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4章 登记结婚

    铃声还继续响,傅靖泽快速中断手机,很是激动的站起来,牵着曾忆雅的手腕,“走,我们回去。”

    曾忆雅被牵着手,急匆匆的走出时玫瑰园林。

    傅靖泽看是很着急。

    上了车就直接启动车子下山。

    车厢中,曾忆雅此刻脑袋还是热热的,不顾一切的。

    车辆行驶在夜色当中,曾忆雅平静下来后,缓缓问道:“我要不要告诉我爸爸?”

    “你觉得你丹叔会不会帮你一切瞒着你妈妈,或者支持你这样的做法?”

    “应该不会,我爸很爱我妈妈的。”

    “先别说。”

    “哦。”曾忆雅靠在车椅背上,沉默了下来,暗沉的目光望着车窗外面的夜色。

    傅靖泽歪头看了一眼曾忆雅,忧心忡忡的问:“你在担心什么?”

    曾忆雅叹息一声,低下头,紧张得手指轻轻搅在一起,弄着指甲说:“我在想要怎么把户口本弄出来。”

    “用偷的吧。”

    曾忆雅再一次刷新了对傅靖泽的认识,错愕的歪头看着他,“偷?”

    “如果觉得很难,我帮你把你爸妈都引出家门,你进去偷。”

    曾忆雅只是想想都觉得很紧张,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冲动的一天,太疯狂了。

    如果跟一个相爱的男人在一起做这种事情,应该是幸福的,而她自己现在是在跟自己赌幸福。

    把自己的未来赌在一个男人身上,说不定那天就被伤得遍体鳞伤,或许赌赢了,傅靖泽会像以前那样对她。

    “不用了,我爸妈两人经常出去的。”

    傅靖泽深邃如墨,很是认真的看着前面,一路开车回家。

    这又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

    回了傅宅别墅。

    傅靖泽把曾忆雅送回家门口,离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叮嘱她,明天一定要去偷户口本。

    曾忆雅觉得做了一辈子父母的乖乖女,突然有一天要去偷户口本,做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心情就无法平静得下来。

    回到曾忆雅的家门口,傅靖泽双手插袋,静静跟在曾忆雅的后面,说:“好好睡一觉,你明天不用去上班了,就在家里偷户口本。”

    曾忆雅回了头,看向身后的男人:“那你呢?”

    “我也不会去上班,我等你。”

    “嗯嗯。”曾忆雅点点头。

    傅靖泽在门口的楼梯台阶停下脚步,曾忆雅也跟着停下来,转身对视着眼前的这个难以捉摸的男人。

    朦胧的夜色里,门口那浅白色的灯光映衬,气氛变得暧昧。

    四目相对,暖流窜动在空气中,是温暖的神色,是依依不舍的暂时离别。

    凝望片刻,傅靖泽挤着淡淡浅笑:“记得我们明天的约定,我还是在小花园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曾忆雅微笑着点点头。

    转了身,曾忆雅走向大门。

    头也不回直接开门进去,转身关门的时候,依然可以见到傅靖泽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处,凝望着她这边的位置来。

    关上门的瞬间,曾忆雅心情突然变得低落,很是落寞的感觉充斥着心头。

    曾经的点点滴滴像倒带似的,一幕幕的在眼前播放。

    以前,她很自信的知道,傅靖泽很疼爱她。那时候的她是两个家庭的小公主,被捧在手心里。

    两家像个几步路的距离,傅靖泽每一次都要把她送到家吗,看着她进入家里,才安心离开。

    她问:“泽哥哥,为什么你总是要送我回家?离得这么接近,几步路就到家了,而且晚上我们里有路灯,别墅内又没有别人,你怕什么?”

    他说:“我怕你有危险。”

    “自己的家又怎么会有危险?”

    “你怕黑,如果路灯突然暗了你会害怕。你怕虫子,如果草丛里面钻出水面小蛇小虫子的东西你会害怕。你怕鬼,当然这个世界没有鬼,但是难免会有些突然的情况会吓到你。”

    曾忆雅记得那时候她还笑着暗示:“那我不回家睡了,晚上就睡你家,明天早再起床回家。”

    那时候的傅靖泽笑而不语。

    曾忆雅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手机,整个人无力的躺倒在床上。

    望着天花板,呆滞的目光变得深沉,静谧的空气依然压迫着她的心脏,傅靖泽带着玫瑰下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玫瑰?

    曾忆雅猛地一颤,坐了起来。

    她的玫瑰花还留在了车厢里面,曾忆雅紧张得立刻站起来,拉开房间,冲出暗黑的长廊,快速跑下去。

    希望能争分夺秒追上傅靖泽,让他去开车门那玫瑰花。

    当曾忆雅拉开大门的时候,傅靖泽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保持着刚刚看着她离开的动作。

    刹那间,曾忆雅顿时蒙了。

    他怎么还没有离开?

    虽然很是错愕,但是曾忆雅并没有想太多,迈开步伐冲向他。

    男人本来沉冷的脸色,瞬间洋溢出温暖的浅笑。

    “傅靖泽,我的……”曾忆雅刚刚靠近他的身边,傅靖泽突然伸手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吻上她的唇,封住她的声音。

    风停了,夜静了,曾忆雅眼帘闪扑,长长的睫毛在男人的脸颊上滑过,心脏像藏了一直脱兔,肺部也被吸干了气。

    突然的深吻让她变得诧异,无法反应过来。

    不再反抗,不想推开,曾忆雅缓缓闭上了眼睛。

    像等了一辈子的温柔,如沐玫瑰花海的那种清香气息和浪漫。

    心悸的感觉,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冲动。

    沦陷的心,一点点的被吞噬。

    慢慢离开曾忆雅,停在一厘米远的唇边,两人的呼吸交集在一起,深呼吸,吐气吸气的动作显得很明显,心脏剧烈起伏。

    傅靖泽用额头抵着曾忆雅,一边手依然勾着她的后脑勺,眯着魅惑的目光,定格在她被吻得红肿的柔软上。

    “小雅……”傅靖泽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口干舌燥似的:“你也跟我一样是不是?你也睡不着,舍不得,很想念是不是?”

    他的话让曾忆雅心脏颤抖得厉害。

    她明白他语句的意思,可是她真的不是因为这个,刚刚冲出来就被突然吻上,她一直都莫名其妙着呢。

    “我……我想拿回我的玫瑰花,在车上呢。”

    傅靖泽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略显尴尬。

    他猜错了,他以为曾忆雅也像他这样,依依不舍,一直冲动得想抱抱对方才舍得放手。

    会错意却也是件美好的事情。

    傅靖泽松开曾忆雅,“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动。”

    说着,傅靖泽转身离开。

    他走向停车场。

    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曾忆雅羞涩得伸手摸上自己的唇瓣,指尖微微颤抖,垂下的眼眸变得呆滞,一点一点沦陷在甜蜜当中。

    更加只在眨眼间,眼前就出现一朵玫瑰花。

    曾忆雅抬眸,看向傅靖泽,伸手接过玫瑰:“谢谢。”

    傅靖泽望着曾忆雅羞答答的俏容,语气无比温柔:“很晚了,回去睡吧。”

    “嗯。”曾忆雅应答一句,拿着玫瑰花转身走向门口。

    即便是背对着傅靖泽,曾忆雅依然有种被灼热凝视的感觉。

    她低着头,偷偷抿着唇瓣,忍着浅笑,甜蜜的感觉蔓延。

    傅靖泽这一次,在看着曾忆雅消失在门口时,他才不舍的转身离开。

    次日。

    清晨,曾忆雅根本一夜未眠,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到天亮,脑袋里面想过一百种的偷户口本办法和被发现的后果。

    曾忆雅撑着沉重的眼皮,进入卫生间洗漱,顶着淡淡的黑眼圈和眼袋,简单洗漱一番后,曾忆雅就穿着睡衣下楼,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欲要睡觉。

    等了片刻,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曾忆雅听见爸妈边聊天边走路的节奏。

    她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刚好想打招呼,可是曾丹和穆纷飞以前牵着手,带着购物袋一同出门了。

    曾忆雅愣着错愕不已,看着爸妈就这么忽略了她,很是无奈又无语。

    但是机会来了,曾忆雅露出一丝丝邪魅的浅笑,睁不开的惺忪眼此刻也精神起来,她偷偷的离开沙发,上了楼梯,进入了她父母的房间。

    五分钟后,曾忆雅偷偷的拉开房门。

    探头出来,那么笑容如同当空的太阳,灿烂无比。

    扫看了两秒,曾忆雅立刻跑出来,冲回房间。

    在房间里面精心打扮,换上漂亮的裙子。

    曾忆雅把所有的证件的带齐了,走出家门的时候,小花园里,暖阳之下,傅靖泽一身庄重威严的西装,简单而奢华的打扮,却让男人看起来绝代风华的魅惑。

    看到曾忆雅美丽动人的走出来,他平静的外表之下,是欣喜若狂。

    傅靖泽噙笑冲过去,牵着曾忆雅手,二话不说立刻牵着走向自己的车。

    他就这么的自信,开着车一路狂奔民政局。

    十五分钟后,民政局门口。

    车停了,傅靖泽拉开安全带,歪头看向曾忆雅,平静的语气带着丝丝局促的感觉:“小雅,都准备好了吗?我们进去。”

    曾忆雅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傅靖泽眉头紧蹙,“什么意思?”

    “资料都准备好了,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

    “登记了,以后你在慢慢准备。”说完,傅靖泽下了车,走到曾忆雅的身边,牵着曾忆雅的手走出来,关上车门后,就直接进民政局。

    只要几块的工本费,傅靖泽和曾忆雅人手一本结婚证书,拿着就从民政局里面出来。

    此刻的心情,除了紧张就是激动。

    傅靖泽把曾忆雅的结婚证书也拿了过来,“小雅,这个暂时由我来保管。”

    “嗯……”曾忆雅仰头看着男人,突然发现进了一趟民政局,出来后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就是换了另一种心态和感觉。

    仰望着眼前着个男人,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的傅靖泽已经是她曾忆雅的老公了。

    老公这个词,淡淡想一下,都能让她脸红心跳的。

    “接下来,我们去庆祝一下吧。”傅靖泽伸手牵住曾忆雅的小手。

    曾忆雅疲惫的脸色被彩妆遮挡,所以现在她有多疲惫,傅靖泽是看不见的。

    曾忆雅垂了垂眸子,呢喃道:“我想回家睡觉。”

    傅靖泽眯着邪魅的眼眸,沉稳的脸上看似轻佻,带着戏谑的语气问:“刚刚结婚,这么迫不及待?”

    “啊?”曾忆雅现在的脑海里混混沌沌的,被他这一句另有所指的话说得脸色瞬间爆红,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耳根都红了,心脏扑通扑通的,羞涩不已:“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自己睡觉,不是跟你一起回家睡觉,你别误会哦……”

    傅靖泽会心一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