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203章 夜幽玫瑰园

正文 第203章 夜幽玫瑰园

    可能是晚霞的衬托,又可能是心情极度的紧张,曾忆雅见到傅靖泽站在眼前的背影,十分的吸引人。

    高大而健硕,却透着一股淡淡的落寞。

    白色休闲衬衫搭配着一条淡棕色的长裤,挺拔淡雅,关是一个背影都能让人看得出来器宇不凡。

    可能是站累了,他的脚会轻轻的走两步,悠哉悠哉的。

    曾忆雅不确定的再次低下头,打开手机屏幕看看里面的信息,确定是中午两点钟发过来的,距离现在已经快五个小时了。

    为什么不进来或者给她打个电话?

    曾忆雅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来,缓缓走过去。

    可能是听到脚步声,傅靖泽立刻转身,俊逸的脸容背对着夕阳,光线暗淡中依然看到他会心的浅笑,眼神充满了温柔。

    在曾忆雅还没有靠近之前,他就忍不住开口:“小雅,你来了?”

    曾忆雅靠近他,心脏剧烈跳动着,即便一周过去,那初吻的心悸心动依然如此清晰,脸蛋滚烫的发热,因为晚霞的原因,看不到她此刻脸蛋有多通红。

    “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吗?”

    傅靖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浅笑着凝望她的俏脸:“要不要一起去……”

    曾忆雅知道他想说去哪里,她立刻反问:“可是,现在天都快黑了,我们还要上山去吗?”

    傅靖泽仰头看了看天边,夕阳已经快要没入天际,被挡住了一半。

    “你害怕?”傅靖泽平静的脸色不动声色,如果是曾经,曾忆雅是百分百相信他的,曾经说过:有你在的地方,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或许,现在刚好换过了,有他在的地方都是危险的吧。

    傅靖泽苦涩的勾起嘴角,不想勉强她,平静地等待她的回答。

    曾忆雅此刻纠结了。

    说实话,她的确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徘徊在去还是不去的问题上。

    两人沉默了好片刻,曾忆雅才缓缓说了一句:“不怕。”

    “走吧。”

    傅靖泽转身,走向门口。

    曾忆雅握紧手机,立刻跟上傅靖泽的身后,她低头给穆纷飞发了一条信息,告诉父母要出去一趟,不用担心。

    傅靖泽走到前面宽道上的时候,停了下来,转身看曾忆雅有没有跟上来。

    曾忆雅低头发信息,没有注意,猛地碰上傅靖泽的胸膛,整个人撞进他怀抱中,突如其来的惊吓,让曾忆雅踉跄的后退一步。

    她步伐不稳,傅靖泽伸手搂住她的腰,轻轻往怀抱一带:“小心。”

    刹那间,身体碰触上的那一刻,两人都显得有些僵硬,曾忆雅仰头凝望着他忧心忡忡的眼神,傅靖泽磁性的声音很是温柔:“小心一点,走路别看手机。”

    “哦……”

    傅靖泽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身子,让她站稳后,尴尬的把门拉开。

    “上车吧。”

    “哦……”

    曾忆雅还是愣愣的回不过神,坐了进去。

    傅靖泽快速绕过车头,从前面走过去,上了车后立刻启动车子离开傅家。

    车子行驶在道路上,华灯初上,大地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似的,街道变得璀璨繁华。

    车厢内,气氛有些压抑,曾忆雅紧紧攥着手中的手机,狭窄的空间像氧气不足似的,有些闷热难受,沉默的气氛让两个变得很是尴尬。

    可能是男人也是这种感觉,曾忆雅还没有开口之前,傅靖泽已经忍不住要说话了。

    “小雅,还记得那片玫瑰园吗?”

    “记得,当年我刚好十七岁,生日那天你说给我买玫瑰花,我说玫瑰花虽然清香美丽,但是活不长,如果看着你送我的花慢慢凋零,我会很心疼。”

    记忆如陈旧的相册,翻开来看的时候,发现事情好像发生在昨天。

    曾忆雅此刻很想告诉他,其实那片玫瑰园,一直是她在打理,那个看园林的大叔已经过世。

    过去前特别不放心,还把傅靖泽给他的一笔钱退回来,说身体出现大问题,不能再照顾这片玫瑰园了。

    工人家庭条件不好,曾忆雅没有拿回工人的钱,老人离世后,他的后人说这笔钱太多,宁愿再为她看园。

    可是她觉得没有必要了。

    这里是她的回忆,她亲手接管了那一片玫瑰园。

    傅靖泽苦涩得挤着浅笑,深邃如墨,望向前面的道路,很是感慨的说:“嗯,你是个混合矛盾体,明明就是大咧咧的一个姑娘,却有着一颗多愁善感的心,明明跟我这么要好,却要……”

    爱着别人!

    这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已经痛的傅靖泽心脏撕开了那般,说不出口的疼痛。

    气场都变得深沉,难以平复。

    曾忆雅歪头,看向傅靖泽,等待他的话说完,可好像他没有要说的意思了,暗沉的光线里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等了好片刻,傅靖泽也没有说话,曾忆雅只好又问:“你知道送玫瑰花的意思是什么吗?”

    “知道。”傅靖泽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可是没有意义。”

    曾忆雅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心情沉甸甸的也不想去问了。

    车辆一路上了一座开发过的小伤,看似像个小公园,一路上还有路灯。

    上到半山腰的时候,有一处经过人工开发的草坪,偌大的地方看起来很空旷。

    车子在一处矮篱笆前面停下来。

    曾忆雅把窗户按下来,一阵玫瑰花香扑鼻而来。

    清香窜入两人的鼻腔,沁人心扉。

    停了车,傅靖泽把车前面的大灯都打开。

    两人都开门下车。

    顺着灯光走向前面,在一片花海前面停下来。

    傅靖泽双手插袋,凝望着扬起的玫瑰花海,他一个大男人,对花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可是看到眼前的这片花海,他惊呆了。

    当初,他们只种植了三十颗,并没有太多,而现在上千颗,甚至更多的数量。

    而且不止一种颜色的玫瑰花。

    傅靖泽慢慢走向园林,曾忆雅也跟上,每次来到这里,她的心情就很赞,忍不住蹲下身,握住一朵开得灿烂的玫瑰花朵嗅了嗅。

    傅靖泽从惊愕中回过神,转身看向曾忆雅,发现她并没有他这样的惊讶,很是轻松从容蹲在地上,伸手抚摸那盛开灿烂的红色鲜花。

    他还在疑惑,左右看着四处,发现小木屋也不见了,这篇园林空旷而繁茂。

    而远处竖起一个像蘑菇一眼的亭子,傅靖泽缓缓靠近,拿出手机照凉了亭子,发现前面亭子有一个显眼的电源,他伸手按上去。

    亭子突然亮起明亮灯光,而让傅靖泽惊讶的是,亭子中央有一个过塑卡纸广告牌。

    也可以说是警告牌。

    上面秀气工整的字体让傅靖泽的身体僵了,心也跟着沉了。

    警告:

    这是哥哥送我的私人花园,四处安装了摄像头,偷花者必定追究法律责任。敢摘我一朵花,我就让警察叔叔去你家找你,别忘记了这是个要实名制购票进来风景区。

    傅靖泽转身。

    曾忆雅借着灯光,在扶直一些长歪的花草。

    “小雅……”

    “嗯?”曾忆雅站起来,看向傅靖泽。

    而此刻亭子凉了灯,两人笼罩在浅淡的朦胧灯光中,空气弥漫着花香,各种色系的玫瑰花美得让人心醉。

    更加让人心醉的是站在花丛中的曾忆雅,朦胧的美让人窒息。

    “这都是你种的?”

    曾忆雅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仰头看着傅靖泽,暗沉的灯光下,她看到了男人眼中的诧异。

    “嗯,每个星期,我都抽两天时间过来种植这些玫瑰花,而且这里采用了自助浇水施肥功能,也不会很累。”

    “为什么?”

    曾忆雅苦涩浅笑:“因为这是你送我的花,我很喜欢。”

    凝望着曾忆雅的俏脸,傅靖泽的心……乱了。

    夜,越来越深,曾忆雅坐在凉亭里,双脚盘起来,用长裙子抱住自己的脚丫。

    花园的晚上,怕虫子太多,她这是在做保护措施。

    傅靖泽并肩着她,一起坐在亭子的石板上,深邃幽幽,望着那篇花海不言语。

    警告板上那句哥哥,让他的心很是沉重,时间过得很快,两人静静地坐着也不觉得沉闷。

    知了的清脆温柔的叫声,清风徐来,花香洋溢。整个大地都笼罩在浪漫的夜色当中。

    曾忆雅觉得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紧张,夜越深,她的念想就越复杂。

    这种感觉,像在幽会。

    良久,傅靖泽磁性的嗓音传来,“小雅,还在生气吗?”

    曾忆雅顿几秒,羞涩的低下头:“不生气了。”

    傅靖泽仰头看着满天繁星,幽幽的语气说,“时间过得真快,那个缠着我撒娇的丫头好像还是昨天,你今天便长大了。”

    “六年了,怎么会是昨天呢!我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了,久得我不再叫你泽哥哥,久得我们都已经很陌生,你变了,我也变了。”

    “我没有变。”傅靖泽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曾忆雅讽刺一笑,歪头看着他,“你变了,而且变化很大很大。”

    傅靖泽很是严肃的看向曾忆雅,“我不否认我变得更加有魅力,但除了这点,我没有变。”

    曾忆雅挑眉,忍俊不禁,“你哪里来的自信啊,明明就是性情大变,还说没有变。你的脸皮没有变,还是这么厚。”

    傅靖泽笑了,曾忆雅也浅笑着,心情大好。

    两人之间好像突然放下很重的包袱,连聊天都变得舒服。

    突然一阵沉闷,曾忆雅缓和了心情,问:“你为什么会讨厌我的?能告诉我原因吗?”

    傅靖泽的目光变得愈发幽深,灼热而深情,凝望着曾忆雅的脸蛋,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磁性的嗓音缓缓说道,“小雅,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我还是原来的那个我。”

    “骗子。”曾忆雅苦涩地笑了笑,这个男人当她是傻子吗,说没有讨厌过她这种谎话也敢说出口,难倒她这六年,受的都是假痛苦?

    “小雅……”

    “你真的变了,我可以感受到的。”

    傅靖泽心里隐隐扯着痛,或许变了,也是变得更爱她,更放不下她了。

    “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傅靖泽语气变得深沉,严肃。

    “怎么证明?”曾忆雅错愕的看着他。

    傅靖泽突然站起来,走到玫瑰园内,挑了一朵红色玫瑰花,用力掰断。

    曾忆雅一脸茫然,看着他把玫瑰花摘下来后,便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手中的一株玫瑰放到她的大腿之上,仰头凝望着她。

    在他单膝下跪的时候,曾忆雅已经紧张得不能自我,心脏颤抖得厉害,惊愕得看着她。

    “给我一次证明的机会,嫁给我。”

    那一刻,曾忆雅指尖都颤抖了,握着拳不知所措。

    “我……我……可是我妈妈她不同意……”

    傅靖泽霸道的把玫瑰花塞到曾忆雅的手中,不顾她愿不愿意,直接说:“我会搞定纷飞阿姨,你跟我结婚吧!”

    “可是……”

    “有些人即便再等六年也不会有结果,不如考虑一下我吧,我会比以前倍加疼爱你。”

    曾忆雅有被他这句奇怪的话语给梗塞住,一时间不明白他的意思。有些人即便再等六年元不会有结果,说的是他自己吗?那干嘛还要求婚?

    “暂时不结婚行不行?我怕我妈她……”

    “不行。”傅靖泽眯着眼眸,脸色沉了下来,霸道的语气让曾忆雅愣住。

    顿了片刻,曾忆雅诺诺的说,“你求婚还不允许别人拒绝?”

    傅靖泽缓缓握住曾忆雅的手,揉在掌心中,“我们先登记,米已成炊的时候再跟纷飞阿姨说,她很疼爱你,不会为难你的。”

    “我妈会杀了你的。”曾忆雅惊愕,这是什么馊主意?

    傅靖泽邪魅地笑了笑,很是自信的看着曾忆雅,“她可能会杀了我,但是她不舍得杀了自己的女婿,女婿死了,女儿就要做寡妇了。”

    这会,曾忆雅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又没有变。

    “真的要这样做吗?”

    “嗯!”

    曾忆雅沉思着,傅靖泽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

    借着灯光,曾忆雅也看到了屏幕上的两个刺心的字样。

    白莎?

    曾忆雅可以看得出来白莎很喜欢傅靖泽,此刻心脏一阵一阵的酸涩。

    这么晚了,还要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奸情?

    曾忆雅也觉得自己的思想偏激过头了,可是就会忍不住这方面想。

    傅靖泽看着电话呆了几秒,大拇指准备按掉挂机的。

    可他的手指刚刚碰触到屏幕,曾忆雅紧张得一把按住他的大手,深呼吸着气,局促说,“好,我们登记,明天就去民政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