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205章 如何正式?

正文 第205章 如何正式?

    登记完之后,傅靖泽把曾忆雅送回家。

    回到家里,曾忆雅卸妆后,倒头就睡,中午的时候,朦朦胧胧的听到妈妈叫她吃饭,她回了一句不吃,想睡觉,就继续睡到了晚上。

    起来的时候,太阳穴突突跳着疼,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

    很不现实的跟傅靖泽结婚了。

    结婚是儿戏吗?

    曾忆雅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要是母亲知道她这么任性妄为,一定会灭了她的。

    她从小就不怕那个严肃正经的爸爸,倒是害怕她妈妈,她妈妈冷起来是很让人害怕的。

    曾忆雅睡眼惺忪的走进浴室,洗澡洗头,彻底清醒了,才从浴室里面出来,穿着卡通睡衣装下楼。

    慵懒的步伐拖着鞋子啪啪的响,一楼下面传来曾丹的话:“终于睡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忘记肚子饿呢。”

    曾忆雅浅笑着边说抬眸看向客厅,“今天睡了很多了,午餐晚餐都没有吃,我……”

    话还没有说完,她看见了傅靖泽跟她爸爸坐在一起,正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都已经走到一楼中厅了,已经来不及回房间换衣服,可是现在这种穿着睡衣长裙的样子太过随便了,让她莫名的紧张和羞涩。

    以前,即便两人再要好,家庭管教严格,所以跟傅靖泽从来没有半点不规矩的举动,就连她的闺房,傅家的男人都没有进去过。

    此刻,好像有些尴尬。

    曾忆雅脸蛋微微滚烫,曾丹已经习惯了女儿随意简单的样子,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说道:“靖泽过来了跟我聊聊天,你赶紧去吃饭吧。”

    “哦。”曾忆雅点点头,对于前面那个隐婚的老公,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隐婚的感觉让她一时间无法适应,冲着傅靖泽浅笑着打招呼:“你过来啦?”

    “嗯。”傅靖泽依然赤裸裸的眼神定格在她的脸蛋上,看得曾忆雅有些慌张,连忙用手梳理着头发。

    曾忆雅转身走向餐桌,佣人阿姨送上晚餐。

    她一个人吃着,然后她背对着客厅,却精神绷紧,一直竖着耳朵想听爸爸和傅靖泽在说什么。

    曾丹望着傅靖泽的眼睛,发现傅靖泽的目光投射到曾忆雅的方向,看得入了神,他不由得憨厚一笑,问:“你是来找我女儿的吧,找个借口想跟我聊天。”

    傅靖泽回了神,冲着曾丹浅笑,不否认也不承认。

    曾丹也知道,很是开明没有太在意,现阶段穆纷飞是不太喜欢傅靖泽来招惹他们的女儿的,曾丹也知道穆纷飞是在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伤害,所以把傅靖泽列为危险人物一号。

    “回国有什么打算,国外的生意准备怎么处理?”曾丹问。

    傅靖泽淡淡的说:“准备把公司搬回来,在傅氏一起管理,这次回来就不打算离开了。”

    “这么想就对了,你是这里的人,还是自己的国家比较好,去国外一个人生活,得多孤单。”

    傅靖泽认同的点点头,“是啊,一个人生活很孤单。”

    “以后的生活有什么计划?”

    傅靖泽靠在沙发上,深邃的眼眸瞄了一眼曾忆雅,露出似笑非笑的欣喜感,“我准备把南苑那边的别墅装修一下,今天过来让小雅给我去出些主意。”

    “房主设计这些,我们小雅不在行,你应该是找梁小瑜,她比较懂。”

    “没事,我比较喜欢小雅的眼光。”

    而在一边吃饭的曾忆雅听到这些话,不由得有些小紧张。

    南苑的别墅要装修吗?

    作为两人的新家?

    想到这里,曾忆雅慢是期待。快速扒饭,猛地咽下几口,然后吃了一碗汤,就擦干净嘴巴,站起来冲着佣人说:“阿姨,我吃饱了。”

    说着,曾忆雅就站起来,走向客厅,站在两人男人面前:“爸爸,我吃饱了。”

    这话是说给傅靖泽听的,两人都听出她的意思。

    曾丹故意的说:“吃晚饭就坐下来喝喝茶,跟爸爸一起聊聊天。”

    “我不喜欢喝茶。”曾忆雅珉唇,语气低沉了些许。

    傅靖泽站起来,跟曾丹说:“丹叔,我借用一下小雅,很快会还回来的了。”

    曾丹笑着挥挥手,“用吧用吧,别怪我没有告诉你,我女儿对房子设计没有什么天赋,别看她是做设计的,水平还真的不咋样。”

    傅靖泽根本不放在心上,跟曾丹道别后,就走向门口,经过曾忆雅的身边,轻声细语是了一句:“我们走吧。”

    曾忆雅点点头,冲着曾丹说了一句:“爸,我跟傅靖泽去一趟南苑。”

    说着,曾忆雅就转身跟在傅靖泽的身后。

    曾丹冲着曾忆雅喊道:“小雅,靖泽是你的大哥哥,别连名带姓叫着,很没有礼貌的。”

    “知道了。”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家门,走在花园的小道上。

    走了一段路,傅靖泽故意放慢脚步,并肩着曾忆雅一起走向南苑。

    小道上繁花盛开,路灯朦胧昏黄,让人静谧的夜让人心境平静,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在肩膀有意无意的碰触中,傅靖泽突然伸手轻轻的握住曾忆雅的手。

    刹那的接触,曾忆雅紧张得身体僵硬,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带着心虚的感觉,他温热的掌心很紧,包围着她的手,她轻轻抽了几下,瞭望着四周,“别这样,会被看见的。”

    跟自己老婆牵手,感觉还像偷情似的,傅靖泽也是无语了。

    他不打算放开,现阶段只想靠近她,重新打开她的心扉,取代她心里面那个男人的位置。

    曾忆雅抽不开男人的手,就放弃挣扎,任由他握着。

    “我们以后要住在南苑吗?”曾忆雅仰头看着傅靖泽问。

    “喜欢吗?”

    “喜欢。”

    “我们过去看看要不要装修。”

    曾忆雅记忆中那个南苑别墅已经很美很奢华,不比现在的家里,是几年前童夕跟傅睿君大吵一架后,让人修建的。

    童夕当时说,因为她没有娘家,所以跟老公吵架了不能回娘家,就建一所房子,跟傅睿君吵架后,可以有个好去处。

    当然,建好后,傅睿君也没有让她有住进去的机会,所以一直空置在哪里。

    房屋是欧式的别墅,一二楼是一百八十度开放式的玻璃墙,最上面一层是空中花园带泳池,十分现代化的装潢,还不失奢华。

    走了五分钟的路程,来到别墅门前,傅靖泽推开门,牵着曾忆雅进来。

    开了灯,整个家简洁明亮,所有家私都铺上一块白色布帘。

    望着这个家,曾忆雅心里满是憧憬,对这个家完全没有别的要求,这么美了还用得着装修吗?

    傅靖泽走到客厅,掀开客厅的几张布帘,布帘上也没有多少尘埃,因为经常有佣人过来打扫。

    “靖泽,其实这里已经很漂亮了,还需要如何装修?”曾忆雅对家并没有什么要求,能住人就行。

    “换上你喜欢的类型,以后要住一辈子的家,一定要你喜欢的。”傅靖泽站在客厅中央,望着曾忆雅一字一句说。

    曾忆雅浅笑着说,“你知道吗?这里的装修和格局,我有参与,阿姨当时就是让我坐参考人的呢。”

    “所以,你没有意见?”

    “我没有意见。”曾忆雅走向傅靖泽,站在沙发前面,仰头望着傅靖泽,很是感叹的说:“我很羡慕傅叔叔对阿姨的爱情,我也很羡慕我妈妈有一个这么疼她的男人,我要求不高,请你不要让我变成最悲哀的女人就可以。”

    傅靖泽缓缓伸手抚摸上曾忆雅的脸颊,勾到耳垂的脸颊下,温柔地捧着,如同珍宝那般,深情的目光凝望,深邃如同黑曜石那么迷惑人心。

    男人磁性的声音低沉而轻盈,“不要羡慕别人,重小到大,你是被别人羡慕的对象不是吗?”

    “可是你变了。”曾忆雅很心酸,小时候,她从来都不会去羡慕别人。

    读书的时候,傅靖泽是学校出了名的校草,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甚至是上大学都是学校的佼佼者。

    虽然不同一个学校,但是名声大噪,在整个冰城没有人不认识傅家大少傅靖泽。

    也是少女们心里的白马王子。

    偏偏,这样的男人,对任何一个女生都是绝缘体,包括从小一起长大的梁小瑜,他的态度都是很平淡。

    唯独她曾忆雅,在傅靖泽眼里那么的特别存在。

    每天上学放学准时接送,这么多年来无一例外,在外人面前他是高冷骄傲的男人,可是在曾忆雅的眼里,他是温柔暖心的男人。

    她依然记得有一次,她病得起不了床,知觉模模糊糊的,连电话都接不了,傅靖泽急坏了,在一楼下面一直闹着要上楼看她,结果被她妈妈拒绝在门外面,说就一个简单感冒,没有什么问题的,就从不让他进她房间探望她。

    事后,她听爸爸说傅靖泽第一次对着她妈妈生气,很恼火的说:“我进去就看一眼,这样不会毁了小雅的清白,即便真的毁了,我傅靖泽绝对负责到底。

    当然,依然没有让他进去看。

    不过曾忆雅知道这个男人哪有这么容易放弃。

    晚上爬阳台来了。在她睡梦模糊中,感觉有人吻了她的额头,然后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坐到天亮,天亮的时候才偷偷的离开。

    曾忆雅知道她母亲的原则性很强,甚至到了固执的地步。

    这正是她要跟傅靖泽隐瞒结婚的事情一样。

    傅靖泽双手都捧着曾忆雅的双颊,心情变得沉重,呢喃道:“小雅,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变,相信我好吗?”

    曾忆雅点点头。

    四目凝望之下,气流变得暧,昧。

    曾忆雅选择相信他,虽然受过伤,但是选择相信会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

    可是这种相信,很快就破灭了。

    傅靖泽时候控制不了,便低头吻上她。

    疯狂的程度,让她逐渐沦陷……不可描述的热烈把她给压在了沙发上。

    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吻。

    “不要……”一声惊呼,曾忆雅从慌乱中拉回理智,而傅靖泽彻底失去了理智。

    曾忆雅颤抖着手,把裙拉下来,羞涩得脸蛋通红如火,低着头欲哭的感觉,吓得肩膀都还在颤抖,气恼得说:“你还说你没有变,你完全变了。”

    “小雅……”傅靖泽紧张得想安慰她,曾忆雅往沙发上推,四处寻找自己的小裤子,该死的连那个也没了。

    “别碰我,你走开。”曾忆雅委屈得挪下地板,羞涩又害怕。

    傅靖泽深呼吸着,气息缭乱难受,看着曾忆雅像个惊弓之鸟的样子,他想去安慰,可是她躲着。

    “我们是夫妻了,这是正常的,更何况不也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该死的他现在都要疯了。

    曾忆雅终于在地上看到了她的裤子,走过去快速拿起来揉握在手里,生气地瞪着傅靖泽,“如果不是我叫住你,现在不就发生了?”

    “对不起,小雅,我刚刚是情不自禁的,我跟你道歉。”傅靖泽往前一步,曾忆雅往后退一步,然后快速转身冲进卫生间里面。

    傅靖泽双手扒着头发,烦躁的低头看着地板。

    该死他,他刚刚都做了什么事情?

    像曾忆雅这种思想单纯的女人,从小就被穆纷飞保护得一尘不染,对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她的思想很守旧。

    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和祝福,也没有举办婚礼之前,这种行为在曾忆雅眼里就是耍流氓。

    之前只是说说而已,曾忆雅都被气哭着离开他房间的。

    傅靖泽以为结婚了,可以更加亲密一点,但是很显然他想错了。

    几分钟后,曾忆雅从卫生间里面出来,脸蛋是通红的,眼眶也润润的,鼓着腮,连看都不看傅靖泽一眼,越过他身边,走向门口。

    傅靖泽追上两步,一把握住她的手臂,解释道:“小雅,听我说……”

    “你不用说了,回去吧。”曾忆雅甩开傅靖泽的手臂,继续往前走。

    男人手上插袋,无奈的跟在她身后,强调一句:“我真的只是情不自禁,你别这么小气,我们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你都把我的裤子甩得那么远了,我再不出声,你都……”

    说着,曾忆雅脸蛋通红火辣,说不出口的那样羞涩。

    “我们是夫妻,这种事情很正常的。”

    “你明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知道。’

    “知道,你还要这样对我?”

    傅靖泽此刻生无可恋似的叹息一声,上前把曾忆雅扯着手背转过来,语气严肃了几分,目光带着一丝愤怒,冲着曾忆雅一字一句道:“小雅,无论什么情况,你是我的老婆已经是事实,我不管你心里有谁,这种事情在以后的日子是避免不了的。”

    曾忆雅蹙眉,淡淡问道:“什么意思?我心里有谁?”

    傅靖泽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心脏中的怒火,就是因为曾忆雅是这种保守纯真的女生,曾经的他连牵手都不敢直接对她做,还得找些合理的借口,例如过马路。

    想亲她那更加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所以,他不表白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这个。

    傅靖泽平复着心情,“我的意思就是,我们已经是夫妻,你害怕可以理解,但是不能拒绝,因为我是你老公。”

    “你……”曾忆雅轻轻咬着下唇,心里很是委屈。

    她也不是刻意去拒绝,只是太随便了,怎么可以在没有婚礼,没有新房的情况下随意做这种事情。

    想了想,曾忆雅淡淡道:“我无法接受这种不正式的初夜,我们这样算什么?连床都没有,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傅靖泽眯着眼,霸道的气场笼罩而来,语气极度认真:“我把你当成我老婆所以才这样,你要如何正式,你说,我做。”

    “我要像正常的女人那样啊!”曾忆雅委屈地呢喃。

    傅靖泽突然觉得很想笑,这是曾忆雅最令他苦恼的地方,他缓和了一下心情,一手勾住曾忆雅的后脑勺,把她的脸拉来,低头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正常女人在厕所里,车厢里,厨房里,甚至露天丛林里都可以做,你能行吗?”

    下一秒,曾忆雅的脸蛋瞬间爆红,光是听着,都羞涩得无地自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