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章 同居

    在婚纱店试完婚纱,曾忆雅给家里发了条信息,就跟着傅靖泽在外面吃过晚餐才回家。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入夜。

    刚刚步入家里,就见到母亲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父亲无奈的在旁劝说。

    “爸妈,我回来。”

    曾丹仰头,浅笑着说:“回来拉?”

    “嗯。”曾忆雅点点头,目光瞄向自己的母亲,“妈怎么了?不高兴了?”

    说着,曾忆雅走到沙发,把手中的包包往边上放下来,“妈你怎么了?”

    曾丹挤着苦涩的浅笑,很是无奈的开口,“刚刚你童夕阿姨来过,让佣人把你的衣服都收拾起来,搬到了新房那边去了。”

    曾忆雅顿时目瞪口呆,惊愕得站起来,一脸惘然,“为什么?”

    穆纷飞仰头,皱眉说道:“还能为什么?你这婚都没有结,就跟别人登记了,她说她的儿媳不能再住娘家了,要跟老公住在一起,一大堆理由的,论口才,我哪里是她的对手,就强行把你的东西给搬走了。”

    曾忆雅紧张得坐下来,牵住穆纷飞的手,“妈,你们两有没有打起来?”

    曾丹苦涩得笑着说:“没有打,你妈被说得一个字都反驳不了,强颜欢笑看着她把东西搬走了,现在就来发脾气。”

    “阿姨她没有恶意的。”曾忆雅为童夕解释。

    穆纷飞气得甩开曾忆雅,冲出一句:“我不是生她的气,我是生你的气。”

    “我?”曾忆雅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无辜。

    但是想想,好像也是她的错。

    是她没有征求父母的同意,是她没有让父母有心理准备,一切都来得太突然,而且童夕是急性子,这样做很显然是跟她妈妈抢女儿了。

    对于自由独生女的穆纷飞来说,这种感觉多么心酸啊。

    还好家离得那么靠近,如果远一点,估计要哭死。

    曾忆雅撒娇似的,搂着母亲的手臂:“妈,我今天跟你睡,我哪里也不去。”

    “算了吧,你想去就去,你婆婆都过来帮他儿子要人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你现在可是别家的老婆啊。”

    “妈?”曾忆雅听得出来她这话是气话。

    曾丹甩甩手,“去吧,回去看看家里有什么收拾的,反正这么近,我们就想着你房间搬远点而已,不是还能天天见到面吗?”

    “爸……”曾忆雅无奈的喊了他爸一声,不是她不想去,是她害怕紧张啊。

    怎么突然就要跑过去跟傅靖泽同居了?

    这,太突然了。

    “去吧,去吧。”曾丹甩手,“你妈还有我呢。”

    穆纷飞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握着曾忆雅的手,问道:“你跟傅靖泽是不是早就发生关系了?”

    “没有。”曾忆雅连忙摇头,脸蛋开始发烫,显得心虚,虽然没有发生光写,但害羞的事情也做过一点。

    穆纷飞生气的推开曾忆雅的手,气恼不已:“我又被童夕给骗了。”

    曾丹爽朗的笑了。

    曾忆雅一头雾水,皱眉问道:“阿姨骗你什么了?”

    “她说你跟她儿子都睡了很多次,迟早都要睡在一起,让我别压抑年轻人,憋坏了身体对谁都不好。”

    曾丹再听这话,还是人不是噗的笑了出来。

    曾忆雅脸蛋更加的通红。

    无奈,她含羞的低下头,叹息一声:“没有啊,我没有。”

    “我知道,我又被童夕给耍了。”

    “妈……”

    “不用说了,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吧,你想留下来也没有衣服换洗了,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得一干二净的。”穆纷飞语气很是不爽,也很无奈。

    曾忆雅在家里陪了父母一会。然后就离开家门,走向南苑别墅。

    灯花通明的街灯,一路通往南苑。

    门口多了很多漂亮的街灯,这个家的密码她知道,开门进去后,别墅内也是灯火通明,里面还有两名佣人在整理家里的细节,见曾忆雅过来,两人毕恭毕敬的鞠躬:“夫人你好。”

    “你们好。”曾忆雅挤着浅笑,看到新来的两名佣人,她心情很是复杂。

    新的家,新的佣人,代表着她将会是这个家新的女主人。

    扫视了客厅一眼,发觉换上了新的家私,装潢得更加温馨舒适,又不失奢华。

    “夫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是醒来的佣人。”

    “嗯,这么晚了,你们也去睡吧,明天再弄。”

    “是,夫人。”

    佣人退下,曾忆雅仰头看向二楼,突然疑惑,那一间才是主人房?

    她上了二楼,走在长廊上,走到中间的时候发现门口上贴着玫瑰花瓣做成的心形状。

    曾忆雅深呼一口气,平复着此刻紧张的心情,在门口停了好片刻,才轻轻推开门。

    房间内也是灯光通明。

    奢华简洁的房间,是她喜欢的装横,走进去是温馨宽敞的休闲区,她把手中的包包放到沙发上,再往里面走去。

    梳妆台上摆满了她的护肤品,她的小可爱公仔门也被放到了房间的柜台上,摆得整齐。

    两米大的欧式简约床上铺着她喜欢的床单色系,淡淡的白色羽毛飘在浅蓝色天空的感觉。

    偌大的阳台外面摆着休闲木桌椅,配上榻榻米,阳台到处都是花草,美得像个小花园。

    曾忆雅在房间扫视一圈,走到浴室里面瞄了一眼,再跑到衣橱间看,发现傅靖泽不在这里。

    偌大到衣橱里面,像个专卖店似的,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服饰。

    男左女右,一排过整体有序。曾忆雅没有这么多衣服,她跑进去,看着眼前的服饰和包包鞋子,连饰品都有,比专卖店还要齐全。

    曾忆雅摸来摸自己的那些新衣服,觉得很惊讶,也很错愕。

    指尖轻轻划过,然后突然喷出到睡衣的部分,发现她之前的睡衣都没了,换上的睡衣都是性感撩人的吊带短裙,甚至透明款的都要?

    曾忆雅顿时目瞪口呆,快速拿出一条对着镜子比对。

    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眼珠子都瞪出来,“天啊……”她惊呼:“这算衣服吗?还不如不穿。”

    很是无奈的把睡衣挂回去,太暴露了,太短,太透明,简直是刷新了她对睡衣的认知。

    果然是童夕的风格。

    放下睡衣后,曾忆雅转身看向后面,是傅靖泽的衣服。

    西装套装加衬衫,单调却奢靡,由深到浅的色系摆放整齐。她随手拿出一件用自己的身体比对了一下,露出甜美的笑意,对着他的衣服,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小好小,突然想到他健硕高大的身躯。

    套上他的衣服,自己都像个没有发育的孩子了。

    一种无法形容的甜蜜和羞涩充斥着心脏。

    曾忆雅挂好衣服,转身在后面拿了一件算得上保守的睡衣,走出衣橱间,准备洗澡睡觉。

    傅靖泽不在,所以她感觉不到紧张。

    此刻很是轻松。

    傅家。

    傅靖泽从房间出来,双手握在栏杆上,冲着楼下的人问道:“谁动了我的房间?”

    傅睿君仰头,挤着淡淡邪魅的浅笑,“发生什么事了?”

    这笑容,傅靖泽一看就知道他在装。

    童夕没有反应,用小叉子戳上一个小苹果粒递到傅睿君嘴边:“睿君,吃苹果。”

    傅睿君看向童夕,张开嘴享受着老婆的伺候。

    两人都没有再理会傅靖泽。

    傅靖泽七窍生烟。

    他走下楼梯,来到沙发面前,双手插袋,清冷而气恼的问:“把我的东西都搬走了?”

    “你婚都结了,当然要搬走,难不成你还想跟我们一起住?”童夕挑眉问道。

    傅靖泽冷冷一笑,已经猜到自己被驱赶到南苑去了。

    “你们这是报复?因为我没有跟你们商量,就这样对我。”

    “知道就好。”童夕挑眉奸诈的笑着,“我告诉你傅靖泽,我可是你妈,婚姻大事我虽然不能左右你,但你有尊重我们的权利,先斩后奏绝对不是一个好儿子的所作所为。”

    傅靖泽很是无奈的低头笑了笑,沉默了片刻,仰头看着童夕说道:“可以,我出去住就是了,在哪里?南苑吗?”

    童夕点点头。

    傅睿君低声呢喃了一句:“你妈给你安排了……”

    话还没有说完,童夕突然扑到傅睿君身上,伸手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蹙眉瞪着他,嘴巴动了动:别说。

    傅睿君举高双手,做出投降。因为此时已经被扑倒沙发上了,童夕整个身体趴在他怀抱上。

    傅靖泽对父母这种香艳场景,见怪不怪。

    他平静下来,转身走向门口,留下空间让给这对爱痴缠的夫妻。

    南苑。

    傅靖泽在南苑门口的长廊上坐了很久,一个人享受寂寞,享受夜的美好,享受思念的味道。

    清风缓缓捎来,拨乱了他的心。

    荡漾起心湖的平静,卷起一阵阵涟漪。

    望向不远处,曾忆雅的家。

    他的思绪慢慢飘远。

    良久,他拿出手机,低头看着屏幕,划出曾忆雅的手机号码,按了拨通。

    铃声在响,良久之后。

    电话接通。

    “小雅……”他低声呢喃。

    对传来梁静雅慵懒低沉的声音:“嗯?”

    “你睡了吗?”

    “嗯……”曾忆雅再发出一个懒音,连说话的力气好意识也没有。

    听声音就知道她有多累,累得不想说话。

    傅靖泽听着沉默的手机,好片刻才说:“没事了,你睡吧。”

    “嗯嗯。”

    电话中断。

    傅靖泽拉下手机,看着屏幕,落寞冲出着心头,把手机放好,仰头对着漆黑的夜空,脑袋一片杂乱。

    夜越来越深。

    直到感觉有一丝的疲惫,傅靖泽才站起来,转身进入家门。

    突然住进这个陌生的家,本来就很孤寂的心,此刻变得更加落寞。

    换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对女人的鞋,而且那么的熟悉。

    傅靖泽顿时一怔,身体僵住。

    片刻后,扬起淡淡浅笑,快速穿上拖鞋走向二楼。

    推开房门,沙发上是曾忆雅的包包,傅靖泽已经很肯定小雅在这个房间里面。他反手关上门,放低脚步声轻轻走进去,站在床沿边上,望着熟睡的曾忆雅,傅靖泽整个人都蒙了。

    身体变得坚硬,心脏变得颤抖,俊逸的脸上露出浅笑。

    那一刻,似乎明白到他妈妈的用心良苦。

    曾忆雅侧着睡,睡得很沉很香甜,薄被盖在她身上,却依然挡不住婀娜多姿的身段。

    傅靖泽没有弄醒她,而是脱着外套走向浴室。

    那颗寂寞的心,因为有曾忆雅在,而变得充实。

    心情也变得激动。

    洗澡出来后,傅靖泽走到衣橱间换上休闲睡衣,来到床沿边上,把房间的灯光了,换上昏暗的淡黄色柔和备用灯。

    整个房间充满了温馨,淡淡的光线之下,很让人苏心。

    傅靖泽轻轻掀开被子,在曾忆雅身边躺下来。

    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怕吵醒曾忆雅,怕她会吓得逃跑。

    第一次,同一张床睡觉。

    傅靖泽完全没有睡意,相隔几厘米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曾忆雅淡淡的体香。

    被深深的吸引住,傅靖泽心脏剧烈起伏,呼吸缭乱,平静的血液在沸腾,莫名的燥热,身体在有种让人捉狂的剧烈反应。

    每一秒都那么的难受,却那么的幸福。

    控制自己的身心。

    他紧紧闭上眼睛,把繁杂的思绪全部压抑。

    夜,越来越深。

    -

    清澈,第一缕阳光洒进阳台。

    曾忆雅朦朦胧胧转了个身,窝入一个舒服的怀抱,她的身子动了动。

    傅靖泽猛地睁开眼睛,眉头紧紧蹙起,脸色沉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抬起上半身看向下面,那一刻,又呼出一口气,躺下来,无奈的歪头看向趴在他胸膛睡觉的曾忆雅。

    这小女人看似柔柔弱弱的,睡觉这么不安分?

    狠狠一脚压过来,把他从睡梦中压醒。

    深呼吸了几秒,傅靖泽伸手轻轻的推开曾忆雅白皙的腿,动作轻盈,深怕会吵醒她。

    曾忆雅朦胧在感觉有人推了她的脚,她烦躁的又快速搭上,这一次还压疼了她的大腿。

    突然听到一声低沉而痛苦的声音:“嗯……”

    闷痛的一声很轻盈,曾忆雅以为是做梦,迷糊中总感觉不舒服,明明抱着毛毛抱枕睡觉,会很软和才对,哪里来的铁棍啊?

    她伸手推了推。好像推不走,又用膝盖推了几下,还是推不掉反而愈发剧烈。

    弄不走,她只好把脚往上搭,避开了不舒服的地方。

    傅靖泽闭上眼睛,痛苦地深呼吸。

    一大早的,这个女人还真会折磨人。

    他感觉到曾忆雅此刻的大腿压在他的腰腹上了。

    再不把她推开,他估计会不疯掉也会爆炸。

    “小雅……”傅靖泽身体僵硬得一动不动,呢喃了一声。

    曾忆雅睡得依然香甜。

    “小雅,起床了。”

    曾忆雅烦躁的翻身,整个身体爬上傅靖泽的身上,呢喃了一句:“妈,让我再睡会。”

    妈?

    傅靖泽此刻真的受不了了,这个女人把他当成床了吗?刚刚半边身子压上头也就算了,现在整个身体爬上来,埋在他的肩膀里面,睡得香甜。

    软柔的身子让他为之疯狂。

    “曾忆雅,我是傅靖泽,你的老公,给你一分钟清醒的时间,要不然我就不忍了。”

    话刚刚说完,曾忆雅脑袋在理解这句话,猛地一颤,惊恐的仰头,双手撑着他的胸膛,惊恐的看着身体下的男人。

    惺忪的睡眼凝望着男人炙热迷离到视线,那么的……

    下一秒,她才发现自己的状况,吓得脸色煞白,紧张又迫切的快速翻下床,“对不起,对不起……”

    连鞋子都没有穿,她连忙冲向卫生间。

    砰……

    一声门响。

    隔断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和窘迫。

    曾忆雅双手撑着洗漱台,喘着气息,心脏像藏着一个脱兔,跳到嗓子眼里了。

    “天呀,靖泽他什么时候回房间睡觉的?”

    曾忆雅看着镜面中的自己,脸蛋红得像个西红柿,眼神羞涩得连自己都看不过去了,她低声自言自语,缓解自己心脏的不安。

    “怎么就趴到他身体上了呢?”

    “刚刚好像还压到铁棍了,呜呜……那里是什么铁杆?根本不是,我刚刚都做了什么啊?没脸见人了。”

    朦胧中她做过的事情还有点意识,此刻羞得无地自容啊。

    这一刻,曾忆雅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镜面里。

    她开了水龙头,双手捧着手往脸蛋上扑。

    彻底清醒,脸蛋滚烫的热辣依然不减。

    她看着台面上的物品,牙刷毛巾都是成双成对的,又是另一种甜蜜充斥心头。

    曾忆雅拿起牙刷,挤着牙膏,脑袋又呈现之前的事情。

    羞涩中带着甜蜜,通红的脸蛋是露出淡淡的浅笑,珉唇忍着。

    曾忆雅在卫生间足足呆了半个小时,推开卫生间的门,伸出头陈瞄着房间外卖。

    傅靖泽健硕的身躯站在阳台外面,暖阳洒落在他的身上,熠熠生辉的耀眼。

    曾忆雅紧张的走出来,快速冲向衣橱间。

    听到脚步声,傅靖泽知道曾忆雅出来了。

    他转过进入房间,经过衣橱间的时候,露出一抹浅笑,走向卫生间。

    曾忆雅站在衣橱间,傻了。

    衣橱间的门竟然是没有锁的?

    她换衣服都战战兢兢的,快速换好衣服后,抱着睡衣放到衣篮里面,然后出门。

    她出来的时候,傅靖泽也从卫生间里面洗漱出来。

    两人刚好碰上面。

    曾忆雅紧张得掰弄着手指,看着他深邃的眼,羞涩得不知所措,诺诺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睡觉的时候……”

    “没有关系。”

    “哦。”

    说完,曾忆雅深呼吸一口气,垂下眼眸,显得紧张:“我,我下去看看有没有做早餐。”

    “小雅……”傅靖泽磁性的声音轻声细语,“不用这么拘束的。”

    “哦,我没有拘束,我……”

    只是紧张而已。

    曾忆雅欲言又止,露出淡淡的浅笑,“我下去了。”

    虽然是夫妻,两人自己好像多了一层薄纱,明明很透明,却难以戳破的尴尬。”

    说着,曾忆雅从傅靖泽身边受过。

    突然,放在床头边上的手机响起来,曾忆雅才发现手机忘记拿了,她立刻转身,走向床沿,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

    是梁亦朝打过来的。

    一大清早的打电话给她,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毫不犹豫的接通:“喂,亦朝,有事吗?”

    傅靖泽听到这两个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望向曾忆雅。

    曾忆雅听着电话,走向阳台,没有发现在她身后那个男人的脸色有多难看。

    梁亦朝惊愕的问道:“小雅姐,你结婚了?”

    “你怎么知道的?”曾忆雅并没有告诉她的朋友这个消息。

    “报道看到的,娱乐新闻上都是。”

    曾忆雅才想起来这件事去,因为傅靖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她是总裁夫人,消息流出去也很正常。

    “哦。”

    “是真的吗?”

    “是真的。”

    梁亦朝大喜,激动的说:“恭喜你小雅姐,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傅靖泽这个家伙喜欢你的了,就是旱鸭子嘴硬。”

    曾忆雅苦涩浅笑,开心不起来,“可能是喜欢我吧,现在都结婚了,我也不想这个问题,喜不喜欢也无所谓。只想好好过。”

    梁亦朝:“你也口是心非,什么叫无所谓?”

    “无所谓就是无所谓。”曾忆雅恼火的冲他低声说。

    刚刚说完这一句,耳朵边的手机突然被抢。

    她错愕的回头,发现傅靖泽站在她身后,拿着她的手机,低头按了中断通话的按键。

    “你……”曾忆雅显得莫名其妙。

    傅靖泽语气消沉低落,一字一句呢喃道:“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别聊了。”

    “为什么?”曾忆雅感觉很是奇怪,这个男人这么了?

    看着他的脸色变得不好,情绪也变得奇怪,连态度都让人捉摸不透。

    她跟朋友聊天,他这样做是很无礼的举动。

    “我们都结婚了,我不希望你还跟亦朝保持亲密的关系和往来。”

    曾忆雅把手机抢回来,凝望他阴冷的脸色,说:“梁亦朝是我的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往来了?”

    傅靖泽双手插入裤袋,居高临下的强大气场压迫而来,严峻的目光看着她,语气清冷:“因为我不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