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9章 将就一下吧

正文 第199章 将就一下吧

    次日。

    曾忆雅还是如常上班。

    而今天,她不再骑单车了,改为坐地铁。

    习惯突然打乱,早上回到公司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迟到了。

    刚刚踏入公司,于倩倩的迎面上来,紧张地说:“忆雅,出大事了……”

    曾忆雅心情乏乏,没有太大波动,一夜都没有睡好,此刻的精神看起来很疲惫,声音也没有力气:“什么大事?”

    “姜总监被开除了。”于倩倩很是激动,并肩曾忆雅一同走向办公桌:“我一回来就看到人事部出公告了,现在整个公司都知道这件事情。”

    曾忆雅无所谓的挤着僵硬的微笑,拉开自己的办公椅,包包甩到桌面上,“被开除就开除吧,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想开除谁,就一句话的事情。”

    说完,曾忆雅坐到了椅子上,身体像散开了架子似的,骨头都柔软无力,直接来一个葛优瘫。

    于倩倩双手撑着台面,看着她,很是激动的说:“你知道他为什么被开除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因为他就是陷害你偷稿的人。”于倩倩急忙说。

    曾忆雅猛地睁大眼睛,错愕的看着于倩倩,不敢置信得嘴巴微微张开:“是他?为什么?不可能啊,他是评审之一,跟我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我……”

    “小雅。”于倩倩打断她的话,“别忘了,你在这里上班,一个小小设计师,把姜总监欺负得头都不敢抬一下,你每一次出事都相安无事的,他老早就看你不习惯,想弄走你了。”

    那也是,曾忆雅觉得有道理,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自己的上司,之前还以为是周月美这个女人呢。

    曾忆雅突然一怔,看向于倩倩:“是谁查出来的?”

    “当然是我们的新任总裁啊,听她的秘书说,总裁早上回来公司就要安保把之前的视频调出来看了一遍,然后把当天的比赛流程了解一通,就怀疑是姜总监了。后来便把姜总监叫到总裁办公室,十分钟就让他承认了事件,所以才一个小时就把你的这件冤案给破了。”

    说着于倩倩露出花痴般崇拜的眼神,激动着说:“真的太了不起了,你花了这么多时间去查,也查不出来,现在总裁一个小时就给你搞定,连人都处理掉,真心佩服。”

    清者自清,曾忆雅没有做过这件事,当然不会承认,所以现在真相大白了,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昨天晚上,她对傅靖泽说的话,如果她的冤案破了,就离开。

    现在,他分明就是让她心服口服的离开。

    于倩倩眯着疑惑的眼眸看着曾忆雅:“小雅,你怎么了?”

    “没事。”曾忆雅苦涩一笑,伸手去开电脑,准备继续工作。

    “你好像很不开心。”

    曾忆雅挤出僵硬的微笑,冲着于倩倩说:“我很开心呢,事情水落石头,还我清白了,我当然开心啊。”

    于倩倩看着曾忆雅,不由得叹息一声,这样的曾忆雅很不一样,心事重重的样子,根本不像她。

    -

    曾忆雅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勉强。

    不想沦为傅靖泽龌龊想法下的女人,她在月初的时候,打了一份离职书递交给自己的上司。

    新任总监也同意了她的离职,按照合同规定,离职是要提前一个月通知,所以她的工作还有最后一个月,算是交接和完成手上的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

    眨眼间就到了周末。

    曾忆雅每到周末都要睡到中午才起床,早餐省了,直接吃午饭。

    这种习惯很多年都没有改变,父母宠溺着她,也不会去打扰她午睡。

    傅靖泽回国刚好一周了,遇到第一个周末,曾忆雅也不想出去花园外面活动,免得碰上了很尴尬。

    到了12点整,还在赖床的曾忆雅已经醒来了,拿着手机在床上看新闻,肚子咕咕但叫。

    门被敲响,外面传来穆纷飞的声音:“小雅,起床吃饭了。”

    “哦,知道了……”曾忆雅立刻拉开嗓子回应,然后放下手机,从床上起来。

    洗漱整理后,曾忆雅从房间里面出来,踩着轻快的步伐下楼。

    她是乐天派,烦恼的事情会被她刻意放在心底最深处,选择性的忘记。

    最末美好的时光,当然是开开心心的跟爸妈过。

    下了好几步楼梯,曾忆雅突然愣着不动,看到了一楼客厅里面来了很多人,而沙发上坐着一个她最为在意的男人,傅靖泽。

    虽然背对着她坐着,可她一眼就看出来,心脏微微颤抖了几下,快速摸上自己凌乱的发丝,还有一身旧色的睡衣,她以为只是爸妈在家里,所以很随意,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吓得她快速往后跑。

    哒哒哒的脚步声惊动了客厅里的人,梁亦朝抬头,“小雅姐,你怎么又上去了,吃饭了。”

    曾忆雅越叫就越走得快。

    傅靖泽听到脚步声,忍不住回头看向楼梯那边,发现曾忆雅的背影已经进入了房间。

    “越叫越走……”梁亦朝浅笑着摇头。

    客厅里面坐着傅家四兄弟,梁家兄妹,还有曾丹夫妇。

    梁小瑜冲着傅靖泽笑着说:“泽大哥,我之前听小雅抱过,说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跟她联系过,我都不相信呢,是不是真的?”

    此话一出,曾丹和穆纷飞顿时僵住了,错愕的看着傅靖泽,穆纷飞脸色沉了,曾丹倒是不客气的问:“为什么不联系小雅?”

    傅靖泽淡淡的浅笑,看向曾丹,立刻转移话题:“丹叔,小雅都这么大了,怎么不给她结婚?”

    曾丹被牵着鼻子走到了这个话题,无奈的说:“都没有拍过拖,哪里来男朋友结婚,都变成大龄剩女了。”

    “她不是有喜欢的人吗?”傅靖泽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平静的语气,目光却看向了梁亦朝,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深邃的光芒,无法预测的情愫。

    曾丹耸耸肩:“这倒没有发现,她没有说过喜欢谁呢。”

    傅家www.youfa8.com三兄弟,老四在拿着手机屏幕的玩游戏,老三拿着书还在啃知识,只有老二是在听他们聊天的,插嘴问道:“小雅姐喜欢谁?我还以为她的世界里面都只有吃喝玩乐,都没有男人的。”

    梁小瑜笑了笑,摇摇头,“不知道呢。”

    梁亦朝作为曾忆雅的蓝颜知己,倒是知道曾忆雅喜欢的男人是傅靖泽,就上次曾忆雅深更半夜打电话给他哭诉的事情,他现在都很好奇傅靖泽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穆纷飞淡冷的喷出一句,带着不爽的语气:“我们小雅还很小,不急着嫁人。”

    穆纷飞这话像是带着刺,针对着某人,让人听出了火药味。

    傅靖泽低下头沉默了。

    曾丹倒是跟老二和梁家兄妹闲聊了起来。

    曾忆雅换了一套大方得体的休闲装,整理打扮,含着灿烂的微笑下楼,“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人过来我们吃午饭的?”

    梁亦朝:“你该不会忘记了吧,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啊!”

    曾忆雅猛地僵住身体,错愕的看着曾丹,目光满是愧疚的光芒,然后快速拿出手机,低头看着日期,惊愕不已的捂嘴:“天啊!我忘记了。”

    “忘记就忘记了,没事的,你也忙呢,如果不是他们过来给我道贺,我也不知道我今天生日。”曾丹安慰着曾忆雅。

    穆纷飞也浅笑着安慰,“小雅,不用愧疚呢,妈妈也忘记了。”

    “哦,都忘记啦。”曾忆雅回着微笑,然后走过去沙发边上,“我下午出去给爸爸买一份大礼物。”

    “别乱花钱,不用买什么礼物的。”曾丹严肃道。

    曾忆雅笑了笑,不作声,走过去后发现沙发坐满了人,唯独傅靖泽身边还有空位置,www.youfa8.com都没有位置了。

    双人沙发上坐着曾丹和穆纷飞,曾忆雅不敢去挤爸爸妈妈,就跑到梁亦朝和梁小瑜中间挤进去。

    她的动作让所有人蒙了。

    明明有位置坐,却要去挤别人的位置。

    梁小瑜蹙眉看着曾忆雅,边靠边上挤着,边问:“小雅姐,你这是……”

    “我想跟你说说悄悄话。”

    这个理由很充分,傅靖泽沉冷的目光定格在曾忆雅的脸颊上,身上那股冰冷的气场明显的渗透出来,脸色越来越难看。

    坐下来后,曾忆雅可以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她抬眸瞬间碰触那高深莫测的深邃,心脏微微一颤,她慌张得快速躲避开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曾忆雅故作镇定,对着梁小瑜问:“小瑜,最近在忙什么?”

    “还是老样子,在爸爸的公司,跟哥哥一起学习如何经营企业呢。”

    梁亦朝伸手搭在曾忆雅的肩膀上,动作十分亲昵:“你呢,最新在忙什么?”

    曾忆雅很是苦涩,“忙……”本来想说忙找工作的,可是想想还是不说比较好,要不如大家都会很担心她,然后各种盘问,没完没了。

    “忙给你设计一件漂亮的西装。”

    “真有我心。”梁亦朝赞美着。

    曾忆雅跟梁家兄妹聊得不亦乐乎,曾丹夫妇跟老二聊得很欢。

    而那个专注往游戏和专注看书的男人感觉这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傅靖泽缓缓把目光收回,低下头不再看眼前那个女人了。

    因为再怎么看,也跟他傅靖泽没有关系。

    穆纷飞坐了一会,离开客厅,去帮佣人准备午餐。

    聊天的人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傅靖泽的耳朵里只听到曾忆雅一个人的声音,总是那么敏锐的去聆听,无论何时何地都在捕捉她的声音,让他的神经变得敏感。

    曾忆雅跟梁家兄妹有说有笑的声音那么的动听,可又那么的刺心。

    “小雅姐,你以前不是说24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吗?都25了,好没有嫁人呢。”

    “那你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吧,有没有长得好看又有才华的男人,给我牵牵线。”

    梁小瑜手指在这里划过一圈,“你看看,全部都是高颜值,才华洋溢的帅哥。”

    梁亦朝:“对啊!我们在坐的都长得不错啊,哪一个没有才华?随便挑一个吧。”

    这话让www.youfa8.com人都慌了,打游戏的老四和看书的老三错愕的抬起头,异口同声:“我暂时没有娶老婆的打算。”

    果然是心有灵犀的兄弟,很显然老二虽然不出声,也是没有这个打算了。

    曾丹开玩笑似的也起哄:“小雅挑一个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发小比较靠谱,你挑一个,我回头跟你傅叔叔或者梁叔叔商量一下,我们两家就联婚了。”

    “爸……”曾忆雅带着不悦的语气羞涩撒娇,喊着他把爸爸,很不爽的说:“你就巴不得你女儿嫁人了。”

    “我……”曾丹无辜的语塞,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不舍得她嫁人,可是适婚年龄不就是应该结婚的吗?再不舍也要过一个坎啊。

    梁亦朝也跟着起哄,挑眉看着对面一直低头沉默的傅靖泽,开玩笑似的语气说:“我们都是小雅姐的弟弟们呢,要不然就让小雅姐嫁给泽大哥吧。”

    此话一出,梁亦朝就遭到曾忆雅的拳头攻势,曾忆雅捉住他的手臂,就生气地敲打:“你胡说八道什么……”

    因为在坐的人,除了她妈妈知道她喜欢傅靖泽,就是梁亦朝了。

    梁亦朝这么一说,曾忆雅感觉自己的秘密被梁亦朝泄露出去似的,恼羞成怒,带着羞涩却又尴尬的气势,打得梁亦朝趴在沙发上护着手臂,笑着求饶:“小雅姐饶命啊,我不就这么一提而已吗?你至于这样吗?”

    曾忆雅这种是心虚的表现,明明想嫁得要命,却不敢去想,不敢让人发现,自尊心和骄傲让她不想在这个冷漠的男人面前泄露了自己。

    曾丹爽朗一笑,跟梁亦朝一唱一和,“我看行啊,靖泽有没有女朋友啊?”

    曾丹开玩笑似的,看向了傅靖泽,傅靖泽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看向曾忆雅。

    曾忆雅还跟梁亦朝闹打着,梁亦朝提出的这个话题,手臂遭到曾忆雅的疯狂拍打。

    男人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像阴霾密布,像暴风雨的前夕,凝望了曾忆雅的俏容好片刻,突然看向曾丹,平静的语气回了一句,“没有女朋友。”

    曾忆雅身子微微一僵,打梁亦朝的粉拳停了下来,心脏起伏不定。

    曾丹大喜,双手合十交叉握住,倾身过去,笑着问,“那你觉得我家小雅怎么样?反正你们一起长大,彼此都非常熟悉,如果觉得合适,我跟你爸商量一下,看能不能……”

    曾忆雅紧张得看向曾丹,心脏像上了马达,速度快得根本承受不了,脸蛋绯红,可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哪有父母这样的?

    她现在很差劲吗?她现在嫁不出去吗?为什么好用长辈的身份去逼傅靖泽娶她?

    即便是开玩笑的,她也觉得不好笑。

    “爸,你要不开这种玩笑,不要笑好不好?”曾忆雅连忙制止她爸爸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说得她现在很想嫁人似的,说得她现在快没有人要似的。

    曾丹听出了曾忆雅话语中那丝丝生气,立刻停下来不说,尴尬的挤着浅笑,才发现他把自己的女儿说得彰显卑微了。

    如果对方根本不屑,那曾忆雅何来下台阶?

    曾丹润润嗓子,立刻为女儿挽回颜面,“咳咳,我就是开个……”玩笑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傅靖泽严肃而清冷的语气,说:“不要跟我爸商量了,什么时候结婚,你直接给我个日期。”

    此话一出,所有人目瞪口呆看向了傅靖泽。

    曾丹有些蒙了,曾忆雅惊愕的看向傅靖泽,梁小瑜和梁亦朝对视一眼,也不敢相信的看着傅靖泽。

    书呆子不看书了,抬头推推眼镜,很惊讶。

    老四邪魅的笑意很深很邪,似乎早已洞察一切,此刻看着傅靖泽的眼神很有深意。

    老二噢了嘴巴,吃惊的模样。

    在场的人都像被他的话震慑住似的,一动不动。

    曾忆雅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急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爸他开玩笑而已,你不用……”

    当真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傅靖泽突然拿出手机,假装来电话,站了起来,抛下一句,“抱歉,我接个电话。”

    然后就走向偏厅的阳台。

    傅靖泽那种手机站在阳台背着所有人假装说了一会儿电话。

    客厅沸腾了。

    大家面面相觑,然后一阵骚动。

    曾忆雅,“爸,这事是你和亦朝这个死家伙闹出来的,逼着傅靖泽娶我有意思吗?”

    傅老四挑眉笑着说:“我大哥可不是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男人,我爸妈都拿他没有办法,怎么可能会被丹叔逼成功?估计现在在边上偷笑了。”

    老三推推眼镜:“同意,大哥思想独立,不会乱说话,也不会乱作死。”

    梁小瑜,“可能泽大哥刚刚也是开玩笑的吧,太过熟悉的人,很难有爱情。”

    “………”

    傅靖泽握住手机走来,曾忆雅连忙站起来,紧张得双手攥在一起了,诺诺开口,“刚刚……我爸和亦朝真的是开个……”

    傅靖泽像听不到她说话似的,目光看向了曾丹,很是恭敬的话语把曾忆雅的声音掩盖住:“丹叔,很抱歉不能陪你吃午饭,公司临时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曾丹连忙站起来,做出请的动作,“你忙,公事要紧,我们两什么时候聚都可以,这么近,你天天都可以过来陪我吃饭呢!”

    “嗯,那我先走了。”傅靖泽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浅笑,补充道,“你跟纷飞阿姨把想要的聘礼聘金清单列出来直接给我就行。”

    曾忆雅傻眼了。

    www.youfa8.com人以为傅靖泽刚刚是随口那么一说,怎么就直接说到了聘金上?

    走过来准备喊吃饭的穆纷飞也听到了,很是错愕的站住不动。

    说完话,傅靖泽就忙不迭转身离开。

    曾忆雅此刻还没有缓过心情,错愕的看着大家,感觉在座的人跟她一样,也被这太过突然的事情冲击得有些不敢相信。

    大家面面相觑。

    曾忆雅知道,一个玩笑带出来的闹剧,太儿戏了。

    一个六年都对她不闻不问,毫不关心的男人突然因为一个玩笑,顺势而上说跟她结婚?

    之前还一直针对她,踢了他一脚就记恨上,划破了他的车还斤斤计较要赔偿,在公司洗个澡也被逼着离职。

    甚至不惜用这些肮脏的手段逼她陪睡?

    这个男人都不是她所认识的傅靖泽了,这婚姻会不会太离谱了。

    曾忆雅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冲出门口,追上傅靖泽的脚步。

    客厅里,穆纷飞错愕的走来,看着曾丹说:“老公,到底怎么一回事?什么聘金?”

    曾丹也很是疑惑,耸耸肩:“刚刚开玩笑的想撮合我们小雅跟靖泽这小子,结果他说不要经过他父母的意见了,让我们两直接选日子结婚,还要就是聘金聘礼列清单给他呢。”

    穆纷飞愣了。

    www.youfa8.com人倒是慢慢开始觉得有意思了,对视着浅笑,眼神交流中是会意的感觉。

    没有爱,又何来愿意。

    有时候,爱情好像围墙那般僵硬厚重,其实薄的像一张纸,只要有人轻轻一戳,便被戳破。

    曾忆雅小跑着追出花园,太阳正烈,高挂正空,灿烂的繁花盛开,绿意迥然。

    “傅靖泽……”曾忆雅小跑着追喊着。

    走在小道上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停了下来。

    曾忆雅微微喘着气,双手紧张得握成拳头,凝望着傅靖泽宽厚挺拔的背影,心情说不出的紧张。

    追出来的时候,她想好的是要解释刚刚那个只是开玩笑的,让这个男人不用当真。

    可看着他的背影,她却迟疑了。

    微风吹来,轻轻抚摸过曾忆雅的脸颊,心情也平静了些许,淡淡的说,“你知道亦朝是开玩笑的,我爸也是。”

    男人一动不动,等了好片刻,才缓缓说了一句,“梁亦朝根本不想娶你。”

    “嗯?”曾忆雅懵了,疑惑得皱着眉头,琢磨着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知道梁亦朝不会想娶她,两人根本没有爱情,怎么会娶她?

    “你是什么意思?”曾忆雅反问。

    傅靖泽深呼吸一口气,头缓缓向上看,望了一眼蓝天白云,语气淡淡的,如清风般吹来。

    “其实我也不错,如果可以,你将就着跟我结婚吧。”

    曾忆雅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湖,又荡漾出阵阵涟漪,脸颊有些温热,该死的竟然期待着想嫁给他。

    “婚姻真的可以将就吗?”曾忆雅不确定问,她害怕傅靖泽这种将就给她来带的是不幸。

    不爱她还要将就吗?

    难道他娶不到老婆?

    不可能啊!这不科学……

    傅靖泽已经不敢说: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

    因为他跟曾忆雅的感情已经培养了18年,依然得不到她的放芳心。

    离开这六年是用来遗忘和疗伤的,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对于曾忆雅这个问题,他只回了一句,“可以。”

    曾忆雅沉默了,而傅靖泽自始至终没有转身看她。

    曾忆雅沉默了,傅靖泽也不再说话。

    静谧的花园里,芬芳馥郁的花香弥漫在中空气,洋洋洒洒的阳光十分明媚。

    似乎安静得太久,没有了话题,傅靖泽缓缓开口说,“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啊?”

    曾忆雅很是惊讶,错愕的语气传来。

    知道曾忆雅还没有考虑清楚,傅靖泽低下头,缓缓道,“想清楚要什么样的婚礼就跟我说,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说完,傅靖泽迈开步伐离开。

    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曾忆雅久久不能回过神。

    回到家里的时候,午饭已经开始。

    大家围在餐桌上,有说有笑,而曾丹也默认了傅靖泽说的婚事,心情大好。

    他从来就没有担心过傅靖泽会亏待他的女儿,这一点他一百万个放心。

    这一顿饭,曾忆雅食不知味,大家聊得可热闹。

    曾丹很是激动的回忆,语气感慨不已:“小时候啊,我们小雅刚刚出生那几个月就给你们爸妈养着,靖泽这个小子可喜欢我们小雅了,恨不得天天抱着,哄着。记得你们三个从医院回来那天,靖泽这个小子特别嫌弃的说:怎么长得这么丑,都没有小雅妹妹可爱。”

    傅家三兄弟吃饭的心情顿时被影响。

    傅老四:“我大哥原来这么嫌弃我们的啊?”

    傅老二:“当然,难道你忘记了,幼儿园的时候,你欺负小雅姐,捉她小辫子,结果第二天你的头发被大哥偷偷剪光了。”

    “当然记得,人生一大阴影啊,至今还记得他那凶狠样。”傅老四学着傅靖泽当年的凶猛样,怒目瞪眼的说,“老四你给我记住了,再敢碰小雅一根头发,我就让你这辈子都没有头发。”

    噗嗤……

    大家都被逗笑了,曾忆雅也抿嘴甜笑着,虽然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但是以前的傅靖泽真的很疼爱她,这点她从来都没有质疑过。

    傅老四看着曾忆雅的长发,叹息着说,“我现在看到小雅姐的头发我都能打冷战。”

    梁小瑜笑着问,“你爸妈不揍你哥一顿吗?”

    “没有,我妈反而把我揍了一顿。”

    曾忆雅忍俊不禁,差点喷饭。

    曾丹也是憨笑着,心情无比开心,说:“傅靖泽这小子,今天算给我送了一份大礼了,这个生日过得开心。这么重要的事情,虽然靖泽能拿得了主意,我还是要等睿君和童夕回来,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

    曾忆雅紧张得沉默下来,不作死。

    含羞嗒嗒的继续吃饭,不反对就是默认。

    “大哥应该是怕我爸妈回来得太晚了,有什么变故。”老四挑眉看着曾忆雅,似笑非笑着说,“要不,先领个证。”

    曾忆雅把头压低得更低,恨不得把整个脸都埋在碗里。

    现在的她,心情还好像坐着过山车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