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3章 穆纪元的下场

正文 第193章 穆纪元的下场

    童夕追着陌生男人出去,跟着陌生男人背后,那个背影是多么的熟悉,走路的姿势和步伐,太像了,根本就是很穆纪元神似。

    除了那张刚刚整完没有多久的脸。

    男人进入电梯后,童夕快步追上,在电梯要关上的那一刻,童鞋快速掰开电梯的门,冲了进去。

    “先生等等……”童夕此刻很紧张,可是她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这个男人敢对她有丝毫动静,敢出手的话,那天身份就彻底暴露。

    这样他刚刚换的脸就完全没有用处。

    很快就被列入警察的通缉当中。

    童夕知道如果这个男人是穆纪元,那他就不会这么笨的,如果不是穆纪元,那她更加没有什么值得害怕。

    童夕走进去,并列男人站着。

    男人双手插袋,待门关上后,童夕没有按楼梯按键,而男人也沉默不语,不去按键,就这样两人都安静得带着。

    对童夕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这让会让傅睿君有赶过来的时间。

    如果傅睿君来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付这个男人,如果认错人,那就道歉说声对不起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男人还是不说话,但是忍耐力看起来一件消耗,他伸手按了顶层。

    童夕眉头紧皱,看着男人的侧脸,显得紧张。

    顶楼?

    因为紧张,所以呼吸变得局促,指尖慢慢颤抖着。

    童夕打量着男人,直到顶层到了,电梯叮的一声,开了门。

    男人迈开脚步走出电梯,童夕也跟着走出来,可是在门口她就停下脚步不敢跟上去了。

    童夕以为他要出去,或者在道路上,这样人多的地方,更加容易纠缠住这个男人,可是顶楼……

    实在太危险了。

    童夕拿出手机,对着傅睿君的网络发送定位后,低声呢喃一句:“我跟着神秘人来到了顶楼。”

    放下手机,童夕跟上男人的脚步,快速追上,喊道:“先生,你等等,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我觉得你跟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很像。”

    男人上了最顶上的一层楼梯,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跟着走上去。

    “先生,等等我好不好?”

    童夕一直跟着男人上了天台。

    蓝天白云,风云雾淡,一片空旷的露天阳台,看尽城市的宏伟建筑,一望无际的天边,延绵不绝的云边、。

    凉风吹来,高处不胜寒。

    男人高大的身躯就站在边缘处,双手插袋,瞭望天际,冰冷的背影让人感到恐惧。

    童夕缓缓走过去,还在试图让他说话:“先生,你是哑巴吗?聋哑人?”

    男人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沙哑的声线极其奇怪,像感冒似的,又想声线受伤似的,总之是很不自然的沙:“你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听到这个声音,童夕猛地一顿,僵住了。

    不是穆纪元。

    这个声音绝对不是穆纪元。

    那一刻,童夕感到一阵失望,原来是她多疑了。

    童夕尴尬的说:“对不起,先生,我还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呢,你跟他长得很像。”

    突然想到了重点,童夕立刻更改:“不对,是整得很像……”

    虽然很不礼貌,但是童夕还是觉得很好笑,挤着笑意冲男人道歉:“真抱歉,认错人了。”

    说完,童夕转身离开。

    走在天台的楼梯下,童夕边走边想,一定是哪里出错,这个声音不像穆纪元,感觉像一个歌手,那个歌手之前因为喝了带灼热化学物品的水,导致声带烧伤,所以声音变得特别的沙哑,给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

    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是如此。

    是因为天生的还是因为声带也做个手术?

    童夕猛地停下脚步,如果是穆纪元,应该也会在声带做手术的,因为他要摆脱穆纪元这个身份,不可能就整容,还应该改声线。

    回头看向后面,童夕不敢上前,也不想后退,就站在天台唯一一条道路上堵着,在这里等傅睿君到来。

    没有多久,童夕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她回头看了一眼,福瑞娟正急匆匆的往她这边赶来。

    “睿君……”

    “夕夕……”

    两人同时喊住对方,童夕见到傅睿君来了,整个悬挂在半空中的心脏终于落下来。

    傅睿君冲过去,一把握住童夕的手臂,脸色严峻紧张,上下打量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

    “你说的那个男人呢?”

    童夕立刻指着天台的方向:“上面……”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握着童夕的双肩握住,低着头严肃的语气一字一句:“夕夕,听我说,无论上面的男人是不是穆纪元,你现在都必须要跟我回去,在家里等我。”

    童夕点点头,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有着傅睿君三个宝宝呢,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好,我回去,你一定要记得,如果他是穆纪元,你一定不可以轻举妄动,一定要报警。”

    “你放心吧,赶紧回去,你现在在这里,反而令我很担心的。”傅睿君推着童夕的身子往下走,来到电梯门口,按了电梯门,把童夕送入电梯里面。

    童夕还很担心地看着傅睿君,“睿君,不如算了,刚刚我跟那个男人说话了,他不是穆纪元,我们一起回去吧。”

    “没事,你先回去。如果不是他,我也会回家的。”

    电梯的门慢慢关上,童夕看着傅睿君的脸在面前慢慢消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焦心慌的感觉。

    电梯关上后,傅睿君立刻转身,冲向阳台的台阶。

    刚刚走出楼梯,出到天台,而男人这个时候刚想转身离开,突然发现傅睿君出现,整个人都僵硬得站着不动,迷离的深邃凝望着傅睿君,脸色一点一点变得难看。

    傅睿君单手插袋,悠哉悠哉的靠近男人,脸上带着一丝冷笑,这个陌生男人真的一点也不像穆纪元,完全两个人。

    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傅睿君还硬着头皮,假装看透一切,空手套白狼的招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人,我傅睿君化成灰了都认识,换一张脸算什么?那种罪恶的气味,浓郁得熏鼻,根本掩盖不了身上那层丑陋的气质。”

    傅睿君的话很隐晦,如果不是穆纪元,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男人越听脸色越差,嘴角轻轻上扬,假装不是跟他说话似的,迈开脚步离开。经过傅睿君身边的时候,傅睿君突然伸手,一掌撑到男人的肩膀上,阻止他的去路。

    男人被撑到僵住不动,眯着危险的眼眸,气场在凝聚,傅睿君留意到男人的拳头在一点一点紧握。

    作为陌生人,男人很正常的生气了,沙哑的声线冷冷道:“先生,请把你的手放开。”

    不一样的声音,难怪童夕说他不是穆纪元。

    从样貌到声音,真的没有一处像穆纪元。

    可是这个男人到气场异常的强大,冷冽,傅睿君在他身边可以感觉到他的冷静和沉着。

    傅睿君沉默了片刻,觉得应该赌一把,如果赌输了,那他就赔偿一大笔医药费,顺带还被搞故意伤害罪,如果赌赢了,那他也不会放错人。

    想着,傅睿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拳头,狠狠的往男人的脸颊打去。

    在千钧一发之时,男人快速闪躲开,往后退了一步。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心里欣喜若狂,因为……赌赢了。

    接着他,他毫不犹豫的伸脚攻击。

    两人就在天台打了起来。

    拳脚的对打,招招致命的攻击,不分上下的敌对,让男人的身份一点一点暴露,而傅睿君也变得兴奋。

    在拳脚功夫上,傅睿君是率胜一筹。

    几招之后,男人被踢得倒在地上,傅睿君冲着他怒吼:“穆纪元,今天就是你忌日。”

    傅睿君强劲的脚狠狠踩来的一刻,穆纪元立刻从衣服下掏出一把枪,对准傅睿君。

    傅睿君猛得一怔,定住了不敢动。

    男人嘴角上扬,握住枪缓缓爬起来,眼神冷若冰霜,“你很能打是不是?我倒想试试你的脚快,还是我的枪快。”

    傅睿君诺诺的往后退,警惕地望着穆纪元手中的枪,分析他这把枪命中自己后,存活率有多大,当然,很显然存活率为零。

    “穆纪元,你以为你现在杀了我,你就能逃得掉吗?这栋大厦的监控器都是你的画面,还有童夕也见过你了,你这张新脸估计又要报废了,还有你大费周章把自己弄死,把身份在这个世上取消,不就是为了逃避吗?”

    穆纪元冷冷一笑,嗤之以鼻,“我不杀你,一样是被暴露了,我杀了你还可以从新换一张脸。”

    傅睿君脸色骤变,危机感越来越重。

    心情比较沉重,如果死了,落下老婆和四个孩子,那可怎么办?

    脑袋不断在想办法逃走,来之前太掉以轻心了,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出来闹市活动还敢带枪,真的大胆。

    穆纪元有一点很是疑惑的事情,面无表情的问,“你是怎么把我的身份看出来的?”

    傅睿君嘴角轻轻勾起,如果告诉他,猜的,肯定死得更快。

    傅睿君挪着步伐,越来越往楼梯口走去。

    “别动,快说,要不然我现在就一枪毙了你。”

    傅睿君想了想,指着穆纪元的脖子,依然淡定从容,似笑非笑的说,“你的脖子跟别人不一样,一样就认出来了,下次整形最好把脖子也整整。”

    穆纪元摸上自己的脖子,愣了几秒,发现被耍了。

    很不耐烦的勾起嘴角,抽了几下冷冷笑着,“傅睿君,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好多年了,抢我女人,毁我前途,挖我罪证,你早就该死一百遍了。阿姆杀不了你还被你耍,好几次把我弄得狼狈不堪,给你送炸弹都炸不死你,现在倒好,你自己送上门,我就成全你,让你死得痛快。”

    傅睿君伸手快速一档,惊叫,“等等!你先等等……”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傅睿君故作镇定,指着后面的天空,勾起一抹冷笑,轻佻不屑的姿态,让人觉得他一点都不紧张,“看看你后面,警察的直升飞机都来了,你以为你逃的了?”

    穆纪元深信不疑的回了头

    就在那零点零一秒的速度,傅睿君快速冲向楼梯口。

    穆纪元回头一扫,什么也没有,急忙回头,手指勾上开关。

    “砰……”

    “不要……”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伴随着童夕的惊叫声同时响起来。

    在傅睿君靠近门口的时间,子弹飞来。

    在傅睿君准备中弹的前一秒,童夕本能的反应,扑上傅睿君的身上。

    那一刻,子弹穿过童夕的背部,童夕猛的一颤,倒入傅睿君的怀抱里。

    疼痛让她眉头紧皱,整个脸蛋都煞白了,缓缓闭上眼,脸蛋皱成一团,痛苦不已。

    那一刻,傅睿君瞬间傻了,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时间停止了,连自己的心脏都感觉停止了很久很久,不会动了。

    扶着童夕的身子刹那间,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已经把夕夕送入电梯了,她怎么会出现,直到他的手掌摸到童夕背部的血,那触目惊心的猩红,像剑一样,插入他的心脏。

    傅睿君掌心颤抖着,眼眶红了,泪水在男人的眼里滚动,薄凉的唇抖得很厉害,紧张得紧紧抱着童夕的身子,双手紧紧捂住童夕躺下血的伤口。

    在童夕中枪的那一瞬间,穆纪元愣了三秒,手中的枪突然往下滑,砰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他全身都气得颤抖,如同一头疯了的雄狮一样怒吼,“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我爱你爱你十几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什么你可以为了傅睿君去死,我呢?童夕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看看我……看看我现在的狼狈,现在的不堪,都是为了你,我才走到今天的……”

    男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天台响起,他仰头长啸,双手握拳痛不欲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我连碰你一根头发都不敢,我不忍心伤害你一分一毫,我这么爱你,为什么宁愿死在我手里……为什么……”

    “啊啊……”男人的哀嚎声愈发悲凉,痛苦,每一个字都透露出心中愤恨的痛。

    傅睿君颤抖着手,整个人都抖动很厉害,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捂住童夕的伤口,将她横抱起来,一刻也不敢停留,视线被泪水模糊了,颤抖的唇低声呢喃着,“夕夕……夕夕别怕……夕夕我们去医院……”

    傅睿君感觉双脚软弱无力,在抽着发抖,用意志在支撑着,抱着童夕的身体走下楼梯,冲向电梯。

    泪水滑落男人刚毅惨白的脸颊,滴到下巴,晶莹剔透的泪珠在下巴上滴在童夕的身上。

    沙哑的声音哽咽着,“夕……夕夕,看看我,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傅睿君,我是你老公,想想我们的孩子,想想我,你千万别睡,你……你不能睡……没有我允许,你绝对不可以睡。”

    童夕在傅睿君的怀抱,已是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这样的童夕,让傅睿君感到无比的绝望和恐惧。

    电梯门口,依然听到天台那个男人也疯了,他亲手杀了自己深爱的女人,对着苍天哀嚎,每一声都带着无比痛心的绝望和讽刺。

    “我穆纪元这辈子,为了童夕付出的难倒就这么一文不值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为了那个男人去死,都:不肯给我留一丝丝情义?”

    “为什么……为什么要死在我手里……”

    童夕中枪的位置是心脏,从背部一枪,必死无疑。

    傅睿君和穆纪元这种常年用枪的男人,知道这位置是要害。

    一个男人在愤怒中悲哀怒吼!

    一个男人在沉默悲凉中绝望!

    电梯叮的一声,响起来。

    傅睿君抱着童夕冲入电梯,转身之际按上按键。

    门在关上的那一刻,踢没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传来。

    “砰!”

    门关上的那一刻,傅睿君心脏震动一下,眼眶溢出两滴清泪,而这两滴清泪是为穆纪元而流,因为这一枪之后,穆纪元的哀嚎声沉了,没了,安静了……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他的夕夕,他的老婆,绝对不可以跟穆纪元一起走。

    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电梯下降,傅睿君低头看着怀中毫无血色的女人,那张脸蛋如同没有灵魂般沉寂。

    傅睿君咬紧牙,眼眶含着泪,绝冷地低声说,“童夕,你给我听好了,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你敢就这样死去,我傅睿君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走,别怪我狠心抛下儿子,我会毫不犹豫跟你一起死。”

    “听到没有?”傅睿君怒吼,男人的泪水滴在童夕惨白的脸蛋上。

    警车鸣笛声响起!

    傅睿君的车子如漂移那般,甚至刮花了道路上好几辆正在行驶的车辆,踩尽了油门,不顾一切往医院开去。

    宁静的日落,红霞影城。

    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