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5章 傅睿君的幸福与不幸

正文 第195章 傅睿君的幸福与不幸

    混混沌沌中,童夕觉得身体像散架了一样,一个字,疼。

    疼得她无法忍受。

    眉头皱成一团,缓缓睁开眼睛,觉得眼皮很沉重,很沉很沉……

    但她还是用力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她眼皮一眨一眨,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心脏处因为呼吸都扯着痛。

    她记得自己中枪了。

    当时她不放心一个人走,回头去找她老公,刚好那瞬间的事情,完全没有时间去想,一秒钟都没有办法思考,就冲过去了,结果,刚好见到穆纪元朝着她老公开枪。

    那一刻,她已经忘记了她是谁,那一刻她已经忘记了她自己还怀着三条小生命,她都忘记了所有,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傅睿君不可以死。

    她冲过去抱住傅睿君那一刻,被子弹击中后,觉得从来没有过的疼痛,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现在是在医院吗?

    童夕此刻的心情很欣慰,因为她没有死,还能醒来。

    她缓缓歪头,看到床沿边上趴着一个男人,他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掌心,趴在床沿边上睡着。

    而旁边的电子日历钟表显示的时间让她有些蒙,离受伤那天已经过去了三天。

    她昏迷了三天吗?

    三天了,伤口还这么痛,看来之前昏迷两天是好事,这样就不用承受这种疼痛了。

    童夕含着浅笑凝望着傅睿君黝黑的发丝,还有那宽厚的肩膀。

    他一定累坏了,这三天该有多担心呢?

    她不舍得叫醒傅睿君,就这样看着他,让他再睡会。

    应该很久没有好好睡觉,才会这么累吧?

    童夕另一边手轻轻的摸到自己的肚子上,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孩子还在吗?

    现在的他唯一担心的是,孩子还在吗?

    这时候,护士推着车子进来,看到童夕醒来,:不由得惊讶地说,“你……”

    “嘘嘘……”童夕伸出手指,做出嘘嘘的状态让护士别说话。

    护士立刻止住声音,点点头。但护士还是走到童夕床头前面,开始看她的情况,量体温,听心跳,各种检查,确保她没事了才放心。

    再给她装上准备要吊的针水。

    童夕仰头看着护士,顿了好片刻呢喃问,“孩子,还在吗?”

    护士浅笑着点点头。

    那一刻,童夕那悬挂在半空中心终于落下来,不再那么担心,眼眶红了,湿透了。

    因为激动,因为无法言语的感恩,因为孩子还能保得住,所以无比的欣喜。

    护士小心翼翼弄好一切,帮童夕吊上营养液,才出去的。

    这个过程护士很温柔地配合童夕,要小声一点,因为护士是看在眼里的,知道这个男人这几天来都没有闭上过眼睛,因为是实在受不了了,才睡着的。

    看到傅睿君,所有人都心疼他,也被他的意志力所折服。

    护士出去,童夕也跟着傅睿君一起睡着了,现在的童夕,是需要恢复体力,恢复精神的时候,要不然肚子里面的三个小蝌蚪慢慢长大了,她的身体会支撑不起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睿君惊醒过来,额头渗透着汗滴,因可能是做噩梦了,脸色看起来很糟糕憔悴沧桑的脸布满了胡须渣,整个人老了好几岁是的。

    眼神浑浊,布满血丝,他给床上熟睡的童夕拉了拉被子,然后站起来去卫生间解决,然后洗把脸。

    童夕熟睡着,睡梦朦胧中感觉到有人帮她擦身子,她觉得应该是傅睿君,就没有醒来。

    后来又听到甜甜和梁天辰的声音,似乎过来看她和傅睿君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穆纷飞和曾丹,还有傅家的人也来了。虽然聊天很小声,但是她能感觉到陆陆续续的有人会来看她。

    她想醒来,可是眼皮太重了,感觉身体的元气根本不足以让她撑起来,连睁开眼皮的力量都没有。

    童夕总是在混混沌沌的朦胧中有些知觉。

    在她醒来的时候,却又发觉傅睿君在她的身边睡着。

    次日,医生跟护士来查房。

    傅睿君在边上站着灯,医生问:“病人醒来,有没有说哪里不舒服的?”

    傅睿君错愕的瞪大眼,“夕夕什么时候醒来了?”

    医生望向护士,好像质疑护士的话。

    护士错愕的看着童夕,再看看傅睿君,很是无辜:“我没有说慌,病人的确醒来过,当时傅先生在睡觉,她还做出嘘嘘的动作,让我别吵他睡觉呢。”

    傅睿君一个激动,冲过去握住童夕手,喊着:“夕夕,你是不是醒来了,你听到我说话吗?你快醒醒,夕夕……”

    童夕指尖动了动,眉头很微细的动作似乎真的在动。

    医生很是欣慰的说:“傅先生不用着急,病人可能是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等她睡到自然醒吧,你这样她会很累的。”

    傅睿君点点头,激动不已:“好,好,我会等,我不急……”

    知道童夕醒过来后,傅睿君就再也没有睡过了,一刻也不敢睡,深怕错童夕醒来的时间。

    又是一天。

    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童夕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眸的竟然是傅睿君浑浊深邃,布满了血丝,正凝望着她的眼。

    四目相对,男人紧紧握着她的手,轻轻揉搓着,宠溺得放在唇瓣上轻轻一吻,眼眸红了,声音沙哑中带着一丝哽咽的感觉:“如果我今晚上再睡着了,是不是又错过你了?”

    童夕想开口说话,可是力气好像不够,看着眼前这个俊逸的男人变得如此沧桑憔悴,心里一阵苦涩,眼眶跟着湿润了。

    “睿君……”她的声音很无力,无力到只有自己听见,然后就挤着苦涩的微笑,再用尽身体的力气呢喃:“我没事,你不要这么累了。”

    可惜傅睿君听不到,知道她对自己说话,只是从童夕的声音中听出她的虚弱,他伸手轻轻抚摸童夕的额头,像个摸着孩子似的温柔,“如果还很累,就睡吧,你让我知道你已经醒来了,我就可以安心了,身体会慢慢好起来的。”

    童夕点点头,盈满泪水的眼眸看着傅睿君的倦容,她的手缓缓伸过去,似乎想摸傅睿君的脸颊,傅睿君立刻握住她的手背,顺着她的意思,把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颊上。

    碰触到傅睿君脸颊上那刺人的胡渣,棱角分明的五官明显瘦了一圈,童夕的心隐隐扯着痛,心疼得嘴巴扁起来欲要哭出来。

    自己中枪受伤了,怎么感觉这个男人比她更加憔悴,更加的痛苦?

    傅睿君摸着童夕的手,不由得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着气息,捉着她温软的小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来回磨蹭,像无法割舍的深爱,无法控制的牵绊,无法放弃的执着。

    傅睿君越发觉得童夕安静了。

    只是一会儿,傅睿君再睁开眼,童夕已经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当中。

    那一刻,男人的泪飚了出来,在通红的眼眶滚动着。

    握着童夕的掌心放在唇瓣,用力吻着。

    醒来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让男人的心痛得无法平静,是激动又是悲伤。

    或许,童夕就如医生说的那样,只是元气大伤,身体还在恢复阶段。

    -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六个月后。

    朋友群里,梁天辰一大早的发送一条可喜可贺信息:我老婆早上十点破腹产一对龙凤胎,三人都很平安,谢谢大家关心。

    然后朋友群炸开锅。

    各种封顶的红包发出来,带着恭喜的祝福语。

    韩向每次见到红包就是第一个抢的,他经常说跟土豪们做朋友真好,抢红包的钱都比他上班的一个月工资要多,而且他这种工薪阶层,基本上都是钱大红包,发个几毛钱的小红包,让大家乐呵一下。

    这条信息发出来,红包轰炸了朋友群。

    大家都在祝福,韩向抢红包抢到手软,直到大家的红包雨停歇了,他才发文:恭敬梁兄了,正的是人生的大赢家啊,龙凤胎简直羡煞旁人,可喜可贺。

    梁天辰:谢谢韩兄,我也觉得很幸福。

    韩向发出一个冷汗的表情,然后发文:这么高兴的日子,是不是应该发个大红包?

    梁天辰:连续发了好几个封顶的红包。

    傅睿君:我们也准备后天破腹产了。

    童夕:希望会是三个女儿……

    穆纷飞:会的,一定有。

    曾丹接着又发红包,一直在说祝福的话,红包雨一阵过后。

    傅睿君发表情跪谢,写到:曾营长现在升官发财了,也可喜可贺。

    曾丹:别给我带高帽。

    韩向:@曾丹,我以后就靠你提携了,老朋友了,多多关照。

    梁天辰:我儿子女儿的满月酒,到时候大家一定要过来,不接受礼物和礼金,大家来就行。

    然后下面一系列:一定来。

    群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是韩向拉进来的。

    大家一阵懵逼。

    韩向:这个是我的女朋友,昨天答应我的求婚,婚期已定下来了,到时候我们结婚大家一定要到。

    下面后事红包雨轰炸了,各种祝福。

    韩向夫妇抢红包抢得对着手机哈哈大笑。

    警局内,两人靠在椅子上,一直抢红包。

    韩向的女朋友乐开了花,抬眸对着前面的韩向说:“老韩,之前你说你朋友群里面抢红包,半年内就用抢红包的钱买了一辆二十几万的车,我还不相信呢,现在看来你没有骗我。”

    韩向仰头看向女朋友,笑着说:“朋友群抢运气红包不违法,一群土豪,非富则贵,想不发也难。”

    两人眉开眼笑,乐开了怀。

    因为警察职业工资并不高,还要供房贷,两人都挺吃力的,当然不能接受朋友的无条件帮助,这样会没自尊,而且还很有可能被调查。

    可是这种富豪红包群,每一笔进入都是有账单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套用韩向那一句话:哥是凭运气和手速来抢来的钱,没毛病吧?

    看了一会聊天,韩向的女朋友问:“他们都是什么身份的,能介绍一下吗?”

    韩向放下手机,看着女朋友说:“傅睿君,世界十强的傅氏集团最高领导者。梁天辰,酒店大王著称的梁氏集团最高领导者。曾丹,国家干部,现级别营长。梁天辰的老婆,著名设计师,现在是永恒珠宝企业的领导者。傅睿君的老婆,曾经是一夕集团的继承人,现在不知道情况。曾丹的老婆,社区妇女副主任。”

    韩向说完,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此刻已经目瞪口呆了。

    的确,他一个警察,竟然有这种兄弟朋友,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刚开始说好的同一天破腹产的,可是因为甜甜突然破羊水,无奈之下就提前破腹产了。

    而童夕的孩子孩子肚子里稳稳妥妥的。

    破腹产那天。

    傅睿君陪着童夕进入医院,已经提早请好的三个保姆也一同来到医院里面。

    曾丹和穆纷飞也休假,一同来医院守候童夕生孩子。

    果果和小雅就放在家里让春姨照顾。

    因为是三胞胎,医院也特别重视,产房里面差不多来了十个医生为童夕开刀,童夕之前受过伤,在医院里面养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出院的,所以情况也算得上十分危险。

    产房外面,傅睿君坐立不安,紧张得在产房门口来回踱步,手足无措的一会扒着短发仰头深呼吸,一会走到窗户前面叉着腰,一会又跑到产房门口,冲着门自言自语:“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出来?”

    曾丹蹙眉,疑惑的看着穆纷飞,“老婆,童夕进去很久了吗?”

    穆纷飞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进去了刚好十五分钟。”

    曾丹差点笑了出来,进去十五分钟而已,对于傅睿君来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简直是太焦虑了。

    三位保姆都穿着整齐的工作服,在门口的长椅子上坐着,傅睿君三个月前已经雇用了这三个保姆,然后专业机构进行培训。

    对待这三个孩子,傅睿君可是费劲了心思。

    童夕的整个孕期,傅睿君一天安稳觉也没有睡饱过。

    现在的他,一刻也不敢松懈,进去手术的时候,就提前签订一份协议,如果孕妇出现危险,首要保全孕妇,不需要出来再次询问。

    穆纷飞歪头看着曾丹,问:“老公,我们还生吗?”

    “不生了。”曾丹靠近穆纷飞,在她耳边认真呢喃:“生孩子太累太苦了,我猜测将来的不久,睿君的大儿子傅靖泽将会是我曾丹的女婿,我们的半个儿子。”

    穆纷飞蹙眉说:“哪里来的自信?两个孩子还这么小,靖泽喜欢小雅是很正常的,这只是限于现在,长大后,可能也只是兄妹情。”

    曾丹一脸严肃,“我觉得不会有错,那个小子真的很喜欢我们家的小雅。”

    穆纷飞无奈的笑了笑。

    将来的事情,谁又能预料得到呢?

    或许,不久的将来,各自讨厌对付也说不准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傅睿君本来帅气的发型,早已经被他拔成了鸡窝形状,那一句:怎么还不出来,已经说了很多很多遍。

    地板也被他磨破。

    看着了傅睿君,曾丹和穆纷飞都觉得好焦虑。

    终于熬到大门被打开,傅睿君像火箭一样冲向门口,三名保姆立刻站起来,冲过去准备接应护士。

    曾丹和穆纷飞也跟着过去。

    傅睿君瞄向病房,紧张不已:“我老婆呢?我老婆在哪里?她没事吧?”

    三个护士推着孩子,说:“大人现在还在观察中,没有出现什么状况,一个小时才能出来。”

    “让我进去陪她。”傅睿君探头进去,被护士拦下来。

    护士:“你不能进去,那里面是无菌手术室,你在外面等着,大人很平安,你看看你三个孩子吧。”

    傅睿君瞄了一眼,生个孩子一模一样,像一个印章盖出来的,而且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傅睿君不由得皱起眉头,“我傅睿君的孩子怎么这么丑?”

    所有人听到这一句,都蒙了。

    护士疑惑:“我记得孕妇的检查报告上是有过一胎的,你不知道孩子出生都差不多这个样子的吗?”

    傅睿君沉默了不说话,其实他不知道孩子出生会这么丑,皱巴巴的像一个没有营养的小老头,简直颠覆了他新生婴儿的看法。

    另一名护士解释:“其实是三个孩子在一起,营养跟不上,长得比别人家的要小,才五斤左右,所以会显得不圆滑好看,过两天就好的了,这位爸爸,这百分百是你的孩子,赶紧领着吧。”

    保姆上前,把孩子都接过来。

    傅睿君还在看着三个孩子,忘记问一件重要的事情,曾丹瞄着三位孩子,乐开了花,问道:“是不是有男孩和女孩?”

    护士:“不是,三个都是男孩。”

    此话一出,傅睿君整个人都错愕得蒙了,惊恐的表情看着护士,身体僵硬,唇瓣颤抖着:“三……三个都是……男孩?”

    “恭喜你,三个都是王子。”

    傅睿君踉跄一步,深呼吸,再深呼吸!

    护士离开,婴儿车交代保姆手中,曾丹兴奋得走到傅睿君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看着傅睿君呆滞的表情,激动的说:“睿君,恭喜恭喜,你太幸运了,又多了三个小王子。”

    傅睿君回了神,极度认真的目光看着曾丹,一字一句:“我又没有皇位给他们继承,我要那么多王子干什么?”

    曾丹脸色沉了下来,错愕的问:“你不喜欢男孩?”

    傅睿君无奈得捉着短发,低头深呼吸:“只要是我傅睿君的孩子,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我都无所谓。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童夕喜欢女儿。”傅睿君的声音十分无奈悲凉,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生活,五个男人在家里面孤苦伶仃的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小小眼,家里唯一的女皇跑到隔壁家,去跟小雅玩耍了。

    穆纷飞上前一步,紧张的问:“那怎么办才好,要不再生一胎……”

    傅睿君双手捂脸,现在的心情是五味杂陈,突然想起之前童夕生气的捶打着他的肩膀骂:“你傅睿君只会生儿子,而且都是调皮捣蛋的儿子,在你们这些智商高的人面前,我就像个白痴……”

    天啊!

    这是什么事啊?

    傅睿君此刻都不敢见童夕了。

    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他都不敢想象,但无论什么情况,他傅睿君坚决不再让童夕怀孕。

    一个小时后。

    童夕出来了。

    VIP病房内,童夕身上的药效还没有过,昏昏沉沉的睡着觉。

    三个保姆在全心全意照顾孩子,即便孩子睡觉了,也了边上守着。

    月嫂赶来照顾童夕,也在旁边等候吩咐。

    傅睿君在床沿边看着童夕,等待她的醒来,等待她发脾气,等待各种不可预知的可能。

    傅睿君已经做好准备了。

    童夕醒来的时候,傅睿君紧张得问,“夕夕,疼吗?”

    “疼。”童夕看着男人,脸色有些沉,淡淡的说,“睿君,你应该知道我们又多了三个儿子吧?”

    傅睿君强颜欢笑,“知道,当然知道,儿子好啊,儿子多好啊,到时候我们家就是一个大家族,四个儿子娶四个媳妇,再各种生三四个小孩,想想都热闹,然后我们就用军事管理把家里管理成军事模式,都能练成两个小分队了。”

    童夕想想都觉得可怕,完全没有笑意,歪头看看三个孩子,再歪头看看傅睿君,无奈的说,“睿君,我再也不给你生小孩了,你只能生出儿子,你都生不出来女儿。”

    这正合傅睿君的心意,由心而发的微笑,“好,不生了,够了。”

    “我想抱抱孩子。”虽然是儿子,但是这几个孩子来之不易啊,尽力了多少苦难才健康的生下他们呢?

    傅睿君站起来,来到保姆面前,小声问,“那个是老大,那个是小二,那个是小三?”

    小二?小三?

    曾丹和穆纷飞都在边上偷笑了,逗得保姆都偷偷发笑。

    保姆抱着老大起来,递给傅睿君,傅睿君又把孩子放到童夕的身边。

    童夕伸手摸着他的脸蛋。

    结果,老二哭了。

    保姆立刻抱着孩子来到童夕的另一边,左右一个孩子抱着,轻轻的趴在她的胸膛上。

    结果老三哭了。

    傅睿君急了,自己抱起老三,再看看童夕,两天对视一眼,心里甜甜的,会心一笑,眼波流转之间,全是幸福的暖流。

    看到傅睿君,曾丹更加断定的说,“纷飞,我们不生了,我猜睿君接下来这几年,在老婆心里的地位,估计被挤到天涯海角的边际去了。”

    “没那么恐怖啦!”

    曾丹双手报臂,很是认真的分析,“你想想,一个家里,有四个男人霸占了他的老婆,他能幸福吗?”

    “那都是他的儿子们!”

    曾丹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估计性福也不多。”

    穆纷飞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