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6章 为何变得如此陌生?

正文 第196章 为何变得如此陌生?

    工作了一天,曾忆雅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傅氏集团大厦。

    跟闺蜜于倩倩告别后,就在路边用手机扫了一辆自助单车。

    曾忆雅是秉承了父母的优良传统,省吃俭用的好习惯,上下班都是骑单车,环保健康。

    作为白领族,骑单车可以省钱又可以锻炼身体。

    一个小时后。

    回到大宅,曾忆雅在大铁门是输入密码,下了车推着单车进来,走在花园的小道上,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黎家别墅。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跳感。

    这种感觉平静了六年,直到那个男人回来了,现在看到这栋房子,都能心跳加速。

    曾忆雅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仰头望着大屋发愣。

    突然,别墅的门开了,曾忆雅紧张得立刻收回眼神,深怕见到那个男人出来,准备要走,后面传来一道慈祥的声音,“雅小姐,你下班啦?”

    曾忆雅抬眸,发现是春姨,六十多岁的春姨,头发黑白交加,身体健朗如同五十岁的中年妇女,笑容如暖阳般舒服。

    可以说,春姨是傅靖泽的奶妈了,从小照顾他长大,对于春姨,曾忆雅也是非常尊重的。

    “嗯,下班了,春姨。”

    春姨拿着垃圾出来倒,虽然傅家有几个佣人,可是春姨一点也没有管家的架子,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春姨走出来,向曾忆雅走来,神神秘秘的说:“雅小姐,你知道泽大少回来了吗?”

    曾忆雅苦涩浅笑:“我知道。”

    “大少回来了竟然没有去找你,你也没有来家里找大少,你们两怎么了?是不是太久没见都陌生了?”

    曾忆雅苦涩地摇摇头,也不知道怎么说,低下头叹息一声,心里闷闷的很是难受,却强颜欢笑:“因为我上班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

    “哦,这样啊……”春姨笑着说,“我就说嘛,你们两的感情是雷打不动的,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什么,记得小时候,你们两就像麦芽糖似的,粘着对方都分不开了,你一放学就跑过来喊着要找泽哥哥玩,兄妹感情不知多好呢,别人看得都……”

    “春姨啊……”曾忆雅打断春姨的话,心情跌入了谷底,“我还有点急事要赶回家,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好好好……”春姨应答。

    曾家的小别墅门前,左右是一片小菜地,是曾丹和穆纷飞的私人菜园,两人最喜欢弄这些农作劳动,家里吃的东西都是无机绿色蔬菜。

    日落西山,夕阳西下,曾丹健硕的身躯蹲在菜地里面除草,听见脚步声,回头看向后面,发现曾忆雅垂头丧气的推着单车回来,曾丹见到女儿回家,便满脸笑容,“小雅啊……”

    曾忆雅抬头,看向爸爸喊她,她立刻把单车放在边上,挤着开心的微笑,“爸,你在干什么?”

    曾丹把指着旁边的菜篮:“靖泽这小子回来了,我亲自下田给他摘点家里的绿色食品给他品尝一下,我发现这边的草挺多的,除一下草,你帮我送过去吧。”

    曾忆雅脸色一沉,看着边上的篮子,不知所措。

    其实除了她自己知道,www.youfa8.com人都不知道她跟傅靖泽已经不是曾经的亲密关系了。

    那个男人曾经说过,最疼爱的妹妹就是小雅,一辈子不变。

    可是,现在连陌生人都不如。

    六年前,傅靖泽离开帝国的前几个月开始就疏离她,厌恶她,那种冷漠的眼神,那种绝情的语气,甚至那些伤人的话,现在还历历在目。

    傅靖泽离开的六年,在国外依然保持着跟梁家兄妹联系,跟他三个弟弟保持着联系,连她的闺蜜于倩倩都有联系,唯独没有她。

    甚至,连她的号码都拉黑,在傅靖泽生日的时候,曾忆雅曾用网路账号发一句:生日快乐。

    可是却发现自己在黑名单里面。一句话都发不出去。

    她不是笨蛋,她知道傅靖泽真的讨厌她了。

    “爸,我不去。”曾忆雅低下头,沉重的声音低声呢喃。

    曾丹蹙眉,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拿起菜篮子,走向曾忆雅:“你这个孩子今天怎么了?傅家离我们这里就几步路,这里喊一声都能听到的距离,你怎么就不去了呢?”

    曾忆雅低下头,咬着樱唇,心酸得想哭,一想到傅靖泽对她的冷漠态度,她的心都能疼上几天几夜,那种滋味很不好受。

    虽然她不是多愁善感的女生,不是娇柔软弱的女生,可是她的心还是会生疼生疼的。

    “爸,我不想去。我很累……”

    曾忆雅说完,转身走向自家大门。

    曾丹脸色骤变,冲着曾忆雅的背影,威严的一句:“立正。”

    又是这招,曾忆雅简直无语了,因为爸爸是军人,而傅叔叔也是军人出身,所以她跟傅家的四兄弟从小就是在这种军事化管理长大的,而且她爸要比傅叔叔更加顽固,更加执着。

    “这是命令,违抗命令,今天没有晚饭吃。”

    “我刚好减肥。”曾忆雅最不害怕的就是这位严肃的爸爸,这位爸爸看似严厉,其实内心温柔得像个小白兔。

    曾丹皱眉,上下打量着曾忆雅,“你这么瘦了还减肥?”

    “嗯。”

    “立刻执行,要不然我上报你母亲大人。”曾丹拿出杀手锏。

    曾忆雅无奈的叹息一口气,不情愿的转身,嘟着嘴巴走向曾丹,很不爽的接过他手中的篮子,低头看着篮子的东西,是西红柿,白菜花,和生菜。

    “这东西,傅靖泽难道在国外吃不到吗?”

    曾丹咧嘴浅笑:“这哪里一样,这是我亲手种的,没有化肥,没有农药,而且有机……”

    这话,曾忆雅听过无数遍,她也听不下去了,拿着篮子快步走向傅家,她只想把东西放下,快点离开。

    来到傅家门口,曾忆雅按了门铃,等了片刻,门打开了。

    曾忆雅以为是佣人,可开门的是一位高挑挺拔的帅哥,一身灰色休闲装,靠在门上,慵懒邪魅地勾起嘴角,眯着那勾人的眼眸打量着曾忆雅,“小雅?看来我大哥的魅力无法挡啊,还能把你勾过来。“

    傅靖泽离开后,曾忆雅的确很少再过来这边玩了。

    曾忆雅白了对方一眼,冷冷道:“老二老三都叫我小雅姐,你没大没小的,欠揍是吧。”

    “就你这小不点,还想我傅子重叫你姐?门都没有。”傅子重双手抱臂,缓缓转身,“进来吧,我大哥在家呢。”

    曾忆雅被这句话吓蒙了。

    在家啊?

    她是不是不进去比较好?

    可是东西总不能放在门口吧?

    曾忆雅还在想着手中的东西怎么办的时候,傅子重回了头,发现曾忆雅还站在门口,他转身迈开长腿,走到她身边,一手勾住她的脖子,拖着往里面走。

    “傅子重,你放手啊。”曾忆雅踉跄着步伐,跌跌撞撞似的跟着傅子重进门。

    金碧辉煌的客厅内。

    沙发上坐着几个男人,曾忆雅就这样被拖到沙发前面。

    傅子重的手还勾着曾忆雅的脖子,动作十分亲密,而曾忆雅看清沙发上的几个男人,其中那张跟www.youfa8.com人不一样的俊脸,让她最为心慌,目光不由自主的刻意避开。

    www.youfa8.com三兄弟长得一个模样,但是非常好辨认。

    老二,傅子深,温文儒雅,脸上的笑容像灿烂的阳光,一眼看上去很舒服,是个大暖男。

    老三,傅子恩,书呆子,身上总是透着一股书香的感觉,因为用功读书,很小就带上了眼镜,三兄弟之间最容易辨认,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博士后,现在还要考什么学位,考什么资格证诸如此类的,智商190的天才。曾忆雅小时候的作业基本上都是他辅导的。

    老三,傅子重,总是吊儿郎当一副欠揍的模样,狂傲不羁是他的标签。

    傅家这四兄弟,泽深恩重,没有一个人的性格是重复的。

    至于傅靖泽,隔着一米远,曾忆雅就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冰冷的气场,简直是要命的。

    以前别人都说傅靖泽高冷骄傲,那时候她跟傅靖泽关系很好,所以一点也不察觉傅靖泽有多高冷骄傲,只知道他很温柔暖心,也很幽默可爱,从小就很喜欢这个男人,小时候就开始幻想长大要嫁给他的。

    可是现在她发现别人说的都是真的,这男人高冷,骄傲,可怕。

    “小雅姐,丹叔叔种的蔬菜好像很不错哦。?”老二浅笑着开口。

    曾忆雅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发愣,回过神,立刻把手中的篮子放在茶几上,急忙说:“爸爸让我送点东西过来给你们吃。吃完了记得把篮子换回来哦。”

    放下东西,说完话,曾忆雅就挣脱傅子重的手,转身离开。

    可她刚走两步,傅子重伸出长手,一把扯住曾忆雅的后面领子。

    刹那间,曾忆雅差点被衣领勒死,连忙后退,轻轻咳嗽着,转身就是一拳狠狠打在傅子重的胸膛上,“你找死吗?”

    傅子重被一拳打得后退一步,却没有放手,摸着胸膛,皱眉苦着脸说:“小雅,你能不能温柔点,像个女人样好不好?”

    “放手……”曾忆雅咬着下唇,瞪了他一眼,看到他轻佻的模样,就恨不得揍他一顿。

    心情本来就不好了还来惹她?

    傅子重放了手,挑眉笑着说,“留在这里吃晚饭吧。”

    吃晚饭?

    心脏微微一颤,曾忆雅有点心动,毕竟六年多没有跟傅靖泽说过饭了。

    曾忆雅余光偷偷瞄到沙发上的傅靖泽。

    可是那个男人一副冷死人的俊脸,像她曾忆雅欠他几千亿似的,低着头在看手机,完全把她当成透明的,从进来到现在,估计都没有抬头看过她一眼吧?

    傅子恩推推眼镜,伸手去茶几拿了一个西红柿,连擦都不擦,就往嘴巴里送,咬上一口说,“这蓝蔬果给我吃饱,我等会要写论文写到很晚,留着当宵夜。”

    曾忆雅脱口而出,急忙说,“子恩,这不是给你吃的。”

    傅子恩毫不解风情,“我喜欢吃丹叔叔种的西红柿和黄瓜,生菜拿走,留下黄瓜和西红柿。”

    曾忆雅秀丽的眉心紧紧皱着,不知道改如何开口,眼巴巴看着傅子恩把生菜拿出茶几,拎着篮子转身走向书房。

    傅子深回头问,“老三,你不吃晚餐了吗?”

    “忙完再吃。”傅子恩回了一句,就已经关上房门。

    至于什么时候忙完,可能几个小时,可能几天。

    当然,会有保姆把东西送到他面前的。

    只剩下生菜了。

    曾忆雅扁嘴,一股失落涌上心头。

    “老三又不吃饭了,这样身体迟早会出问题,智商高的人都是对着课本是天才,生活中都是白痴。”傅子重叹息一声。

    “我们去吃饭吧。”傅子深站起来,双手插入白色休闲裤袋里面,歪头看向曾忆雅,“小雅姐也留下来吃一起吃吧!”

    曾忆雅紧张的目光看向傅靖泽,心里嘀咕了一句:对着他这脸色,能吞的下饭吗?

    曾忆雅冲傅子深浅笑着说,“我回家陪我爸妈吃。”

    傅子重皱眉,轻佻着说,“你能不能给丹叔和纷飞阿姨多点独处的时光?我爸妈都去旅游了,丹叔就怕你一个人在家里孤单,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两人去度蜜月,就这个电灯泡什么时候才肯嫁人。”

    曾忆雅觉得遇上傅子重,就很想打架,气得紧握拳头,仰头怒问,“你以为我想做电灯泡吗?我也劝他们跟着傅叔叔一起出去玩,可是他们不去我有什么办法?”

    “所以说,你早点嫁人啊!”

    “嫁人?”曾忆雅鼓着腮,气得脸蛋通红,“嫁谁啊?嫁你吗?”

    傅子重勾起一抹浅笑,余光瞄向了傅靖泽,发觉他大哥竟然无动于衷,沉冷的脸色看起来根本丝毫不在乎。

    太不寻常了,要是六年前,曾忆雅要是说出这种话来,他大哥要捉狂了。

    虽然以兄妹相称,虽然关系一直处于兄妹情,但大家心里清楚,曾忆雅一直未成年,所以傅靖泽不点破自己的感情而已,但绝对不是兄妹情这么简单。

    傅子重不信这个邪了,难倒他大哥出国这六年,有了新欢?

    “好啊,我娶你!”傅子重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是望向傅靖泽的。

    傅子深也慌了,看了看傅靖泽,再冲着傅子重说,“老四,你别乱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的,大美女小雅肯嫁我,我当然要娶。”傅子重不怕死的继续挑衅。

    曾忆雅没有半点开心的情绪,脸色沉了下来,攥紧拳头深呼吸。这家伙,明明喜欢她闺蜜于倩倩,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的娶她?刚好,她曾忆雅也不是好调戏的主。

    “说得像真的一样,你可别随便说说,有种现在跟我去民政局领个证,如果没种就别瞎哔哔。”

    傅子重被挑衅了,俊眉紧皱。

    就知道这个男人没种,曾忆雅嗤之以鼻。

    傅子重伸手握住曾忆雅的手腕,拖着往门口走去,“走,现在就去登记,回头给你一个世纪婚礼。”

    曾忆雅被拖着往门口走去。

    傅子深不慌不忙的喊道,“老四,闹够没有,民政局下班了。”

    傅子重猛的停下脚步。

    曾忆雅知道这个家伙就是想吓她,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暗恋她闺蜜好多年了。

    曾忆雅回了头,发现沙发上的傅靖泽不见了。

    楼梯传来脚步声,大家看向了楼梯,才发现傅靖泽优雅的背影缓缓上楼。

    傅子重松开了曾忆雅的手腕,疑惑的看着她问,“小雅,你跟我哥到底怎么了?”

    曾忆雅脑袋一片空白,望着傅靖泽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有回答傅子重的话,转身走向门口,沉重的脚步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

    回了家,曾忆雅这天晚上没有吃晚餐,心情乱糟糟的,彻夜难眠。

    暗恋傅靖泽的事情,全世界都只有她和她妈妈知道。

    然而这种暗恋从她小学就开始了,一直被她埋在心底下,藏得很深很好。

    因为那个男人,现在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了,她连初恋都没有。不要说六年,或许六十年,她也等不到傅靖泽。

    从前,是妹妹。

    现在,是陌生人。

    次日,清晨,第一缕阳光暖暖的撒进阳台里。

    闹钟铃声嘈杂而烦人,一直在响,曾忆雅觉得才刚刚睡着,这么又要起床了呢?

    伸手关掉闹钟,眯着朦胧惺忪的眼眸,从床上爬起来,带着黑眼圈和一头蓬松杂乱的发丝,拖着懒惰的脚步走进卫生间。

    二十分钟后走出来,曾忆雅又恢复成美美的元气少女。

    打扮穿衣,背着挂包下楼。

    吃过早餐后,骑着单车出门。

    经过花园小道,隔着远远的就见到一辆陌生的轿车停在花园外面的大道上。

    傅家里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车,她都认识,唯独这辆新车她不认识。

    处于好奇,曾忆雅边骑着单车往那辆车靠近,她只是想去瞄瞄,里面坐在是谁。

    结果一下子忘记控制自行车的车速,靠得太近。

    “咻……”的一声。

    自行车直接从车身狠狠的划过,留下一道很深很深的刮痕。

    划过之后,曾忆雅快速刹车,吓得目瞪口呆,回头看着那辆被自己划过的新车。

    靠!如果是老二和老三的,那还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是老四的车,曾忆雅觉得自己这一次会死得很难看。

    她快速放下单车,紧张得跑来,蹲在豪车旁边,指尖轻轻摸上那条被自行车划过的痕迹。

    “天啊……天啊……怎么办?”

    这时候,车门突然打开,吓得曾忆雅弹跳起来,站直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下车的人是傅靖泽的时候,曾忆雅整个人都蒙了,错愕好几秒,回过神的时候,立刻双手合十,挤着微笑,“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看看这维修费多少钱,我赔。”

    傅靖泽眯着剑眉,双手插入西装裤袋里,一副冷冽的俊容,低头看着被刮花的新车,片刻,冷哼一声,回头看向曾忆雅。

    “这又是什么招数?”男人的话很讽刺。

    曾忆雅一脸疑惑,“招数?我没有什么招数,真的是意外。”

    “刚回来那天,你就送我一脚,到现在还疼,今天又刮车,下一次是不是给我烧房子?”傅靖泽淡漠的语气很是平静。

    曾忆雅紧紧握了拳,“那都是意外。”

    “你的意外还真多。”

    曾忆雅不悦,“多少钱,我赔你。”

    傅靖泽毫不客气:“五十万。”

    曾忆雅顿时目瞪口呆,错愕的看着傅靖泽,哦着嘴巴好片刻,冲着他说:“你干嘛不去抢,我给你一把枪,你去银行抢吧,要多少有多少呢。”

    傅靖泽眯着冷魅的眼眸,一步一步向曾忆雅靠近。

    曾忆雅紧张地咽下口水,诺诺往后退,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明明是暖和的清晨,她却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快要把她冻成冰块了。

    健硕高大的身躯压来,曾忆雅靠到花坛边上,已经无路可退,惊慌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语气弱弱的,“你……你想干什么?”

    “赔钱。”

    “没有,我的工资都是要上交母亲大人的,五十万没有,五千块我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回公司,签欠条,连同上次踢我的医药费,加起来一百万。”

    傅靖泽一本正经的说着,吓得曾忆雅目瞪口呆,愣愣看着这个男人好片刻,才反应过来,生气得怒问,“你这些年去了僵尸国吗?你是吸血鬼吗?这么会吸血,再说了,踢你一脚,你根本就没受伤。”

    “受伤了。”

    曾忆雅蹙眉,脱坑而出,“还很硬。”

    这话,说出来的那一刻,曾忆雅的脸蛋霎时间爆红,羞涩得无地自容,却故作镇定。

    “蛋!已经碎了。”

    不害臊的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来,还一本正经的高冷范,此刻的曾忆雅简直想找地钻。

    要强的性子不让她退缩,冲着傅靖泽怒问,“难倒你的蛋是带壳的,还能碎了,你干嘛不说你的蛋不见了。”

    这种话题,换成曾经,曾忆雅不会觉得怎样,毕竟两人亲密无间得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可是现在一大早,在花园里,不害臊的讨论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贞操简直碎了一地。

    牙尖嘴利的丫头!

    傅靖泽沉默了,凝望曾忆雅俏丽的容颜好片刻,缓缓转身走向他的车。

    曾忆雅愣愣地看着傅靖泽上了车,车子启动后,离开了傅家,心里好奇着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早就出去上班?

    傅氏集团。

    一个小时后,曾忆雅跟以往一样,总是第一个到公司,因为骑单车上班,会大汗淋漓,所以她会提早过来,然后在顶楼的卫生间里面洗澡洗头,背包里都是备用的衣服。

    今天曾忆雅跟以往一样。

    而唯一不一样的是,顶楼今天来了很多装修工人,本来空旷出来的办公室正在装修。

    曾忆雅无奈。

    这种带浴室的卫生间,除了顶楼,就只有下一层总裁办公室外面的那个卫生间了。

    曾忆雅下到总裁办公室那一层,秘书小姐都还没有上班呢,她抱着背包来到卫生间,进入浴室格,快速脱衣服梳洗。

    十五分钟后。

    曾忆雅换上一身清爽干净的衣服,擦拭着长发,拉开门走出来。

    看到前面站在的傅靖泽,吓得她脚步戛然而止,错愕的看着他。

    傅靖泽或许已经猜测到是她了,寡淡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眯着黑眸,双手插袋,靠在墙壁上,衣一副冷若冰霜的姿态。

    “谁允许你在这里洗澡的?”

    曾忆雅心虚,因为公司明文规定这些不可为的事情,而她一直有特权,所以并没有谁能拿她怎么样。

    现在的总裁已经不是那个疼爱她的傅叔叔了。

    曾忆雅知道自己面临的问题,急忙道歉,“对不起,总裁,我……我下次不会在公司洗澡了。”

    傅靖泽淡漠,

    “没有下次,你被解雇了。”

    曾忆雅急忙双手合十,做出拜托的哀求状,眨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总裁,我真的真的不会再有下次,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

    “立刻收拾东西,到人事部领完你的工资离开。”傅靖泽丝毫没有人情味,绝冷的语气说完话之后,就转身离开。

    曾忆雅不想再求这个男人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在他面前竟然变得如此卑微。

    她想不通,握住拳头望着傅靖泽的背影,不甘心的怒问,“傅靖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傅靖泽突然停下脚步,宽厚的背部笔直僵硬,似乎因为她这句话而受到波动。

    曾忆雅深呼吸一口气,心脏闷得难受,疼疼的感觉一直在蔓延,对着男人的背影一字一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无论我做了什么错事,你都是第一个站出来帮我承担的人,你以前……”

    “不要再提以前!”傅靖泽突然一句低声怒吼,吓得曾忆雅的声音戛然而止。

    望着男人冷漠的背影,忍着该死的泪往肚子里吞,声音沙哑了,很是委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啊,我改……行不行?”

    傅靖泽站着一动不动,笔直的站姿隐隐渗透着他的冷漠。

    曾忆雅紧紧掐住手中的毛巾,缓缓低下了头,那份骄傲卸下,低声呢喃,“爸爸也跟我说过,说我是被傅家宠坏的孩子,我现在知道,这都不是我理所应当的,可是,泽哥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厌恶我?”

    说到最后,曾忆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悄然而来。

    傅靖泽顿停了片刻,没有回应她的问题,因为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只是他想逃避而已。

    男人一声不吭地迈开腿步,走出卫生间。

    看着傅靖泽消失的冷漠背影,曾忆雅的泪水来得更加凶猛,她珉唇忍着,双手摸上脸颊,抹掉那不争气的泪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