈盈的说:“相亲。”

    “相亲?”曾忆雅顿时傻了眼,错愕不已:“相亲干嘛拉着我去,我可是你儿媳啊……”

    曾忆雅是欲哭无泪啊,这相亲拉儿媳去的婆婆,还真的让人难懂。

    童夕眯着邪魅的眼眸,嘴角轻轻勾起,“不是给你相亲。是让你给我去看看,看看对方的人品如何。”

    “那你给谁相亲啊?”

    “到了你就知道。”

    曾忆雅好奇童夕如此神秘。

    五星级餐厅内。

    曾忆雅终于知道要给谁相亲了。

    偌大的桌面上,坐着三胞胎女生,长相一致,美丽大方,端庄得体。

    而傅家三兄弟却姗姗来迟。

    曾忆雅看着面前三姐妹,自己都眼瞎了,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跟傅家三胞胎长大的,她也分不清傅家三兄弟的样子。

    给三胞胎相亲同样三胞胎的,简直是绝配啊。

    曾忆雅靠近童夕,小声问道:“妈,你就不怕到时候他们进错房间,睡错老公吗?”

    童夕现在笑容满脸,哪里还想这么长远的事情,就是觉得这样的配对很爽。

    “对不起,我的儿子们有点忙,很快就到了。”童夕道歉。

    对方也是很有素质的迎合说没有关系。

    曾忆雅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低头一看,说傅靖泽打来的,她跟童夕说了一句:“吗,我去接个电话。”

    “好。”童夕应答。

    曾忆雅接通电话。

    “小雅,你在哪里?”

    “餐厅呢。”曾忆雅走向旁边的花坛。

    傅靖泽好奇,“你去餐厅做什么了?”

    “相亲呢。”

    手机那头的傅靖泽突然惊愕一声,怒气凌厉:“你说什么?相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