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8章 傅靖泽的另一面

正文 第198章 傅靖泽的另一面

    可是,她曾忆雅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女人?

    她读书并不聪明,所以学习成绩不好,考不到好的大学就跑去学服装设计了。

    刚好傅氏集团下有自己的服饰品牌,而且是奢侈品牌。

    进入这里工作,当然不是她是多了不起的设计师,是从一个新人,靠着特权进来的,在设计行业摸爬打滚了两年,好不容易有点小名气,现在要解雇她?

    门都没有……

    曾忆雅并没有去人事部报道。

    回到办公室,继续自己的工作。

    找了中午,人事部经理发来邮件,通知她去办离职手续。

    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曾忆雅知道傅靖泽这一次是来真的,真的想辞退她。

    她已经有了两年的工作经验,又是傅氏集团出来的设计师,她去到那里都有办法找到好的工作,可是她这么一走,同事都认定她偷设计稿的事情,冤屈都还没有洗清,她绝对不能走。

    于倩倩发现曾忆雅脸色很是难看,身边的椅子轻轻一划,来到曾忆雅的身边,“小雅,你怎么了?”

    曾忆雅快速把邮件关了,强颜欢笑:“我没事。”

    于倩倩长得清秀,一副邻家妹妹的感觉,声音也是自然的娇嗲,软软酥酥的,有点像某女明显的嗲音,当然因为她性格也软软的,所以才会被姜老头那个色鬼给摸了屁股。

    不过这口气,曾忆雅是一定要帮于倩倩讨回来的。

    于倩倩:“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还在想上次稿子的事情?”

    曾忆雅目光瞄向旁边组的周月美,白眼瞪着她说:“我怀疑是这个女人搞的鬼,我交上去的文件档里面怎么会夹着别的同事的稿子?除了她,我想不到别人。”

    “可是,你没有证据啊,而且同事那份稿子还在你的名义下得了奖项,事情才会闹大的。”

    一想到这事情,曾忆雅的气愤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她提交上去的设计稿不翼而飞,而同事的设计稿变成了她的,夹在她的文档里,一起上交给公司的评审们,直到颁奖的那天,才发现设计稿不是自己的,而同事也当场把事情爆出来,指控她偷稿子。

    她承认了稿子不是自己的,也像傅睿君说明了自己不知情。

    傅睿君当然相信她,所以给她一个月时间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就去旅游了。如果一个月都找不到证据,只能等傅睿君回来帮她。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不想再依附着关系来生存,所以她一直在调查。

    如果现在离开,所有同事都以为她就是偷稿者,被公司开除的。

    这个黑锅,她不背。

    “好烦。”曾忆雅烦恼得趴在桌面上,现在偷稿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职位就不保了,这可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让她爸妈出面,去求傅靖泽吗?

    好像太窝囊了。

    于倩倩拍拍曾忆雅的肩膀,说:“太不像你了,我记忆中的曾忆雅,是没有什么困难能打倒你的。”

    曾忆雅猛地直起腰板,目光坚定:“对,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倒我。”

    “这就对了。”于倩倩浅笑。

    曾忆雅歪头,看向于倩倩,挤着浅笑,鬼鬼祟祟的气场,“倩倩,我想工作了,我忙完再跟你聊吧。”

    于倩倩明白她的意思,很自觉的安慰一句:“加油……”

    “加油。”曾忆雅也充满了能量,冲着于倩倩憨笑,两人互相加油打气。

    看着闺蜜离开,曾忆雅立刻坐到办公室前面,开了电脑,拿出键盘,弹出文本,开始打字。

    屏幕是写着:欠条……

    欠条写完,曾忆雅再写了一份保证书。

    傍晚下班回家。

    曾忆雅回家洗澡吃饭。

    入夜时刻,曾忆雅在房间里面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做最后的努力,她穿着一身浅绿色休闲连衣裙,束起马尾,特意给自己的脸蛋上拍上一沉薄薄的BB霜,上了点淡色的唇彩,整个人看起来精致了很多。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下楼梯的时候,发现她妈妈正靠在爸爸的怀抱里面,两人在客厅看综艺节目,就那个脑残的节目,两人也看得有说有笑,温馨有爱。

    她曾忆雅就是被父母这种平凡简单的深爱熏陶长大的,所以她对爱情是很向往的,憧憬的。

    而且她也想要一个向爸爸一样的男人来看自己。

    “爸,妈,我要出去一趟。”曾忆雅握着两份文件下楼。

    穆纷飞回了头,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依然风韵犹存,像个少女,温柔的语气充满了母爱:“小雅,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曾丹也回了头,既然穆纷飞发问了,他等结果就好。

    曾忆雅挤着浅笑,“去傅家找傅家四兄弟玩。”

    “哦,去吧,别太晚回来了。”穆纷飞叮嘱,“明天还要上班呢。”

    “知道啦。我去去就回来。你们不用等我。”曾忆雅说着就走向门口。

    出了门,穿过前面一个小花园,几分种的路程就来到了傅家。

    她有傅家大门的密码,童阿姨也跟她说过,只要是小雅过来,不用按门铃,当做自己的家自由出入就好。

    可是现在傅靖泽已经把她当成陌生人,按门铃是必须的了。

    曾忆雅按了门铃,片刻,开门的是一名女佣。

    “雅小姐你好。”

    “泽大少在家吗?”

    “在的,你请进来。”

    佣人的态度十分恭敬,因为知道曾忆雅在傅家的地位,甚比四位少爷,所有佣人都不敢怠慢的。

    进了客厅,金碧辉煌的客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曾忆雅四处扫视。

    佣人跟着曾忆雅的后面,“大少在房间里呢,吃完晚餐就没有出来过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曾忆雅对佣人也是没有半点架子,冲着佣人道谢浅笑着往二楼走去。

    在很久的曾经,她在这里出入自由,傅靖泽的房间,她去过无数遍,可是说跟自己的房间差不多了,来去自由,甚至连敲门的习惯也没有。

    站在房间门口,曾忆雅现在却要鼓着勇气,深呼吸,再深呼吸,紧张得指尖都颤抖了,可是还在故作镇定,做好被从阳台丢出去的心理准备。

    缓和了好片刻,她才伸手敲门。

    叩叩的响了几下,曾忆雅紧张得把脸靠在门上认真聆听里面的男人。

    “进来。”

    男人很平静的语气,可是就这么一句话,曾忆雅的心脏扑通的跳了几下,紧张得直起身体。

    看来这个男人是没有想到她会过来找他的。

    曾忆雅推开房间,诺诺反手关门,大眼睛十分警惕地转悠着,扫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关上门,她诺诺的往里面走,发现奢华低调的房间还是如旧,一点改变也没有,浅色系,简洁舒适。

    瞄了好一会,曾忆雅才发现傅靖泽正站在阳台外面,双手插在休闲睡裤里,健硕宽厚的背部显得落寞冰冷。

    曾忆雅不由得蹙起眉头,心想:这个男人一直站在阳台外面吗?如果是,他应该知道她要过来找他了,为什么还让她进来?

    或许他在看天,没有注意到她过来。

    曾忆雅轻轻嗓子,带着欢愉的语气:“傅靖泽,我有事要找你。”

    带着姓,喊得很是生疏,曾忆雅现在能做到的就是这样。

    傅靖泽一动不动的,感觉不到一丝的错愕,很是平淡的背对着她开口说:“说……”

    就一个字,足够的冷。

    曾忆雅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尖。

    然后迈着脚步走向傅靖泽,在阳台前面停下来,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东西,鼓起勇气把东西提起来,递向他:“早上弄烂了你的车,你说让我赔偿,我连同你的医药费一起写了欠条,这里是一百万的欠条,你收下吧,还有我的保证书。”

    傅靖泽转身,望向了曾忆雅

    曾忆雅仰头对视男人高深的目光,房间的灯光映衬在傅靖泽俊逸沉冷的脸颊上,是出尘的精致。

    脱下西装的他,又是另一番的淡雅俊美,成熟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无论穿什么衣服都如此尊贵。

    给人种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感觉。

    傅靖泽伸手拿过曾忆雅递来的文件。

    那一刻,曾忆雅如释负重,深深叹息一口气,低下头,双手紧紧拧着自己的指甲,低声下气:“能不能不要辞退我,我保证书都写了,欠条也写了。我是真心真意过来给你道歉的。你能不能念在我们……”

    说着,曾忆雅的声音戛然而止,突然觉得这句话没有用了。

    “……能不能不要辞退我?我现在还被人冤枉着呢,让我查明了事情的真相,到时候你还是要辞退我,我也不会死赖着不走。”

    傅靖泽眯着眼眸,低头看着手中的保证书,脸色变得深沉,极致好听的嗓音很磁性:“你就是你的保证书?”

    “有问题吗?”曾忆雅觉得自己是用了百分百的诚意写的。

    傅靖泽嘴角轻轻勾起,对着白纸上的字体读出来。

    “保证书,以后不在傅氏集团洗澡,骑单车上班之后,宁愿汗味熏死同事,也不浪费公司一毛钱的水费。保证人:曾忆雅。”

    念完,抬眸看向曾忆雅,挑眉:“就这样?”

    “对,就这样。”曾忆雅点点头。

    傅靖泽嗤之以鼻,手中的保证书轻轻一抽,甩到地上,飘飘荡荡的纸章在曾忆雅的错愕下慢慢漂落在地上。

    傅靖泽又用极度不安的态度念欠条。

    “欠条,曾忆雅欠傅靖泽100万,立单为证据,还款方式,分期付款,未来五十年都在工里面扣钱,直到扣完。欠款人:曾忆雅。”

    曾忆雅凝望着傅靖泽,“有问题吗?”

    傅靖泽笑而不语,带着轻蔑的笑意,把手中的纸张同样甩到地上。

    然后双手插袋走向房间,嘴里;沉默着,“把这两张废纸带回去吧。”

    曾忆雅不由得皱起眉头,双手攥拳,跟在傅靖泽后面,“我现在很有诚意的,怎么就变成了两张废纸了呢?”

    “这叫什么诚意?”傅靖泽走进房间里,在休闲区的沙发上坐下来,双脚交叉优雅地坐下来了。

    曾忆雅隐忍着,站在茶几面前,低声下气的说,“好啊,为了证明我的诚意,你说我应该怎么写才合适?是不是要写几千字才算合格。”

    “不用。”

    “那就说,我重新改。”曾忆雅此刻态度添悲。

    傅靖泽真的开口纠正了,语气平静清冷,“保证书上加多一段,如有再犯,必在傅靖泽面前洗澡一个月。”

    天呀!这个猥琐的家伙,太过分了。

    曾忆雅此刻目瞪口呆。

    傅靖泽一本正经的接着说,“欠条的时间缩短,改为一个月还不清,你曾忆雅按卖身陪睡,直到还清为止。”

    曾忆雅嘴巴哦着,眼睛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傅靖泽。

    傅靖泽:“重写两份,直到我满意为止。”

    曾忆雅不由得握拳,生气得冲着傅靖泽喊,“龌蹉,无耻,猥琐……”

    傅靖泽脸色一沉,眉目间尽是阴冷,缓缓站起来,带着一股冰冷骇人的气场,威胁:“你敢再说一遍试试?”

    曾忆雅仰头挺胸,在这点上,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难倒我有说错你吗?你还是人吗?看我洗澡?陪你睡?你……你怎么这么龌龊。”

    傅靖泽勾起嘴角冷笑着一步一步向曾忆雅走来,邪魅的语气冰冷中带着调戏,“我当然是人,而且是个男人,喜欢看女人洗澡,喜欢找女人陪睡,再正常不过了。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这些话听在曾忆雅心里,难受得想哭,很是惊讶,本来纯洁的心一直爱着这个纯洁的男人,可是怎么可以这么恶心人?

    一时间接受不了,曾忆雅隐忍着委屈难受的泪水,冲着傅靖泽说,“我不是妓,我不会把这种过分的要求写在保证书和欠条里的,我还没有那么下贱要如此出卖自己。”

    虽然卖给自己喜欢的人,可是这种形式跟妓有什么区别?

    太伤自尊了。

    傅靖泽居高临下的强大气场向曾忆雅走来,逼得她节节后退,一本正经的脸看似严肃,说出的话却那样的伤人。

    “那你现在三更半夜跑过来找我,难倒不就是这个意思,打扮得这么性感诱人,却说自己不是妓,还在我面前装清高,装清纯?”

    曾忆雅上下打量下自己的衣着,很简单的一件裙子,没有露肉,哪里来的性感诱人了?

    曾忆雅攥紧拳头,瞪着傅靖泽,“我没有性,感,你别给我乱扣罪名,我只有晚上有空,所以才晚上来找你,你怎么可以往那方面想?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龌龊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在曾忆雅退无可退的时候,背部靠上了墙壁,被男人伸手一把壁咚在墙壁上。

    在傅靖泽炙热的目光下,曾忆雅紧张得像一只小白兔掉进了虎口里一样,心脏起伏颤抖。

    傅靖泽邪恶的眼神让曾忆雅心里发毛,惊慌失措地被壁咚在墙壁,男人低沉的嗓音像醇厚的酒酿,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以前不是这样?”

    “我……”

    “如果睡未成年不违法,我早就睡了你。”

    “你……”曾忆雅拳头紧握,第一次见到如此邪恶的傅靖泽,心里一时间无法接受,难受得眼眶红了,湿润了,感觉曾经的美好,曾经的美好一下子幻灭,哽咽着说,“你……你这样想不恶心吗?”

    傅靖泽讥笑,居高临下凝望着曾忆雅委屈的脸蛋,看着她含泪的眼眶,水汽盈盈,粉唇紧珉,那样子已经对他失望至极了。

    男人深邃下闪过悲痛,却无比轻佻,“你觉得恶心是吗?”他沙哑的语气很沙哑,喉咙上下滚动着,双手撑着墙壁,头缓缓压向曾忆雅。

    曾忆雅急忙把歪到一边,深呼吸着,像个受惊的小白兔,肩膀微微颤抖。男人的阳刚气息笼罩而来,连呼吸都是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味,无法控制的害怕,却因为他现在说的和而生气。

    “恶心?”傅靖泽苦涩一笑,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呢喃着,“更恶心的你要不要听?”

    “不要,你走开,我要回家了。”心里隐隐作痛,曾忆雅一时间无法接受性情大变的傅靖泽。

    “如果强坚不入罪,我会让你在这里说一大堆废话吗?你早就在我身下喘着了。”

    “混蛋……”这一刻,曾忆雅气哭了,泪水悄然而来,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语言非礼,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你这个流氓……”

    傅靖泽凝望着曾忆雅的眼眸,心里抽痛着,他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她哭什么?

    可是该死的,这个女人的泪水就是可以硬生生的把他的心扯着生疼生疼的,难以忍受的痛。

    六年了,以为时间可以让自己放下她,可是做不到,夜里梦回千百遍,依然逃不过她那娇媚百态的倩影。

    忍着疼,傅靖泽可笑似的问,“你流眼泪代表什么?是害怕还是生气?”

    曾忆雅轻轻咬着下次,泛滥成灾的泪水在眼眶滚动,是失望,更多的是无法接受。

    “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即便你现在讨厌我,但请你看在我们多年的友情份上,看在我爸妈的面子上,对我放尊重一点好吗?”

    “想要尊重?”傅靖泽指着门口,“出去,别跑来我面前自找烦恼。”

    曾忆雅狠狠地攥拳,指甲深陷掌心中,恨不得一拳过去,让他这张可恨的俊脸废掉。

    太过分了。

    曾忆雅也想走,可是事情还没有解决,她开口说,“傅靖泽,不要辞退我好吗?我不是你在外面玩的那些风尘女人,做不到把自己的清白压在这种可笑的保证书和欠条里。”

    “做不到就出去吧!没什么好谈了。”

    傅靖泽的语气低了,气场没了,感觉很是心累,见到曾忆雅的泪水越来越多,感觉快要把他湮没在泪湖里,快要窒息了。

    曾几何时,他又何曾舍得让她哭过?

    曾几何时,他又何曾舍得让她难受过?

    她想要的,他拼了命也会满足她。

    逼到今天的地步,他早就不想顾虑了。

    曾忆雅低下头,闭上眼睛,泪水泛滥成灾,一滴一滴的往地下留,头顶就差那么一厘米远就要考到男人的胸膛上了。

    从来没有过的难受,哽咽着说,“即便你不尊重我,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情分了,可是你不是很尊重我父母的吗?再怎么说,我也是跟你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你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

    看着曾忆雅微微颤抖的肩膀,傅靖泽一边手已经忍不住想要来到她的肩膀之上,想要放下来,安抚她。

    就差那么一厘米远的地方,他痛苦的猛握住拳头,忍住了。

    什么狗屁尊重?

    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女人就从来没有单纯过,邻家妹妹?

    他做不到。

    傅靖泽强忍着内心的冲动,退后一步,给曾忆雅让出一条路,带着不容置疑的太多冷冷道,“都成年人了,我也不想跟你装什么纯真,想要工作就躺我床上去,否则出去。”

    曾忆雅毫不犹豫,连看都不看傅靖泽一眼,转身冲向门口。

    傅靖泽笔直的身躯站得笔直,僵硬得一动不动,在曾忆雅离开的那一刻,深邃也跟着红润了,泛起了难以释怀的雾气。

    房门被甩上,一声巨响之后,房间里安静了,空气中还弥漫着曾忆雅留下的淡淡清香,那让他心智缭乱的气息。

    深深呼吸一口气,都能痛得喘不过气。

    抹着眼泪,曾忆雅哭着离开傅家,出了花园,她不敢回家,她怕被爸妈看到她现在这副狼狈不堪的哭相。

    边走向花园深处,曾忆雅边拿出手机,拨打梁亦朝的手机。

    梁小瑜和梁亦朝是双胞胎兄妹,也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一起长大,无话不说的知己。

    电话接通,梁亦朝慵懒的声音呢喃着,“我的大小姐,现在几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什么事情我们不能明天说吗?”

    “才10点,你那么早睡要干什么?”曾忆雅不悦的说。

    梁亦朝,“声音怎么了,你哭了?”

    曾忆雅抹掉泪水,开始生气得冲着梁亦朝怒吼,把心里的怨气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难倒你们男人都是这么龌龊的吗?简直太混蛋了,就是一个流氓,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太可恶了,这么可以这样?我又不是妓,我又不是那些浪荡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

    说着说着,曾忆雅又哭了。

    梁亦朝一头雾水,“大小姐,我可没有得罪过你,我也没有说过你是妓啊,你这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骂我,我很冤枉的……”

    “我不是骂你,我是骂傅靖泽那个混蛋,他竟然因为一点点小事情要辞退我,我想求他不要这样做,他竟然威胁我……他……他。”

    梁亦朝惊讶:“他要你陪他睡?”

    曾忆雅深呼吸,躲在花园边上,“嗯,不单单这样,还有更过分的话,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还说我没有成年之前就……就……”

    梁亦朝突然笑了笑,语气轻佻的说,“小雅姐,男人跟女人的思维不一样,不要用你那浪漫又天真的心情去理解男人说的那些粗暴语言,你理解不了,也无法认同。”

    “什么意思?”曾忆雅疑惑。

    梁亦朝说,“泽大哥这么简单粗暴的直接说想睡你,应该不是把你当成那些玩玩的女人,像他那种男人,想要女人,还有什么女人找不到?如果只是玩玩的,也不会找你,如果敢玩你,难倒他不怕被你把打断双腿吗?”

    “这……”

    梁亦朝打了一个哈欠,道:“好了,下次再聊吧,我要睡觉了。”

    “你刚刚那段话,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是,一个男人想睡你,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如你所说的,想玩你。第二种,喜欢。懂了吗?”

    曾忆雅气得站起来,冲着电话喊,“不可能,喜欢一个人,会像傅靖泽这么过份吗?六年了,对我不理不睬的,还不如陌生人,你看他对我的态度有多冷,连看我一眼都觉得玷污了他的眼睛是的,我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他变得这么厉害,我……”

    “嘟嘟”……然后静音中。

    曾忆雅蒙了,看着手机拼命,本来就一肚子气,这种家伙竟然挂她电话?

    “该死的,梁亦朝,你是猪吗?少睡一会会死吗?”曾忆雅冲着电话臭美对方一顿。

    当然,此人已经跟周公谈理想去了,也不知道曾忆雅在骂他。

    夜,深了。

    曾忆雅在花园外面的长椅子上坐着,吹着凉风,心里乱糟糟的,像麻线一样打着结。

    或许,她真的不了解男人,或许,她的思想里面从来都是一些浪漫憧憬。

    可现在的她,实在无法理解傅靖泽的想法。

    就如梁亦朝所说的那样,他傅靖泽敢明目张胆的说出这些话,如果敢玩她,就真的不怕被他爸爸打断腿?

    他爸爸不打断傅靖泽双腿,傅叔叔和童阿姨也不会放过他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