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章 非他不嫁

    初夏的夜晚带着一点凉意,漆黑的夜空没有半点星辰。

    别墅内的暗黄灯光洒在小树丛里,到处都是蟋蟀凄切的叫声,花香弥漫在空中,所有景色笼罩在温柔的夜色当中,有种如梦如幻的幽美,让人心醉的浪漫。

    微风轻轻吹来,曾忆雅的发丝乱了,心也跳跃得厉害,她低着头双手抱臂,安静的并肩傅靖泽坐在花园里面。

    傅靖泽也一声不吭,安静的陪着她坐着。

    感觉不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坐着,也能感觉到很温馨很舒服,心情异常的舒坦。

    沉默了很久,曾忆雅开口问:“你刚刚不是说晚安了吗?”

    “哪有这么早。”

    曾忆雅突然好奇他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便歪头看着他,温柔的开口:“你在国外,夜晚都有些什么节目的?”

    傅靖泽苦涩地钩钩嘴角,从鼻腔发出一声轻嗤的笑声,歪头对视上她好奇的目光,两人四目相对,眼神流转之间,带着丝丝暧昧。

    “为什么只好奇晚上?”

    曾忆雅顿了顿,明白他语气中的调戏,“我……”

    她准备回答了,傅靖泽立刻打断,回答她的问题:“晚上的节目不会太丰富,没有特别的。最放纵也只是跟朋友到酒吧喝酒。”

    曾忆雅听出他的意思,最放纵的只是喝酒吗?现在变成这么污,好几次都想跟她那样子,不是因为在外面过太多混乱生活的后遗症?

    曾忆雅就这样眯着狐疑的目光看着他。

    傅靖泽见她眼神不对劲,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问道:“你这是在怀疑我?”

    “我没有。”曾忆雅立刻狡辩,眼神收回。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怀疑。”

    “那是因为的你都变得这么好色……”

    傅靖泽很无奈的笑了,靠在椅背上,手指拧了几下眉心,深呼吸着气说:“这是男人的本能。”

    “可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傅靖泽侧着身,一边手臂弯在椅背上,面对着曾忆雅,倾身过去很是严肃的说:“以前跟现在都一样,只是有压抑和没有压抑的区别而已。”

    曾忆雅顿时目瞪口呆。

    傅靖泽看到曾忆雅如此吃惊,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门,剑眉紧蹙,“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有那么吃惊吗?”

    “原来你曾经这么污的?”

    傅靖泽无奈的,看着曾忆雅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曾经很污?

    好像也没有毛病。

    无言以对!

    曾忆雅想了想又问:“白莎跟你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什么朋友?”

    “普通朋友关系。”傅靖泽回的不假思索,没有半点心虚的感觉。

    曾忆雅又歪头看向他:“我看得出来白莎很喜欢你,对于她,你也有过那种想法的吗?”

    傅靖泽眸色一沉,略显严肃的问:“在你心目中,我就这么污?”

    “嗯嗯。”曾忆雅点头了。

    竟然点头了,傅靖泽气得心脏起伏,扯着隐隐作疼:“你这种想法不可取。白莎过来这几天是熟悉一下冰城,过些时间要过来工作,所以在我家住下,我只是尽地主之谊。”

    曾忆雅好奇的歪头看向傅靖泽:“她要过来工作吗?”

    “嗯,她是个人才,我在别的公司高薪挖过来成为我们研发部经理,所以……”

    曾忆雅有些蒙了,傅靖泽后面说什么她都听不到,脑袋一片空白,突然觉得一阵梗塞,心里很不舒服。

    虽然傅靖泽说不喜欢她,说是普通朋友,可是白莎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学位厉害,长得漂亮,重点是很喜欢傅靖泽。

    这个男人会不动心?

    一阵自卑感突然涌上心头。

    以为白莎离开就不会回来,原来是过来考察一下,还准备过来工作的,那以后是不是要跟傅靖泽长期在一起工作了?

    曾忆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突然感觉一只大手摸上她的脑袋,她猛地抬头,傅靖泽淡淡的问:“你在想什么?”

    “白莎过来工作,还要住进你家吗?”曾忆雅脱口而出,语气充满的酸酸的味道。

    这样的曾忆雅,傅靖泽觉得很可爱,“不用,她会自己找房子住。”

    曾忆雅立刻送了一口气。

    心里的石头也放下来。

    凝望着傅靖泽,她心情变得沉重,看着傅靖泽的眼神,她缓缓说:“靖泽,我妈妈她好像对不有偏见了。”

    “我知道。”傅靖泽挤着僵硬的浅笑,回来的这些时间,大家都没有把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唯独穆纷飞,虽然对他的态度跟以前没有变,但就是不想让他再靠近曾忆雅了。

    “我们结婚的事情让我妈妈知道,会不会很严重?”

    “让我跟她谈谈吧。”

    “不可以。”曾忆雅急了,摇摇头,“我们这样被发现,我会死得很惨。”

    傅靖泽无奈的浅笑,“我倒觉得你不会有事。”

    “那你呢?你知道我妈妈可是很厉害的女人,要是打断你的腿怎么办?”

    傅靖泽单手撑着头,侧靠着,慵懒淡雅的姿态看着她,“我也不差。”

    “可你是后辈,你要还手吗?”

    “当然不会。她是我岳母大人。”

    曾忆雅眨眨眼眸,双手撑着椅子,倾身靠近他,细声问道:“那你打算如何谈?如果谈不好,后果很严重,如果我没有猜错我妈妈的性格的话,最后你会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还诱拐她的女儿瞒着父母去登记结婚。”

    傅靖泽也变得严肃几分,伸手撩着曾忆雅的下巴,轻轻的仰起来。

    他的动作温柔而撩人,让曾忆雅心脏突然暴动,羞涩的凝望着他,显得不知所措。

    傅靖泽也逐渐靠近,那灼热的呼吸异常滚烫,声音也沙哑低沉,“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先弄个小宝宝出来,到时候什么也不怕了。”

    “怎么弄?”曾忆雅错愕不已。

    傅靖泽听到这三个字,不由得笑了,那道迷人的浅笑很是开朗,压低声音很是暧昧的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怎么弄,当然你一个人没有办法,我会帮你。”

    “帮我什么?”被男人的思想误导了,曾忆雅不悦道:“我当然知道真的宝宝怎么弄进肚子里,我是问怎么弄假的。”

    傅靖泽剑眉紧蹙,语气沉了下来:“为什么要弄假的?”

    “因为……”

    突然没有借口了。

    曾忆雅苦恼地看着傅靖泽,觉得真的宝宝,这点有些难。

    傅靖泽等着她的话,她一时间找不到弄假宝宝的理由,就改变战略,说:“如果弄真宝宝,那不好的,时间长,不一定见效,而且我们还要做那种很难的事情。”

    “不难。”傅靖泽指尖撩着曾忆雅俏丽的下巴,充满期待的眼神,戏谑道:“这个很简单,首先,满足你的必须是一张床,接下来的步骤必须得脱……”

    “停停停停……”曾忆雅此刻脸红心跳的,被这个男人污染得不知道该如果面对了,这光明正大的在讨论这种事情,太羞涩了:“你……你能不能不要再跟我讨论这种事情?”

    傅靖泽喜欢看他羞涩的样子,曾忆雅越是保守,他就越想撩她。

    他一脸正经的说:“这种是夫妻之间正常的聊天话题,以后我们会经常聊。”

    “聊……聊这种?”曾忆雅不悦地推开傅靖泽的手腕,“你骗小孩吗?别人都不会聊这种事情的。”

    “性话题是夫妻之间最正常的话题,别人是关着房门不让你听见而已,不代表不说,你也不用太害羞。”

    曾忆雅紧张得挪了挪屁股,往后靠,这个男人此刻很危险,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紧张。

    傅靖泽见她往后退,他也不刻意靠近,手肘撑着椅背上,托着头部,侧看着曾忆雅,眼神无比邪魅,呢喃道:“小雅,其实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嗯?”

    “如果我告诉你,你一直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你会不会吓到?”

    曾忆雅此刻吓得膛目结舌,一来是这个男人太过大胆,二来是他竟然把她当成性幻想对象?而且还一直?

    那么表示,他从有幻想开始就把她……

    那种羞涩感从曾忆雅背脊骨都发寒,不可思议的错愕。

    看着曾忆雅这种被吓得惊讶又含羞不已的表情,傅靖泽此刻的心情四处无比的舒坦,很显然,他的老婆还是一如既往的青涩,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前他连半句逾越的话语的都不敢说,表现也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心和疼爱,所以现在的表现才让他如此膛目结舌。

    凝望了傅靖泽片刻,曾忆雅猛地站起来,吞吞口水,攥着手机淡淡的说:“我,我回家睡觉了,你也找点回去洗澡睡觉吧。”

    说着,曾忆雅经过他面前,走向家里。

    可刚刚动了一步而已,男人修长的手臂伸来,一把握住曾忆雅的手腕,曾忆雅错愕的扭头,发现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的,侧脸俊逸无比,却沉了下来。

    “小雅……”

    男人的语气变得正经了,而且说不上来的深沉,像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

    曾忆雅不知道他怎么了,刚刚还那么放荡不羁的要跟她讨论性话题,现在又突然变得如此严肃,那只大手紧握着她的手腕有些隐隐的疼,是用力过度的感觉。

    她被傅靖泽强大的气场压迫得有些心慌,紧张地应了一声:“嗯?”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曾忆雅蒙了,他这么严肃的说对不起,让她一头雾水。

    “逃避是最愚蠢的办法,也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能原谅我这些年没有联系你的事情吗?”

    曾忆雅心脏微微颤抖,男人这一次很是认真的在跟她说话,逃避二字让她有疑惑,淡淡的说:“我既然能选择跟你结婚,就表示我原谅你这些年对我的疏离,你不要再道歉了,可是为什么你要逃避我?”

    傅靖泽放开曾忆雅的手,站起来,挺拔的身躯让曾忆雅显得十分有压迫感。

    男人是似乎不想回答她的问题,淡淡的开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千万别送我回去,我妈……”说着,欲言又止,曾忆雅沉默了,立刻又回到刚刚的话题上:“你,怎么要想着逃避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傅靖泽双手插袋,浅笑着说:“没有,你没有做错,说我做得不够好。”

    或许,是他的问题,只有他做的不够好,曾忆雅才说非梁亦朝不嫁吧。

    “靖泽……”

    “别问了,我就送你到你们的小花园前面吧。”

    “嗯。”曾忆雅也不敢再多问了,他看似很不开心。

    两人并肩着走向小别墅。

    微风吹来,凉凉爽爽的划过脸颊,牵起心底一阵阵的涟漪。

    傅靖泽的埋藏在心底六年多的记忆像潮涌,一阵一阵的扑来。

    六年前

    那是个很暖很暖的早晨,他在阳台远远的就看见曾忆雅和她母亲在花园的休闲椅坐着聊天。

    因为一场知识比赛,他好几天都没有见过曾忆雅了。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花园找她。

    草地很松,走得听不见脚步的软。

    曾忆雅和她母亲并肩坐着,低下头似乎在看照片,两人聊天的声音并不小,似乎很开心,充满了浅笑声。

    “忆雅,你怎么每张照片都被梁亦朝乱入呢?”

    曾忆雅:“我朋友嘛,而且这个家伙很捣蛋,非得每张照片都刷一下存在感。你看我跟于倩倩,小瑜还有泽哥哥的照片,都被他闯进来了,下次照相要避开他。”

    “你喜欢梁亦朝吗?”

    曾忆雅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当然喜欢。”

    那一刻,傅靖泽的脚步停了下来,不敢再上前,那句当然喜欢,让他有些蒙,心里有些酸。

    他低下了头,看着草地不知道该后退还是该前进。

    前面的两母女似乎一直在讨论梁亦朝。

    “亦朝也是个不错的男生,读书成绩好,年纪轻轻的跟他爸爸学习做生意。”

    “嗯嗯,是的,学校可多美女喜欢他了,不过这个家伙很高傲,看不清那些女生。”

    “那有没有看上我们小雅?”

    “估计看上了也说不定……哈哈……妈妈,我是不是特别自恋?”

    “嗯嗯,有点。”

    “梁亦朝他……”

    又是一阵讨论,梁亦朝被她们都夸上了天,然后两人的谈话停了下来,似乎还在翻相册。

    傅靖泽深呼吸,再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能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不是爱情,毕竟梁亦朝和小雅也是青梅竹马。

    他安慰着自己,迈开步伐准备上前的时候。

    穆纷飞突然问:“为什么想要嫁给他?”

    嫁给他那三个字让傅靖泽整个身体的僵住了,愣着不敢动,他知道偷听是不道德的,可这种无意的听到,让他更加真实的了解到曾忆雅的心。

    才十七岁的小雅,怎么会想到要嫁人?

    曾忆雅羞涩的话语传来,“妈,我这辈子就非他不嫁了,我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

    “傻瓜,如果他不喜欢你呢?”

    “应该不会吧,我长得也不丑,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他对我这么好,应该是喜欢我的。”

    “哈哈,小雅你才十七岁,读书的年龄别想这些事情。”

    “我又没有说现在嫁给他,我24岁就跟他表白,如果我表白了,他还不娶我,那我就再也不理他。”

    “哇,我的女儿还蛮自信的,也很有骨气,那你就好好读书,现在别想太多,我就给你准备好嫁妆,24岁就把你嫁出去了。”

    “妈,你说他喜不喜欢我呢?”

    “不喜欢会对你这么好吗?我觉得应该是喜欢的,可是世事难料,时间一直在变迁,人心不是你我能看透的,所以顺其自然吧,不要太强求。”

    “嗯嗯,我觉得我没有强求,我感觉他是喜欢我的。”

    “……”

    傅靖泽头也不回,毅然决然转身离开。

    那一刻,心像被撕得破碎。

    24岁就表白?

    非他不嫁?

    自那以后,他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收回来。

    他的疏离和落寞,纯粹想把自己放在曾忆雅身上那颗十几年的心收回来,不要让自己到最后变得那么的悲哀,不想到最后,痛得无法面对。

    他的离开,是成全她,也是放过自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