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206章 那些伤心的回忆

正文 第206章 那些伤心的回忆

    一年一度的企业周年庆典礼即将开始。

    傅靖泽也很快就开始忙碌起来,隐婚后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改变,想见曾忆雅还是要偷偷摸摸的。

    当然,因为上次的差点得手而得罪了曾忆雅。

    说初夜不正式,差点酿成大祸,然而说了一些正常女人该做的事情之后,就等罪了次见闻少的女子,所以落得不被待见的下场。

    情场失意,便全身心投入到工作里面。

    傅氏集团对傅靖泽来说没有什么难度,毕竟他在外国也有自己的企业。

    忙碌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里,推开门的时候就是家里的佣人。老二是医生,有时候忙起来也几天不见人影。老三也很忙,整天跟朋友出去,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就能让人摸不透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至于老三,如果不在家学习,就肯定在学校,听说最近要到大学里面任职教授,所以更加忙活了。

    加上父母不在家,家里面更加清净。

    佣人安排了晚餐,傅靖泽一个人用餐,餐桌上他很不自觉的想到曾忆雅,便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小雅,过来陪我吃饭。”

    数秒后,曾忆雅回了一条:“陪爸妈吃着呢,都快吃完了。”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这种隐婚的程度,傅靖泽觉得那张纸完全没有了意义,只能说在法律上对两人的一种束缚。

    胃口乏乏,傅靖泽随意吃了点什么,就回房休息了。

    晚上,洗澡过后。

    傅靖泽穿着一身休闲衣裤,在床上躺着,一边手压在头下面,望着天花板就入了神。

    脑海里全身曾忆雅的倩影,她的笑容,她的美,甚至她的酮体……

    最后一次单独相处,他们两的关系都发生到了不可描述的地步了,只是最后一步被曾忆雅挣脱了,虽然是控制不住的情况之下发生,可是他心底深处是真的很渴望她。

    他愿意等,现在已经是他老婆了,也不怕再等些时间。

    对于曾忆雅的人,他算是在法律是得到了手,可是心呢?这是他最烦恼的地方,也是最痛苦的地方。

    傅靖泽叹息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沉默了好片刻,傅靖泽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情还是很压抑,便拿出手机给曾忆雅发去信息。

    “在做什么?”

    曾忆雅:“躺床上,想事情。”

    傅靖泽苦涩一笑,看着六个字,心情有些迷茫,而同样他也是躺床上想事情。

    傅靖泽:“你的事情里,有我吗?”

    曾忆雅:“没有……”

    多么无情的两个字,把男人的希望打破,连打字的力气也没有了,手机甩到一边,闭上眼睛继续假寐着。

    曾忆雅见傅靖泽太久没有回信息,说了一句:“我在想明天企业周年庆典穿什么衣服。”

    听到手机的铃声,傅靖泽拿起手机瞄了一眼,看到这句话,很无奈的笑了笑。

    烦躁的扒着头发。

    这该死的女人,他在想着她,她却在想着衣服。

    想了片刻,傅靖泽拿起手机,给曾忆雅发了一条信息。

    傅靖泽:这个时候,你应该是想着我入睡,这样才能增加我们之间的夫妻感情。

    曾忆雅:你呢?

    傅靖泽:主动给你发信息的人,你说他在想些什么?

    曾忆雅:可能是晚上一到,你就开始思春了。

    傅靖泽单手压在额头上,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现在他都成什么人了?

    思春?

    完全没有形象可言了。

    傅靖泽无奈,只好再发送一条信息。

    傅靖泽:早点睡,晚安。

    -

    看到最后一条信息,曾忆雅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眉头紧皱。

    这从八点多,就说晚安了?

    她想了想,连忙掀开被子下床,穿上拖鞋就往外面走。

    曾忆雅下楼的脚步声引起的客厅沙发坐着看电视的穆纷飞的注意,穆纷飞回了头,看到曾忆雅匆忙的脚步,便开口:“小雅,你这么晚了要去哪?”

    曾忆雅下到一楼,显得慌张,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到花园外面散散步。”

    知女莫若母,穆纷飞是看出她的紧张感了,很不悦的问:“是去找傅靖泽吧?”

    “妈,我没有。”曾忆雅立刻否认。

    穆纷飞优雅的脸容上是阴沉的,语气异常严肃:“别好了伤疤忘了痛,想想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不要犯贱的去倒贴男人,傅靖泽可能是好男人,是好上司,甚至是好市民,但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好老公,你最好打消嫁给他这种念头,也不要试图再和他靠近了。”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曾忆雅心情烦躁不已,走向穆纷飞,“你从小就看着我们两个人长大的,你以前不也很想我嫁给他吗?”

    穆纷飞仰头,眯着威严的目光,看得曾忆雅心里发毛。

    “我以前希望你嫁给他,是因为觉得他对你很好,可是现在呢,给了你六年的痛苦,回来就说想娶你,这种男人绝对不能嫁,傅家www.youfa8.com三兄弟或者梁亦朝那个小子,你随便跟谁好都无所谓,但绝对不可以是傅靖泽了。”

    “妈……”穆纷飞难受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已经结婚了,如果让她妈妈知道,傅靖泽是不是会被打死。

    穆纷飞眯着危险的眼眸,说了一句:“你最好自律,我从小就教你要自爱,对于不爱你的那些人,敬而远之,不要厚着脸皮去讨好。如果觉这些从小长大的朋友没有爱情的感觉,我下次给你安排……”

    曾忆雅紧握着拳头,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用了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明白的。”

    “明白就好。”

    “我出去散散步……”曾忆雅依然坚持要出去。

    说到这份上,曾忆雅还要说出去,穆纷飞沉默了,或许她真的只是出去散步。

    曾忆雅转身,气场沉了下来,慢慢的走向门口。

    夜晚的花园十分静谧,僻静而淡雅,空气中弥漫着清香花草的味道,她刚刚是想去找傅靖泽的,可是被母亲一番话,她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人在花园内散步。

    她手中握着手机,仰头看着没有星星天空。

    或许,真的如她母亲所说的那样,傅靖泽对她没有爱情,只是觉得她是个合适的女人,到了结婚的年龄,只想找个可以传宗接代,孝敬父母的媳妇而已。

    六年前的痛苦好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季节,那时候下着毛毛细雨,她撑着伞,刚从大学里面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冲着回家找他。

    那时候她刚上大学,而他已经毕业准备考研。

    那场雨很微,带着丝丝清凉的风,刚刚回到家门口就见到他在雨中站着,全身都被毛毛细雨淋湿。

    见到这一幕,她但是很心疼,冲过去把伞递到他头顶上,“泽哥哥,你干什么在淋雨?这样会感冒的。”

    傅靖泽听到她的声音,歪头看向她,那时候的眼神是多么的冰冷,明明是春天,他的眼神却像寒冷的冬天。

    看得她很心慌,语气更是冷得渗人,她依然记得他说的第一句话,至今她都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意思。

    “曾忆雅,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无私。”

    她当时的心情,被他那种冷人的气场震慑得无法反应过来。

    “泽哥哥,你怎么了?”

    “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妹妹,如果你只想从我这里得到这种感情,请你理我远点。”

    说着,他冒着雨走向大铁门。

    她追在后面,心慌不已,这是傅靖泽第一次这样对她说话,这种态度也是第一次:“泽哥哥,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你到底怎么了?跟我是好吗?”

    她一路跟着出了大铁门。

    傅靖泽突然停下脚步,突然很生气的转身,冲着他怒吼一句:“滚,离我远点。”

    那一刻,她的眼泪瞬间蒙上眼里,含着泪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变得凶狠的男人,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他吼,她委屈得想哭。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讨厌上了。

    看到她的泪,他无动于衷,转身就走。

    看到他突变的无情和冷落,她伤心落泪,自从那一次以后,她试过无数次去讨好他,靠近他,甚至求他不要这样对自己。

    可是这个男人是铁了心疏离她。

    给他送好吃的小蛋糕,他连看也不会看一眼。

    去学校找他,他可以在学校里面读书读到天亮,而她就在校园外面等到天亮,然而第二天还一句话也没有的,兜路走了。

    聚会上,他不再跟她站一起聊天开玩笑了。

    生活里,他不再找她,不再照顾她,更加不再疼爱她了。

    见到面,她笑脸相迎,跟他打招呼,他冷着脸离开。

    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故意在他面前跌倒,可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从身边冷漠的走过。

    最伤心的一次,是在傅家,她想做一道美食给他吃,结果把手指都切开一个小口,大家都急坏了,到处找药给她包扎。

    然而,他说了一句:“以后别来我家添麻烦了。”

    说真的,那半年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躲在房间里面偷偷哭泣,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

    活在傅靖泽疼爱的护翼之下十几年了,突然间被冷落,那种心酸她无法形容是多痛,只知道她流过很多很多泪水。

    心痛的滋味很是难受。

    后来,傅靖泽考入了国外以硕名校继续读研,便出国了。

    出国那天她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傅靖泽没有告诉她,还是童阿姨告诉她的。

    她哭着坐上出租车,一路擦拭着眼泪追到飞机场。

    她来得很迟,看着他的背影进闸,她像疯了一样,冲着他喊:“傅靖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句话都不说吗?傅靖泽,你明明听到我的声音,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

    没有迟疑半刻,他离开了,上了飞机。

    一走便是六年。

    那期间他偶尔会回来,但是他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离开,她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听说而已。

    这六年里,所有能联系的方式,他都隔断了。

    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似的,就这么断得干干净净。

    她开始那几年会哭得很伤心,很厉害,特别是某些节日,或者是触景生情,她变得多愁善感,但倔强的她,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着开朗的笑容。

    只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头,抱着他送上的公仔哭得像个傻瓜。

    当然,这些她妈妈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她知道现在她妈妈为什么这么反对傅靖泽再次靠近她。

    换成是那个父母,都不想见到自己的女儿再受到第二次伤害,也无法原谅傅靖泽之前给她留下来的伤痛。

    单单这一点,曾忆雅想她妈妈是永远不会再接受傅靖泽的。

    想起了过去,曾忆雅的眼眶又湿润了,泪水也莫名的洋溢在眼眶里,走着走着,她来到了傅家别墅的侧边。

    深夜里,她站在黑暗的地方,看到一楼玻璃房里面亮着灯。

    透明的落地玻璃窗,里面是一个健身房,设备甚比外面的健身俱乐部。

    几台有氧跑步机整齐摆放在玻璃窗前面,看到眼前的那个魅力无限的男人,曾忆雅心情更加沉重了。

    这个时候,傅靖泽正在跑步机上慢跑着。

    而她就坐在花园外面的长椅上,静静看着他健硕挺拔的身躯在锻炼,心情愈发难受,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甜蜜和痛苦交叉,心酸得让她无法言语。

    深呼吸一口气,曾忆雅仰头,让泪水往肚子里流。

    夜晚的花园虽然很暗,但曾忆雅坐的位置也有灯光,健身房里面的男人很显然看到了他,快速按了暂停,眯着深邃凝望了她片刻,立刻转身离开健身房。

    过了片刻,曾忆雅突然听见脚步声,她猛地反应过来,歪头看向边上,只见傅靖泽一身休闲运动套装,高大挺拔的身体出现在她面前。

    “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坐着?”傅靖泽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

    曾忆雅眨了眨眼眸,把眼眶里的水气淡去,挤着浅笑,反问:“这么晚了,你这么还锻炼?”

    傅靖泽往她身边坐下来,叠起腿双手插袋靠在椅背上,淡雅而悠闲,很无奈的说了一句,“一到晚上,精力太旺盛了,需要消耗。”

    如果是以前,曾忆雅一定听不出他这话的弦外之音。

    可是,现在她觉得被这个男人慢慢污染成小火车了,尴尬的笑了笑,低下头没有回应他这句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