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0章 同意结婚

    活动结束后。

    傅靖泽带着父母和曾忆雅回家。

    车厢上,童夕和曾忆雅坐在车厢后面,童夕很是开心的说她去旅游的所见所闻。

    一路上,只有童夕和曾忆雅的声音。

    回到傅家。

    童夕自己拖着曾忆雅进家门,通知了佣人说:“去曾家告诉一声,我们回来了,小雅在这里陪我。”

    佣人转身离开,去通知曾家。

    沙发上,傅睿君和傅靖泽坐在一起,而童夕就拉着曾忆雅到到房间去:“小雅,我给你带了好的礼物,我们回房间看看。”

    然后,客厅里面就只剩下傅睿君父子了。

    傅睿君手里拿着一杯白开水,在喝着,脸色稍微严肃的开口:“这次回来,不打算出去了吧?”

    “不打算出去了。国外的公司也打算搬回来。”

    傅睿君嗤笑了一声,看向他,问道:“回来的原因是什么?”

    傅靖泽低头苦涩一笑,想了想,歪头看向傅睿君,两父子虽然不多话,但那种眼神,像一眼就看穿对方的心思,很有默契感,只是一个浅笑,一个皱眉,也明白对方的心思。

    “爸,像你这样的智商,不会猜不到我回来的原因。”

    “你太看得起我了。”傅睿君一边手撑着头,抵在沙发上,凝望着傅靖泽,眯着高深莫测的眼眸,若有所思。

    “别装了。”傅靖泽从来都不觉他爸无知,他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爸看不透的,他爸爸是训练过微表情学和心理学,曾经是很有名气的一名军人,功绩了得。

    傅睿君深深叹息一声,从小到大都没办法让儿子自己吐露心声,因为他习惯了猜测和分析。

    也因为这样,傅靖泽从来就不喜欢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

    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他傅睿君。

    不说,也没有人知道他想什么。

    傅睿君淡淡的开口问:“避开了这么多年,放得下了?”

    “放不下。”傅靖泽语气显得深沉。

    “很多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放不下就强悍一点,能抢就抢,谁说爱情就一定要成全了?”

    傅靖泽托着额头,沉默了。

    很是伤感的闭上眼睛。

    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事情,当然他爸妈都是猜测他的心思,他不承认也不否认。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开始认同他爸爸的说法。

    因为成全真的很痛苦。

    “看样子,已经有进展了?”傅睿君再问。

    “嗯。”

    “什么程度?”

    傅靖泽挑眉,苦涩一笑,看着傅睿君,“爸,我一直都很尊重你和妈妈的,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不敬的意思。”

    傅睿君冷哼了一声,问道:“尊重我们?所以你的意思是做了一些不用经过我们同意的事情对吧。”

    傅靖泽觉得跟自己爸爸聊天,从来都不会觉得累。

    他点点头,傅睿君便明白了,竖起大拇指,带着讽刺的味道:“你牛,偷偷的把小雅拉入民政局了?”

    傅靖泽带着一丝坏坏的笑意,没有作声。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摸了摸额头,想了片刻说道:“你丹叔那边绝对不是问题,他会跟我一样,一笑置之,给你最深的祝福,可是你不怕给你纷飞阿姨给灭了?”

    傅靖泽的笑意慢慢收敛起来,歪头看向后面的二楼,曾忆雅和他妈妈还在房间里面,他的心很沉很沉。

    “我告诉你,小雅的妈妈可不是好惹的女人,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还用这种方法给拐了,你觉得她会不会生气?”

    傅靖泽叹息一声,“纷飞阿姨对我误会太深了。”

    “有误会就解释。”

    “我打算先斩后奏,登记之后,会找机会去解释的,这种失败率会大大减少,毕竟我的身份已经是她的女婿。”

    “你是不是也应该跟小雅解释一下。”

    “有必要吗?她也不会在乎我为什么离开的原因,说出来反而让两人都难堪吧。”

    傅睿君这句话就完全不懂了,蹙眉倾身过去,双手压在膝盖上,一脸严肃的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会难堪?”

    “小雅喜欢的男人不是我,是亦朝,想嫁的男人也是亦朝,如果不戳破,我们的相处可能会没有那么多尴尬。戳破了,也就变味了。”

    “亦朝?”傅睿君摸着下巴,一直在摇头,低声呢喃着:“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我不懂现在年轻女孩的心态?”

    傅靖泽也跟着傅睿君一样,双手手肘压在膝盖上,倾身靠过去,低声说:“爸,你别给我戳破了,我不想让小雅难堪,我更加不想让她觉得不舒服。”

    傅睿君明白儿子的意思。

    如果小雅心里真的藏着另一个男人,而嫁给傅靖泽的话,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是对傅靖泽的一种不公平,傅靖泽不想拆穿小雅的心思,是给她私人空间,不去干涉和谴责。

    假装说破会让她不自在。

    但是,傅睿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了一句:“果果,我觉得你考虑太多了。”

    “我也希望是我多虑了。”

    这时候,楼梯的脚步声响起来,傅靖泽回头看向后面。

    童夕和曾忆雅走下来。

    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童夕将手中的四份礼物放到茶几上,歪头看着四周,“那三个小子去哪里了?我们回来这么久,怎么就见不到他们呢?”

    傅靖泽浅笑着说:“都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童夕无奈的叹息一声,拿起一份礼物递给傅靖泽:“这个送给你的。”

    “谢谢,夕美人。”

    拿过礼物后,傅靖泽就放在膝盖上,低头拆礼物。

    从小到大,他妈妈送给他的礼物,没有一样是能用得上的,小时候送毛毛公仔,芭比娃娃,水晶杯,链子首饰,都是女孩家的玩意。当然不是他一个,四兄弟都一样,从来就没有惊喜。

    不过他比较幸运一点,作为大哥,很多时候都可以逃过他妈妈的折磨。

    www.youfa8.com三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小时候家里很多裙子,喜欢女孩的妈妈,竟然给三个弟弟都穿了好几年女装,从一岁到三岁,都是小娃娃打扮,后来孩子慢慢长大,觉得不能拿来当儿戏,要是影响到思维模式和性别趋向,就大问题,后来才慢慢的换成男装。

    至于他爸,因为生不出女儿是男人的错,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敢发言,要不然他妈妈会说“有本事,你给我生个女儿啊。”

    他三位弟弟留下的黑历史,十分的严重,导致他们从来不敢拿幼儿的相册出来看,那种打击和无奈,不忍直视。

    傅靖泽打开礼物后,里面放了一个漂亮的小盒子。

    他拿出盒子,轻轻打开。

    看着里面的礼物,这一次,也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最为满意的礼物。

    里面是一对情侣的钻戒。

    男款是白金加钻石,看起来很简单,上面是一个苹果的图案,而且苹果的蒂点缀了几颗小钻石,低调而奢华,很合适男人。

    而女款的是一朵苹果花,花朵四处都是钻石点缀,美得耀眼。

    这对戒指一看就是定做的,而且是蕴意着他的小名果果,和曾忆雅的小名花花。

    重要的是苹果花。

    他快速盖上盒子,放到西装里袋内,冲着她妈妈说:“我很喜欢。”

    童夕也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一定很喜欢。”

    客厅内温馨细语,大家都在聊天。

    而没过多久,曾丹夫妻也过来,便一起闲聊了起来。

    曾忆雅坐在边上,很乖巧的听着长辈们在开玩笑,在聊天。

    她时不时的露出淡淡的浅笑,很是开心,特别是童夕的声音最为激动,一直劝说曾丹夫妇有时间一定要去旅游一下。

    曾忆雅浅笑着,总感觉一道炙热的眼神望着她,她缓缓抬眸看向傅靖泽的为支持,发现他的眼神异样的炙热。

    而且高深莫测得让人发慌,她靖泽的别开眼,不敢跟他对视太久。

    大家边聊边吃着点心。

    突然一阵安静的空隙,傅靖泽开了口:“今天你们都在这里,我有一件事情要说。”

    所有人的都看向了傅靖泽。

    曾忆雅顿时傻眼,错愕的看着傅靖泽,惊恐的看看他,再看看值的妈妈。

    傅靖泽说之前,目光移到了曾忆雅的脸颊上,发现她此刻的紧张,那道哀求的眼神紧紧盯着他,偷偷的摇头。示意他别说。

    “靖泽,你有什么事情要说?”曾丹浅笑着,很是温和。

    傅靖泽明白到曾忆雅的顾虑,但是不能瞒着一辈子,今天是最好的机会。

    傅靖泽深呼吸一口气,从容淡定的姿态说道:“我跟小雅偷偷的把结婚证领了,我们现在法律上是夫妻关系。”

    此话一出,穆纷飞的脸色骤变,曾丹和童夕瞬间蒙了,而傅睿君这是淡淡的浅笑,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

    曾忆雅皱眉紧皱,无奈又害怕的低下头,有种要面临暴风雨袭击的慌张。

    天啊,他真的说出来了。

    客厅陷入一阵沉默,安静得可怕,各位家长都等待着他最好的解释,作为后辈,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家长商量已经是不孝,而穆纷飞还反对的情况下,更加显得可恶。

    童夕从惊愕慢慢变得激动,脸色露出一道开怀的浅笑。

    傅靖泽珉了一下干燥的唇,紧张得双手握拳轻轻揉搓着,望向了曾丹和穆纷飞:“叔叔阿姨,对不起,我这样先斩后奏实属无奈,希望你们能谅解,我不会辜负小雅的,我会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我……”

    傅靖泽还没有说完,穆纷飞突然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

    所有人都蒙了,仰头看着她。

    曾忆雅立刻站起来,冲过去追上穆纷飞,拉着她的手,紧张不已:“妈……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你听我说……”

    穆纷飞甩开了她的手,生气的问:“你还有当我是你妈妈吗?你不听我劝也就算了,人生是你自己的,你爱咋过就咋过,可是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自把自为瞒着自己的父母,偷偷的跟别人登记结婚了?你有当我是你妈妈吗?”

    “妈……”曾忆雅追了出去,穆纷飞迈开大步伐,冲出去。

    曾丹和傅靖泽连忙站起来要去追,曾丹把傅靖泽压下来,说:“你别去,你现在去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去……”

    说着,曾丹追了出去。

    傅靖泽无奈的坐下来,靠在沙发背上,显得疲惫,仰头闭上眼睛对着天花板深呼吸,一边手搭额头上,很是疲惫。

    童夕笑着说:“小子,这次过分了。”

    傅靖泽没有吭声,童夕接着说:“虽然很过分,但是我喜欢,还是你厉害,回来也没有多久就把小雅给娶了。果然是我的好儿子。”

    傅靖泽此刻的心情很沉重很压抑,曾忆雅的家人不同意,曾忆雅也会很难受的。

    童夕想了想又问:“说真的,你这小子到底喜不喜欢小雅啊?”

    傅睿君:“人都娶了,怎么会不喜欢?”

    童夕撇嘴:“他就跟你一个死模样,喜欢也不说,谁会知道?”

    傅睿君坐着躺枪,瞬间无语,做出投降的动作举起双手:“我什么也不说,我保持沉默。”

    童夕无奈的叹息一声,看着傅靖泽苦恼的样子,摇摇头说了一句:“既然都结婚了,是不是该把婚礼也办了?”

    傅睿君突然裂开嘴角笑着说:“我是不是可以做好准备带孙儿了?”

    这么一提,童夕也笑开了眼,对视傅睿君两人都眉开眼笑,“孙子,孙女?好像是哦,差不多可以准备了……”

    傅靖泽眉头紧蹙,仰头看着自己的父母,沉沉的说:“你们想多了。”

    说完,站了起来走向楼梯。

    望着傅靖泽的背影,童夕愣了几秒,僵住的笑容又挤出来,对着傅睿君眨眨眼,手指勾了勾,很是魅惑。

    傅睿君立刻站起来坐到她身边,单手搭在她的细腰上,倾身跟过去,低声呢喃:“怎么了?”

    “看样子,你的儿子很怂,没有你当年一半的魄力。”

    “这些,我无法帮得上忙,只能看他自己。”

    童夕邪恶的浅笑着,靠得傅睿君的耳边,用手挡着,低声细语低估。

    悄悄话说得傅睿君眉头紧皱,俊脸上却是邪魅的浅笑。

    一番话说完,傅睿君点点头,“我同意。”

    童夕拍拍胸口,“穆纷飞根本不是个问题,搞定小雅就可以。”

    -

    夜深人静。

    傅靖泽站在阳台外面,看着外面的夜色,空寂的夜空没有半点星星。

    清风吹不散他心中的郁闷,一个人想了很久。

    最后还是拿出了手机,给穆纷飞打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穆纷飞最后还是接通手机。

    话筒里传来她很不爽的声音:“说……”

    “阿姨,平心静气听我说好不好?”

    穆纷飞冷笑一声,语气冷淡:“你想解释对吗?解释你娶我女儿是有多深爱对吗?”

    “是的。”

    “别给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真心爱我的女儿,你就这样对了她六年?虽然你们小时候都不是以情侣自居,可是你们除了没有承认关系,没有做些出格的事情,哪一点不是情侣了,就这样抛弃了她六年,你说再多也是废话。”

    傅靖泽仰头深呼吸着,心脏像被石头压着一样难受,有种说不出话的哽咽。

    穆纷飞还气不过的低声怒骂:“哪有爱可以这么狠心?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做得如此的绝情,你指的小雅哭过多少回吗?你又知不知道她这些年怎么过来的吗?怎么你玩够了,看淡了,就回来说娶我女儿,连我们这些当父母的都不放在眼里,偷偷跑去登记了?傅靖泽你还能不能再混一点?”

    傅靖泽被说得一句话都没有办法插嘴,突然听到了穆纷飞那头传来了哭泣声,是曾忆雅的哭声,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点。

    他紧张的问:“小雅怎么了?是不是哭了?”

    “你管好你自己,不需要你担心小雅。”

    傅靖泽猛地握紧拳头,一字一句冷冷道:“阿姨,我的错,你有什么责备冲我来,别责骂小雅。”

    “我冲你来?你也是够狠的,你是看准我不舍得伤害自己的女儿,所以先斩后奏是吧,我告诉你傅靖泽,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绝对不允许她跟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在一起。”

    “我爱她,我从小就很爱很爱她。”仰头之际,眼眶湿润了,声音沙哑了,痛疼的心一阵一阵抽着。

    “抱歉,我无法相信你说的,我只看到你做的。”穆纷飞冷漠的语气毫不客气。

    “如果你看到我做的,那从小到大我是如何对小雅的,你不是看在眼里了吗?为什么……”

    “那你到是解释一下,这六年来为什么抛弃我女儿?我就这一个女儿,我有多心疼你知道吗?”

    傅靖泽沉默了,重重的吸着气,心脏很是难受。

    过不了穆纷飞这一关,他和曾忆雅都不可能走在一起。

    思索了片刻,他说:“六年前,我无意中听到小雅和你说的心里话了,因为接受不了,因为无法承受,因为我不想勉强,所以选择了离开。我以为我的离开对小雅不会造成是伤害,毕竟他心里有她喜欢男人,她……”

    傅靖泽的话还没有说完,穆纷飞打断:“什么心里话?”

    “小雅说喜欢的男人是梁亦朝,非他不嫁。”

    穆纷飞很是无奈,发出冷哼,“呵呵……呵,梁亦朝?所以你就这样断章取义,离开了?”

    “阿姨?”

    “傅靖泽,你真的该死。”

    “我……”傅靖泽完全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说他断章取义,为什么会说他该死。

    然后,电话中断了。

    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

    穆纷飞把手机甩到茶几上,嘭的一声发出巨响。

    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埋头在哭泣,曾丹心疼的坐在沙发边上,抚摸着曾忆雅的后背,安慰道:“小雅别哭了,爸爸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妈妈也是怕傅靖泽不是真心爱你的而已,你这样偷偷结婚是不对的,你应该跟爸妈商量着。”

    “呜呜……”曾忆雅哭得很是厉害,被妈妈骂了一顿,说了很多伤心的话。让她对未来很害怕,很迷茫,对傅靖泽很没有信心。

    穆纷飞深呼吸着气,闭眼压抑着愤怒,“别哭了。刚刚傅靖泽给我打电话说了,现在我需要缓缓,气死我了。”

    曾丹紧张的站起来,“老婆,靖泽那小子说什么?是不是跟保证?你要相信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男人,他很有担当,很有责任心的,你……”

    “别说了,傅靖泽那个混小子就是活该的。他竟然断章取义……”说着,穆纷飞欲言又止。

    “什么意思?”曾丹疑惑不已。

    穆纷飞看着女儿哭成了泪人,很是心疼,但是又被她偷偷结婚的事情气得怒火中烧,一时间没有办法缓过来。

    顿了片刻,语气也松动了些许说道:“小雅,你回房间去慢慢哭,哭完了就跟傅靖泽那个小子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曾丹惊喜的看着穆纷飞,诧异的哦着嘴。

    曾忆雅也惊愕的仰头,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以为会被强行拆散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到婚礼。

    就这样愣了几秒,穆纷飞皱眉,“赶紧回房把你的脸洗干净,丑死了。”

    “哦哦哦……”她妈妈同意了。

    出乎意料的顺利,曾忆雅立刻站起来,冲向楼梯,一边跑一边擦眼泪,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把这个喜讯告诉傅靖泽。

    曾忆雅离开了。

    曾丹笑着脸,迎上去,握住穆纷飞的双臂,温柔的说:“我就知道你不舍得让女儿伤心的,你刚刚说傅靖泽那个小子断章取义是什么意思?

    穆纷飞叹息一声,仰头看着曾丹说:“我记得我以前跟小雅在花园里面讨论过她身边的朋友。傅家的几兄弟,还有她朋友了梁亦朝,可能说的最多的就是梁亦朝吧,小雅是喜欢他,觉得他人品啊,学历,性格什么的,都很不错,很出色的一个男人。可能被傅靖泽听到了……”

    “那这样也不至于离开啊。”

    穆纷飞皱眉,想了想说,“我好像记得我们看了很久,前面是说的梁亦朝,我突然就指着傅靖泽那小子的照片问小雅为什么想嫁给他。我但是指着傅靖泽的照片问的,因为小雅很早之前就说上大后嫁给他的了,我是没有点名道姓,可是我们绝对不是在说梁亦朝。”

    曾丹无奈的笑了,伸手拍了拍额头:“所以只是个误会对吧?”

    “对呀,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那个小子的名字,他就以为我们说梁亦朝,哎……你说他是不是活该?”

    曾丹很是无奈,说道:“你们干嘛不把名字也说出来?”

    “我们那里知道他在后面?如果知道他来了,也不会说这种话题了,这不是误会吗?”

    曾丹立刻松开穆纷飞的手臂,“我去告诉小雅,她一定很痛苦的,嫁了傅靖泽,还以为自己的老公不爱自己。”

    穆纷飞捉住曾丹的手,扯住他说道:“小雅可以知道,但是暂时不能让傅靖泽那个小子知道,拐我女儿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放过,一定要好好惩罚惩罚。”

    “老婆,靖泽这个小子玩不起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