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章 等待

    傅靖泽从家里面出来到花园外面,远远走来发现聚会现场,曾忆雅已经不在。

    这一个吻,或许来得太突然,曾忆雅太过愤怒和错愕了,让她此刻就离开。

    深呼吸一口气,傅靖泽双手插袋,心情沉重的走过去。

    “小雅姐呢?”老二追问。

    白莎也仰头四处探头看附近,“小雅呢?”

    傅靖泽一句话也不说,走过去就拉开椅子坐下来,沉着脸就给自己倒酒,这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面灌。

    然而,www.youfa8.com人都看傻了。

    傅子重端着考好的生蚝走过来,愣看着傅靖泽,蹙起眉头,错愕不已:“大哥,你怎么了?”

    连一直看书的老三也放下书本,推推眼镜,很疑惑的盯着他看。

    几杯烈酒下肚,连书呆子都能看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很糟糕,www.youfa8.com人当然也是知道跟曾忆雅有关系。

    大家都没有劝酒的意思,就是看着傅靖泽把自己灌醉,当然不是想让他醉了,而是让他喝多了,好说话。

    傅靖泽把带出来的一瓶烈洋酒分好几次喝完,整个人已经颓废似的醉醺醺。

    傅子重拿起一只红虾,轻轻掰壳,淡淡的开口:“大哥,有什么心烦的事情说出来吧,我们兄弟帮你出出主意,你这样憋在心里不好受的。”

    “是不是关于小雅姐的?”傅子深问。

    傅靖泽拿着手中的空杯又准备倒酒,才发现酒瓶已经空了,白莎拿起果汁为他倒上一杯,很无奈的说:“在国外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是个gay呢,认识这么多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其实你心里有曾忆雅的是吧?”

    傅靖泽苦涩一笑,仰头喝上一口杯中的液体,橙子味,却喝出了苦涩的味道。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双手放在桌面上,无力的低下了头,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我在她心目中,所有的人设都崩了?”

    “什么意思?”白莎压低头问。

    傅靖泽深呼吸,声音沙哑难受,带着酒气断断续续的说:“离开了6年,我是想彻底忘记她,所以我采取了很极端的方法,以为避开,就能忘记,可是忘不了却把最初的关系也弄得彻底决裂。我已经不再是的她哥哥了,连哥哥都不是,连说话的资格都不再有了。我现在像个疯子一样,想过很多很多的办法,我怎么就这么傻?以为用威胁她就能就范,我却忘记了她是烈性子,从来不会做些出格的事情,哥哥做不能,连朋友也不是,这也叫算了,现在还成了一个渣……”

    “渣?”白莎不太明白傅靖泽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你不渣啊,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男人,无论品德还是行为,无论是思想还是……”

    “我渣……”傅靖泽生气的吼了一句,摇摇欲坠的站起来,醇厚的声音带着哽咽的沙哑,心情急躁:“我在她心目中彻彻底底渣了……”

    傅子重不由得怒问:“大哥,你到底对小雅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傅靖泽突然可笑似的,勾起嘴角,哼出一声,是讽刺自己的笑意。然后缓缓的转身走向大屋。

    望着他还算沉稳但有些虚的步伐,大家都一头雾水。

    傅靖泽满怀心事走回家。

    做了什么?傅靖泽觉得这个问题很心痛。

    曾忆雅问他,为什么离开了六年又回来,他不敢说,因为实在太过分了,他知道自己很过分。

    想着像那些没有营养的肥皂剧一眼,或者先把她睡了,弄个孩子,再奉子成婚,也算不错的方法,却学着要想潜规则,逼着曾忆雅离职的手段,想把她弄到手,这个办法简直是大错特错。

    如果曾忆雅是这种为了工作,随意让男人潜规则的,那也不值得他傅靖泽爱了,可是他就用了这么愚蠢的办法。

    刚刚在厨房,他又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

    强吻?

    这是流氓做的事情,他又做了。

    傅靖泽仰头望天,心痛不已。

    他在曾忆雅心目中的人设,彻底崩掉了。连以往是哥哥的形象都没有了……

    这天的夜晚,很漫长。

    曾忆雅辗转难眠,一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又是正常上班,无精打采的撑着脸颊,呆滞的眼眸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她伸手缓缓摸着自己的唇瓣,像个傻瓜似的在沉思着。

    于倩倩走到她面前,伸手在曾忆雅的面前晃了晃,曾忆雅竟然没反应,于倩倩觉得很奇怪,便趴在她的桌面上,侧脸看着曾忆雅发呆,片刻后,她呢喃了一句:“小雅,你在想什么?”

    曾忆雅一点反应也没有。

    于倩倩又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曾忆雅眼神的焦距依然没有变化,于倩倩不由得叹息,“哎……”

    “最近这么老实发呆呢?”

    “你摸着自己的嘴巴干什么?”

    “小雅?”

    于倩倩一直在她身边低声呢喃着,这么靠近的距离,根本不用大声说话都应该听得清楚,可是曾忆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于倩倩就变得细心,观察起她来。

    突然发现她的脸红在变红,于倩倩再也受不了,伸手推着曾忆雅的肩膀:“你在想什么?小雅,你脸怎么红了?”

    曾忆雅终于反应过来了,惊愕的看着于倩倩:“倩倩,怎么了?”

    于倩倩扶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一字一句的无奈道:“这句话我已经问了很多遍,是你怎么了?”

    “我……”曾忆雅后知后觉,“我……没事啊……”

    而这时候,新任总监从办公室里面出来,吓得于倩倩立刻跑回自己的位置上。

    曾忆雅回了头,看到新任总监往她这边走来,手中还拿着一个信封,递到曾忆雅的面前,“小雅,给你……”

    “什么?”曾忆雅站起来,接过总监递来的信封,才发现是自己的离职申请书,看着这封离职信,曾忆雅错愕的看着总监:“这是什么意思?”

    “总裁不批,所以你把离职书收回去吧。”总监放下离职书就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了头,说上一句:“对了,总裁还让我跟你说一句:留下来好好上班吧。”

    曾忆雅膛目结舌的看着总监。

    总监交代完了,就走入办公室。

    于倩倩在总监离开后,用力踢了一下桌子,那会移动的椅子一下子弹到曾忆雅的身边。

    “小雅,你的离职怎么会不批准的?”于倩倩细碎的声音问道。

    曾忆雅低头看着手中的东西,摇摇头。

    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越来越不懂傅靖泽了……

    让曾忆雅更加不懂的事情,后面也陆续发生。

    因为尴尬,后面的时间里,曾忆雅故意避开与傅靖泽碰到面。

    第二天,听说白莎离开了。

    至今,她还在好奇白莎是傅靖泽的什么人,前女友还是现女友,还是暧昧的床伴,或许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第三天,手机嘟嘟响了两下,曾忆雅发现傅靖泽主动加她好友,虽然很疑惑也很好奇,但是她天性就不是什么倨傲的女人,就很没有节操的同意了。

    曾经,这种网络软件,是他们读书时期“打情骂俏”经常用到的工具,可是现在即便加好友了,也没有一句话。

    曾忆雅好奇的再重新看一遍傅靖泽的动态,发现他曾经的生活里,照片里,没有了他们之间的所有点点滴滴,而白莎却好几次出现在他和朋友的聚会上,甚至连单独的两人合照都有。

    然而,已经没有了她。

    后面的每一天,曾忆雅都是能躲就躲,一直避开跟傅靖泽有碰面的机会,虽然在公司,但是两人职位差别太大,所以上下班的时间也不一样。

    -

    六天过去,又是周末的到来。

    曾丹发现,自从傅靖泽回来后,自己的女儿就特别的宅了,以前的曾忆雅不但总喜欢到花园里面散步或者乘凉,即便是上班时间,晚上也会出去花园赏月,有种很浪漫的情怀在。

    可是,现在的她,连周六日都喜欢躲在家里,宅在房间。

    曾丹无奈,不想对曾忆雅说教,就如穆纷飞所说的,他的女儿没有错。

    傅家。

    傅靖泽站在阳台外面,一直凝望着另一边的花园,一站就是一个早上,直到书房的门敲响,傅靖泽才反应过来,进入房间,“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曾丹,傅靖泽客气的迎上来,“丹叔,你找我有事?”

    “嗯嗯,我们聊聊,靖泽。”曾丹阳刚灿烂的浅笑,放手关上门,没有任何拘束,在这个家,他也是有种自己的感觉,因为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两家人的和谐相处模式。

    傅靖泽毕恭毕敬的招呼曾丹:“丹叔,您坐。”

    曾丹在休闲沙发上坐下来,傅靖泽坐过来,便开始煮水泡茶。

    “最近还忙吗?”曾丹并没摆架子,而是很随和的,像个朋友一样,聊天。

    “有点忙,刚刚回来接手公司的事情,我爸把我想得太万能了,直接撒手就去旅游了,让我一个人在公司摸索。”傅靖泽浅笑着说,煮着开始准备泡茶。

    曾丹也跟着浅笑了一下,低下头沉默了片刻。

    “丹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傅靖泽认真的用开水清洗陶瓷小茶杯,目光时不时看向曾丹。

    曾丹深呼吸一口气,像是鼓起了勇气似的说,“靖泽啊!你现在回来挺忙的,我知道,如果可以,抽点时间出来给我们小雅,别冷落了她。”

    傅靖泽猛地一顿,全身僵住了,拿夹子洗茶杯的动作也顿停下来。

    这话,听得好像是他傅靖泽冷落的曾忆雅似的,可是……傅靖泽心里苦涩不已,他可以把所有时间都给了曾忆雅,可是现在不是他不想,是没有机会,他不是傻瓜,曾忆雅刻意逃避他,受冷落的好像是他。

    “我也知道我说这种让你为难的话很唐突,你也不要像以前那样,天天跟我们小雅粘在一起,像今天这样,天气晴朗,你也有空,她也宅着,不如约着去爬爬山啊,或者逛逛街吃吃饭什么的,都可以。”

    傅靖泽洗干净茶杯,拿出茶叶罐子,低下头打开罐子,开始勺茶叶,紧张的说:“丹叔,小雅现在挺讨厌我的了?”

    说到这事,曾丹也显得有些气愤:“那你怎么就离开六年,对小雅不闻不问的?”

    “对不起。”傅靖泽不想解释,只能无奈的说声对不起。

    曾丹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无奈,缓下气。

    傅靖泽泡好了茶,双手捧着茶奉上给曾丹。

    曾丹接过他递来的茶,“谢谢。”说完,喝上一口茶,放下杯子后,叹息一声,缓缓道:“其实,我们小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虽然你离开六年没有联系她,她是很生气,但她没有讨厌你。”

    傅靖泽不敢痴心妄想,觉得曾丹只是安慰,苦涩浅笑一下,给曾丹再倒上一杯茶,缓缓道:“丹叔,我知道是我的错。”

    “所以你现在怎么还这样?”

    傅靖泽疑惑,对着曾丹疑惑着问:“什么意思?”

    曾丹靠在沙发上,很是不悦,双手抱胸,“之前你不是说要跟我吗小雅结婚吗?她都跑回家跟我要户口本跟你去结婚了。”

    此话一句,刚刚拿起茶杯的傅靖泽因为太过惊讶,手微微一颤,手中的茶杯砰的一下,掉到地上。

    傅靖泽错愕不已,曾丹被他突然的惊慌吓得一愣,“你没事吧?”

    傅靖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茶杯掉了也不在乎,紧张的倾身过去,“丹叔,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我没有必要骗你。”

    “可是,小雅并没有跟我去登记,她只是冲着我发了一顿脾气,然后就没有理我。”

    曾丹叹息,拿起茶喝着:“那是因为你纷飞阿姨不同意,所以她才没有跟你结婚。”

    傅靖泽有种乐极生悲的感觉。

    低下头把地上的杯子捡起来,重新清洗。

    曾丹追问:“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这么久没有联系我们小雅,我看着你们两长大的,我一直以为你很喜欢我的女儿,可是……”

    “我是很喜欢她。”

    曾丹面前,傅靖泽毫不迟疑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没有半刻的拘束。

    “喜欢她,为什么还这样对她?”

    傅靖泽深呼吸一口气,挤着僵硬的浅笑,让人觉得他在强颜欢笑,“因为她喜欢的男人是梁亦朝,想要嫁的男人也是他。”

    “梁亦朝?”曾丹错愕的瞪大眼睛,

    “嗯。”

    曾丹这些头疼了,摸着短发,一脸懵,“她想嫁的男人是梁亦朝吗?不可能吧,虽然她跟梁亦朝的关系也很好,可是梁亦朝不喜欢我吗小雅啊。”

    “丹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雅想嫁的男人是他。”

    “所以,你受不了就离开了?”

    傅靖泽苦涩一笑,没有回应。

    曾丹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但想想好像又有可能,因为曾忆雅跟梁亦朝也是从小玩大的,虽然住的远,但关系还是很铁。

    “你是不是误会了?”

    傅靖泽低头,单手扶着额头,很是沮丧:“她亲口说的,还会有误会吗?”

    曾丹靠在沙发上,双手挠着短发,很是疑惑,这一下连曾丹也蒙了。

    女人心,海底针。

    两人男人也聊不出什么结果来。

    但是傅靖泽知道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无论曾忆雅心里爱的是谁,现在的曾忆雅也有着想跟他结婚的意思。

    -

    嘟嘟……

    手机响起两声。

    曾忆雅差发呆中回过神,拿起手机。

    网络信息,是傅靖泽发来的。

    曾忆雅看到他的信息,猛地站起来,离开办公室,冲到床上,快速爬上去趴着,心里有些小激动,快速打开来看。

    三个字。

    傅靖泽:对不起!

    曾忆雅看着这条信息,蒙了。

    傅靖泽怎么突然发了三个字过来道歉呢?对不起又是什么意思?是道歉强吻她的事情,还是道歉离开六年不联系的事情,还是之前威胁她暖床的事情呢?

    或许是全部事情?

    曾忆雅拿着手机,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才好。

    她抱着手机,一直在想。

    拿着手机打上:没有关系。

    但觉得不好,又删除了,又输入: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感觉还是不好,就这样删除,输入,再删除,再输入……

    闭上眼睛边想边考虑。

    本来是想闭上眼睛想想怎么写的,可能是因为晚上失眠,所以太累了,想着就一下子睡着。

    信息没有回。

    过了好片刻,嘟嘟的两声,信息又来了。

    傅靖泽发送了一条信息说:小雅,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出来见一面好吗?

    而曾忆雅此刻已经趴在床上睡得很沉。

    床上的手机还在响着。

    嘟嘟……

    傅靖泽:天气挺好的,我们好久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过了,还记得当年我们在冰城山种下的玫瑰园吗?一起去看看吧,虽然六年过去,但是我离开的时候,把那块地买下来,而且还请了工人在照料,或许,它们还活着,而且很灿烂了。

    嘟嘟……

    傅靖泽:小雅,我等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曾忆雅因为昨晚失眠,白天睡着后,就睡得死沉死沉的。

    入夜,房门被敲响。

    “小雅,吃晚饭了。”

    床上的曾忆雅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眸,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一颤,快速拿起手机。

    看到上面的信息,曾忆雅傻了。

    下一秒,连快速站起来,穿着鞋子紧张得飞奔出房。

    扯开房门,像一阵风似的从穆纷飞身边飞过,冲向门口。

    虽然,离发信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可是曾忆雅还是怕他会等。

    曾忆雅气喘吁吁的冲出门口,四处张望。

    前面花园不远处,晚霞映衬下,男人宽厚的背影淡红色的,影子被拉得修长,双手插袋,低这头紧紧的看着那花园边上的小野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